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許我一個夠好的陪伴:臺灣女兒、德國媳婦的生命照顧現場

許我一個夠好的陪伴:臺灣女兒、德國媳婦的生命照顧現場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1379067
吳品瑜
時報出版
2019年8月13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1379067
  • 叢書系列:人生顧問
  • 規格:平裝 / 280頁 / 14.8 x 21 x 1.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人生顧問


  • >











      從試圖扛起一切,到接受自己面對生命衰敗的無能為力;

      從依附與壓抑,到活出真正的自己;

      從渴望被人認可,到洞見自己的價值;

      從永別親人,到彼此心靈相通,現實的永別反而成了內在的貼近;

      用愛陪伴與被陪伴,不僅完整了自己,也有圓滿的人生。



      ?最完美的陪伴是,在愛裡陪伴不完美的自己?



      在人生懸崖邊,

      與另一位更接近實相的自己相遇,

      並且以愛安在於陪伴與被陪伴的循環共生裡。




      作者吳品瑜身為長年旅居國外的媳婦,回德國陪伴癌末的婆婆至往生。期間歷經各種自我的內在掙扎、與孩子的衝突、和婆婆的磨合、身為照顧者的心路歷程、漸漸明白被照顧者的心情……她最終領悟:



      活著的美好不是物質世界的執持與擁有,

      而是目睹了生命自然周序的律動與和諧,

      更能踏實地在眼前這一刻,充分地活著、享受著、更覺知著,

      並毫無抗拒地隨順滑入下一個階段。



      她說:

      在回首的長長黑暗甬道裡,

      我與婆婆的身影交錯、故事重疊,

      原來早在病榻邊的一線之間,

      我已從照顧者翻轉成臨終者,

      嘗試思索躺著的自己的所有想望與最後完成。

      於是,「善終」成了活著的每一刻的在乎,

      並且為自己許下一個夠好(good enough)的陪伴。



    好評推薦



      謝謝品瑜,把親身經歷轉化成為文字,提醒我們。透過品瑜的感官,邀請大家體驗完美照顧系統中的不完美,誠摯向各位推薦本書!——余尚儒∣都蘭診所所長、好家宅共生文化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好好說再見、好好道別很重要。品瑜與臨終婆婆的陪伴故事,給了我們最好的範本,原來,我們也可以這樣做。——周志建∣故事療癒作家、諮商心理師



      這樣的空間讓這位臺灣媳婦得以跨越文化與世代的落差,靠近德國婆婆的生命經驗,成就一篇篇動人的故事。——王增勇∣政治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教授



      這本「德國臨終之旅」,一來讓我們學習,以改善臺灣「居家安寧療護」服務體系,再者是文化差異的磨合過程……我認為必須回到「安寧療護」強調的「尊重自主權與個別差異」去思考。——許禮安∣醫師、高雄市張?華文化藝術基金會 執行長

    ?


     





    推薦序∣找回臨終陪伴的文化 ?余尚儒

    推薦序∣當生命走到盡頭,臨在陪伴最美 ?周志建

    推薦序∣當臺灣媳婦遇到德國長照 ?王增勇

    推薦序∣臨終是生命學習與靈性成長的最後階段 ?許禮安

    自序

    ?

    迎向自己

    我所不知道的是,新生活的混亂不是眼下婆婆的癌症所引發,

    而是我內在經年不知、無能或不願處理的生命課題——「自我」的混亂。

    除了「媳婦」這個角色?或是還有更本然的「自我」?

    ?

    一點點美味的恩寵

    或許,身體感官逐漸崩壞,記憶裡的美好更勝食物本身,

    因為真正的醍醐味緣由親密關係的陳釀,

    那是美食享用當下的互動與人情,甚至是準備過程的愛與用心。

    記憶裡的美食盛宴,才是永遠不散的身心靈享受。

    ?

    重要的第三者:基福會的醫護人員

    臨終病榻旁的重要第三者,

    幫助的不僅僅是臨終者,還有家人與照顧者,

    更在死亡催逼的短促時間裡,

    打開了情感與生命的開闊空間。

    ?

