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回憶錄〕強菌天敵:一個打敗致命超級細菌的真實故事

〔回憶錄〕強菌天敵:一個打敗致命超級細菌的真實故事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804073
史黛芬妮?斯特拉次迪,湯姆?彼得森
張瓊懿
行路
2020年1月02日
166.00  元
HK$ 141.1
省下 $24.9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804073
  • 叢書系列:FOCUS
  • 規格:平裝 / 376頁 / 16 x 22.5 x 2.4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FOCUS


  • 自然科普 > 動物/植物 > 微生物











    全美第1位、全球文獻第1例

    靜脈注射噬菌體成功救命的個案

    醫界形容:「就此改變醫療!」

    亞馬遜書店2019年度選書



      過往能輕易用抗生素治癒的疾病,隨著抗藥性時代來臨,

      如今逐漸變成了難治之症,醫療上我們還有什麼選擇?



      ***



      流行病學家史黛芬妮和丈夫湯姆前去埃及度假,在那裡,湯姆的身體開始感到不適,起初他們在當地的診所醫治,但隨著病情急轉直下,他們用醫療後送前往德國法蘭克福的先進醫院。醫院診斷出湯姆罹患急性胰臟炎,並且併發有假性囊腫。尤其糟糕的是,這顆已經足球大小的假性囊腫裡,蘊藏著鮑氏不動桿菌——世上最致命的多重抗藥性細菌。



      由於大多數抗生素都治不了湯姆體內的細菌,史黛芬妮決定再將湯姆轉到對鮑氏不動桿菌較有經驗的醫院,於是他們回到自己任職的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住進世界級的醫學中心。然而湯姆體內的細菌,對僅餘有效的三種抗生素亦逐漸有了抗藥性,醫生們只能轉而冀望將致命細菌限制在囊腫內,藉引流管不斷吸出當中的感染液,看湯姆的免疫力能否恢復過來,自己解決感染。直到有一天,囊腫內的引流管脫落,細菌流出囊腫,若不迅速解決,湯姆必死無疑。



      心急如焚的史黛芬妮查遍各種另類療法,發現了抗生素發明後,長期被西方捨棄不用的噬菌體療法。噬菌體這種病毒無所不在,在環境中乃至我們體內都有,它們會寄生在細菌上進而吞噬宿主。史黛芬妮迅速向她找得到的噬菌體研究人員求救,並尋求食品暨藥物管理局的支持,學界、海軍與政界各方人馬快馬加鞭合作。然而噬菌體是唯一會自行複製的藥物,也是唯一會隨狀況突變的藥物,雖可能有奇效,與細菌交戰的結果也難以逆料……



      ***



      《強菌天敵》宛如一部醫學推理懸疑小說,記錄一個女人為了挽救丈夫的性命,付出了超乎想像的努力,在救回摯愛之餘,也使得一種在現今這個後抗生素時代有重大救命潛力的療法,重新受到重視。



    各界推薦



      扣人心弦、精彩引人的驚悚醫療紀錄,這本令人欲罷不能的書,記錄了一對夫婦決意搏鬥求生的過程,也是對於抗生素濫用的一記警鐘。——《出版人週刊》



      高潮迭起、扣人心弦的醫學故事,難以置信卻又百分之百真實……將個人、醫學和科學三股主軸巧妙的編織在一塊……也讓(噬菌體)這個擁有一個世紀歷史的醫學技術起死回生。另外,這份來自前線的第一手報導也提醒我們,在這場與抗藥性細菌的爭戰中,平鋪直述的統計數字背後,人類將付上多麼大的代價。——羅布?奈特,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兒科教授暨計算機科學與工程教授,著有《髒養》(Dirt Is Good)和《微生物的巨大衝擊》(Follow Your Gut)



      一個以深切的愛為出發點的故事,內容高潮迭起宛如驚悚的偵探小說,訴說一名科學家為了挽救遭到致命超級細菌感染的丈夫,組織國際醫療團隊,力挽狂瀾的經過。這個故事不但預告了抗生素失效後會帶來的混亂,也讓我們一窺可以鎮住這黑暗未來的科學。——瑪琳.麥肯納,布蘭迪斯大學新聞學院舒斯特調查新聞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著有《大危雞》(Big Chicken)和《超級細菌》(Superbug)。



      精彩且驚悚,帶我們一窺抗生素濫用的後果,以及標準的健康照護起不了作用時會發生什麼事。——《科學美國人》



      緊張刺激又激勵人心,訴說著一個與時間賽跑的醫療驚悚故事,除了歌頌愛和承諾,也凸顯科學合作力量之偉大。——史蒂芬.強森,《紐約時報》暢銷作家



      今年夏天健康與科學類最佳讀物。——健康新聞網站STAT News



    ?


