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科學怪人:200週年紀念版

科學怪人:200週年紀念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705448
瑪麗?雪萊
劉新民
啟明出版
2019年2月01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705448
  • 叢書系列:世界經典
  • 規格:平裝 / 33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世界經典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英國文學











      每個能夠思考的靈魂

      都渴望獲得幸福

      人類有了創造的力量

      又必須擔負多少責任?




      故事傳頌200年,啟發無數心靈,魅力跨越世代——

      作家詹宏志、創作歌手安溥特別推薦



      天資聰穎的科學博士弗蘭肯斯坦自小著迷於非正統的科學理論,渴望參透生命的秘密,甚至令死者復甦。他關在實驗室裡,拼拼湊湊從墳場搜集而來的屍體軀塊,經過數年的努力,居然真的成功造出一個人——或說,一個醜陋、可怕的怪物。博士看著他親手造出的怪物睜開眼睛,感到震驚與噁心,便拋下了他,落荒而逃。怪物茫然地遊蕩於世間,四處受人欺壓、令人畏懼,「生命」這份他從未要求的禮物使他困惑不已,而困惑隨著時間漸漸轉為憤怒。這一切,他只能向他的造物主尋求解答,或者,讓他付出代價??



    好評推薦



      距今兩百年以前,一位十九歲的天才少女瑪麗.雪萊,寫出了一本石破天驚的作品,這本書被認為是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說,引發後世無窮盡的延伸創作,也造就了今天仍然生命力旺盛的文學類型;但更重要的是,這是一本充滿「靈視」的書,深層意義隨著時間不斷湧出,作者顯然是看(預)見許多她同代人所未見的事。雖然這本書兩百年來從未斷版,粉絲生生不息,但我有理由相信,今天的讀者比起十九世紀的讀者更有能力看出《科學怪人》這本書的驚人之處。——詹宏志



      這是一個世界知名的老故事。

      我們都要讀過一次,

      如同一生要看過一次的,

      皇后的說著冰冷實話的魔法鏡子。

      ——安溥

    ?


     





    作者導言

    原序

    ?

    科學怪人

    略論《科學怪人》的反叛主題

    瑪麗?雪萊年表

    ?





    原序



      達爾文博士及德國的一些生理學著作者們曾經認為,構成這部小說的事件,並非完全不可思議。可人們不能因此而認為我真的會相信這種虛構的事件——我根本不相信,但是,將它作為一部虛構作品的根據,我並不認為自己純粹是在編造一系列光怪陸離的恐怖情節。這篇故事的趣味性所依賴的主要情節擺脫了一般鬼怪或魔法故事的種種瑕疵,並以其逐漸展開的新奇的場面而為人們所稱道;再者,儘管這不是一件真實發生的事情,但無論如何,它都為人的想像力提供了一個新的視角,而這一視角比現存事物在一般關係中的任何觀察角度都能更為全面地、高屋建瓴地描繪人的激情。



      有鑒於此,我一方面大膽創新,組合更完美的人性,另一方面則盡力保存了人類本性的基本要義。希臘悲劇史詩《伊利亞德》、莎士比亞的《暴風雨》和《仲夏夜之夢》,尤其是彌爾頓的《失樂園》,均遵循這一原則,即便是最卑微的小說家,只要他想藉自己的辛勤創作娛人或自娛,他都會老老實實地將一種自由而奔放不羈的手法,或者更準確地說,將文學創作中的一個基本準則運用到小說創作中來。詩歌這一領域,採用了這種不拘一格的創作手法,因而湧現出多少華美無比的逸品佳作,從而細緻入微地表達了人類複雜的情感。



      我這篇故事的場景是在一次閒談中提及的。開始談起這個話題是為了娛樂助興,同時也權當練一練大腦中那些尚未檢測過的才情智慧。除此以外,在小說的創作過程中,又融會進了其他一些動機。這部小說所涉及的人物及其情感所表現出的道德傾向,會以何種方式影響讀者,我當然不會等閒視之,但在這方面,我主要關心的問題是:如何避免現今小說感染力的日益削弱,如何表現父母之愛、手足之情的溫馨親切,以及人類美德之高尚可貴。小說中主人公的性格和境遇自然會引起人們的評說,但這些意見絕不可認為是我個人固有的信念,也不應該認為,從下面這部小說推出的某種合乎情理的論斷損害了任何一種哲學理論。



      這部小說還有一層使作者感興趣的理由——故事發端於那個景色雄偉的地區,而這一地區亦是小說主要場景之所在;而且當時陪伴我的幾位友人亦令我時時惦念,永生難忘。一八一六年,我在日內瓦的郊外度夏。那年夏季,天氣清冷,陰雨連綿;傍晚時分,我們便圍坐在熊熊燃燒的篝火旁,有時便以手頭恰有的幾本日耳曼鬼怪故事書消遣自娛。這些鬼怪故事激發了我們的模仿欲,也想依樣畫葫蘆嬉戲一番。我的兩位好友(假如他們中哪一位能寫篇故事,其受公眾歡迎的程度必將遠遠超過我所希望創作的任何東西。)和我約定,每人根據某件神奇怪異的事情各寫一篇故事。



      然而,天氣陡然放晴,我那兩位朋友離開我去阿爾卑斯山中遊玩。他們置身於雄偉壯麗的景色之中,便將腦子裡的鬼怪幻象全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下面這個故事乃是唯一得以完稿的故事。


    一八一七年九月於馬洛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