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袁世凱的龍袍:民初報人小說家李定夷筆下的《民國趣史》

袁世凱的龍袍:民初報人小說家李定夷筆下的《民國趣史》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8924406
李定夷,蔡登山
新銳文創
2019年3月04日
137.00  元
HK$ 116.45
省下 $20.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8924406
  • 叢書系列:血歷史
  • 規格:平裝 / 33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血歷史


  • 人文史地 > 中國史地 > 朝代史 > 民國











    袁世凱一生中最大的遺憾,是未曾穿過龍袍?!

    總統府衛兵常無故昏倒,是因鬧鬼?此鬼為袁世凱厲氣未散,有意作祟?



      民初名人趣談、奇聞軼事大彙整!一窺在新與舊、中與西交相衝擊下的社會中,所呈現出的各種光怪陸離樣貌。



      《民國趣史》共有二輯,第一輯初版於一九一五年三月,分有壽星集、遺老傳、官場瑣細、裙釵韻語、社會雜談等大類,第二輯初版於一九一七年五月,分有慶頌聲、榮哀錄、神怪談、續情史、新黑幕、博物院等大類。每大類中還有許多小題目,包羅萬象。文中所記載,多為作者當時所聞,上至達官顯要,下至市井小民,皆有入文。



      本書整合二輯內容,重新排版、點校。書中所記之名人趣談、奇聞軼事,可一窺當時在新與舊、中與西交相衝擊下的民初社會,所呈現出的各種光怪陸離樣貌。並可與正史相輔,為研究民初歷史之參考資料。



      李定夷,民初報人小說家,著作豐富。著有多本長、短篇小說,以及多篇隨文筆記。因其歷任多刊報紙與雜誌之編輯、主編,對於當時之社會現況有所了解與深思。



    本書特色



      ★看民初上海《大公報》駐京記者李定夷,將其所見所聞記錄下來,文中明為記載奇人異事,實則揭發社會弊病,披露政治黑暗、暗諷當時時事;對於袁世凱、曹錕、伍廷芳、辜鴻銘、劉喜奎等名人亦有所褒貶。



      ★民初名人趣談、奇聞軼事大彙整!一窺在新與舊、中與西交相衝擊下的社會中,所呈現出的各種光怪陸離樣貌。



      ★本書整合二輯內容,重新排版、點校;文史學者蔡登山專文導讀,民初史料精彩重現!

    ?


     





