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劉曉頤截句

劉曉頤截句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66235
劉曉頤
秀威資訊
2018年11月08日
97.00  元
HK$ 87.3  

 $9.7





ISBN:9789863266235
  • 叢書系列:截句詩系
  • 規格:平裝 / 192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截句詩系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所謂「截句」,一至四行均可,可以是新作,也可以是從舊作截取,深入淺出最好,深入深出亦無妨。截句的提倡是為讓詩更多元化,小詩更簡潔、更新鮮,期盼透過這樣的提倡讓庶民更有機會讀寫新詩。



      為響應臺灣詩學截句運動,詩人劉曉頤從過去個人詩集《春天人質》、《來我裙子裡點菸》中,摘取截句一百五十首。每首可視為獨立詩篇,亦可按圖索驥,參照詩末的來源標註,與原詩對照品讀,玩味互文效果。



      劉曉頤多意象繁複的長詩之作,本截句集,不但是精華呈現,也以類短詩方式,幫助大眾讀者入門。



    本書特色?? ?



      1.臺灣詩學.截句詩系,2018年共計出版23本。



      2.截句簡潔清新,情感精煉。所謂「截句」,四行以下之詩,可以是新作,也可以是從舊作截取,深入淺出最好,深入深出亦無妨。截句的提倡是為讓詩更多元化,小詩更簡潔、更新鮮,期盼透過這樣的提倡讓庶民更有機會讀寫新詩。



      3.劉曉頤精煉詩輯而成的截句作品,獲詩人蘇紹連專序好評推薦:「在劉曉頤眼中,任何東西都可以發光……光,其實在劉曉頤的詩作意涵是象徵一種生命的能量,有光就有熱,讓一切困阨消匿。雖然光是強大的,但劉曉頤卻能寫出〈卑微的亮度〉。」



    名人推薦



      蘇紹連�詩人



    好評推薦



      ▌讀劉曉頤截句詩集�蘇紹連

      「劉曉頤的截句,大多能脫離被截之原作母體,不在其母體的軌跡裡運轉,而後自成截句新貌;她的詩中有大量黑色,濃郁而神秘,我們需要有看見黑色的能力,這時,我們要透過神聖的『天光之眼』,才能看見劉曉頤的詩像『黑蕾絲文本』,像『黑色的流亡詞典』。」



      「劉曉頤有個極具對比的詩句:『她雪白皮膚下的暗夜』,暗夜讓雪白皮膚更為雪白,雪白皮膚則讓暗夜更為黑暗,再也沒有第二位詩人描寫女性肌膚而可寫出張力這麼強大的詩句了,暗夜有無比豐富的神祕和可能,雪白皮膚有無比的官能刺激和想像。」

    ?


     





    【截句詩系第二輯總序】「截句」�李瑞騰

    【推薦序】黑色中的天光之眼──序劉曉頤截句詩集�蘇紹連



    ? 輯一 來我裙子裡點菸?

    你清澈的性

    凹陷的存在

    時間的毛邊

    流亡的太陽

    語言的陰影

    諸神的糖果

    名字的流速

    星空之由來

    狂捐式抒情

    音樂性骨折

    瞄準再殲滅

    搖晃的季節

    安息日自焚

    時間分岔了

    回首瞬間

    邊城情歌

    摩擦邊緣

    祕密傳禱

    祕密的安詳與戰慄

    苟活為了交換破碎

    存在是一顆黃奶油

    流放

    掩護

    餘生

    途經

    謙遜

    哀矜

    堅強

    詩是……

    最迅疾的是……

    行動藝術的抵抗

    力學之父

    透明之傷

    彩虹假釋

    希望初坯

    極致快樂

    縫隙之愛

    流亡的詩

    游出夜晚

    懸掛夜色

    日子小令

    烏克麗麗與桑青

    童年仍在分殖

    波爾多無伴奏

    幸好我們還有語言

    重度嗜甜症

    毛茸茸孤單

    微小的間距

    你點菸說愛,我呵欠

    甜傷口

    偽政權

    你是我搖搖晃晃的山海經

    你是貓咪還是班雅明?

