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讓每個人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 臨終關懷師的22個心靈故事

讓每個人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689670
凱芮•伊根
葛窈君
如果出版社
2018年11月01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689670
  • 叢書系列:Mind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Mind


  • >











      22個臨終前最赤裸的生命告白,

      聆聽就能得到力量,於是我們學會,他們太晚才學會的事。



      ★美國亞馬遜書店 4.7顆星推薦

      ★Goodreads 兩千多人評價,97%讀者喜歡此書



      從沒交過朋友是莎拉最大的遺憾,極度害羞的她該不該在死前試著努力融入群體?

      葛羅莉亞從沒讓兒子知道其實他不是爸爸親生的,她該不該在離世前告訴兒子真相?

      辛西雅的體重讓她一輩子受盡嘲笑,為何臨死前她愛上自己的身體?

      一個為了年幼孩子堅持抗癌的女性,為何最終能夠真誠地擁抱死亡?

      ……



      死亡帶來一種急迫性,

      逼得臨終之人正視那些累積了一輩子的創傷、恥辱與遺憾。

      他們藉由訴說自己的故事,努力釐清生命中的壞事究竟為何發生?有何意義?



      臨終前訴說的人生故事,雖然是個人追尋生命意義的過程,

      但人生故事有直搗人心的神祕力量,

      聆聽這些故事,我們能從中看見自己,理解並接納生命的豐富樣貌,

      趁早學會,那些他們太晚才學會的事。



      作者凱芮•伊根從事靈性關懷師工作超過十五年,

      曾陪伴數百人在生命盡頭回顧人生。

      她會踏上這條路,是因為一場讓她身心支離破碎的手術。

      她在剖腹產過程中,肚子還開著麻醉卻失效了,

      醫師緊急使用K他命為她麻醉,卻造成她產後數年飽受精神病所苦。

      臨終之人的生命故事,成了她的療癒良方;

      而這本交織了她個人經歷和臨終故事的書,能讓你我學會:

      「不管經歷了什麼樣的困難,你要接受它,善待它,還要讓它善待你。」



    感動推薦



      朱為民�老年醫學、安寧緩和專科醫師、TEDxTaipei講者

      周志建�心理博士、資深諮商師、故事療癒作家

      陳永儀�國立中央大學 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 兼任助理教授

      黃之盈�諮商心理師、輔導老師、作家

      楊育正�安寧照顧基金會董事長

      趙可式�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名譽教授、台灣安寧療護推手



    好評推薦



      「一半是回憶錄、一半是對生命本質的沉思,還有信仰的眾多面向……這本優美的小書會牽動你心中甚至連自己都沒發覺到的痛處,更棒的是:很可能會療癒這些痛處。」──Refinery29網站(本月必讀精選新書)



      「在這第二本著作中,伊根展現出高超的敘述技巧,以不讓人覺得是在說教的方式,傳遞出人生的大道理──這是一項難得的成就……伊根感同身受的筆調,對健康的人和垂死的人都深具撫慰效果,而在她眼中這兩種人並不是相反的兩極……正如同本書的書名,這不僅是一本討論死亡的書,更是一本激勵讀者充分把握每一天的好書。」──《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星級好評)



      「趣味、真誠、自我解嘲……《讓每個人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用平易近人的方式,讓我們對臨終議題有更深的認識。」──《紐約時報書評》(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發人深省,堅毅無畏,鼓舞人心。作者呈現出『臨終者的心靈修練』,在這意義深遠的過程中有著無可否認的美。這是一本值得珍藏的好書。」──《時人》雜誌(People)



      「我從個人經驗中得知,安寧照顧對病人和家屬而言可說是莫大的幸事。能夠讀到凱芮.伊根這本見解深刻的著作,同樣也是一件幸事。她是天生的說故事高手,讓我們得以一窺一個罕為人知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平凡的人在面對死亡時展現出他們的智慧、幽默、悲傷和懊悔。伊根讓我們看到,關懷師的工作主要是聆聽這些人說話,陪伴他們努力找出方法和所愛的人建立正確的關係,在生命中找出意義。」──凱斯琳.諾里斯(Kathleen Norris),《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等書作者



