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地球的背面

地球的背面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4453566
張純甄
釀出版
2019年11月07日
83.00  元
HK$ 70.55
省下 $12.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4453566
  • 叢書系列:釀文學
  • 規格:平裝 / 148頁 / 14.8 x 21 x 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釀文學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透過不同的雙眼,來到了地球的背面,

      看見生命各自的陰暗,原來我們的心中蓄積了整座湖泊的淚水。



      透過他者之眼看見九段黑暗潮濕的故事,如同接觸每個人心靈上陽光無法照射到的那一面,直視這些暗面,領略生命的潮濕與不適,同時也讓我們有尋光的慾望。



      「純甄關心『人』的本質,而不是『自己』的命運,她的故事裡有很大的旁觀性質,並且以勤勉的個性做了功課,這讓她的作品有了一個好的開始。」——吳明益(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



      第一屆「後山文學新人獎」得獎作品──

      地球的背面,太陽不及之處,充滿潮溼與傷痛。



      ————————————————————



      .地球的背面.

      自他離開那天起,失聰的我開始聽見漏水聲。聲音真實地勾勒出畫面,我幾乎能看見水滴持續落下,在堅硬的地面開出裙帶的水花,隨著時間的積累,它會蓄積或侵蝕,最終形成或者毀壞什麼?

     

      .好天.

      表妹身上爬滿深淺不一的瘀傷,新生與枯萎的牽牛花放肆在她身上牽藤,表妹邊洗邊哭,那疼痛和著流動的水意欲將她撕裂,我彷彿看見一隻斑馬站在雨中哭泣。沒人能從她口中的呢喃問出原因,只知道她一直期待著好天,等著媽媽來接她回家。



      .刺青.

      我在等一個人,一個到死前都遺忘我的人。她在離開前一天打電話給我弟弟,說下次去看她時記得帶百合花去,但她沒有打給我。媽媽總是忘了我的存在,就像我童年裡的每個記憶一樣。為她穿壽衣時,我將眼淚滴在她身上,他們說這樣她就走不開了,我希望她回來,說她忘了說的話。



      .學習羽毛.

      因為幕妮的失誤,馬拉葛手臂留下火噬的疤痕,因而被同學恥笑,經常哭得滿臉鼻涕的回家,幕妮告訴他兩隻手臂上的疤痕,是熊鷹的翅膀,有一天馬拉葛能學會飛翔。但馬拉葛看見幕妮的眼裡沒有翅膀、沒有飛,只有不斷往前流動的溪水,然後他看見那溪水從幕妮的眼眶流出,滴在他的臉上。



    本書特色?? ?



      ★2019年首屆「後山文學年度新人獎」得獎小說作品

      ★集結9篇故事,透過他者之眼,穿過黑暗,彷彿穿越地心,來到地球的背面,擴展了我們心靈的疆域,看見更多自我與他人、已知與未知的暗面。

      ★小說家吳明益專文推薦





    ?


     





    出版序 後山新秀 嶄露鋒芒�李吉崇

    推薦序 只要跑,風就會跟上來�吳明益

    自序 我登上一個更好的星球了嗎



    地球的背面

    好天

    刺青

    學習羽毛

    胡琴製造

    人造衛星為何不墜落

    聖誕老人問卷調查

    三間屋

    未完成青春期





    出版序



    後山新秀 嶄露鋒芒



    李吉崇(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館長)




      回顧後山文學獎走過多年,本館自二○一四年起接續辦理累積五年的後山文學獎舉辦成果,著實展現出屬於這片土地美好的文學精神。有鑑於歷屆後山文學獎舉辦成效,為使後山優秀文學創作者一圓出版自創作品專輯之夢,並本於文學向下紮根的傳承使命,於本年度(二○一九)舉辦首屆「後山文學年度新人獎」徵文活動,獎勵後山優秀文學創作者出版作品專輯,使後山文學的育成風潮由當年的地方文學,拓展成為一個全國聚焦的文學品牌,同時能讓具有潛力的文學創作者,藉由出版平臺行銷於通路,透過文學作品與讀者進行更多的在地文化脈絡對談,此乃辦理本活動之最大目的!