    被夜寵愛的方式

    被夜寵愛的孤兒

    穿越那片紫

    文字夢遊癖

    活潑的圍困

    詩的計算法

    夜的性感帶

    夢中牝馬

    時間麥粉

    書寫傳說

    魔術花剪

    魔術時間

    星星辭源

    合唱缺口

    留在那片草坪

    即使終將徒勞

    為了一場手語

    時間的玫瑰雨

    柴火上的時間

    那些荒涼的溫柔

    當我們討論思考

    遠方有人撥脆弱的弦

    關上,才有縫隙

    你寂寞的樣子

    你的等候是雨

    小屋裡的鄉愁

    任堅果刺穿我

    悖反的光熱

    珍珠色斑駁

    絕版如詞令

    老者的眼睛

    手搖杯風景

    流星點播曲

    胡同日子

    天使謊言

    病中香氣

    童話轉譯

    魔術太陽

    原諒憂傷

    玻璃回望

    土星之子

    當你預知即將死於凝聚瞬間的魔力

    我需要暗下來

    彩鳥飛入滂沱

    雪膚下的暗夜

    你是慢,是等

    前世我們放牧詩經

    我的戀人宣告孤獨

    黑暗中,許願最靈

    黃昏炊火

    廢墟獨唱

    慢速相認

    檸檬錯視

    栩栩如真

    徒勞預言

    書寫原鄉

    病室書寫

    白色滄桑

    火的母親抱緊柴

    卑微的亮度

    童真走過天涯

    我把你交給天光

    他的字拒絕被抹去



    ? 輯二 春天人質?

    裂瓷遇到手

    無懼於乞討

    遊魂都諒解

    她認領匕首

    纖維的渴慾

    淋濕的語境

    同性愛,光

    我能給你貓

    忠貞的信史

    十架前約定

    春天以前

    春天廢墟

    魔術寫字

    天使髮漩

    雨不懂你

    字的迷途

    物化練習

    白夜眨眼

    天亮之前

    秋日煙火

    朝生暮死是一種慈悲

    對峙

    緩慢

    重演百年孤寂

    森林中的關鍵字

    你為我觸犯黑暗

    你犧牲使我失眠

    意志堅決的紅豆

    黑裡,嬰兒眼睛

    黑文本

    小城邦

    致世界

    離去,從此恆長

    到處存在的場域





    推薦序



    黑色中的天光之眼──序劉曉頤截句詩集



    蘇紹連




      劉曉頤的截句,大多能脫離被截之原作母體,不在其母體的軌跡裡運轉,而後自成截句新貌;她的詩中有大量黑色,濃郁而神祕,我們需要有看見黑色的能力,這時,我們要透過神聖的「天光之眼」,才能看見劉曉頤的詩像「黑蕾絲文本」,像「黑色的流亡詞典」。



      一、原題�新題



      劉曉頤這部截句詩集,完全是從舊作截取而來,有所本,有來源,有原作,每一首截句的背後都有原本一個詩作架構。在讀這部詩集時,會考慮到兩種讀法:其一,是在截句與原作之間往返閱讀,其二,是捨原作而只讀截句。



      第一種讀法非常有意思,先從截句題目看,有的和原作一樣,例如〈無懼於乞討〉、〈遊魂都諒解〉、〈她認領匕首〉、〈你犧牲使我失眠〉、〈名字的流速〉、〈你是我搖搖晃晃的山海經〉、……等這些截句的詩題和原作一樣,就像兩座相同的房子,一大一小,是可以對照比較,小的是大的濃縮嗎,或是小的少了什麼,屋內空間小了,家俱設置會少了什麼,還是更精緻了,居住的感受會跟大房子有何區別。



      但有的截句題目和原作題目不一樣,例如:截句〈我能給你貓〉其原作題是〈我不走了〉、截句〈重演百年孤寂〉其原作題是〈劇場照亮劇場〉、截句〈希望初坯〉其原作題是〈青春期徒勞預知〉、截句〈珍珠色斑駁〉其原作題是〈裸體的陽臺〉、……等等,題目會不一樣,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截句內容無法乘載原作主題,二、截句主題已與原作主題不盡相同,甚至完全相背。因這兩個原因,作者得需放棄延用原作詩題,而重新再造截句的詩題。如此,讀劉曉頤的截句時,是否要從截句新題和原作舊題之間,探討轉題的因由嗎?我覺得倒可不必,因為這時候,可以和原作割除,截句已是完全的新主題、新作品了,是一個全新的生命。新生命,有其誕生的母體,但非必要靠著母體成長或存在。截句,是可獨立於母體原作之外的全新詩作,如此,才不會有閱讀上的包袱。