      「本書裡的故事提醒了我們,每個人都將以某種方式死去,你可以為此害怕,或者,因而更積極地過你的人生。」──Ray F



      「伊根寫下……與臨死病患的互動過程,這是一個個有趣、誠實且毫無矯飾的故事……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這本書能帶你明白這事實、對死亡打開心房,並且鼓勵你去思考生命有何意義以及時間該如何利用。」──Brian Stiltner



      「這不是一本關於『長者的智慧』或『照護者的偉大』的書……作者讓我們看見的是,平凡人如何努力從生死中發掘意──Doane



      「這是我心中的年度好書……它是一條救命索。」──Anna

    ?


     





    01生命的故事

    02愛的煉金爐

    03葛蘿莉亞的寶寶

    04早知道就該多跳點舞

    05有呼吸就有希望

    06灰色地帶

    07耶利米書

    08重生,再重生,

    09愛與真實

    10尋常的天使

    11想像力與苦難

    12「死」只不過是個動詞

    13人生很美好,然後你就走了,

    致謝

    ?









    生命的故事(節錄)




      「我從來沒變得有智慧。大家總以為人老了就會有智慧,但是現在呢,我老到一隻腳都踏進棺材裡了,還是沒長智慧啊。」葛蘿莉亞邊說邊睜大了乳藍色的雙眼,揚起眉毛淺淺笑了笑。



      「我還以為經過這麼多事以後,如果說有人能在死前搞懂這一切,那個人一定是我。」她又笑了,流瀉出一串咯咯輕笑,打斷了她那習慣拉得長長的緩慢語調。她總是笑咪咪的。



      她傾身靠向我,陽光照亮了她頭頂上白絨絨的細髮,說道:「妳知道的,我一直希望能遇見一個作家,跟他說我的故事,好讓其他人知道我的故事,不要犯下和我一樣的錯誤。我要把我的故事送給他,我會對他說:『拿去,把這些故事傳出去。』我的故事有多瘋狂,妳是知道的。可惜沒機會啊,我從來沒認識什麼作家。」



      我不太確定該說什麼。我曾經寫過一本書,那是超過十年前的事了,可是現在我並不是以作家的身分來到這裡。葛蘿莉亞是安寧病患,我是她的靈性關懷師。我想不起來自己有沒有對她說過我以前的事,不過我想是沒有。



      葛蘿莉亞繼續說:「我祈禱了好久,希望能夠遇到誰。但是我猜我的祈禱是不會應驗了。」



      我們陷入沉默,我暗自期盼她轉移話題。



      她抬起放在扶手上的雙手,又伴隨著一聲重重的嘆息放下手。「我連這棟房子都出不了。我被困在這裡,怎麼有辦法認識真正的作家呢?」



      她看著我,搖了搖頭,然後露出微笑。



      「我祈禱又祈禱再祈禱,我想,有些禱告就是不會得到回應的。」她又笑了,這次的笑聲聽起來有些悲傷。



      眼看事態愈來愈荒謬,我沉吟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葛蘿莉亞,我有沒有跟妳說過我曾經是作家?」



      「一個真正的作家?」她稀疏的眉毛再次上挑。



      「對,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妳是說寫書的作家?」



      「對。就是正常出版的書。」



      她高舉雙手,仰望天花板嚷嚷著:「老天爺啊!這麼久以來我一直在等待一個男人。」她的身體在躺椅上微微彈跳了一下,然後轉過來看著我說:「我還以為會是個男人,凱芮!原來是妳!」她大大張開雙臂,身體前後搖晃:「我感覺得到!這就是答案,聖靈派妳來到我身邊,我已經把全部的故事都告訴妳了。現在妳只需要把這些故事寫下來。說不定這些故事能幫到人,說不定別人能夠從這些故事裡面得到智慧。答應我,妳會告訴大家我的故事。」



      ??



