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拿掉工作後,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關於人生、工作與生命的36種終極思考

拿掉工作後,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1375304
泉谷閑示
吳怡文
時報出版
2018年9月17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1375304
  • 叢書系列:人生顧問
  • 規格:平裝 / 200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人生顧問


  • 商業理財 > 職場工作術 > 工作哲學


















      工作不是你的「正職」,人生才是。



      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生活是人生的全部過程。

      日本精神科醫師以獨特的精神療法,擷取佛洛姆、尼采、夏目漱石等世界級名人的哲語,

      教你全方位思考生命,活在當下,找尋幸福而有意義的人生。



      許多現代人對於工作所秉持的信念,就如同納粹集中營奧斯威辛收容所大門上掛著的標語:「勞動帶來自由」,以為更勤勞、更踏實地工作,終能享受人生。但事實上,我們被工作所綁架,人類淪為「勞動動物」。



      如果只是為了活著而必須工作,會讓人對工作毫無成就感,而且越來越討厭工作,也厭倦「活著」這件事。



      本書告訴你,別再為了工作、金錢、他人,以及虛幻的遠大前程而活,生命的意義,是要選擇你想過的人生。



      深信「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人們,請仔細思考在工作之外,人生的理由。



      .為何現代憂鬱症的病源是「失去自我」?

      .當「中年危機」,提前變成「青年危機」時該怎麼辦?

      .「為麵包而工作」是光榮還是墮落的?

      .「真正的自己」真的存在嗎?

      .曾經被輕蔑的「勞動」,如何轉而獲得讚美?

      .如何從「料理」這件事中,學習品味人生?




      關於思索人生、工作與生命的名人哲語:

      在人生跌到谷底的時候,人類才更會不斷提出對於欲望或是自己為何存在的質疑。──意義治療大師? 維克多.法蘭克



      生命說「看吧」,「我經常超越自己,我必須超越自己。」── 哲學家? 尼采



      現代人不管做任何事都有其額外的目的,不是為了事情本身而做……簡單來說,賺錢是好事,花錢被視為壞事。一旦了  解到賺錢和花錢只是一件交易的兩面,這種說法顯然就是錯的。這就等於說,鑰匙是好的,鑰匙孔是壞的一樣。── 英國哲學家 伯特蘭.羅素



      想做什麼工作、想怎麼工作,都無關緊要,只要能夠得到工資就好。但一旦工作的內容或方向,甚至是順序都受到他人掌控,那種工作就是墮落的勞動。──小說家? 夏目漱石《從此以後》



      為什麼做料理可以深入探索「自己的存在」這件事?因為如果想要好好製作料理,就必須先面對食材的本質。其次,要尋找食材間的法則,並與之好好相處。──料理研究家 辰巳芳子



      精神科醫師威尼科特讓精神治療的目的,是將患者從「無法玩樂」的狀態,轉變成「可以玩樂」的狀態。事實上,每個孩子和大人,都能發揮創意與玩樂的天性。「發現自我」這件事,也只有能在讓人揮灑創造力的事件中才可能發生。──音樂家? 斯蒂芬.納赫曼諾維奇

    ?


     





    前言

    從「低層次」的煩惱轉變為「高層次」的煩惱

    活著不再只是為了填飽肚子

    不為工作,只為自己而活的「高等遊民」

    ?

    第 1 章? 找不到生活目標的現代人

    什麼都不想,只想人生變輕鬆

    現代憂鬱的病源是「失去自我」

    速效、易懂卻劣質的行銷趨勢

    「重量不重質」的生活與消費方式

    何謂「真正的東西」?

    「無知外行人」的時代

    人為什麼活著?

    「中年危機」的年輕化

    自我追尋的心靈飢渴

    ?

    第 2 章? 不去賺錢,遠離世俗地活著的「高等遊民」

    為麵包而工作是光榮還是墮落的?

    從工作中能夠獲得喜悅

    當人類淪為「勞動動物」

    被輕蔑的「勞動」,如何轉而被讚美?

    不工作就沒飯吃

    身為勞工,我們要擁有懶惰的權利

    我們都被「勞動教」控制了

    ?

    第3章? 追求「真正的自己」

    「真正的自己」真的存在嗎?

    頓悟後的重生

    生活的目標V.S.生存的意義

    成為自己人生的主人

    工作≠尋找自我

    ?

    第4章? 人們該何去何從?

    「自由」形成的牢籠

    以「愛」之名,行「欲望」之實

    人類特有的自發性

    藝術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事物

    真理,就在「美」的前方

    我們都需要被藝術感動

    ?

    第 5 章? 如何品味生命?

    生活需要「成熟的玩樂」

    面對飲食的態度,就是面對人生的態度

    從玩樂中發現自我

    功利性的思考,讓生活變得無趣

    即興的樂趣

    與其未雨綢繆,不如活在當下

    ?

    結語

    ?