    誰該來病榻旁?

    安寧陪伴最不需要他人「施展專業」與「盡義務」,

    僅只需臨在病榻旁的一點點膚觸與溫度,

    以及同理共感地在「陪跑」到終點之前,時光倒轉地將人生回憶一遍,

    並於有聲或無聲的「重說」生命故事中再次「活著」,也就足夠了。

    ?

    面對孩子的直言與真實

    那一夜很長,卻也很騷動。

    循著創傷的斑斑血跡,走回生命經驗的第一現場,

    因為疼痛,卻也讓自我照看變得異常警醒與清晰。

    「每一位最殘暴的成人背後,都有一位飽受恐懼與驚嚇的內在孩子。」

    ?

    嘴角殘留的黑巧克力

    這是一種生命的厚實感,此前未解的事件經歷,

    既成了後來發生的緩衝墊,亦留下了追索的引子。

    臨終病榻的陪伴經歷,成為我後來生命感縈繞反覆的起點,

    伏藏的線索,預示著具有時空感的生命故事。

    ?

    重新說出自己的故事

    糾纏、折磨五十多年的羞「恥」,

    就在她親口說出故事,也被自己耳朵聽見的那一刻,

    反轉成一種自我認證生命韌性的驕傲與力量。

    唯有凝視受苦的自己,才能升起對自己的最大慈悲。

    ?

    指尖羅盤

    臨終照顧的烽火線上,雖然壓縮了時間,創造了絕佳的空間,

    讓我有機會嘗試承認自己不夠聰明、力有未逮,並且學習坦白與臣服。

    雙手憑空放掌,並非什麼都不做了,

    而是等待心的羅盤慢慢定位,等待頭腦意想之外的方向化顯。

    ?

    照顧者更需要被照顧

    身為「照顧者」也需要被照顧,

    方能在被撫慰瞬間,復甦所有疲憊的身心,

    繼而以敏受的感官,再次回應他人的需要;

    擔任「陪伴者」更迫切被陪伴,因為情緒被牢牢接住,

    才能踏實地接地氣,在每一時刻與人同理共感。

    ?

    剪報圈成一只母愛的巢

    婆婆向未知的死亡飛去,卻不是什麼都沒留下,

    枯枝會散、老房會易主、崩壞,

    但是那只用愛編織的巢,有了懂得的心安放其中,

    就永遠有溫熱,她也永遠活在那顆心裡。

    ?

    會說話的房子

    我猜,婆婆的整間房子像只大海綿,

    能將我們與孩子們的話語、笑聲與會心都滿載地吸附進去,

    然後在我們離家的時候,婆婆的一枚想念,沉重如砝碼跌落在海綿上,

    便能將這些聲音給擠了出來,繼續填充婆婆的耳朵。

    ?

    讓孩子參與臨終陪伴

    孩子參與臨終陪伴,不僅不是我的助手,

    反而是現場演示,幫助我解構無意識的媳婦角色枷鎖。

    而這一切都要等到我靜定,甚至是後來才懂,

    了知這一切的安排,最終受惠的竟是自以為犧牲的我。

    ?

    在死亡陰影中燦爛的美麗停格

    世間最撕心裂肺,乃至最後的告別,

    終究是自己的身體與靈魂。

    然而若能帶著覺察,對慣常被我們無意識驅使的身體有更多的尊重與感恩,

    並藉由平日一次次的停格與注視,分與合之間也就能如常。

    ?

    為自己在紛亂人世留一點溫柔餘裕

    我永遠會記得當時窗外橫衝直撞的車流,以及向內照看的迴視之眼,

    提醒自己日後生活無論歲月靜好,或是多事之秋,

    都別忘跟自己適時「喝一杯」,由外相的一切,反轉看見自己內在的情緒,

    升起了接納自己的慈悲,也死去種種老舊心識與防衛。

    ?

    臨終前的被愛滋味

    鄉村蘋果派與節慶包餡甜甜圈,成了我女性生命的甜蜜隱喻,

    在滋養她人之前,得先寵溺自己,這才是最美好正向的女性原則,

    而給出的愛才能因為自愛的泉源,不虞匱乏。

    ?