    【導讀】李定夷和《民國趣史》�蔡登山







    〈壽星集〉

    總統壽辰祝嘏記

    國史館長介壽之小啟

    馮上將軍雙壽紀

    長老賭壽之佳話

    粵巡按署慶壽志

    江西之三星獻壽圖



    〈遺老傳〉

    陶然亭雅集之儷啟

    章一山卻聘記

    葉德輝之文藝談

    辜鴻銘之憤慨

    創議復辟之健將

    王垿與譚貝勒齊名

    斯文又弱一個

    宋育仁軼事

    三湘耆舊傳



    〈官場瑣細〉

    無獨有偶之假官

    戚揚遇瘋記

    願作鴛鴦不羨官

    劉文嘉第二

    吳營長之威風

    使君淚滴牡丹江

    法曹不法

    何苦啕氣呢

    張大帥晉京紀

    孫總長流血

    王湘綺與史館

    張彪重入鄂州城

    嗚呼王治馨

    死矣劉鼎錫

    試院現形



    〈裙釵韻語〉

    公府新式結婚記

    梁令嫻于歸記

    獄中韻事

    敦誼會之西曲

    妓界助賑之韻啟

    鳳冠霞帔之光榮

    巡按夫人之威風

    女傑豔史

    瀟湘風流案

    女劇界唯一之人物



    〈社會雜談〉

    奇奇怪怪之紙人

    法政學生之奇呈

    異想天開之掘金談

    江西之斯巴達

    妒殺趣聞

    當年雄風何在

    岳父之重婚罪

    木偶結縭記

    冷飛天之殺身禍

    驚絕梅蘭芳

    割乳奇案

    風雨話金陵

    毛丫頭殞命記

    天然戲

    迷藥謀財

    均是賊也

    留學界之趣聞

    奇怪之姦案

    苦女兒

    臘八粥

    迷信歟哀悼歟

    快婿變老夫

    胎產誌異

    男女混雜之修道

    舊新年之廠甸熱

    北京第一舞臺開幕記

    北京第一舞臺遭劫記

    民國之新諱辨

    警犬

    餘杭瑣記

    封臺戲之特色

    東三省之馬賊

    特赦聲中之掮客

    日曆新景

    我佛無靈

    新舞臺重整旗鼓

    依然歌舞昇平

    中學萬年

    賽會之慘劇



    〈慶頌聲〉

    北京之真國慶

    慶賀共和復活記

    上海之真國慶

    擁護共和紀念會

    慶祝會之活劇



    〈榮哀錄〉

    蔡上將之國葬儀

    黃上將之國葬儀

    黃上將逝世記

    黃上將開喪記

    黃靈離滬記

    蔡上將逝世記

    蔡靈回國記

    蔡靈離滬記

    北京追悼黃、蔡記

    成都悼蔡記

    長沙悼黃記

    黃花崗上哭英雄

    追悼海珠烈士記

    記湘綺老人之喪



    〈縉紳傳〉

    李軍長之榮譽

    東施效顰

    有清遺民

    周公末路

    狂奴故態

    官場真是戲場

    重婚之法官

    運動家之如夫人

    知事施非刑

    知事棄髮妻

    知事討沒趣

    知事拿妖怪

    知事袒小竊

    知事鬧新房

    知事鬧笑話

    知事拍馬屁

    袁公子碰碑

    省長困於群小

    盛氏之闊綽

    鎮守使延師條件

    洪憲遺臣

    稟牘笑柄

    勞乃宣碰釘子

    總長宴客趣聞

    兔官僚



    〈神怪談〉

    總統府鬧鬼

    雍和宮打鬼

    信江中學之鬼

    鐵算盤

    狎邪鬼

    瓦石紛飛

    肉金剛

    東嶽大帝之後

    宅怪

    濁水治病

    舊人魂附新人體

    活鬼

    范郎屢赴天臺約

    談狐一

    談狐二

    談狐三

    死而復活

    借屍還魂

    留美學校鬧鬼

    地藏會

    父入女胎



    〈續情史〉

    盧江烈婦

    馬議員之豔史

    孝姻緣

    李郎妙計

    雀屏新例

    宣南姦殺案

    催妝詩

    白髮紅妝

    殺姦奇計

    小學生宿娼

    黑龍江之風流案

    歡喜禪

    自由結婚之稟

    自由結婚之函

    閹妓離婚案

    多夫之奇論

    手足幾成伉儷

    不嫁主義

    懲悍術

    教員戀愛自由

    懦夫快舉

    不良之婦

    經理與女工

    淫婦自斃

    劉玉鳳之哀史

    僉事韻事

    牡丹花下風流鬼

    小兒女之憨情

    捉姦案之豔判



    〈新黑幕〉

    南海監獄之黑幕

    王局賭之黑幕

    和尚行醫之黑幕

    賭徒騙錢之黑幕

    黃天黨之黑幕

    謀財害命之黑幕

    搶匪之黑幕

    拐犯之黑幕

    惡家庭之黑幕

    頑民械鬥之黑幕

    翻戲黨之黑幕



    〈博物院〉

    訃聞大觀

    古墓中之寶玉

    塔頂之寶

    明代鈔票

    古窯

    金香爐

    三十萬金之石棺

    棺中小魚

    ?魚與苔菜

    獸性人

    公雞生卵

    腹中花蛇

    金匱石室

    袁帝之龍袍

    洪憲家臣之墨寶

    國旗繡鞋

    大牡丹

    男子之尾

    人妖

    造像石幢

    古錢銅印

    篆書墓磚

    洪憲皇子之真蹟



    〈雜貨店〉

    梅郎慘死之記載

    名伶之壽險費

    翰墨姻緣

    圓光奇聞

    新舞臺之名角

    議會門前新?兒

    泰伯之榮典

    女生之悲劇

    長醉不醒之學生

    投海請願之異聞

    麻袋中之女屍

    大風凍死新嫁娘

    聞所未聞之死法

    假瘋子飽嘗異味

    林黛玉之劫運





    導讀



    李定夷和《民國趣史》




      清代末年至民國初年,江蘇常州出了一批小說家。以李伯元為首,有張春帆、許指嚴、李定夷、吳綺緣等。清末民初的這一批常州籍小說家,都活躍在上海,成功成名於上海。當時的上海,是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國的國際大都市,十里洋場,魚龍混雜,各色人等,在此登臺表演,改革與改良、革命與保皇、新與舊、中與西,各種思潮,在此亮相爭鬥。李伯元率先拿起手中之筆,利用小說,譴責舊社會的弊病,揭露舊社會的黑暗。而被稱為鴛鴦蝴蝶派的作家也加入了這個行列,創作了一大批好作品。



