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齊白石:華人百年巨匠系列

齊白石:華人百年巨匠系列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8630024
林光輝等
晶美藝術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7月12日
300.00  元
HK$ 255
省下 $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8630024
  • 叢書系列:經典畫冊系列
  • 規格:平裝 / 160頁 / 21 x 29.7 x 1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經典畫冊系列


  • 藝術設計 > 繪畫 > 畫冊/繪畫集











      「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大展是台中晶美術館開幕之經典獻禮,傾40年蒐藏實力,經數年慎重籌備,梳理精選出活躍於二十世紀期間,影響至今的十位華人書畫藝術大師等之經典畫作,從開幕首展之「齊白石」,包含後續傅抱石、吳昌碩、張大千、黃賓虹、徐悲鴻、林風眠、潘天壽、李可染、吳冠中等,晶美術館將於開幕特展-齊白石大展之後,接續呈現在世人眼前。



      「齊白石-華人百年巨匠」畫冊,除精美彷如親臨之畫作真跡、賞析、釋文鈐印、書法等,重現於畫冊外,而策展研究團隊與編輯群更以追根究柢之精神,從歷代草蟲源流史追溯、齊白石的微觀世界、齊氏創作哲學與創作心路歷程等構面,努力將每件畫作背後的創作思路、師承源流、藝術世界脈絡…等等,巨細靡遺、不留疑惑,提供讀者深入剖析。文本中,除生平大事記外,特別發展齊白石藝術世界脈絡圖,可了解白石先生與同時代全球藝術世界之脈絡關聯;專冊內也特別邀請到中國藝術家新秀,同時也身為齊白石大師嫡孫的齊劍雄先生,跨海撰文,並將來台參加開幕特展,讓我們了解齊白石不為人知的一面。同時也將特別邀請中國冠軍計畫執委會主席劉竹君先生撰序推介,今後晶美術館將陸續舉辦華人巨匠系列展,及各類研討座談會,提供愛好藝文新進一個深度領略巨匠璀璨風華之機會!



      本畫冊設計以晶美大展畫作展出為主之重要齊氏館藏,以冊頁、長軸、書法、成扇三大類齊氏珍品為先後順序,配合海內外藝壇名家與策展研究團隊之研究專文,採圖文並陳、交錯呈現方式編輯。以避免如一般圖文分離畫冊,無法呼應對照閱讀賞析的缺憾。畫冊後部乃將畫冊珍品出現的齊白石印譜、重要齊氏語錄詩文、外界評論等羅列如後,加上生平大事記和齊白石藝術世界脈絡圖等重要整理圖表,給予觀者更多的角度來進入齊白石的內心世界。

    ?


     





    壹齊白石特展序

    05 東方的巴比松-側寫齊白石現象

    晶美術館策展人 林光輝



    08 齊家蟲草甲天下,大匠門人當自強:我的爺爺齊白石

    齊氏後人 齊劍雄



    10 十年一念冠軍侯 千年盛世蘊晶輝

    中國冠軍計畫執委會主席 劉竹君



    12 美術館的社會使命

    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 林文海

    貳 齊白石晶美大展



    15 走入齊白石的微觀世界

    創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張忠弘



    一、冊頁草蟲

    20 打開中國草蟲繪畫史 白石草蟲集大成

    周秉中

    28 齊白石花卉草蟲冊二十開

    50 一花一葉掃凡胎之展現

    黃絲純

    54 齊白石花卉草蟲冊十開

    64 齊白石袖珍花卉草蟲冊十開



    二、 白石長軸

    76 百年水墨巨匠齊白石

    屏東大學視覺藝術系系主任 黃冬富

    80 自有胸中甲天下 齊白石的山水之旅

    陳雯柔

    84 師友山水:陳師曾-訪友圖

    86 長風破浪會有時 齊白石筆下的《三英圖》

    陳雯柔



    三、 齊白石書法

    118 齊白石致姚石倩手扎書法

    晶美術館館長 林光輝



    四、 齊璜扇面

    122 扇面畫藝術賞析

    128 萬物過眼皆為我有-齊白石水墨美學探析

    東海大學美術系暨研究所教授 李思賢

    132 齊白石生命歷程之哲學觀

    黃絲純

    參135 齊白石印文精賞

    肆140 齊氏語錄與詩文

    伍 144 藝語驚聲齊白石

    陸 143 齊白石生平大事記

    柒 146 齊白石藝術世界脈絡圖

    捌 跋

    151 展望台中藝文天際線

    台中市政府文化局局長 張大春

    153 美術館 一個城市的冠冕

    晶美術館館長 林光輝

    158? INDEX (圖檔索引)

    ?

