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天吾手記

天吾手記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2139974
雙雪濤
大塊文化
2019年7月27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2139974
  • 叢書系列:To
  • 規格:平裝 / 344頁 / 14 x 20 x 1.7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To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當困境到了不可能的程度,奇妙的冒險就會誕生



      #台北文學獎創作年金得獎作品

      #台北與瀋陽雙城對映的警匪+愛情+奇幻小說

      #當代中國最受注目小說家雙雪濤的困境與幻境雙城記




      如果一個人能真心愛另一個人,那他就應該愛這個世界;

      兩個人相愛,是愛這個世界的一種比喻。



      在中國東北擔任警察的李天吾,突然奇妙地出現在台北街頭,他被「老闆」交付任務,要去找一座比台北101還要高的教堂。天吾遇到一個好心來幫他的少女小久,她正在「消失」,但除了天吾,旁人都看不出來??



      天吾當年以全市第七名成績通過高考,卻不填醫科或法律,以第一志願進入了警校。因為他在高中時喜愛的女同學安歌突然失蹤,毫無下落,他希望可以成為警察後找到她。多年後天吾發現,當年安歌失蹤之前給他唱的歌和提到的書,來自描述七?年代台北女高中生生活的《擊壤歌》。李天吾和同為刑警的前輩蔣不凡破了很多案件,一個寒冷冬日,他們倆埋伏跟蹤一夥連續搶劫殺人的嫌犯,卻被對方設下陷阱擄走,帶到水潭邊處決??



      在台北的天吾跟著被他視為嚮導的小久在台北遊晃,陪小久完成她消失前的幾個願望,也跟著小久走了一趟她的年少生活。天吾發現小久追尋的過往,與「老闆」要他找的教堂似乎連結在一起??



      幾年前雙雪濤獲得文學獎而到台北來領獎,以他短暫之行對台北的印象與想像,結合東北故鄉的現實,寫成《天吾手記》這虛實交錯的雙城故事。小說裡的台北像是座外地人眼中的美麗城市,像是一場夢,是天吾的懷想,是追尋消失的初戀情人之地。而東北的故事與台北非常不同,是寫實冷硬的警探小說。兩種不同調性的故事,巧妙結合在一起,相互依靠、互為出口,故事與故事虛實交疊,在冷酷的現實中,有著昇華的浪漫出路。



    名家推薦



      #陳?青(作家)? 盧郁佳(作家)?? 推薦




      《天吾手記》是雙雪濤小說世界的動力核心。

      如果少了《天吾手記》的痛與愛,在這世界裡不是肥羊就是騙子,不是吃就是被吃。你我都毫無價值。——盧郁佳



      雙雪濤所有的小說都有一個「現實無處可去」的共同點,所以故事必須存在才行。它做為一個喘息,一種寬慰的眼光,一個可能性。——陳?青



    ?


     





    台灣版序



    第一章? 照相機和貓城

    第二章? 存檔 —? 1 警察蔣不凡

    第三章? 鐵心臟和下旋球

    第四章? 存檔 —? 2 後進生安歌

    第五章? 長壽煙和情人糖

    第六章? 存檔 —? 3 女人穆天寧

    第七章? 桃樂絲和狄金生

    第八章? 存檔 —? 4 老闆本人

    第九章? 淡水河和太平洋

    第十章? 介入者的使命

    第十一章? 最後的存檔? 再見吾愛



    附錄? 推薦文——

    我像一顆墜落的星,不停地穿過夜空尋找你(盧郁佳)



    ?





    台灣版序



      《天吾手記》原叫《融城記》,寫於二○一二年冬天,起因是參加了當年台北文學獎年金獎的申報,另一個原因是二○一一年第一次去台灣,受到了觸動,便自大地張織了一個雙線的故事,一部分是在台北發生的,因為我只去過台北。



      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上學時候的事情,好像是因為考試的分數正在焦慮,醒來發現自己已三十六歲,夢中的人與事已經過去了二十年,往日不可追,這真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清晰的痛苦,我已經度過了自己的青春,再也沒機會重來了,它只是一種記憶,一種而今的原因,一個遠處的他者,一種談資,一塊素材,人生無意義的焦慮就是在這種回望裡顯現的,你可以選擇耗盡自己人生的方式,但是最終的意義為何,確實搞不明白。寫《天吾手記》時並不知道這點,那只是想成為名作家的一種嘗試,或者說是實現夢想的努力,究其實質到底是何種文學,自己並不敢擔保,寫得倒是認真的,投入的真情實感也是不少,其間也有台灣朋友無私的幫助,如果現在寫這個故事會寫成什麼樣,也許會包含更多的謹慎,不對,也許乾脆就不會寫的,如此想來,那時的莽撞和急切也有些用處,就是到底留下了一部小說,回望時又多了一件可以望見的東西。



      我對台灣的瞭解實在很皮毛,所寫下的台北部分極多是自己的想像,怎麼寫了這麼長,我也有點納悶,可能當時確實對想像台灣有一種熱情吧,S市的部分也不能說是特別瞭解,只是想像的策略略有不同。這部小說在這點有另外一個意義,就是我正在練習通往自己腹地的方法,其中出現的人物有的在我後來的小說也出現過,雖然可能只是個名字,但是在小說中,一個名字可以代表很多東西。這次在台灣出版的版本,我曾在二○一五年年末通改過,題目也是那時候調整的,閱讀的感覺可能比原來稍好,文稿比最初消瘦了些。我應該還會寫小說的,從二○一一年開始到現在,每一篇小說、每一部小說都在暗處相互關聯,我的生命就耗在這上面,所以每一個東西都像是浸透了時間的手巾,花時間擰一擰,總有有點水出來。



      寫完《天吾手記》初稿時,我曾手舞足蹈,興奮異常,現在卻可以冷靜地談論此事,因為人類的內心是極複雜的,那個瞬間為什麼那樣,現在是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了。我確實對別的事情沒有太大的熱情,觀察生活和書寫生活可能是逃離生活的最好的方法,因為每當如此,生活這種偉大的存在就在腦中一點點消融了。


    雙雪濤

    二○一九年四月六日星期六




    其 他 著 作
    1. 平原上的摩西
    2. 飛行家
    3. 我的朋友安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