    蒲公英去旅行吧

    活著的美好不是物質世界的執持與擁有,

    而是目睹了生命自然周序的律動與和諧,

    更能踏實地在眼前這一刻,充分地活著、享受著、更覺知著,

    並毫無抗拒地隨順滑入下一個階段。

    ?

    冷面醫生的慈悲

    這一切在冷面醫生的退開,才得以成全,

    透著光的明白瞬間,我突然紅了眼眶,感激起這位冷面醫生的慈悲,

    教會我在臨終陪伴「空掉」心智自我,才能讓本真與存在相隨。

    ?

    一朵熊媽媽白雲

    她的「不在」卻成為了一份最溫柔堅實的「在」,

    時刻提醒我成為自己!

    懂得的幸福,儘管不是被給出那一瞬間的時鮮,

    但時間的遲滯,卻讓幸福有了熟成的厚實香氣。

    ?

    為愛遠行

    婆婆生命的最後一個午後,我以情境劇的創想,

    陪著她無邊叨絮,慢慢地等待虛幻的火車到來。

    婆婆留下了生命最後月臺的優雅身影,一如她往生時面容淺淺的笑,

    正是旅人帶著送行者的祝福,迎向未知的旅程。

    ?

    先學會不為難自己

    安寧,不難。只是我們得先學會不為難自己,

    特別是將自己與「照顧者」這角色密緻綑綁,乃至徹底內化,

    並且行為被制約在「掏空」與「出清」式的付出,

    在面對身心注定趨疲與衰減時,面對的挑戰是遠大過於其他人的。

    ?

    重說故事的馬鈴薯球

    馬鈴薯球填飽了胃、安撫了飢餓,

    而馬鈴薯球的象徵意義,則是療癒了無常生離死別的必然與痛楚。

    我們繼續吃食、咀嚼,以及用創想給出新的意義與故事……。

    ?

    許一段貝殼沙灘的柔軟

    中年孤兒,失親的痛苦與療傷,

    似乎比一般人來得更深長且晦暗無光。

    為此,許一段貝殼沙灘的柔軟,

    不僅是給往生者,亦是在世者的哀悼歷程,

    允許自己走過,用最大的限度與慈悲。

    ?

    凝視「理所當然」

    這一切終究在婆婆過世之後,

    孩子被無可言說的思親悲傷所牽引,

    慢慢地反芻著「理所當然」的幸福,

    甚而在疼痛與延遲的體會裡,

    於生活中實踐「理所當然」的深邃感悟。

    ?

    臨在,終點的起點

    婆婆的往生開啟了我的內在告別式,思維著她的死,

    照見了自己生命中慣性模式所造成的困局,雖生如死地殘喘活著。

    人身難得,在世無常,死亡的震撼教會我

    一一死去舊有的,一切如新便已開始。

    ?

    你的臨終不能打亂我的節奏

    善終,不僅僅是給予臨終的人,更是陪伴者的當下開始。

    善終的企盼,不是帶著賭徒的僥倖心態,或者是虔誠教徒的執拗堅信,

    卻是當下生命功課的開始。

    ?

    後記

    ?





    自序



      二○一四年三月,從旅居五年半的上海,舉家搬遷到吉隆坡,三週後我獨自帶著三名孩子飛回德國照顧膀胱癌末期的寡居婆婆,直到往生。



      在西南德山村的一棟五十多年老屋裡,終其一生照顧了五代人的八十四歲臨終德國老奶奶,再加上「自作主張」的臺灣媳婦,以及年齡各十四、十二與一歲半的「狀況外」混血孫女,還有至少六位輪班換值的「非政府」安寧體系照護員。



      如此「拼湊」(patch)的雜牌軍在臨終病榻旁,究竟能有怎樣的故事演繹?



