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孤死世代

孤死世代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426367
鵜飼秀德
伊之文
開始出版有限公司
2019年10月01日
133.00  元
HK$ 113.05
省下 $19.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426367
  • 叢書系列:慢活誌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4.8 x 21 x 1.3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慢活誌


  • >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我不想被遺忘……」



      這時代怎麼就成了令人徬徨的「孤死世代」?

      是每個對死亡漠不關心的人,創造了無葬社會,

      而我們如何面對死亡,最終反映了社會如何看待生命!




      身處科技、醫學、經濟革新都不斷超出想像,似乎無所不能的時代,

      有沒有可能實現不願孤單死去的生命心願?



      孤獨死不是單身者的專利。即便有子嗣也不能保證老後生活條件,有配偶者亦可能在喪偶後重新建立一人生活;老後的存款和經濟能力,可能無法維繫生活品質。隨著死亡越趨真實,有人希望死後能被好好安置,考量學術單位會一併祭祀大體老師,便登記同意死後捐贈為大體。



      社會條件無以讓人安心面臨老年生活,當新聞報導孤獨死的狀況總是非常悽慘,屍水穢物滲透進整間屋舍物品的紋理,然而真實現場只有更加駭人;難道生前努力過日子,死後只能成為社會棄如敝屣的孤獨死屍嗎?這股恐懼推動了大體捐贈風潮,大體數量多到學術單位來不及消化,有些大體捐贈數年後才被解剖。大體捐贈原是一種奉獻心意,卻扭曲成了交付後事的途徑。



      多數人敬而遠之的無家可歸者,

      你不知道他們怎麼生存,更不明白他們如何面臨死亡。




      書中以援助無家可歸者的佛教團體「一匙會」為例,作者參與了一匙會每月兩次的例行援助工作,和志工一起煮飯、做飯糰,接著上街分送給無家可歸者。飯糰並非定點發送,堅持「不是請他們來拿」,而是「帶去給他們」,一位位親自送到身邊,送到他們生活的地方,便可同時獲知他們的其他需求。



      一匙會也因為慢慢參與無家可歸者的生活,得知了他們對死亡的看法──如果死後仍然可以和街頭夥伴在一起,身後事會被尊重地安排,竟然提升了某些人對生活的追求力量。這是一匙會在日本的經驗。



      當火葬場從未如此不敷使用,

      反映著我們願意花多少時間心力好好道別?




      隨著新世代的經濟能力與人際網絡改變,開始有人傾向簡化喪葬,並視之為與社會連結的終止──不造成麻煩與節省花費的乾脆作法,成了某些人選擇喪葬形式的首要條件。省略葬禮步驟讓亡者直接湧向火葬場,因為醫院也不足以容納尚未能火化的遺體。如果有親族子嗣安排後事的亡者,或許會被盡力妥善安置,然而日本也開始出現子嗣在亡者火化後,不知如何接續安排,便將骨灰罈刻意遺忘在電車置物架……



      排不到火葬場、不會舉行的慎重葬禮、親族連葬禮都不會聚首討論;死亡尚且淡薄,生而在世時,又能體會到多少支持與陪伴?如此從死亡透出生存世界的不易。



      遺骨從土葬轉變到靈骨塔,

      現在,更多人想與樹合一,或乾脆消失在汪洋之中。




      由於考量無人祭祀、不想造成麻煩或是經濟能力條件,樹葬與海葬成了新興選擇。但是,哪一片海域願意成為海葬地點呢?當地有沒有漁民,會不會影響漁獲銷售?日本當地規定不可在推廣海葬業務時,列出海域地點;然而也有社群主動成為海葬地點,藉由喪葬帶來的人潮,意圖振興沒落的濱海小鎮。



      如果我們可以正面討論死亡,是不是在消除死亡代表的孤獨之餘,還可以翻轉死亡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再迴避死亡,打破禁忌疆界的社群,更有機會找到出口。



      其實,死亡也許不這麼可怕,

      而是在生命消逝前,有沒有人能在最後真心地陪伴。




    本書特色



      •聚焦死亡與喪葬長年來被忽略的議題。比起選擇何種葬禮,這個時代更迫切的問題是──無力承接死亡!低薪時代爭取足以買房的居住正義、最低工資的漲幅……但是度過了生存還不是最後一關;多數人只規劃到退休金額,但你是否想過,有多少人即將付不出喪葬費。



      •每一個人的死亡,都是一道社會議題。遷往都市的核心家庭,如何面對久違的老家祖墳;低薪忙碌的子女,如何面對無人討論的父母身後事;單身、無子嗣或喪偶的男女,如何面對可能的老後孤獨死;靜悄求生的街友,如何面對無從盤算的死後……



      •從相關產業看見社會如何因應死亡。遺物整理業者,看見生活物件如何連結亡者和遺族的心;禮儀業者,看見如何與珍惜之人共度最後時光;遺體保存業者,看見高齡化的死亡人數逐年攀升,並且都市生活無法讓遺體返回自宅安歇的難處。

    ?