    ?





    推薦序



    東方的巴比松-側寫齊白石現象



    文�林光輝 策展人




      一、前言



      去年(2018年)開始,大陸北京藝文界颳起一陣旋風,白石滿天、藝壇騷動,接著延續吹到日本,東京、京都也相繼淪陷!在東西方藝術圈造成轟動的這檔展覽,是由北京畫院所策劃的「大匠之門」齊白石大展,陸續在北京、東京、京都展出。日本收藏名家,也是知名前外交官,須磨彌吉郎先生也提供他的珍藏,目前持續在京都博物館延燒。來自世界各地的白石迷,前來參拜,人潮不斷。 一時之間,北京、東京、京都、甚至首爾的藝術天空



      很



      白石!



      二、北京、東京、京都-齊白石現象!



      我將此現象,姑且稱之為「齊白石現象」,此一現象產生潮流,潮流衍生熱度成為一股氣流,這一股齊白石現象在台灣藝文同好引頸期盼下,由晶美術館耗時三年之久,也即將在台中引爆! 屆時中台灣的藝術天空,也將渲染得



      很



      白石!



      齊白石的藝術成就,藝術市場上追捧多年,大家耳熟能詳…我不想贅述。一個出身卑微的農村小木匠,最後成為一代藝壇巨匠,這種戲劇性的傳奇故事應被拍成電影。一個湖南老農站上中國藝術最高殿堂──中央美院──去傳道授業,這也是舉世罕見之美談!

      

      我想換個角度側寫,來觀察這一種稱之為「齊白石現象」。



      這要從他的北漂說起,他的前半生,在湖南地方士紳間已具薄名。1919年,五十七歲的齊白石避難來到北京,住在法源寺,靠賣畫治印餬口。北京是個帝都皇城,金、元、明、清等歷朝皇帝君臨天下之地。皇子皇孫、貴族世胄、宰相大臣、將軍大學士,個個神龍擺尾,好不威風。



      從來,對於文人藝術家,皇室貴族莫不設天網以該之,頓八紘以掩之,使得名家匠師爭相前來為權貴服務,討皇家或執政者歡喜。多少大畫家絡繹於途,風塵僕僕從大江南北來到京城,像著名傳教士郎世寧遠從義大利來華,而四王、紀曉嵐、劉墉、翁方綱……等,莫不拜倒在皇胄的門圍前。封建滿清垮台,皇族後代仍是爺!愛新覺羅溥儒,號稱舊王孫,他的創作活躍於當時;袁克文為袁世凱後人,號稱民國四公子,均在書畫藝術中嶄露頭角。



      三、餓死京華,公等勿憐



      這些北漂畫家被公認為當朝權貴之藝術主流。齊白石從來跟主流沾不上邊。



      山水畫中,畫山畫水必學披麻、斧劈、雨點等皴法;書法用筆,必尊館閣體,中規中矩、筆法娟秀。董其昌以來,學子趕考、升官仕途,文人奏摺寫多了、慣了,只能遵循。



      而白石先生,他不沾邊,也不靠邊,他說:「前清最工山水畫者,余未傾服」。有人說齊白石不會畫山水,白石先生說他的山是借來的,自稱借山翁,怎麼畫、亂畫!信手拈來,狂塗亂抹!先勾後染,無所遏抑。而齊白石畫給你看的是他心中山水,而非眼睛所見。他畫的屋宇沒有宮殿,只是黑瓦白牆。他說:「自有胸中甲天下。吾畫不為宗派拘束,無心沽名,自娛而已。人欲罵之,我未聽也。」



      他曾在似與不似之間掙扎,在媚俗或欺世中徘徊。卻恰如其分地表現在他的每一幅作品中,橫塗縱抹、不落俗套。白石老人於古人獨傾徐渭、八大,他在詩上云:

      