      李定夷(一八九二∼一九六四),近現代小說家。字健卿,一字健青,別署定夷、墨隱廬主等,江蘇常州(武進)人。出生於書香世家,自幼聰穎過人,學齡之年入有常州洋學堂之稱的溪山小學讀書。一九○三年考入上海南洋小學學習,一九○七年秋,入南洋公學中學,為名小說家許指嚴之高足。一九一二年中學畢業,在這之前,由於他向《民權報》投稿和發表作品,受到主編周浩之聘,任該報編輯,發表白著長篇小說《霣玉怨》和翻譯長篇小說《紅粉劫》,一鳴驚人,躋身於小說家行列。《民權報》於一九一三年被迫停刊後,歷任《小說叢報》、《銷閒鐘》等雜誌的編輯或主編,並大量寫作小說。



      《小說新報》於一九一五年三月創刊,國華書局主人沈仲華邀請李定夷任編輯主任,時間長達近五年,直到一九一九年八月辭職。李定夷共在《小說新報》上發表長篇小說六部,短篇小說六十三篇,《墨隱廬漫墨》、《野居漫識》、《戊午隨筆》、《己未隨筆》、《願月長圓樓諧墨》等欄目的筆記雜感三百零六則。



      一九一九年上半年,李定夷的一位朋友劉哲廬大規模函授招生,收了許多學費,卻鴻飛冥冥,溜之大吉。李定夷受了他的欺騙,在函授部掛名主任,於是成了眾人索款的替罪羔羊,引起很多麻煩,後來雖然辯白清楚,但李定夷以上海濁地,不可久居,於是離開他學習、生活十五年的上海,離開老母、愛人和五個小孩,憤然一度北上京師,仍向報界尋生活,但並不順利。一九二○年,李定夷任上海《大公報》駐京記者,此後歷任北京《中報》、《大陸》、《正陽》、《中華》、《順天》等報及平民、大陸等通訊社編輯,直至一九二五年。期間絕少再有創作。



      一九二五年在北洋政府財政部充任顧問,後調僉事上任事,在會計司第五科供職,一九二八年入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充任視察。一九二八年十一月一日調任新成立的中央銀行,先後任發行局秘書、文書科主任、襄理等職,直至退休。一九五七年由黃炎培推薦任上海文史館員。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病逝上海。



      李定夷是鴛鴦蝴蝶派的代表作家之一,所作長篇小說近四十種,其中寫情小說過半。主要作品除上述者外,有《美人福》、《伉儷福》、《千金骨》、《曇花影》、《雙縊記》、《同命鳥》、《鴛湖潮》、《茜窗淚影》等。其中部分作品曾輯為《李著十種》和《定夷小說叢書》。其短篇小說則輯為《定夷叢刊》、《定夷說集》、《定夷小說精華》。另有雜著《明清軼聞大觀》等。



      李定夷的筆記小說《民國趣史》第一輯初版於一九一五年三月,分有壽星集、遺老傳、官場瑣細、裙釵韻語、社會雜談等大類,第二輯初版於一九一七年五月,分有慶頌聲、宋哀錄、神怪談、續情史、新黑幕、博物院等大類,而每大類中還有許多小題目,包羅萬象。兩冊均為上海國華書局出版。



      《民國趣史》在談到袁世凱的龍袍說,袁世凱要做皇帝,「虎威將軍」上將曹錕,便花五百塊大洋,替袁某人在上海定製了一襲「龍袍」,準備在閱兵時給袁大總統來個「龍袍加身」。萬沒料到,馬屁拍在了馬腳上,這個方案被袁世凱斷然否決:不行,這種方式太草率了,怎能充分展現咱洪憲帝國之強盛,怎能充分體現俺袁皇帝之赫赫威儀?何況當年趙某人是搞兵變、奪政權,今天我袁某人可是功德無量、深受全國人民衷心擁戴,才不得不勉為其難地位登大寶哪!那件龍袍怎麼辦?就由你虎威將軍「暫行收存」吧。為了表示慎重,袁世凱授意組建「大典籌備處」,改總統府為「新華宮」,又毫不吝惜地花四十萬塊大洋,在北京著名的瑞蚨祥綢布店定製了一襲綴滿珍珠寶石、光彩奪目的新龍袍。於是,身披新龍袍,步入新皇宮,登上新龍床,過起皇帝癮,老袁把一生的輝煌發揮到了極致。可惜物極必反、樂極生悲,轉眼之間,帝制被迫取消;轉眼之間,老袁嗚呼哀哉;轉眼之間,那襲新龍袍上的珍珠、寶石等也被拆卸變賣,「不知歸於何處」。可以想像,即使去除珠寶,那袍子本身的質地,加上金縷銀線,也必然相當昂貴,人們怎肯輕易放過它?它的結局,只能是四分五裂、「屍骨」無存了。