    前言



      人類是唯一具有若無法感受到生存的目標,就無法活下去這種奇怪特質的動物。



      擁有「語言」這種獨特工具的人類,不只可以進行明確的溝通,還可以利用它來「思考」,甚至醞釀出「尋找生活的目標」這種特有的行為。



      現今,我們在物質層面、健康層面,以及最重要的資訊層面都已不再匱乏,或有任何不便,可以過著極為便利且安全的生活。但另一方面,在這乍看之下已變得非常豐饒的現代生活中,因感受不到生活目標而苦惱的人,也急速增加。



      從低層次的煩惱轉變為高層次的煩惱



      過去,我這個精神科醫師處理的問題,大多是與「渴望愛情」、「自卑感」、「無法信任他人」這類與熱烈情感有關的煩惱,換言之就是所謂的「低層次」 煩惱。然而最近,來找我諮詢的多半以「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這類與「存在的意義」或「生活的目標」有關、且只能暗自苦惱的「高層次」煩惱為主。



      但或許是因為過去的精神醫學和心理學,都把重心放在低層次煩惱和精神疾病的處理,面對這種高層次的煩惱,感覺上總無法掌握問題的本質。



      部分精神科醫師針對近年快速增加的「新型憂鬱」所提出的批判性言論,便完全說明了這個現象。



      治療者的無力感被巧妙地轉化,他們若無其事地將以過去的方法無力處理,進而產生的焦躁,轉化成「這樣的病徵不值得精神醫學認真處理,一切只是因為患者自己意志薄弱」。此乃源於心理學中知名的「酸葡萄心理」這種防衛機制,也就是為了維護自尊而貶低對方的價值。



      問題是,這種狹隘的精神論如果出自擁有專家頭銜的人口中,就會被大眾視為正確學理。因此,有不少本來就已失去自信的患者,因為社會對「新型憂鬱」的偏見而感到自責,在精神上被逼得走投無路。



      因此,已經有專家指出問題的嚴重性,如果無法處理「高層次煩惱」這種人類最常見的苦惱,不管是精神醫學家還是心理學家,都免不了會被批評是不夠格。



      因《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一書而聲名大噪的猶太精神科醫師維克多.法蘭克(Viktor Emil Frankl),在他一九七七年出版的《無意義生活之痛苦》(Das Leiden am sinnlosen Leben)一書中,便用以下內容作為開場:



      每個時代都有當代特有的精神疾病,每個時代也都必須具備其特有的精神療法。



      事實上,今天我們已經不像佛洛伊德時代一般,必須對抗性慾的欲求不滿,而是要對抗「自己的存在是否有意義」這樣的「實際存在」的欲求不滿。而且,今天的典型患者,並非如阿德勒時代一般,是因為自卑感而煩惱,而是為了一種深不可測的茫然而煩惱,因為這種感覺和空虛感結合,我稱它為「實際存在的真空」。



      (節錄自《無意義生活之痛苦》,維克多.法蘭克著)



      我稍微補充一下,並非佛洛伊德視為問題的「壓抑」,以及阿德勒認為是問題的「人際關係的煩惱」與「自卑感」這些議題,現在都不存在了。法蘭克敏銳地發現並指出,隨著時代變遷,世人面對的問題變得更實際,而這裡說的「實際存在的欲求不滿」、「 深不可測的茫然」、 「空虛感」,正是我剛剛所說的「高層次煩惱」。



      法蘭克一九○五年出生於維也納,因為身為猶太人,所以被納粹關入集中營,經歷過非常悲慘的人生。幸運生還的他深入思考過去的經歷,之後便寫出《活出意義來》一書。



      在這本書中,法蘭克提到了一個對人類而言非常重要的事實。那就是,人類一旦找不到「生活的目標」,不僅會精神衰弱,就連生命也會隨之耗竭,甚至走向死亡。



      他所看到的這個人類的真相,絕不是在集中營這種拘禁狀況下才會出現的特殊產物,其實這也符合看似過著平靜生活的我們。



      法蘭克在很久以前也曾指出這個重要的事實,然而愚蠢的人類並沒有把這個警告放在心上,也忘了把這個「實際存在」的提問置於何處,就這樣渾渾噩噩存活至今日。



      活著不再只是為了填飽肚子



      肚子餓時,人類一定會想要先解決飢餓問題,因為他們認為,只要吃飽吃好,就能得到幸福。但實際上,就算問題解決了,喜悅也只是一瞬間,很快的,人們就會發現其他不足,回過神後可能又陷入飢餓狀態。



      就像這樣,一開始應該可以變得幸福的方法,不知不覺就陷入自我目的化,形成沒有出口的欲望惡性循環。想要追求經濟穩定、提高便利性,也可說是這種自我目的化不斷循環所造成的膨脹結果,進而導致現今這種經濟至上主義與資訊爆炸的時代。



      但是,如果將人類為飢餓模式所瘋狂驅動的時代稱為「飢餓動機時代」,那麼,對自己的存在是否有意義發出疑問的「實際存在的提問」在近年不斷增加,應該是這種「飢餓動機時代」默默步向終點的徵兆。



