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日本自然主義文學興衰史

日本自然主義文學興衰史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0853377
正宗白鳥
王憶雲
聯經出版公司
2019年6月28日
150.00  元
HK$ 127.5
省下 $22.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0853377
  • 叢書系列:現代名著譯叢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 x 21 x 1.7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現代名著譯叢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與其說在一般人世見識人生,我毋寧是在文壇觀看人生。

    正宗白鳥的《日本自然主義文學興衰史》是回想,是自敘傳,是日本文壇史,同時也是文學史。



      日俄戰爭的勝利讓日本社會氣象一新,文學界也在自然主義文學的興盛下燦爛萬千,誕生了許多關鍵、風格嶄新的經典之作。正宗白鳥與島崎藤村、田山花袋等人,便是此一時期引領風騷,種下未來日本文學新傳統種籽的代表性文學家。



      正宗白鳥之名也許對中文世界的讀者來說較為陌生,但其作家、評論家的雙重身分,在日本文學的脈絡中不僅是橫跨時代的代表,更是反映文壇趨勢的一面鏡子。他的小說以瀰漫著無力、虛無感著稱,同時孜孜不倦、持續地撰寫大量評論,其論述眼光精準、筆筆鞭辟、褒貶並陳,觀察角度無私得近乎冷酷,透過他之筆呈現出的日本文學面貌,更為寫實、立體,是為閱讀、品評日本文學作品的重要指標之一。



      《日本自然主義文學興衰史》,是由正宗白鳥近70歲時開始連載的10回專欄文章集結而成,圍繞著日本自然主義文學關鍵作家與作品為主,時間橫跨明治、大正、昭和年代,近60年時光,不啻是日本文學斷代生成史,記載了作者與當時諸多作家的往來,對各種作品的發想、討論與評價,除了自然主義作家與作品外,他也廣泛論及夏目漱石、森鷗外等同一時代的作家及其著作,是一本個人回憶錄、一本文壇史,更是極具研究價值的文學史。

    ?


     





    導讀 日本自然主義與作家正宗白鳥 王憶雲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附錄

    一、近代文學作家索引•簡介

    二、正宗白鳥年表

    三、重要研究及資料



    ?





    導讀(節錄)



    《日本自然主義文學興衰史》一書




      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天皇以玉音承認戰敗後告終,日本被美軍占領,民主主義的思想再次取得正統地位,而對「過去的」近代文學深刻反省,也成為文壇的主流趨勢。



      身為文壇耆老,白鳥選擇在1948年3月開始於雜誌《風雪》連載〈自然主義盛衰史〉,一共連載十回。同年11月由六興出版社將連載內容集結成冊出版。1951年由創元文庫出版的新版,在書名中加進了「文學」兩字,改為「自然主義文學盛衰史」。本譯注所使用的本文,選擇以福武書店版《正宗白鳥全集》收錄的為主,是再次修訂創元文庫版後的本文。附帶一提,講談社文藝文庫版的本書,則是目前日本一般讀者最方便購入、閱讀的文本。此次經由科技部計畫將這本書譯為中文,讓中文世界的讀者得以接觸到較為陌生的這個層面,譯者最後將書名定為《日本自然主義文學興衰史》,以強調這是一本關於日本獨特的自然主義的文學史。以下本書簡稱為《興衰史》。



      有關《興衰史》的內容,我們可以引用當年連載雜誌《風雪》4月號〈編輯雜筆〉裡的具體說明:「這是以泡鳴、花袋、秋聲、藤村等作家編織而成的親身回顧,亦是橫跨明治、大正、昭和的日本文學生成歷史,重要的文獻。」在一般文學史教材之中,日本的自然主義是個在日俄戰爭結束後興起,到了明治末年便已衰退的思潮,前後算起來不過五、六年光陰,但是這些被歸類為自然主義的作家,並未因為思潮有了新的轉向便從文壇銷聲匿跡,他們各自有著自己的作家人生,並且各自在大正、昭和時期交出了成熟的作品,這些累積讓白鳥的《興衰史》一書敘述得以橫跨近六十年時光:由坪內逍遙與二葉亭四迷的登場開始,一直到昭和時期島崎藤村開始寫《東方之門》(1942-1943,未完),德田秋聲書寫《縮圖》(1941開始連載,1946集結為單行本,未完),這些自然主義作家一個又一個離開人世為止。



      換句話說,白鳥身為最長壽的自然主義作家,回顧起自己進入文壇以來的一切。他看到的不光是自然主義,在《興衰史》中登場的當然有島崎藤村、田山花袋、岩野泡鳴、德田秋聲等自然主義作家,同時亦論及夏目漱石、森鷗外,甚至是菊池寬等身處同一個時代的作家活動。讓我引用學者佐佐木徹關於本書的精要解說如下:



      《自然主義文學興衰史》是回想,同時也是自敘傳;是自敘傳,同時也是文壇史;是文壇史,同時也是研究性的文學史,還多少有著讓作品成為可讀之物的些許苦心。因此,這本書得以是自然主義文學研究上(包含白鳥研究),不可缺少的參考文獻。而且,白鳥的書寫並未固執於身為自然主義作家的次元,所以並未偏袒自然主義。



      談及日本戰後的文藝評論家,最廣為人知,現今依然擁有眾多讀者,首推小林秀雄吧!在日本文學史上,他被視為讓評論得以離開小說、詩作,成為一種獨立文類的關鍵人物。小林秀雄生涯最後的作品,是在雜誌《文學界》連載的〈關於正宗白鳥的作品〉,始於1981年1月,但小林秀雄卻在連載中去世,無法完成。小林秀雄在這篇作品中提及,正宗白鳥晚年作品有著強烈吸引他的力量,讓他所獲甚多,其中戰後的代表作,毫無疑問的是《興衰史》,白鳥的文章「達到了驚人的純度」,並展現了他那「依循現實且天才般的眼光」。儘管白鳥肩負著自然主義作家之名,卻依然保有著他那撰寫評論一貫的態度,凝視現實,這是本書受到諸多正面評價的重要原因。



      而不管是在《興衰史》,或是白鳥的其他評論中,我們會發現一個相當顯著,卻又困擾著讀者的特徵。那就是白鳥面對他的論述對象,時常晃動自己的準星,讓人無法嘗到一槍斃命的快感。高橋英夫便說:「經常才剛覺得他在讚揚對方,卻馬上就變成冷漠的口吻,開始說這無聊、乏味,這點也讓人無法掌握白鳥真正的意思。」正是如此。



      於是我們會在《興衰史》中,看到白鳥毫不避諱地說著那些日本自然主義的「壞話」,卻又同時把看來正面的意義攤在讀者眼前。



      日本自然主義作家與作品是特別的群體,在世界文學史中無法找到類似的例子,這一派的作品靠著稚拙的技巧、雜亂的文筆描寫平凡人的困難與苦悶,而且,不試著引起讀者興趣,是特色之一。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