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用詩告白:曖昧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琴詩選+愛是為你寫一首詩:貓咪谷柑的療癒詩

用詩告白:曖昧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琴詩選+愛是為你寫一首詩:貓咪谷柑的療癒詩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8667106508841
銀色快手,王谷柑
小貓流文化
2018年11月28日
217.00  元
HK$ 206.15
省下 $10.8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8667106508841
  • 叢書系列:文學
  • 規格:平裝 / 296頁 / 15 x 21 x 3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文學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空氣中浮動著曖昧的氣息,你知道愛情來了,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那就用詩來表白吧,因為,愛是為你寫一首詩。



      《曖昧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情詩選》



      荒野終究還是會長出玫瑰

      狐狸會遇到豢養他的小王子

      如果我的詩集能被你領養

      那樣的關係一定很甜蜜

      ---銀色快手




      愛情來了,卻不敢說,就讓詩人替你說。

      詩人銀色快手,把愛中的一切,從思慕、同行、分歧、痛苦,寫得那樣清晰。這是一本適合結束曖昧的告白詩集,送給所有你想愛的人。




      《曖昧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情詩選》,一共四個篇章,代表著愛情的四個面向。從〈檸檬香氣的夏天〉啟程,轉入〈青春時光多麼值得浪費〉,一直走到〈分岔的髮尾〉,最終章則是〈為愛死過好幾回〉。



      四個篇章,六十七首詩,三篇散文,有時候像貓一樣漂浮,喵喵哼唱愛情的甜蜜;有時候如地獄歸來,嘴角流著愛情的腥血。



      銀色快手的詩,總是有無限意象,像走入充滿風景的文字星球,那裏四季分明,讀著讀著,就變成旅人,在他的詩裡流浪著。這樣的詩人寫愛情,更是迷人,他一層一層把人帶進愛的迷宮,那裡面有渴慕、相伴,也有思念、狂暴,和失去的疼痛。有的詩像童話那麼甜,那是愛;有的詩像海上颶風那樣無情,那也是愛。



      愛從來就不只有一個面向。在詩人眼中,更是如此。看他剝開、拆解愛的一切,幸福有之,疼痛難免,看得真過癮。



      愛情如此複雜,我們深陷其中,難以自拔。



    本書特色



      1.銀色快手第一本情詩

      2.從詩人眼中探討愛情的種種。

      3.以愛情為主題,解剖愛中的一切。



      《愛是為你寫一首詩—貓咪谷柑的療癒詩》



      感受不到愛,就養貓,你將發現自己擁有無限的愛的潛能。



      台灣第一本貓咪創作詩集。

      吳念真、唐美雲、萬芳,朗讀推薦。

      版稅全數捐贈浪貓與紙風車。




      王谷甘是一隻貓,一隻流浪過的,橘色的,寫詩的貓。他很喜歡說話,有一天,他跟溝通師說:「我想寫詩。」他的媽媽無條件接受了這一切,幸福的谷柑於是成為詩人谷柑。



      谷柑寫詩有時快,有時慢。他住在淡水河畔,有一扇窗可以看河、看雲、看太陽、看月亮,他很喜歡涼涼的月亮,寫了很多首關於月亮的詩。他也喜歡太陽,軟軟的黃黃的亮亮的,所以偶爾他也寫太陽。他迷戀黑白貓歐歐,形容歐歐眼睛亮亮的,谷柑也亮亮的。但谷柑最喜歡的還是媽媽,因為太喜歡了,所以他說:「想念媽媽的谷柑不是詩人,是一隻貓。」



      這本書除了有谷柑溫暖的詩、可愛的照片之外,谷柑媽媽還針對每一首詩寫了小短文,讓大家更容易進入谷柑的世界。



    本書特色



      1.台灣第一本由貓咪寫的詩集。

      在煩躁對立充滿爭吵的台灣,吟誦柔軟如貓的詩。





    ?


     





    推薦序



    因為妳,我的世界沒有鬼



    黃以曦




      注射針管在回憶裡

      流淌著愛與毒液

      如詩人在深海漫步



      蛛網包覆疼痛

      沙漏倒流體溫

      若你傷害了我

      愛會不會更深刻



      我們嘗試著不同體位

      擁抱彼此成為蔓生的植物

      誘引花蜜的瘋



      ——<罕見的病>,《曖?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情詩選》



      如果世界是一張卷軸畫,它會走多遠?如果愛情的情節在低一階的維度,故事的起頭、中間與結局,該怎麼寫?



      銀色快手的情詩,每一則,像幅精雕的多焦點圖面,圖面中央有樁懸而無決的感情事態;然後,每一則與下一則牽連,推移成飽滿而載有細節的時間;再然後,隨「檸檬香氣的夏天」、「青春時光多麼值得浪費」、「分岔的髮尾」、「為愛死過很多回」章節行進,哪個「她」、那個「妳」,被講究地廓清,從一張被渴慕的臉,成為一個牢牢的影子。



      多數情詩會有些幻夢的成分,愛迷糊了思緒,愛闔上了眼也別過了臉,但銀色快手的情詩,卻是清醒的。它們許多或在黑夜的最崖邊上、在第一道曙光恰恰前一刻,但總之,未曾入夢,拒絕入夢,為了確實凝視情人的大或小或散漫的事件,為了,妳在那裡、我在這裡、我正對著、說愛妳、對著我說出口的我愛妳,一切必須在場,在同一與唯一的世界。