      所以採取第二種讀法:捨原作而只讀截句,是理所當然的事了。



      二、黑色�白色



      要談劉曉頤詩作的特色,我認為可以從劉曉頤的詩集中,最常出現的顏色:黑色,由黑色來見證特色。我原以為劉曉頤的詩作色調是粉色系的,可以呈現輕盈、溫柔和光亮的感覺,例如:粉紅色、粉藍色、粉紫色、粉黃色等,但讀遍了她的詩,竟然不見這樣的色系,相對的,是厚重的黑白色調,尤其是黑色。用在詩中,黑色往往是低調隱晦而神祕莫測的象徵,當黑為主體物的顏色或是形容詞,則主題刻劃有如剪影,輪廓鮮明,特徵凸顯,給人強烈的印象,例如詩作〈你為我觸犯黑暗〉、〈黑文本〉等詩都是,又如〈慢速相認〉這首詩:



      放棄俯衝的流速,流蘇般

      軟軟垂下,她按住裙襬中的鳥群和流火

      對我虛瞇眼笑

      像黑桑樹和黑田野對望



      最後的「黑桑樹」和「黑田野」成為剪影般的刻畫,一人像黑桑樹,一人像黑田野,相互對望,象徵了含情脈脈。



      當黑色做為背景,或做為底色用,對詩則會造成一種氛圍般的鋪設,襯托著主體物,讓主題的呈現得更明確,例如「你在黑暗中抱膝而坐的樣子像天使」,「抱膝而坐」是人物形象,成為「天使」是一種聯想,形象和聯想在畫面上結合則成為一種意象,這種意象的氛圍到底為是正向還是負向,則由背景來決定,如果背景是光線明亮、色彩鮮明,則坐在其中的天使是快樂、活潑的,如果背景是看不見色彩的黑暗,坐在其中的天使就給人肅穆、鬱抑的感受。但是,黑色在劉曉頤的詩中,有多重的象徵意涵和表現目的,「黑裡,嬰兒眼睛」是冀望能看見光明,「絞著一首黑色的歌」是那麼的用力著,「當末日童話長出深黑的莖蔓」不是綠的色澤而訝異,「反正他們習慣把玻璃房搭建在黑色傷口上」更加痛楚。黑並非全是負面的意義,黑其實是這樣的,從「思索純真的黑潮或風格」、「可以瞬間擦亮的都有漆黑的身世」、「黑暗中,許願最靈」等詩句來看,黑色可以是純真的形容詞,可以做為瞬間被擦亮的底色,可以促進許願的靈驗,這些都是對黑的正面敘說。尤其讀到「被夜所愛的孤兒,只要還看得見黑色�你就是一千零一夜的遺族」這句,可以示意為:只要還有能力看見黑色者,就可見證自己的遺族身份,不會是遺棄的孤兒。是的,在黑暗的夜色中,我們都需要有看見黑色的能力。在〈黃昏炊火〉這首詩裡:



      她欹斜的閣樓是一格

      黑汪汪水田,病的味道像很遠

      很遠的黃昏炊火

      飄入懷中嬰兒虛乏的眼睛



      能把「閣樓」看成是一格「黑汪汪水田」,我猜是因這時候是黃昏,天色暗下來,炊火很遠,田裡水色尚有微弱的光線可映現,讓閣樓的形象宛如剪影。



      與黑色相對的是白色,劉曉頤也常用到,一般來說,白色的象徵意義與黑色截然不同,幾乎是相反相背,當黑是負面的陰暗,則白是正面的光明,當黑被講成惡時,則白成了善的代表。不過,這種世俗的概念並不會拘束了詩人改造及創設另類的象徵意義,像黑的顏色在劉曉頤詩中已不見得代表惡了。同樣的,白色也不一定是幸福的,而是代表了歷盡滄桑之苦。〈白色滄桑〉這首詩:



      一個白色謎語尚未解開就正在閃逝

      白色海洋最後一滴淚

      從我滄桑的眼睛

      流到你,天光之眼



      「閃逝」的白色正如未能解答的謎題,一下子就不見了,一點點解開的希望都不給,讓人悵然若失;汪洋的海洋是卻只有留存最後一滴淚,因為白色,那一定光亮刺眼,從我眼流到你眼,幸好能像聖靈一樣成了「天光之眼」。劉曉頤的詩往往有一些奇蹟似描寫,像〈白夜眨眼〉這首,「奇蹟的線頭,就埋在你�每一遭欲振乏力的懸腕�白夜指紋�傷過又癒合的每一道割口」,線頭埋而懸腕,使腕不致於垂萎,指紋傷過而又癒合的割口,能無留痕跡,這樣的救贖現象,當然用「白夜」來當奇蹟現象較適合了。