      特別感謝王家祥、吳懷晨、陳雨航、葉美瑤及何致和等五位評審委員,不辭辛勞地為參賽作品審慎評選,至獎項遴選完成,計有張純甄──小說《地球的背面》、戴鳳儀──小說《拉千禧之夢》及林宗翰──新詩《軍艦礁》(後改為《相信火焰,但不相信灰燼──羽弦詩集》),共計三件作品獲得本年度後山文學年度新人獎,實為殊榮可賀。《拉千禧之夢》用千禧年的跨越、故事背景與鋪陳、用記憶串聯的敘事的方式讓人著迷,是一篇令出版業者驚喜的作品。《地球的背面》短篇小說集,整體而言,作者文筆流暢,對文字的掌握、寫作風格與節奏美感,創作者具有無限發展潛力。



      《軍艦礁》新詩專輯,作者十分熟悉花東風土,詩的語言成熟,文字成功轉化意象並展現詩的藝術性,具有強烈的出版企圖心。此三名獲獎新秀為後山文學獎開創新的扉頁,徵文活動自年度起跑以來,在文化部及交通部觀光局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及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之挹注經費下,開啟了後山文學年度新人獎的新元年,並感謝各界廣大迴響,令推動後山文學承先啟後之成效,呈現於本活動最終獲獎結果中。



      獲獎新秀們藉由此獎項,使其在此平台展露光芒,為後山文學開啟了新的扉頁紀元,猶如花東的文化隨時代綿延邁進,總有百轉千姿的迷人風貌,以文學創造的光點,期許未來能有更多後山愛好寫作人才,持續為後山文學留下精采動人的章節,帶動更多後山愛好寫作人才積極參與角逐此項徵文活動,共同型塑後山最美、最迷人的文學特色。



    推薦序



    只要跑,風就會跟上來



    吳明益(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擔任創作的相關課程後,我總會不自覺地問學生同樣的,沒有創意的問題,那就是你們為什麼來讀一個關於創作的「研究所」呢?這段話如果用英文翻譯的話,會比中文有趣些,因為創所課程一般翻成英文是creative writing,創意、創造、創作……似乎原本都應該跟「研究所課程」可能涉及的那些帶有「秩序」意義的詞彙(course, project, program……)無關,其間似乎與創造性的生成存在著一個小小的逆反。



      我並不是說創造性的生成不需要(或不具備)秩序,相反地,創造是非常需要秩序與自律的事。只是創造與秩序間,得有一個卡榫─像是完美的木造建築裡四處存在卻不可見的微小機關。做為一個授課的教師多年來的觀察,動機強烈的人,會比較快找到(或比較願意接受)兩者之間的神祕關聯。



      純甄回東華讀創作所時,已經做過一些工作(包括代課教職),當時我問她為什麼要花費數年的時間給自己一個沒有保證的選擇?她說在大學時就對我提過的一些作品產生興趣,她想試試看,自己有沒有可能成為創作那樣作品的人。這個回答,帶著某種浪漫的勇氣。



      坦白說一開始的時候我對純甄能否寫小說是帶著疑慮的,純甄無疑是個心思細膩,具有文字天賦,且願意思考的人,每回與學生面談時,她總是準備最充分的那一個。我知道她有很好的條件成為一個散文作者,她卻跟我強烈表達她要寫的作品是小說。



      並不是什麼金科玉律,但對我來說,散文作者與小說作者最大的差別,在於後者有能力發現「具小說感」的材料,並進一步發掘這個材料的張力,從而創造一個小說宇宙。多數的好散文不必存在小說感與張力。散文作者或抒己意或說理、白描,雖然自由自在,卻有一個核心的「自我」存在。那個「自我」是散文最大的限制。



      純甄是一個擅長細節,情感豐富的作者,成為散文作者對她而並不困難。我記得讀了幾篇純甄的作品,直到讀到〈學習羽毛〉,我才跟純甄說,或許妳能寫小說也不一定。



      在這本作品集裡,純甄就像每一個「第一本書」的作者一樣,把自己的作品依創作的時間序收錄進來。純甄坦然、誠懇地,將一個年輕小說家的生成與嘗試展露在讀者面前。做為一個讀者,我發現〈好天〉、〈地球的背面〉的散文性格強於小說性格,〈刺青〉、〈胡琴製造〉、〈人造衛星為何不墜落〉則是她的小說嘗試與實驗,但終究以〈學習羽毛〉最有「從屬」純甄的氣味。