      這些情詩仍是甜滴滴的,金鳥般的童話意象,說話像擺頭哼唱的歌。詩裡的季節,銀色快手大聲點著數著:未孵化的夢、鐵軌一般長的遺忘、櫻花底死亡的香氣、不願出租的黑暗……。還有更多更多,好甜好甜。詩人繼續,說他,要在喜歡的人身上植草,要與愛人一同野蠻;他決定,一起殉死,他把顏料倒進湖裡,再躲進秘密的井……。這麼奶蜜。



      然而,銀色快手的詩,裡頭真正,是明明的結實、毅然與絕對性。那是些非實現不可的愛情,甚至是已寫成定局的愛情。就算其實不是。

      這些詩有一種,鈍器錘打的痛和殘酷。那後面,是愛的霸道,愛對詩人自己及其戀人的佔領。



      是否其實這書裡,是愛,而非關愛情?詩人以不容分說的篤定,轉繹與創造所有場景。詩人殷殷銜來流洩著彩色的光的石子,一個,再一個,直到一座好高的塔。塔樓頂端,有公主。詩人剪去了公主的長髮,如此他才能永遠愛她。因為,他早已永遠愛她。



      人們都說,我們的世界,有正面,還有背面,無論面前的路怎麼開闊長遠,總是有什麼,要從背面蒙上,就會改變一切。但我們可不可以,讓那些很重要的事,被憑空雕塑出來,方方面面,照顧妥貼,沒有遺憾也從不犯錯?



      能不能讓我的愛情是一樁永晝?妳,是我的未來,慢慢地,更多細節,繼續展開。沒有飄忽的夢。沒有鬼。

      情詩通常是談戀愛的窩心禮物,銀色快手的詩,不該送人。那是戀人自己的秘密。



      黃以曦,作家,影評人,著有《謎樣場景:自我戲劇的迷宮》、《離席:為什麼看電影?》



    自序



    快樂的時候寫悲傷的詩



    銀色快手




      釀一首詩,需要多久時間?

      愛一個人,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忘卻?



      前些日子賈木許的《派特森》擊中我,領悟到很深類似佛家或禪理的東西,那是在故事中一再被提醒的,我們的生活有大部分也在銀幕上重現,在重現的過程,真實是被模仿的,不是複製真實,而是創造另一個真實。



      租來的DVD在雨後的星期天下午很隨性的放著,家中的沙發電影院,那種創作的意圖又像野火,熾烈燒著我的身體,腦細胞都要沸騰了。



      你在電影裡尋找詩,尋找人生的光和影,不在電影裡的時候,你在生活中尋找詩,有時隨興之至,有時刻意而為,你在尋找一種聲音,一種只有你才說得出來的語言,試著說給路人聽,說給時間與貓,那是無法任意被置換的語言,有著神秘的能量在裡面,很難解釋,有時是靈魂內面的音樂,有時只是清風流水,柳絮紛飛。



      頻頻向觀眾述說的,其實是對生命的一些感覺,一些微小但強韌的信念,你無法扯破喉嚨跟別人解釋詩為什麼是詩,為什麼不是別的形式?為什麼不能像普通日常的語言那樣容易閱讀?其實是可以的,詩來自生活,電影也是。



      詩很純粹,它是心象風景翻譯過來的語言,沒有文法,卻有旋律和節奏。寫詩的時候,音樂能幫助我進入狀況,以前啊悲傷的時候寫悲傷的詩,但快樂的時候不一定能寫出詩來,想寫快樂的詩,根本寫不出來,因為快樂其實比悲傷更難以掌握。現在的我,終於練就在快樂的時候寫悲傷的詩,比方說,讀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我就覺得,噢感覺來了,邱妙津的字裡行間,那種黑暗和憂鬱的力量太沉重了,我心裡有點化學反應,就去找些TRIP HOP音樂來聽,很快就完成了一首詩。



      我從貓咪身上學到很多事。



      耐心、觀察、包容、同理心、溝通、還有簡單。有了耐心,你會更有持續力;有了觀察力,你會更能專注在當下;學會包容,你的視野更寬廣;學會同理心,你不會對周遭的現象視而不見;學會溝通,不管人和動物都好相處;知道簡單的力量,複雜的事就難不倒你。



      貓咪也教我如何斷捨離,被他們抓破,撕咬的,亂尿尿的,破壞殆盡的各種東西,各種物理意義上的,那些被迫要回收扔掉,徹底的,徹底的斷捨離,久而久之,我終於明白這就是人生的功課,只是貓咪他們不懂,也不會有差別心,除了生命之外,任何物品都可以捨得,可我捨不得的東西還有那麼多,列不完所有的清單,當你擁有愈多,愈覺得自己捨不得,斷不開,沒辦法像年輕時,活得那樣瀟灑自在,轉身就離開。



      人生能捨得,是一種福氣。



      我唯一捨不得,是這些寫給戀人的情詩,是為數可觀的情書遺產,留給那些被詩豢養的幸運讀者,捨得捨不得的事,都交給一首詩的時間去定奪,不管活在誰的故事裡,都要好好浪費彼此的青春,勇敢去愛,去感受。

    ?
    銀色快手 2017.07.13 寫於荒野夢二書店四週年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