      其實,劉曉頤喜歡用具有張力的意象寫詩,黑白並置是其中的一種方法,原本「夜」應該是以黑形容,但劉曉頤以白形容夜,造成概念上的矛盾和反差,從概念提升到意象,意象與現實不一樣的時候,就會完全陌生化。劉曉頤有個極具對比的詩句:「她雪白皮膚下的暗夜」,暗夜讓雪白皮膚更為雪白,雪白皮膚則讓暗夜更為黑暗,再也沒有第二位詩人描寫女性肌膚而可寫出張力這麼強大的詩句了,暗夜有無比豐富的神祕和可能,雪白皮膚有無比的官能刺激和想像。



      三、光�影



      黑色的劉曉頤其實渴望著光,有光照來,照射到物,就會有影,而背後有光,黑色就有了剪影效果。光的存在,何其重要!「晨色捲捲的,為陰影和靜物,打上軟輪廓」晨色有光,所以可以為任何陰影和靜物打上「軟輪廓」,此軟輪廓即是剪影。

      劉曉頤渴求的光,是來自於天光。「晨光第一道摺痕打在�印象派的瓦」的晨光,「在曙光的金燦織物上�戳刺我和太陽之間的默契」的曙光,都是屬於天光,清朗而有朝氣,「叮鈴鈴駛過的天光列車──」喚醒沉睡的大地,給人們帶來光明和希望。



      但有時候,光也可以和哀傷結合,讓人的情緒變得哀而不傷,例如這句「曙光來自暗夜懷裡珍愛的一滴淚」,簡化而說:「曙光」就是「淚光」,暗夜裡哀傷的淚光成為黎明時照亮天際的曙光,雖然光源自於淚水,但也不是一種傷痛了。



      在劉曉頤眼中,任何東西都可以發光,像「馬賽克形構的每塊石頭�都微小發光」詩句裡的石頭、「祼裎的肩胛�被發光的堅果刺穿」詩句裡的堅果,都發光了,感覺因為發光,石頭和堅果才有了力量去進行它們要做的事。光,其實在劉曉頤的詩作意涵是象徵一種生命的能量,有光就有熱,讓一切困阨消匿。雖然光是強大的,但劉曉頤卻能寫出〈卑微的亮度〉:



      安於卑微的存在形狀,偶爾摸索心器

      一千朵桐花無聲落在暗室。妳說,「要有光──」

      就沒有皺紋了,像雪中商旅,以初生的瓣蕊為文本

      白蠟筆繪描一場唇語與字母的芬芳



      「就沒有皺紋了」,這是小小的卑微下的請求,沒有皺紋就好,不需要大量的光和強烈的亮度才可做到的事。像〈透明之傷〉:「我們搖蕩的馬戲班行伍�微小地發光�玻璃韻腳�哀傷大於十一月革命」也是需求微小的發光就好。光過於強烈,反而會帶來傷害,當「身負光的擦傷,半暈眩」的時候,像在陽光下工作者,被烈日灼傷,反而需要在陰影中才會感到舒服。「天光刎頸」這樣的描述雖在詩中是指思念過度,但不妨也可視為光的力勁和傷害,所以用光是要適度的,別讓「穿透的光都暗啞」了!



      讀劉曉頤的詩,彷彿看見她在「夜晚寫下的字�搖搖晃晃穿越詞語的月光」字字句句都散發著月光柔美的光澤,或是穿越詞語的曙光、晨光、星光等等的天光,雖有時哀矜,但亦都是如此柔美。劉曉頤把自己交給天光,祝福她像一座女體星辰,在詩壇發光。就如她自己的許〈黑暗中,許願最靈〉這首詩:



      對望,與靜止二百年的鍵琴

      縫隙流下哀矜的眼神

      只因,一座女體星辰要有光──



      〔讀劉曉頤截句詩集〕



      我一直喜歡把截取舊作的詩句重組成的詩,當作全新的詩,從不去探索和舊作有何關聯。當然,截取而寫的詩,有它的舊作為母體,但是一旦從母體割捨出來,它必然要成為一個全新的生命,不受舊作控制,否則截句的詩體仍然要放回母體裡去讀,那寫截句詩就會成為多此一舉了。



      截句詩能獨立存在,我相信這才是好的截句詩。



      詩創作的浪潮是一波一波接著來,詩人逐浪詩壇,不在浪端,也得浪中,順流跟隨,否則在浪潮之外,也等於在一個階段的名單之外。




    其 他 著 作
    1. 靈魂藍:在我愛過你的廢墟
    2. 來我裙子裡點菸
    3. 春天人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