      青藤雪個遠凡胎,老缶衰年別有才。



      我欲九泉為走狗,三家門下輪轉來。



      青藤徐渭,一生顛沛流離;雪個八大,遭遇國破家亡,皆落魄一生。在當時,崇四王、吳門四家的年代,他們的藝術風格都是在野的、非主流的。而在六十歲後,齊白石決心改變,不媚俗迎合市場。「即餓死京華,公等勿憐。」他說出滿身傲骨,和一股湖南人倔強的脾氣。他不媚俗,也不欺世,堅定的大繪畫生涯,昂然挺立地走下去。



      「寧寫草蟲、不造神龍。」成為他人生最佳寫照!   他拾起畫筆描繪農村、田裡的魚、蝦、螃蟹,草地上再熟悉不過的蟲蟻,畫他小時候,所玩所見的。他說「畫非所見,形似未真,何能傳神」   所以他的案頭上,瓶瓶罐罐,捉養?這些蟲。展品上這些鬼斧神工之草蟲,經過他千錘百煉,不斷練習,一幅幅不斷重複、思考!如今仍有成千上萬的畫稿在舊居中,在紀念館中。 ?



      四、主流與非主流、堪比東方巴比松



      西元1830年代,當時法國有一批落魄畫家,群聚在巴黎南方,楓丹白露森林邊的一個簡陋,名叫巴比松的小村莊,以米勒(Jean-Francois Millet, 1814~1875)、杜比尼(Charles-Francois Daubigny, 1817~1878)、盧梭(Etienne Pierre Theodore Rousseau, 1812~1867)、迪亞茲(Narcisse Virgilio Diaz, 1807~1876)為首。



      他們的繪畫師法自然,恣意探索農村景色、觀察光影變化,革新探討與互相影響,他們展現出悲天憫人的真誠關懷。啟蒙、創新、引領,在這個巴比松小村落中,奠定了相當好的道路,催生了藝術史上最重要的印象派!



      他們畫農夫農婦、貧窮百姓、工人,牧羊人,展現這些底層人民謙卑、敬天畏人的身影,運用淳樸的筆觸,灑落在天色蒼茫的農地裡。著名的《拾穗》、《晚禱》、《播種者》等名畫,就是當時的作品。

      

      當世間藝術匠師只為權貴、皇室、宗教服務時,當主流古典主義學院派畫家,努力畫出皇帝加冕圖、畫紅衣主教圖、畫聖母、耶穌誕生,這些大畫可以在當時即進駐羅浮宮展出,然而這些巴比松畫派的作品在當時卻被視為不入流,評價不高,乏人問津。藝術不分東西,東方藝壇百年之後,努力不懈的齊白石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他不畏權貴,畫出了農村的蟲草、魚蝦、山川、大地、飛禽、小人物,在當時評價並不高。如今巴比松畫派已成為法國國寶、世界文化重要資產。而齊白石的繪畫作品,也受到藝術市場認同,堪稱為東方的巴比松。無怪乎當張大千到歐洲拜訪畢卡索時,畢氏第一句話,竟說出:



      我不敢去中國, 因為那裡有一個齊白石!



      五、晶美術館邀您共賞不一樣的齊白石



      歷經多年準備與醞釀,晶美術館在台中,即將正式開館。首波策展,輝映北京、東京、京都、首爾等地的齊白石現象,特別精選晶美術館珍藏的齊白石數十幅藝術珍品,包含工蟲、花鳥、山水等主題,以冊頁、卷軸、成扇等形式呈現在國人的眼前,讓您看見不一樣的白石! 期待台中的天空

      

      很



      白石!



      推薦序節錄



      ●感謝晶美術館將開館首展、最重要的展覽,以爺爺的藝術品來展出,相信,繼首爾、北京、東京、京都展以後,將引起更大的轟動,我在此預祝,展覽圓滿成功。齊氏後人 齊劍雄



      ●「十年一念,千日化晶」,晶美術館與中國冠軍計畫這一組合將秉承國際級專業精神和服務理念,深度參與中華文化復興這一偉業的漫漫征途,完成歷史的使命。? 中國冠軍計畫執委會主席 劉竹君



      ●晶美術館以水墨藝術為研究、展示和收藏核心,重視近現代水墨藝術在台灣的發展與影響,提供民眾美感教育與經典研修之平台,為台灣中部增加一處理想展演空間。結合展覽、教學、研究等方式並進,與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產學合作,共同推廣、發展藝術教育計畫與活動,為各級學校和社區打造「美術課就在美術館」。