      做為一名外籍媳婦,又是首次居家安寧照顧,技術生澀、對死亡全然陌生,以及不熟悉德國醫療體系的我,從在病榻旁就開始點滴記錄過程,包括德國醫護人員對我身分的質疑、婆婆執拗地抵抗他人在生活起居上的協助、女兒們與奶奶型態各異的互動、考量委請烏克蘭看護與否,到最後遺願的探詢與完成,甚至是否由「管」很大的維生系統介入的抉擇,以及「另類」善終的觀察。



      過程中越是自覺不周到與錯誤的斷裂之處,越是成為後來追索答案的破口,甚至是補救學習的起點;越是感到沒有把握,以及自我懷疑的停頓處,就越是關聯自身陰暗面,等待多幾秒安忍恐懼的探照。



      婆婆往生後,我接觸了更多生死學的書籍、講座,以及實際學習居家照顧技巧,甚至是這幾年許多生活的意外遭逢與發生,包括兩次急診住院,以及簽下放棄急救與器官、大體捐贈。因為每一次當下新的生命經驗,再持續回頭照看這段安寧照顧的經過,卻有了不同的理解,乃至更深化生命面向的探照。



      彷彿是永遠走不完,又時時意義更新的歷程,但卻仍無法完全書寫出婆婆生命的豐厚感。



      在回首的長長黑暗甬道裡,我與婆婆的身影交錯、故事重疊,原來早在病榻邊的一線之間,我已從照顧者翻轉成臨終者,嘗試思索躺著的自己的所有想望與最後完成。於是,「善終」成了活著的每一刻的在乎,並且為自己許下一個夠好(good enough)的陪伴。



      臨終病榻邊,是每一個人最終會來到的所在。



      不管是做為「臨終者」或「照顧者」,在這生死臨界的場域,時間與空間限縮的邊緣體驗裡,在世的角色、慣性模式、關係情感、自我價值,乃至於潛抑已久的生命故事,都像被突然輾壓爆開來的濃縮膠囊,顆粒分明地散落滿地,卻又非得被一一拾捻、凝視,才能再度回填、封存,成為一顆真正能滋養自己身心靈的長效良方。先吞下這膠囊,好好照顧自己,才能照顧他人的身心靈。



      這份紀錄僅是呈現德國居家安寧照顧病榻邊的一個面向,無意鼓動某種角色義務的履行,或是強化所謂傳統的孝道,因為每一段相對關係都是獨一無二的,照顧與陪伴的形式對雙方都有難以言喻的意義,而且每個決定背後都有值得被尊重的原因,以及此去用生命傳續故事的無限可能。



      然而,病榻邊許多困惑未解與自我反思,乃至對於臺灣政府完善社會福利與安寧療護體系的期待,以及企盼「老有所終」與「善終」具有時代意義,則是我希望藉由文字分享,能引發更多的共鳴與討論。



      婆婆從發現罹癌隨即採用「德國基督教社福機構聯合會」(Diakonie,以下簡稱「基福會」)所提供的居家安寧照顧工作,該組織的成立宗旨正是「讓每一個人都能自主且獨立地實現自身的生存權」,補救政府單位觸角未及的社會福利網漏洞。



      這項宗旨深深觸動我,特別是「生存權」被廣義地擴延到臨終死亡的權利,讓每一個人到生命的最後,還能行使自主與獨立,正是臺灣當前推動安寧照顧可以參照的部分。



      年過半百,身邊的友人一一成為臨終的照顧者,特別是單身未婚者,更陷入有苦難訴的獨撐困境,經濟、社會地位與自我價值隨著時間,土石流般地消蝕,甚至不知道終點究竟在哪裡?



      除了呼籲政府完善社會福利網、周全安寧照顧體系,以及宗教資源的整合與投入之外,我僅能努力地以注視的眼,幫助友人們看見自己的付出,並感恩這樣的自己。



      選擇不來或離開病榻邊,可能有千百個說辭,但是願意留下來照顧的,卻是得用漫長的一輩子去感受與想思,然後給自己一個安妥的理由。



      又或者到最後,連這樣的理由追索都忘失了,而是意外地與另一位更接近實相的自己相遇,並且以愛安在於陪伴與被陪伴的循環共生裡。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