     





    ●第一部 要命的不速之客

    ※ 攻其不備

    1 險惡的空氣


    湯姆對古埃及的歷史、藝術和文化極感興趣,對這趟旅行期待已久。這天我們來到紅色金字塔後,他兩步併做一步爬上階梯來到門口,得意的笑了笑後爬進了金字塔。

    「別呼吸!」守門人喊道。當地謠傳裡頭瀰漫著有毒氣體。但湯姆嗤之以鼻。有毒氣體?是騙觀光客的吧!



    2 最後的晚餐 ?

    我感到床一陣搖動而抬起頭時,見到湯姆掀開被子衝往浴室。他吐完後痛苦並沒有趨緩,而且胃愈來愈痛。原本他還能開玩笑,我心想應該沒有大礙,也跟他開了開玩笑,但這次湯姆沒有笑,而是從緊咬的牙關發出呻吟:「我們現在就回家吧!」



    3 疾病偵探? ?

    不管是追查霍亂、愛滋病或其他疾病爆發的根源,突破的關鍵往往來自直接了當、不輕言放棄的偵探任務。夜深人靜的夜晚,我躺在可以望見尼羅河的郵輪床上,看來只能回歸微生物學,做最直接了當的偵探工作了。大學時期的微生物學讓我有個著力點。



    4 一級應急人員 ?

    奇普是感染科主任,我們工作上互動頻繁,私底下也有交情,我傳了簡訊給他:「湯姆的情況更糟了,他背痛,會是胰臟炎嗎?」奇普很快回了訊息,要我打電話給他。「確實有可能是胰臟炎,也可能是腸扭結,或是其他更糟的狀況。趕快送他去醫院,一定要去駐外人士和觀光客去的醫院。立刻就去,馬上!」



    5 迷失在翻譯中 ?

    一九四二年,安.米勒接受盤尼西林治療後痊癒,為革命性的抗生素療法開啟了新紀元。發現盤尼西林的亞歷山大.弗萊明後來獲頒諾貝爾獎時提醒,如果使用的劑量不對,細菌可能對盤尼西林產生抗藥性。但這是第一個能廣泛用於各種感染,甚至在確診前就治癒感染的抗生素,眾人為此雀躍不已,也就忽視了他的警告。



    6 索馬里青年黨將軍? ?

    快中午時,手術室的門打開了,兩個身高一米八的女生走了進來,是醫療後送公司的醫生亞妮克和英格,她們負責送我們去法蘭克福。亞妮克幫湯姆打了嗎啡和退燒藥,以及一些不明藥物。接著,英格用德文打了通電話。亞妮克轉向我們,說了我期待已久的那句話。「沒問題,他可以搭飛機。我們馬上就離開。」

    ※ 湯姆:插曲一



    7 要命的不速之客 ?

    回到加護病房後,湯姆因麻醉的關係還昏昏沉沉的,不過能說話了。「我們什麼時候才會有自己的房間呢?」他帶著期待問我,彷彿我們是在旅館的大廳等候房間。 「親愛的,這就是我們的房間了。」我說。湯姆伸長脖子仔細環顧,彷彿從沒見過這個房間、沒見過手推車上的藥物,還有那些監測生命徵象的儀器。



    8 「全世界最糟的細菌」 ?

    蘇贊告訴我,「很遺憾,我們發現湯姆囊腫裡的是全世界最糟的細菌,叫鮑氏不動桿菌。」歐巴馬曾頒布行政命令,指出撥發研究經費時先考慮「ESKAPE」這六種超級細菌。ESKAPE的每個字母,都代表一種多重抗藥性致命細菌,A就是鮑氏不動桿菌——之後它會登上世界衛生組織列出的十二種最致命超級細菌的榜首。

    ※ 湯姆:插曲二



    ●第二部 無法逃脫

    9 回家 ?