     





    推薦序

    作者序



    第一章 徬徨的遺體與遺骨

    火葬得等上十天的現況

    遺體旅館繁榮的時代

    增加的大體捐贈與被丟棄的遺骨

    超高齡社會所帶來的孤獨死悲劇

    「重設」孤獨死現場的人們



    第二章 逐漸變遷的喪葬

    沒有喪禮的葬儀場

    有著一萬具遺骨的都心大樓

    浮在日本海上的散骨島

    理想的墓在新潟

    集結無數的遺骨做成佛像

    「僧侶宅配」讓吃不飽的僧侶動起來

    佛具商所看見的「寺院消滅」



    第三章 締結緣份的人

    預防孤獨死的緣份形式

    供養街友的僧侶

    在難民營興建圖書館

    地域再生與寺院

    連結都市與地方寺院



    第四章 佛教的存在意義──專訪佐佐木閑

    日本佛教特殊的成立過程

    為了活在現在者的佛教

    作為社會收容處的佛教

    以「戒律」精神來檢討現代日本

    本質沒變,是型態變了



    後記

    相關資料

    參考文獻





    作者序



      二○一五年(平成二十七年)五月,我出版了《寺院消滅:失落的「地方」與「宗教」》(暫譯,寺院消滅─失???「地方」?「宗教」)。在進入本書內容之前,我想先稍微回顧一下前作。



      《寺院消滅》是描寫全國眾多寺院窘境的報導文學。讓寺院能繼續生存下去的環境一年比一年嚴峻,尤其地方都市(編註:指東京、大阪、名古屋以外的都市)更是如此。「離檀」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住持高齡化的同時,也不容易找到繼承人。(譯註:離檀:此處原文為「檀家離?」。當一個家庭以布施提供特定寺院經濟援助,並且請寺院負責處理該戶的喪事與法事,即成為該寺院的檀家。若解除這種寺檀關係,即為離檀。)



      國學院大學副校長石井研士先生指出,現有約七萬七千家寺院,在二○四○年之前,可能會消失三十五%至四十%。同時查看各宗派每隔數年實施一次的「宗勢調查」結果,回答「沒有繼承人」的寺院高達三十至四十%。



      「地域共同體解體」造成了寺院消滅的景況,當人、物和錢都流向都市,「地緣」和「血緣」開始崩壞。日本佛教一直強硬地把「家庭」和「村落」納入墓地經營的一環,從江戶時代持續至今的檀家制度成了寺院經營的基礎;一旦地緣和血緣的連結,因人口過少和高齡化而弱化,就會瓦解這樣的寺檀關係。如今,寺院正一家接一家地消失。



      除了佛教界,《寺院消滅》也在各界引起很大的迴響,許多新聞媒體都報導了這個議題。相關業界(喪葬、墓石、佛壇、佛具、僧服等等)對此抱著危機感,認為「一旦寺院消失,自己也無法生存」,因此有許多業者向我諮詢或請我演講。



      二○一五年十月,我有幸在東京日比谷的Foreign Press Center 舉辦以外國特派員為對象的演講。英國的《衛報》和《經濟學人》雜誌,以及美國的彭博新聞社等海外媒體,都大幅報導了日本寺院的消滅危機。「離開教會」的現象也在歐美基督教社會發生,伊斯蘭教的清真寺繼基督教會之後進入歐美社會,也是原因之一。某位外國記者有點亢奮地問我:「沒想到日本也發生了同樣的現象!日本寺院不是很有錢嗎?」



      本書最根本的主題是「多死(大量死)時代到來與喪葬變化」。



      在戰後因集體就業而前往大都市的團塊世代(編註:日本二次大戰後的嬰兒潮,於人口分布曲線圖上顯著突起一塊)及其父執輩,目前正慢慢迎向死期。根據厚生勞動省的《人口動態統計年間推算》,二○一五年的死亡人數約為一三○萬人,這個數字會在往後二十五年繼續增加,預計在二○三○年就會突破一六○萬人,相當於每年都有一個鹿兒島縣(約一七○萬人)的人口死亡。這簡直就像是一條緩緩流出的巨大冰河,正處於朝向大海崩落的最終階段。