      ●晶美術館的成立,在台灣不是空前,卻是企業界投入藝術產業具典範的案例之一。美術館隱身於城市建築之間,扮演著城市的一道藝術亮光、都會中的微光,對藝術、美學教育推廣播下深厚的種子,讓我們能以新的角度欣賞藝術,以新的視野體驗世界,期待美術館的美好呈現,照亮人們的心。 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 林文海



      ●走進古典再創作,仔細觀察齊白石的畫中有許多細節非常豐富、饒富變化。用放大微觀的角度研究它,將發現他的色彩渾然天成,而其墨韻變化無窮。大師許多獨到之處將可激發人們的靈感再次創作。如同畢卡索模仿西班牙畫家維拉斯奎茲的《宮女》,他為了一張畫,竟反覆模擬而重新創作了五十八張之多,一張經典名畫能真正的啟發一個人,古典與現代可以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面對齊白石的畫,我們同樣也要以嶄新視角重新認識他!創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張忠弘



      ●齊白石之書畫藝術的特色以及了不起的地方,至少有下列三點:



       (一)、反映生活,俗中見雅



       (二)、觸類融通,點鐵成金



       (三)、對比呼應,大開大闔



      去年曾在晶美術館籌備處林光輝董事長府邸,蒙他出示不少二十世紀水墨畫大宗師的精品收藏,令人大開眼界。長久以來在臺灣很少看得到齊白石的畫跡原作。 國立屏東大學視覺藝術學系教授? 黃冬富 



    推薦序二



    萬物過眼皆為我有-齊白石水墨美學探析



    文� 李思賢? 藝評家、東海大學美術系暨研究所教授



      前言




      書畫大家齊白石(1864-1957)是中國近代美術史中極具標誌性的人物之一,他的花果、草蟲、人物、山水等各種各樣題材的寫意水墨畫簡逸生動、質樸天真;他的書法與篆刻筆法刀法互滲,性格險奇、趣味獨具,藝術成就獨步中國傳統書畫界。傳統國畫走到與現代的時代接壤處,如何面對傳統?如何處理傳統的藝術語言和言說方式?是清末以來有志之士鑽研的課題。



      在文人此一身分和作用已然消解的現代社會中,商賈的富可敵國、書生的百無一用,因應傳統士農工商社會階層與地位的翻轉,文人的不復存在,進而使得依附著文人應運而生的傳統書畫變得不知何去何從,業已是中國美術史來回辯證不休的顯學問題。傳統國畫的被整理甚或被終結,有兩位關鍵人物:山水畫非黃賓虹(1865-1955)莫屬,而花鳥草蟲一路,則由齊白石集大成。齊白石在中國美術史上具有承先啟後的地位,筆者嘗以此短文略論其箇中水墨美學的問題,作為台中「晶美術館」之「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大展」開館首展《齊白石》之禮讚與註腳。



      質樸人性的題材



      齊白石生於中國歷史上最為動盪的時期,積弱不振的滿清末年、列強環伺,此刻時代也正好走到了傳統與現代銜接的年代;嗣後的民國建立、軍閥割據、日本侵華,乃至於國共內戰,到最終新中國的成立,齊白石都趕上了這個時代所有的鉅變。但作為文人畫家的其中一環,如何在他的作品中閱讀出不同於他人的內容?又,這樣的傳統畫風和看似不痛不癢的生活題材,究竟和這個驟變的時代有著什麼樣的關聯與意義?都是齊白石研究中值得關注的問題。



      以今天的說法來說,齊白石實際上是個素人畫家,他的水墨並非從專業的學習背景而來。他出生於湖南湘潭的一個鄉下農家,家中以耕織為生,經濟狀況十分貧窮,自然不可能有栽培他學習美術的條件。由於自幼身體羸弱,無法勝任家中耕種和放牧的沉重工作,因此齊白石十五歲時被送去從木匠做起,後來又學了精細的雕花木工和繪製雕工相關的紋飾與圖樣的技能,欲藉學習一種技藝專長並以此為生。因緣巧合下,某日在一大戶人家家中製作木雕紋飾時,於書櫃上偶見一本《芥子園畫譜》,齊白石便商借回家勤於臨摹,這就成了齊白石投身水墨畫領域的嚆矢。



