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我這個謎:寺山修司自傳抄

我這個謎:寺山修司自傳抄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795638
寺山修司
張智淵
大田
2019年7月01日
117.00  元
HK$ 99.45
省下 $17.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1795638
  • 叢書系列:日文系
  • 規格:平裝 / 248頁 / 14.8 x 21 x 1.2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日文系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從前存在的自己;

    現刻存在的自己;

    未來存在的自己;

    真正存在的自己,在哪裡?

    他說:「我的職業就是? 寺山修司」

    最後的實驗派大師

    東方的「費里尼」

    影響日本劇場界、攝影界、建築界、電影界

    逝世三十年後再度掀起「寺山修司」熱潮



      他是詩人,是導演,是小說家,是影響日本近代視覺美學,劇場藝術第一人。

      他是前衛符號,是悲傷青春的歌,是革命新浪潮;

      多才多藝,早逝的生命,讓他的一生成為無可匹敵的傳奇之謎。



      本書是第一次能夠貼近寺山修司,並且窺看寺山修司的內心之書。

      他寫自己的出生。母親說他在行駛中的火車出生,所以出生地不詳。敏感的他,對這個說詞十分執著。

      他寫自己的父親。職業刑警,長期酗酒,沉默寡言,父親是永遠虛無的存在。

      他寫自己的母親,說母親有三個名字,這三個名字分別代表母親流淚孤獨貧窮的一生,也同時賦予寺山修司易感殘酷的才氣。

      他寫自己。在詩中,寫真實的自己,在生活中,寫虛構的自己。

      我們分不清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寺山修司?

      是在夜裡「猜汽笛聲遊戲」,與父親兩人黑夜中衝出大門,在鐵路草叢旁,等待「聲音變成形態」。寫出:「血是冰冷的鐵路,駛過的火車,遲早會經過心臟。」的寺山修司?

      還是十四歲沉迷於「捉迷藏」。當鬼的他,「孩子們個個躲起來,無論我呼喊幾次『躲好了沒、躲好了沒』,也沒人回答我……我走在空無一人的故鄉馬路……」的寺山修司?

      抑或是收集自己影子的寺山修司?「我會將剪下來的影子寫上日期,代替『日記』保存……」

      時間,空間,是寺山修司的鏡子,在這兩面鏡子之中,他創造了一個瑰麗魔幻的世界,掉進去,就永遠無法走出來。



    各方推薦



      劇場導演黎煥雄? 影評人•《釀電影》主編張硯拓? 影評人鄭秉泓 作家馬欣 專文深刻推薦




      劇場導演 黎煥雄:

      那種異質的寂寞,即使不同次元仍輕易觸動每個人的寂寞,讓我確定自己對他的一種愛。



      影評人•《釀電影》主編 張硯拓:

      寺山修司示範了萬物皆可為戲,而自己就像在演出自己的人生。



      影評人 鄭秉泓:

      在寺山修司的謎樣場景裡頭,充斥形形色色令人眼花撩亂的鏡象和符號,稍一閃神就會淹沒其中。



      作家 馬欣:

      他的文學描寫這個世上並不是高牆與雞蛋的兩極,而是腐朽與青春的對照。


     





    Ι自傳抄

    024? 汽笛聲

    026? 羊水

    029? 嘔吐

    032? 聖女

    036? 空襲

    039? 玉音廣播

    044? 我愛美國佬

    048? 西部片

    053? 捉迷藏

    056? 美空雲雀

    059? 我的小鎮

    063? 十七音

    067? 老鼠的心是鼠灰色

    070? 寂寞的美國人

    073? 鬼子母

    076? 拼湊家庭

    079? 時而像是無母的孤兒

    082? 穿著長靴的男人

    085? 《死在田園》手稿

    ?

    Ⅱ? 巡迴藝人的紀錄


    090? 巡迴藝人的記錄

    095? 腿毛濃密的旦角

    100? 馬戲團

    107? 空氣女的時間誌

    112? 童謠

    115? 改手相

    118? 召魂

    121? 剪影畫

    124? 假明信片

    127? 桌子的故事

    130? 女人或老虎

    133? 兩分三十秒的賭博

    137? 一代領跑王Keystone

    141? 尋求馬羅的面貌

    144? 啊!雨傘

    147? 游泳的馬

    152? 旅行的尾聲

    ?