      雖然是第一部作品,純甄關心「人」的本質,而不是「自己」的命運,她的故事裡有很大的旁觀性質,並且以勤勉的個性做了功課,這讓她的作品有了一個好的開始。認識純甄的人會不容易看出來這是「純甄的」小說,意味著她的題材比一般「第一本書」的作家更廣,也是她不同於散文作者的自我。也意味著這本作品集裡,她掌握這些「人生以外」的題材不會達到成熟之境。不過,這也是我喜歡純甄面對自己作品態度的原因:不假裝(在這個年紀)對人生有極大的頓悟或哀傷,而是誠實地去將那些打動她心底的所見所聞,用小說作者的氣息吐露出來。



      在純甄的小說人物裡,有小鎮的藝師、年輕的跑步者、索求故事的刺青師或是小島的居民,純甄對他們總是報以溫暖的筆觸。我很喜歡的以色列作家艾加.凱磊(Etgar Keret)曾說,他父親過去講的床邊故事,總有一些微妙的暗示。那就是人們很需要在最不可能找到良善的地方找到良善,要找到一些角度,為醜陋的事物打光,對疣與皺紋生出愛意。



      純甄的故事讓我感覺到類似的意圖,也許在這第一本作品裡還顯得生澀,但就像她筆下的邦查跑者馬拉葛一樣,他認為只要他跑,風就會跟著他;只要他不停下來,風就不會消失。



      我以這句話,做為對純甄文學路的祝福。



    自序



    我登上一個更好的星球了嗎




      瑪格麗特•愛特伍在《與死者協商》中提到有三個問題是作家經常拷問自己的:「你為誰而寫作?」「你為什麼要寫作?」「你寫作的靈感來自哪裡?」接下來她羅列了所蒐集到的答案,那一長串「因為……」的字句相互堆疊,美且真實如一首詩,然而每個人的答案都是不一樣的。



      既然在寫作動機這個題目上失敗了,於是愛特伍便換了另一種作法。她問作家們寫作時的感受,她這樣問:「你們進入一部小說的創作狀態時有什麼感受?」沒有人反問她「進入」是什麼意思。有人說像洞穴、迷宮、海底,或者在漆黑的房間內摸索家具;或在黎明或傍晚時過河;或是坐在空無一人的戲院等電影上演。



      「阻礙,默默無聞,空虛,失去方向感,暮色,燈滅,而且還經常伴隨著一場鬥爭、一段道路或者一次旅行─雖然無法看見前面的路程,但是感覺到前面有路,於是便往前走,走著走著終於見到了光明─這就是許多作家在描述寫作過程中所提及到的相同之處。……。或許,寫作與黑暗有關,與進入黑暗的欲望或衝動有關。如果幸運的話,作家能夠照亮黑暗並把黑暗中的某一樣東西帶回到亮處。」(2013: 9-10)



      每次當我進入寫作狀態時,真的就如同前引瑪格麗特•愛特伍所提到的「進入黑暗」。在生活中,會有某些片段「撞擊」我,讓我想要將之發展成一個故事。於是我進入書寫,有時我失敗了,片段無法發展成完整的故事,而有時故事慢慢發展建構起來,燈亮了,故事完成了,恍若有神,好像不是由我書寫而成,又扎扎實實是由我所書寫而成的。



      然而,在完成這九篇小說後,當我一再進入黑暗又尋回光亮時,我登上一個更好的星球了嗎?並沒有,我只是發現我來到了「地球的背面」。



      地球的背面其實就是地球的陰暗面。它是我們心靈上的一個暗面,這些暗面帶領我進入,讓我在裡頭有尋光的慾望。當我再回看這些故事時,發現裡頭充滿水分。〈地球的背面〉中失聰的我卻一再聽見的漏水聲,〈好天〉中神鳥兜羅以眼淚哭出的湧泉,〈學習羽毛〉裡幕妮傷心地走入秀姑巒溪,〈人造衛星為何不墜落〉中彷彿被海水圍困的小島居民,〈胡琴製造〉中父親療養院旁的湖泊。才發現,我們的心中彷彿蓄積了整座湖泊的淚水。



      然而穿過黑暗,彷彿穿越地心,來到了地球的背面,實際上它擴展了我們心靈的疆域,看見更多自我與他人、已知與未知的暗面。我的小說,都帶我進入黑暗,去到這樣的一個背面,大多是帶有傷痛與水聲的故事。就如同瑪格麗特.愛特伍在《盲眼刺客》中所提到的:「只有失落、抱恨、悲哀和渴盼可以讓故事推進─沿著它盤纏曲折的路線推進。」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