      那麼,「舊龍袍」的命運又如何?它雖然遠不能與「新龍袍」相比,可也價格不菲、讓人望而生羨哪。謝天謝地,它可比新龍袍幸運多了。某日,京劇名旦王蕙芳借赴天津演戲的機會,對曹錕說:「這件龍袍,現在已經棄置無用了,多可惜呀。不如將它賞賜給劉鴻聲,讓他演戲的時候穿。這樣,人們只要看到劉鴻聲登臺,就會想起此袍為大帥所賜,就會想起大帥的凜凜之威啊。」曹錕一想有理,便欣然允諾。劉鴻聲也是京劇著名演員,《斬黃袍》一劇中的趙匡胤,常常由他扮演。於是,每當劉鴻聲披袍登臺時,人們往往頓生感慨:袁某人的皇帝夢可也夠慘的,就拿龍袍來說吧,昂貴的「新龍袍」固然早已屍骨無存,就連價值數百大洋的「舊龍袍」,袁世凱沒有福氣穿,卻讓劉鴻聲穿上了。



      《民國趣史》中,有一篇〈長老賭壽之佳話〉,記載了中美日三個老人賭賽誰的壽命更長的故事。美國社會學泰斗、市俄古大學教授司達博士,經常赴日本旅遊,與日本首相大隈伯(大隈重信)關係相當密切。有一天,大隈重信對司達說:「我看你身體非常健康,應該能享有高壽。」司達頗為豪邁地說:「不錯,我自信能夠活到一百二十歲。」大隈重信哈哈大笑說:「可是,我卻自信能夠活到一百二十五歲呢!」司達不服氣地說:「然而我與閣下究竟誰的壽命更長一些,今天尚屬於未知之數,咱們就用此事來賭一賭,怎麼樣?」大隈重信怎肯示弱,爽快地一口應允。



      曾任南京臨時政府司法總長的民國元老、廣東新會人伍廷芳先生,其時正在當「衛生之實行家」,即做一些宣導國人講究衛生的具體工作,他與司達博士也是老朋友了,司達就寫信給他,希望他也加入這場賭壽比賽。伍廷芳回信道:「聽說閣下與大隈伯賭賽誰更長壽,這實在是一件雅人趣事。以閣下與大隈伯如此健康之體魄,又很注意衛生,理所當然地都能享有高壽。不過,我伍某身體之健康,又遠在你們兩位之上了,其壽命也必然比你們兩位要長得多,他日必能從閣下與大隈伯的子孫手上領取賭金。請你們兩位早作準備,在遺囑中予以注明,伍某不勝欣幸。」《民國趣史》書中說:「聞大隈伯今年七十八歲,伍廷芳今年七十二歲,司達博士年最少,才五十七歲云。」後來大隈重信病逝於一九二二年一月十日,享年八十三歲。而伍廷芳則病逝於一九二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只有七十九歲。「司達博士」究竟是誰,則不知何許人也。



      《民國趣史》一書中有〈嗚呼王治馨〉一文,談到王治馨伏誅前後之事。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剛剛卸任順天府尹的軍警高官王治馨,被大總統袁世凱明令逮捕。十月二十三日,袁世凱又核准了大理院對王治馨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判決。著名記者黃遠生以〈王治馨〉為標題寫下一篇新聞報導,翔實記錄了王治馨出賣官位、貪賄枉法的相關事實及坊間傳聞。早在王治馨被關押期間,黃遠生已談到他的雙重身分:辛亥革命期間,王治馨回到山東家鄉,企圖聯絡革命人謀求新一輪的高官厚祿。趙秉鈞想盡辦法才把王治馨召回北京,此時的王治馨已經加入國民黨,並且利用國民黨報紙,極力排斥時任外城巡警廳廳長的治格,從而達到取而代之的目的。《民國趣史》也談到了王治馨的黨派身分:「王君老同盟會會員,宋教仁被刺後,王於國民黨開會時,在會場上證明係趙所主使。又王為總監時,二次革命事起,曾發護照兩張,運送軍火,接濟民黨,政府已得其證據。此事最為袁總統所疾首痛心。此次拿問,其真因實在於是。」一九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趙秉鈞突然死亡。此時王治馨靠山已失,被拿下也是遲早的事。果然,四個月之後,已經從順天府尹的位置上升任正藍旗漢軍副都統的王治馨,終於被袁世凱下令抓捕歸案。

    ?
    蔡登山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