      在葛蘿莉亞之前就曾經有一些病患對我說,他們希望其他人能夠從他們的人生故事當中學到東西,並且允許我分享他們的故事──但是這本小書的誕生,主要還是因為葛蘿莉亞,以及我對她的承諾。當時我已經花了許多年聆聽病患的故事,他們傾吐的這些故事被他們放在心上翻來覆去思索,猶如握在手中反覆撥弄的念珠和破舊的《聖經》。我把這些故事存放在心裡,上鎖收藏。



      通常在我們談過之後,病人會找到些許心靈的平靜,但並不總是如此。通常病人的信念會更加堅定,相信世上有比自身的存在更崇高美好的事物,但並不總是如此。通常他們會找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擁有的力量,與生命中的重要他人重修舊好,找到勇氣無畏地迎向死亡,但並不總是如此。不論如何,我總是能從他們身上學到東西。



      每個人都有一些自認為影響一生的經驗,病人向我訴說這些故事,有時候說個一次兩次,有時候反覆說上數十次。時常發生的情況是,每一次重述都會有些許不同,變的不是故事的基本內容,而是他們強調的部分、細節、他們如何連結這些細節,以及到最後如何連結許多不同的故事,儘管他們敘述的事件可能相隔數十年。他們在這些故事中發現的意義隨著時間而改變、擴充了。



      這些故事幾乎總是關於不幸、恥辱或創傷:我的孩子死在我的懷中,他才四歲。我的老婆在我離家當兵的時候跟別的男人跑了。我殺了人。我爸強暴我。喝酒誤了我一生。我老公打小孩,我因為害怕所以什麼也沒做。沒人愛我,我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故事困擾著他們:這樣的事怎麼可能會發生?這一切意謂著什麼?



      ??



      我不知道聆聽將死之人的生命故事會不會讓人變得有智慧,但我可以肯定這能夠療癒心靈。我清楚知道這一點,因為這些故事療癒了我。



      我和我的每一個病人一樣,也發生過一些事。在當時,我認為塑造了我一生的故事,是一個讓我感到羞恥的故事。我認為自己支離破碎,再也無法拼湊回原樣,內心最深處已被徹底搗毀,永遠不可能變好。當我開始從事安寧工作時,我尚未體認到每個人──每一個人──都是支離破碎的。



      ??



      開始從事安寧工作以後沒幾個月,我走進護理之家一個陰暗破舊的房間,病歷上寫著這個病人罹患大腸癌,而且重度失智。我原本預期會看到一個佝僂虛弱的病患,結果卻看到一位美麗的女士,頂著一頭整齊的白色捲髮,直挺挺坐在床上,在護理之家白色床單的襯托下,像個膚色泛藍的纖瘦瓷娃娃。



      她不像終期失智患者那樣默然無語,而是用新英格蘭地區的口音娓娓訴說著失去身體機能的感覺,一分一寸喪失那些直到失去才懂得該珍惜的機能。即使是終期失智的病患也可能短暫恢復神智清明,有時候甚至可以持續一整天。她說著多年來的抗癌治療,一道粉色的紅潮逐漸爬上了她的脖子和臉部薄如紙片的肌膚。她的手開始顫抖,接著全身發抖,她講話的聲音愈來愈大,身體愈來愈緊繃。



      她終於爆發了出來:「我沒有屁眼!」小小的白色雙拳一齊捶打床鋪,但儘管她用盡全力,還是幾乎沒在床單上留下凹痕。「我不能大便!」她說。她轉過頭去,用力盯著暖氣片看。再次開口時,她的聲音成了沙啞的低語:「在那間病房裡,每個人進來都用那種眼光看著我。他們沒有真的看到我。他們不想看到我。他們用哄小孩的語氣對我說話,好像我是個白癡。他們看著我,心裡想:『幸好不是我。』就算他們是好人,我知道他們在心裡感謝上帝沒有讓這事發生在他們身上。我知道他們看到的不過是個可憐的瘋老太婆,甚至連屁眼也沒有。」