      在接納死亡的現場,已經出現各式各樣的﹁前兆現象﹂。



      都市裡,火葬場的火化爐已經客滿,等待時間長達七天至十天,甚至有新興的商業服務是幫忙保管無法火葬的遺體。「等待火葬」還算好的,多死社會帶來了「悲哀的臨終」,也就是孤獨死;在地緣和血緣關係稀薄的大都市,許多老人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孤獨死,儘管遺體在死後數天或數週會被附近居民發現,但是卻少了基於血緣或地緣關係的供養形式。二○三○年,這種孤獨死的預備軍將近有兩千七百萬人。



      清理死亡現場的人,即是稱為特殊清掃的民間業者。本書介紹的特殊清掃業者說:「核心家庭化抵達的終點,就是孤獨死。」而「無緣的多死社會」也會讓人跨越身為人的界線,像是有人不知該如何處理父母或親人的遺骨,而把骨灰罈棄置在電車行李架上便離去;被視為失物的遺骨過了保管期間後,就會被放進某處的集合墓,也沒有人前來參拜……



      第一章就是要探討這般「都市大量死」的現場。



      至於第二章則是描寫接納多死社會的「供養現場(意即寺院)有著什麼樣的變化」。



      就像前面那位外國記者想的,我也認為大都市圈的寺院很有錢,應該暫時不會消滅。寺院身為多死社會的收容處,採用「無宗教式永代供養」這種全新墓地型態的大型納骨堂接連出現,頗受歡迎。(譯註:關於永代供養在本書的定義,請見〈永代供養的起源=沒有檀家的寺院〉一節。)



      據說,現在東京都內共有十棟大型納骨堂,每棟可以容納數千具遺骨,透過電腦控制自動搬運遺骨,這樣的場所據估計到了二○二○年將會倍增。來到東京的人撤除了地方菩提寺的墓,把父母和祖先的遺骨移到自己居住的都市。(譯註:「菩提寺」為安置歷代祖先的墓,並為家族舉辦喪禮或法事的佛寺。)



      某位東京都內僧侶說過:「我們東京寺院的繁榮,是建立在地方寺院的犧牲上。」這句話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



      這是個寺院吞食寺院的時代。東京寺院吞食地方寺院,而地方上衰退的寺院,則是由同宗派的有力寺院吸收(兼職)。現在,日本佛教界正處於格差(編註:「格差」意指差異,可能包含背景、經濟能力等因素。)與淘汰之中。



      但是,逐漸肥大化的都市寺院,真的能算是安泰嗎?



      那些浸透在市場經濟中的寺院,已經離「布施」這種生存手段越來越遠。雖然穩定經營,卻面臨了遠離佛教原始理念的困境。如今市民就是用這種嚴厲目光來看待日本佛教。



      在第三章和第四章則是再次提問:「面臨已經到來的多死社會,寺院和僧侶應有的樣貌為何?」



      我把本書取名為《無葬社會》(原文書名)。「葬」這個字有著埋葬往生者並加以供養之意,但是在逐漸都市化的現代社會中,地域、親朋好友與宗教人士認真看待「死亡」並送別往生者的時代,已經是遙遠的過去了。先是一個人死去,而後死者與生者的「往來」將會消失。



      無葬社會的到來對這個社會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要如何改變日本人的態度?這是否會對社會系統造成某種負面影響?我想要透過本書提出並探討這些議題。



      我還想在這裡稍微介紹一下我自己。



      我出生於京都市內某間淨土宗寺院,大學時期結束取得僧侶資格的修行。然而,光靠寺院的收入無法填飽肚子。我祖父身為前任住持,我父親身為現任住持,他們都有別的工作,在分不清楚是主業還是副業的狀態下,維持寺院的經營;我自己也是有別的工作,現在在出版社擔任記者。



      正因為我身為一介僧侶,才能採訪「死亡現場」這麼敏感的主題;但我另一方面也將記者的職責銘記在心,提醒自己要以冷靜的眼光來談論日本佛教界。



      這是我第二本描寫現代社會與寺院之間關係的著作,也是對來往於世俗與宗教世界之間的自己提問。開始意識到死亡的人、活在現在的僧侶、任職於相關業界的人,或是充滿好奇心、想一窺不為人知死亡世界的人,請務必要讀讀這本書。

    ?




    其 他 著 作
    1. 無葬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