      因為接地氣的生活經歷,也因為出生貧寒,所以齊白石畫作中的任何取材都與庶民生活息息相關。他說「萬物過眼皆為我有」,將眼前所見的世界全部收納,成為他創作的材料,足見其心態之寬廣,自由也自在。他慣以花果蟲草為題材,這些從生活閱歷中一步步累積起來的生活性和純樸感,在在都讓觀者們因為親切、熟悉而產生高度的認同。齊白石的畫自成章法,人物、山水、花鳥、草蟲、蔬果、玩具… 什麼都可入畫,百無禁忌。他畫紫藤花前群蜂亂舞,生動活潑;他畫蟈蟈在葡萄的竹籃上嬉戲,天真有趣;他的小米與螳螂、蝗蟲伴葫蘆、蓮蓬和蜻蜓,都是一花草配上一昆蟲,故事性和戲劇性十足,讓人看了不禁莞爾。而這些人們日常生活中極為親近的題材,有一種穿透的感染力,能夠引發人們對於生活的熱愛和生命的美好,有一種積極向上的暖意和能量。齊白石的畫作似有魔力般,在平澹天真的簡單畫面構成中,勾起人性最深刻的感動。



      似與不似的美學



      文人畫是中國美術史上的一個高峰;若說中國畫的發展是依循著由肇始生發(魏晉、唐)、自然啟發(五代、北宋)、情懷抒發(南宋、元)、摹古觸發(明、清)而現代勃發(民國)的脈絡進行的話,那麼用以表現個人情懷的文人畫雖不過是發展史的中段,然其彰顯的逸氣美學,卻開啟中國畫創建現代風格的其中一種典型。「逸氣」用白話文來講,指的便是個人情感的喜怒哀樂;民國初年的國畫改革浪潮中,以林風眠(1900-1991)為代表的「調和派」,以上溯元代文人畫的性情抒發為要點,不以描繪具體景物為職志,更不以傳統點畫為準則,而將存乎於心的情感作一次完整的抒發與解放。此一美學脈絡,便是以齊白石作為終結時代傳統、集美學大成的經典人物代表。



      文人畫為中國美術開創了另一種具高度純粹內質和抽象語言的繪畫表現;在文人畫的作品中,往往以或瀟灑或溫潤的筆法為主要構成;有趣的是,這些筆法卻不完全為任何造型服務,有的是在此之前絕無僅有的筆墨本身的獨立價值。就以齊白石所效法的對象之一、在史上獨樹一幟的明代徐渭(1521-1593)的《雜花圖卷》來說,在他的那些大寫意的筆法中,儘管花卉造型仍可辨讀,但卻早已與花卉無涉,這種盡是文人內心當下情緒表現的主體意識,為中國美術史開創了寫意畫的新格局。齊白石認為:「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這「妙在似與不似之間」的寫意性格,貫串了文人畫的系統脈絡,讓在他筆下的蝦蟹、花卉、草蟲神靈活現、逸趣橫生,素樸簡澹間飽滿了中國美學的生趣與生意。



      逸筆草草、超乎象外,齊白石的文人畫是一種姿態瀟灑、不似之似的意象凝煉。在這些繪畫語言與藝術元素的疊合中,齊白石積累了文化涵養的能量,用一種極為快意的寫意筆法,通過毛筆與紙面的倏然接觸,呼應了毛筆和宣紙的文化律動,在似與不似之間完成了與古相應的內心表達。黃賓虹曾說:「絕似物象者與絕不似物象者,皆欺世盜名之畫,惟絕似又絕不似於物象者,此乃真畫。」此處言下之「絕似又絕不似於物象」,與齊白石的風格與理念全然相契,是畫家主觀意志的姿態呈現,更是體現文人畫主體意識的具體表達。



      衰年變法的成就



      展閱齊白石的畫歷,實際上在他六十歲之前的成就平平,畫風不脫徐渭和八大山人的風格,無論在構圖、筆法上,均有高度模仿的姿態。直至六十歲時,自己認為作畫始終沒有突破,當時同為著名書畫家的陳師曾(1876-1923)認為齊白石的風格過於虛空和揮灑,便建議他應該去臨習畫面佈局相對豐富厚實的金石派大家吳昌碩(1844-1927)。此時的齊白石已寓居至北京,專以治印、鬻畫為生,然卻對自己當下的處境不甚滿意,便在一首題畫詩中言道:「余作畫數十年,未稱己意。從此決心大變,不欲人知;即餓死京華,公等勿憐,乃余或可自問快心時也。」頗有一種破釜沈舟豪情的宣示,使齊白石的畫風就此丕變,最終轉換成我們後來所熟知的齊氏畫風。而這,就是在齊白石研究中完全不可忽視且堪為佳話的「衰年變法」。