      說得極端一點,因為飢餓動機而行動的人類,可說是以和「蟲」一樣的原理在行動,也就是說,因為肚子餓,就展開尋找食物的行動,因為危險,就逃到安全的地方。當然,這是所有生物最根本的行動原則,並沒有什麼錯。但是,理當不虞匱乏的現代人,會再度陷入飢餓模式的惡性循環中,若仔細觀察那些因為貪欲而追求財富和成功、努力蒐集資訊的身影,肯定令人覺得非常可笑。



      然而,懷抱著「實際存在的提問」的這群以年輕人為主的患者不斷增加的現象,也就代表著,物質或經濟上的滿足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達到某種飽和,再也無法為我們帶來「生活的目標」。



      在過去真正的飢餓時代,是否每個人都一樣會被「飢餓動機」驅動?其中,沒有因為「實際存在的提問」而苦惱的人嗎?

      當然,在必須為了五斗米折腰的狀況下,對許多人來說,「實際存在的提問」肯定非常遙遠。但是,跟現在一樣,其中確實也有人願意勇敢面對「實際存在的苦惱」。這些人不只是那些免於陷入貧窮的人,也有即使生活貧困,依舊勇敢面對「實際存在的提問」的人。



    不為工作,只為自己而活的「高等遊民」



      夏目漱石便是其中一位代表性人物,在他的小說中,經常出現彷彿呈現夏目漱石的真實煩惱般的人物。



      這些人在當時被統稱為「高等遊民」,這是日俄戰爭之前便開始使用的說法,指的是雖然接受了舊制中學以上的高等教育,卻沒有固定職業的人。他們雖被視為是擔負國家未來的菁英,接受了高等教育,但畢業之後,卻因為職場飽和,找不到工作,這個現象當初還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他們是一群因為受過高等教育,而跳脫舊有社會封建制度的價值觀,開始意識到「近代的自我」的人。他們抱著「實際存在的煩惱」,也可說是這種「近代的自我」造成的必然現象。不過,因為他們開始意識到「近代的自我」,成為高級知識份子,從站在舊有體制的角度來看,這樣的人感覺就像麻煩人物。換言之,這些人因為找不到工作而成為現代「遊民」,產生憤恨與不滿,而他們不知何時會對體制發出反抗,這種不定時炸彈讓國家對其感到恐懼,視為危險人物。



      雖說如此,以當時全體國民的角度來看,這種「高等遊民」的問題,僅發生在少數人身上,充其量只是偶發事件。但是,以現代來說,縱使許多人都受過高等教育,職場上還是不斷出現遊手好閒的無業遊民、打工族、窮忙族等名詞,狀況非常嚴重。換句話說,現代的「高等遊民」問題,不再像以前那樣只是少數人的問題,而是社會的常態。



      每一年,在探討自殺人數不斷增加、數量甚至遠超過東日本大地震死亡人數,以及每一個職場都不斷出現的「新型憂鬱症」等問題時,大家總是會針對「經濟和就業問題乃是造成社會不安的原因」這個議題加以討論。但是,這完全只是以「飢餓動機」這個價值觀為前提所形成的想法,只看到問題的某個層面。其中,「飢餓動機」以外的問題,亦即意識到「近代的自我」的人所懷抱的「實際存在的煩惱」這個重要面向完全被忽略。



      在光是靠著「飢餓動機」已經無法完全解決問題的現代,亦即,在這個「尋求人類特有動機的時代」,我們應該抱著什麼樣的價值觀、什麼樣的標準才能生存下去?這個全新的根源性問題,不正是現代的「高等遊民」所面對的嗎?



      但是,因為「尋找生活目標根本就是徒勞無功」這種諷刺性言論到處流傳,使得抱持著「實際存在的苦惱」的人越發感到困惑。這樣的言論肯定是過去曾經尋找「生活目標」、最後仍然無功而返的受挫者所發出的。無法好好探索「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的他們心懷不滿,從此不再提問。



      但是,只要沒有完全放棄,「實際存在的提問」就一定會有出口,不會被這種虛無的言論所迷惑。很開心我可以透過臨床,親眼見證很多真正脫離「實際存在的煩惱」、掌握「生活目標」的患者開朗的身影。那是人類重新找回身為一個人的真正生活方式而受到感動的瞬間,我稱之為「第二次誕生」。



      可以不在社會定義的成功或一般常識的侷限下,俯視這個世界的趨勢和人類真實樣貌的時候,「實際存在的提問」一定會出現在人類的眼前。因為這個疑問而陷入苦惱是人類特有的行為,不會出現在其他生物身上,而這也才堪稱是人類特有精神活動的展現。



      本書針對這種勇敢面對「實際存在的提問」時會出現的各種議題,一邊參照前人的思想,一邊試著深入思考。如此,現代人所懷抱的虛無感的真實樣貌與脫離苦惱的線索,必定也會從中浮現。同時,我也將討論我們從今以後到底要把什麼當成生存的意義。



      希望這本書,可以成為大家在荒蕪中孤獨思索時的一種路標。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