      我們默默對坐了幾秒,感覺像是過了好幾分鐘。當她再次看向我,我開口說:「妳需要的是同情,得到的卻是憐憫。」

    「對。」她猛吸一口氣:「對,說得對。就是這樣。」她驚訝地看著我,皺起眉頭換了一種幾乎是帶著指責的聲調說:「妳非常年輕。」



      「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



      她斷然回答:「不對,妳很年輕。妳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呃。」我沒料到她會這樣問:「嗯,我經歷過一些不好的事。我知道憐憫的感覺。」



      她坐得更挺了,用目光把我釘在原地:「怎麼了?妳有什麼故事?發生了什麼事?」



      我感覺到身上又熱又刺,說:「我不太想說,因為我到這兒是來聊妳的人生的。我是靈性關懷師,我的職責是聽妳說話,幫助妳得到心靈的力量,度過這段時間。」我盡量讓自己聽起來很專業。



      「妳覺得很丟臉。」



      「沒有,不是的,一點也不會。」我突然想要站起來逃跑。我的耳朵裡沙沙作響,心臟在胸口狂跳。我伸出手扶住床沿,說道:「只是因為我了解我自己,我知道如果我開始講自己的事,就會說個沒完,這樣是不對的,因為我是來探望妳、聽妳說話,而不是來講我的事。我不應該談自己的事。」



      當然我是在說謊。我覺得很丟臉,她知道,但她很好心地沒有說破。



      她用棕色的雙眼凝視著我,這雙眼睛略略突出於瘦骨嶙峋的眼窩,下面是凹陷的雙頰。然後她握住我的雙手,清了清喉嚨。



      「不管妳的生命中發生了什麼樣的壞事,不管妳經歷了什麼樣的困難,都必須做這三件事:接受它,善待它,還要讓它善待妳寬容。聽我的準沒錯。」



      她說得很慢,邊說邊捏緊我的手。



      我不懂她的意思。我不知道要怎麼讓壞事善待我寬容。



      生老大的時候我緊急剖腹,手術當中硬膜外麻醉失效,我可以感覺到一切,最危險的是我的肚子還開著,我卻在動來動去。我接受的緊急麻醉藥物是俗稱「K他命」的氯胺酮,這種藥通常只用在戰場上或用來麻醉馬匹,或是當作迷幻藥,與一般麻醉藥阻斷痛覺的作用方式不同,是一種「解離型麻醉劑」,意思是切斷身心之間的連結,讓人不把痛當成痛,換句話說,它會觸發一種思覺失調的狀態。



      不幸的是,這種藥物引發的精神障礙在我身上不只是暫時出現,它持續了整整七個月,這種案例並不常見。身為新手媽媽的我忽然被拋進一個由幻覺、妄想、解離、自殺意念、緊張僵直構成的世界。對於兒子出生後的前半年我幾乎沒有印象,接下來的一年半則因為接受強效精神藥物雞尾酒療法而昏昏沉沉,在昏睡中度過。各式各樣的治療、藥物和時間使我好轉,但我已失去了幾年寶貴的光陰。



      直到那時,我依然為了自己得過精神病而深感羞恥。



      後來,我又去探望那個失智病人好幾次,抱著自私的期望,希望能夠再和她談談,因為我想知道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她是怎麼讓發生在她身上的壞事善待對她?但她再也沒開口說過一個字,甚至沒辦法維持和人目光接觸,不是躺在床上,就是躺在活動躺椅上,那種護理之家讓無法控制身體的病患使用的大型附輪塑膠墊躺椅。失智症再次吞噬了她,只剩一副縮成一團的軀殼和呆滯的沉默。



      我會坐在她身旁,唱歌給她聽;在她沒有死命攥緊拳頭的時候,握住她的雙手。我不知道這些有沒有帶給她絲毫安慰。幾個月後她過世了,在半夜時分,獨自一人在黑暗的房間裡。



      很可能她根本不記得見過我,但我一直把她說的話放在心上,惦念著,思索著在她與其他人的故事中能夠得到的智慧,在最艱困的人生經驗中能找到的寬容仁慈,甚至就在此刻,在平凡生活中能找到的寬容仁慈。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