    Ⅲ? 我這個謎  

    156? 啟示錄中的西班牙──羅卡

    160? 父親不在身邊──波赫士

    165? 鏡子──達利

    173? 聖鼠的熵──托馬斯•品瓊

    181? 洛可不停地敲門──維思康堤

    187? 圓環狀的死路──費里尼

    189? 我這個謎──魯塞爾

    196? 器官移植序說──愛倫•坡

    201? 《獵奇歌》伏筆──夢野久作

    217? 如今也有這種男人──《伊勢物語》

    224? 尋找復仇的父親──塚本邦雄

    237? 少年偵探團同學會──江戶川亂步





    推薦1



    逃離自己的影子




      在詩、劇場與電影的領域裡,如果要舉出三個在我這二十世紀少年心中發生過魔法、施下過咒語的名字的話,應該就會是碧娜•鮑許、塔可夫斯基與寺山修司。



      尤其是在三個領域同時都發散著神奇魅力的寺山修司。



      從還沒有解嚴的青春時代,第一次透過地下管道看到他的電影《上海異人娼館》開始,除了輕度駭然於眾多的異色尺度,片尾克勞斯•金斯基連開三槍之後踹開房門,門外竟是一片洶湧波濤場景,彷彿才更是讓我被命中的開端,那樣自由混雜著考據與不考據、支配與反抗、革命與情慾,都拋擲進了這片超現實主義的大海。我開始追索起這個謎樣的作者,陸續出現了《死在田園》(亦有譯:死者田園祭)《拋掉書本上街去》……所有在台北找得到的影像作品(天曉得比起二十一世紀的此際那是多麼需要一種狂熱的困難),而離這個「據說」也是劇場人的電影導演過世的一九八三年還不到一個世代,但也都遲了些,只剩追趕。而在預期之外一頭栽進劇場的我,雖然不是因為寺山的啟發,卻也私自地、深深將他的劇場傳奇當作目標鎖住,連結了自己猶仍躁動著的劇場青春。



      但是,始終太不可解、太難思議到底造就了這些穿走夢與超現實作品的會是怎樣生活著的一個人?



      九O年代初期,擺盪在社會化的職場與難以放手的劇場之間的那段日子,神奇地再度遭逢寺山修司,一九九四年初次造訪已經沒有演劇實驗室「天井棧敷」的東京,太晚了嗎?寺山留下什麼在劇場裡呢?正懷疑著,卻碰巧遇上了美輪明宏主演的女裝劇《毛皮瑪麗》,那個充滿惹內風格的寺山的著名劇作,一個年華老去、卻每天還要剃著腿毛的男大姐,雖然不是劇作家親自執導的版本,但寺山的謎樣風格貫穿著……回到台北,剛好那年的金馬影展邀了一組寺山修司風格強烈的實驗短片,這是一組部分要求劇場性現場演出搭配的作品,他生前的特別助理、後來入籍成為義弟的森崎偏陸帶著作品來到台北(也因為他同時是在其中一部叫《Laura》的短片中被包括蘭妖子在內的三名張狂女人剝光衣服施虐、然後抱著衣物狼狽地「逃出」銀幕、奔進電影院現場觀眾席的主角),影展主辦單位讓我協助了諸多現場劇場性演出的工作,甚至,因為演員臨時缺席,我必須替補地走到銀幕後方,在《二頭女》那個現實與影子互相解離的作品裡,成為片尾現場的影子演員之一。



      接著進入了自己的中年,接近了寺山修司辭世的四十七歲,更常進出東京,卻好像去一個朋友家、明知他不會在卻也無所謂的自顧連結著一個詩人的記憶。學了一點極其粗淺的日文,透過英文的翻譯與注音,就讀起了他的短歌。很長的日子裡,在終於脫離困難睡眠、從深重夢中回返、開始一日生活的時刻,我像日課般地讀一、兩首他的短歌,也藉此新學幾個日文詞彙,我有限的日文一半是寺山的語言,好像近了一些,但更常重新感到困惑—這些從少年到壯年匯聚起的鬼魅與寂寞意念,又是哪樣的謎般次元才能流淌的聲音?



      我一直好奇,但畢竟已經不是一個狂熱的追索者,回頭看他的作品,他的影像是從未世故的青春暴動,劇場則像是必須穿過黑森林才能去到(還不一定找對)的遠方。也深知那與自己的風格有著距離只能保持的神祕美感,看來只剩短歌或詩集,是最長遠而平穩的聯繫了,那種異質的寂寞,即使不同次元仍輕易觸動每個人的寂寞,讓我確定自己對他的一種愛。



      於是書寫著一篇想要推薦《我這個謎:寺山修司自傳抄》這本書的文字,竟又深陷某種記憶的迷宮了,但即使仍然是個介於真實與虛構、現實與超現實之間的迷宮,寺山修司這個男人的身世終究層層疊疊、若隱若現了。你會看到《死在田園》《草迷宮》(以及劇場《身毒丸》)裡的母親原型如何還原到真實的成長記憶,又抽長成從沾染口紅的廉價香菸漫散開的迷霧;看到《毛皮瑪麗》還原成一個其實是父親但「扮演」著母親、死去的女人卻露出長滿腿毛的屍體;看到對家的恐懼、憎恨以及相反的渴望,在無法實現的「家」的基礎上,母親,如他所言—已經不是一種人格,而是思鄉的隱喻。那麼,「我們回青森吧。」—寺山先生,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在這樣謎般的自傳迷宮書寫中,把青森當作某種如二頭女般「逃離自己影子」的寂寞血緣隱喻?



      而也是透過這一場肉身化的顯影(與二度的虛構),我開始感到有著虧欠的感激,他的放浪形骸、他的天馬行空(甚至他對賽馬的熱衷)。所有寂寞的詩、所有絢麗超現實的影像,其實也是那麼階級、那麼底層的,瞭解了他從來不是一個莫名的虛無者,只是用來革命與對抗的,是一種迷離的存在風格,這讓我感到重新察覺的迫切、以及重新想像寺山修司宇宙的必要。我想到那次與森崎偏陸先生短暫共處的機緣,我問起關於他們的生活,他說他像個弟弟也像個門徒,白天他出去到處玩耍時,中年的寺山辛勤而賣命地在家寫稿,玩夠的森崎深夜回家,就開始替已經累得睡著的寺山進行謄稿的工作。



      我們必須感激這樣的靈魂,不管合不合時宜、夠不夠對應當代處境,這就是一個詩人的現實與價值。謝謝你,寺山先生。

    ?
    劇場導演╱黎煥雄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