      「衰年變法」這種勇於突破自我、非常人所能及的勇氣,奠定了齊白石日後的藝術成就。齊白石就和一般的畫家一樣,在其藝術歷程中並非一揮而就、一蹴可及,幾個階段性的轉折約略可區分為「臨摹古人」、「觀察寫生」和「自運創作」三個階段。這整個歷程猶如文章的起、承、轉、合;由對古人的臨摹入手,到自我觀察寫生,瞭解繪畫對象的各種型態,最終化約(簡化)為定型的風格。就以他最擅長的畫蝦為例,從黑呼呼、直挺挺的全焦墨黑蝦,進化到最後濃淡乾濕交互搭配、透明感十足、動態靈巧的墨蝦,非但在畫法上經長時間的琢磨與實驗而獲得成果,同時齊白石也放棄了對蝦本身物種的形象堅持(如10對蝦腿簡約為5對)。在長期創作實踐的醞養中,一種經歸演過後雖符號化但卻更加生動的作品,是「妙在似與不似之間」的高度體現,也是我們今日讚頌齊白石藝術的主要特點。



      此外,古代文人以歸納、演繹且化約了的墨色,來表現山水、花鳥與自然的一切,這種直覺而主觀的設色邏輯,也是齊白石繼承傳統的要點之一。宋代大文豪蘇軾(1037-1101)那知名的「朱竹�墨竹」的對話,顯示了傳統水墨「不似之似」的意象構成與抽象思維。清初畫僧石濤(1642-1707)曾有題畫詩跋云:「名山許游未許畫,畫必似之山必怪,變幻神奇懵懂間,不似似之當下拜。」(《大滌子題畫詩跋》)話語清晰地表明了對形似的否決,和對「不似之似」的推崇,這是中國美術中至臻化境的高度層次。率性的筆觸與逸氣的呈現,讓齊白石的藝術完整體現了古典美學的旨趣,而將他的藝術推向了更高的文化意旨與書寫逸趣。



      結語 

     


      齊白石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是一座美術史的豐碑。齊白石生長在封建時代的末端,因此傳承了傳統文化,卻同時也因緣際會地搭上了首班現代性的列車,因此開創了新局。他說「萬物過眼」,是指眼前所見的萬事萬物,「皆為我有」說的是皆為我所用、所有。無論任何人觀齊白石畫,都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會心一笑;齊白石簡約的童趣,來自人生已然去蕪存菁之後的簡練與豁達。由八大山人筆墨的孤單而入吳昌碩的繁複,最後再形成自己的簡單,這簡筆的背後,是一段人生歷練之後的淬鍊精華。



      尤有甚者,是齊白石的直率;從他直接了當公開售價、定訂規則、公然在題畫詩上嘲諷揶揄之行徑可見一斑。他在一幅條幅書法上寫道:「花卉加蟲鳥,每一隻加十元,藤蘿加蜜蜂,每隻加廿元。減價者,虧人利己,余不樂見。」這或許也可視為是「萬物過眼皆為我有」的另類解讀吧!再如他另一幅十分著名的《發財圖》(1927),此作一改傳統國畫既有題材,畫了一只算盤,並落款寫下了這幅作品求畫的對談過程。求畫之人不願畫財神(趙公明),也不願畫金銀財寶,更不願畫槍砲之類,如黑道般求財不義之舉。最後,齊白石給畫了一只算盤,隱喻求財之道,最終還是要靠自己腳踏實地的努力才行。這是我們經常可以直接在齊白石的題畫詩上,讀到他最真誠的性情呈現。他不時地藉由寫詩,來表達他對當時時政的看法與不滿;有時是一種幽默的調侃,有時候是直白的指陳,毫不留情,頗具文人氣度。總括言之,齊白石其人其藝的豐富難一紙能予以談盡;他的藝術,讓人悠遊於藝術瀚海,其顯露之風範,令人景仰。

    ?

      《發財圖》取自《北京畫院品讀經典系列—齊白石》頁70,(王明明主編,2013.12,廣西美術出版社)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