    湯姆已經經歷至少兩次敗血症了,只不過我當時不知道那就是敗血症。醫療團隊開始嚴格執行感染控制,從血液化學到褥瘡,所有事情都要觀察測量。鮑氏不動桿菌確實是致死的入侵者,但湯姆也可能死於自己的免疫系統。我們無法得知造成他敗血症的究竟是胰臟炎、鮑氏不動桿菌,或是另有其他微生物。



    10 染上超級細菌

    「事與願違,」奇普沮喪的說,「鮑氏不動桿菌對最後三種抗生素,包括我們最後的法寶美洛培南和克痢黴素,也都產生抗藥性了。我們也非常震驚,畢竟他使用這些抗生素不過幾個星期而已。」「如果這些抗生素沒有用,注射它們做什麼呢?」我問。奇普看著我的眼睛說,「……是為了讓醫生覺得好過些。」



    11 未受監控的頭號公敵? ?

    以目前細菌發展出抗藥性的速度來看,每個世紀必須開發三十五類新的抗生素,才趕得上它們的速度。然而從一九八?年起,就沒有再發現新的抗生素了。如今大部分藥廠都關閉了抗生素實驗室,或是把研發人員撤了。從已知的抗生素類別發展新版藥物,要比推出全新藥品容易、也便宜得多……

    ※ 湯姆:插曲三



    12 交替的現實? ?

    維特的抗生素組合不能治好湯姆,但至少控制住了感染,多為我們爭取一點時間。「只要能讓伊拉克細菌留在假性囊腫內,持續把它吸出來,湯姆的免疫系統或許有機會恢復過來,自己解決掉這個感染。」奇普說道。但我還是很擔心,特別是湯姆的精神狀態。他的幻覺愈來愈頻繁,也愈來愈詭異了。



    13 引爆點:完全淪陷?? ?

    「他的血壓降得好快!」我大喊,「他的呼吸速率。天啊!」「我剛先去放射科看了斷層掃描的結果。」戴維說道。「結果呢?」我緊張的問。他臉色凝重。「假性囊腫的引流管脫落了,裡面的東西全進了他的腹腔。這是我最害怕的事——現在不動桿菌已經遍布他的腹部。他的身體已經完全淪陷了。」

    ※ 湯姆:插曲四



    ●第三部 絕佳天敵

    14 捕蒼蠅的蜘蛛 ?


    盤尼西林問世後,許多國家就不再重視噬菌體療法了。一九五九年抗藥性的問題浮現之前,抗生素確實是靈丹妙藥。雖然提倡噬菌體療法的人渴望以它做為對付抗藥性細菌的「新型」療法,但是官僚主義的阻礙,再加上有效的經驗數據不足,讓過去一個多世紀來,西方世界未能在它的臨床使用上有進一步發展。

    ※ 湯姆:插曲五



    15 絕佳掠食者?? ?

    噬菌體無所不在,這小東西效率驚人,吸附細菌、注入DNA、複製DNA,組裝後破壞細菌的細胞壁後釋出。儘管噬菌體破壞細菌的威力驚人,但它們還是面臨了幾項挑戰。首先,注入人體後它們得逃過人類的免疫系統,突破人體的防禦反應。接著,它們必須戰勝細菌的抵抗力——這在噬菌體入侵的幾分鐘內就能生成。



    16 永遠忠誠,永遠剛強 ?

    萊說我們得找到一種以上的噬菌體來對付湯姆的細菌,愈多愈好。「早期研究難免有瑕疵。但是我相信,噬菌體療法的時機到了。現在就算最有力的抗生素,也開始拿超級細菌沒輒了。我們今天這麼做如果成功,就可以還給噬菌體公道,說不定還能為研究爭取到更多經費。……如果成功了,一切都將改寫。」



    17 放手一搏 ?

    「聽說你和奇普想要用某種病毒來做實驗性治療,」費南德斯醫生謹慎的問。「可以跟我們解釋一下嗎?我們當中沒有人有這方面的經驗,但我想我們也應該參與才是。」這問題問得我措手不及,我怕他們以為我質疑他們的能力,因而覺得有些尷尬。但我在他們眼神中看到想要拯救湯姆的渴望,以及無計可施的沮喪。



    18 淘金? ?

    一九三?年代進行的噬菌體治療中,噬菌體製劑造成死亡的人數,恐怕比它挽救的性命還多,因為當時還不知道要純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現今來看,純化噬菌體才是最困難的環節。純化方式有好幾種,最終都得通過FDA的標準,才能在人體使用。沒有人知道多純的噬菌體對人體才安全,所以愈乾淨愈好。



    19 旅行 ?

    靜脈注射噬菌體的好處,是能讓噬菌體抵達細菌藏匿的所有地方。然而噬菌體破壞細菌後,細菌的殘骸也會遍布全身,使身體完全暴露於內毒素的環境下。所以靜脈注射的風險比較高,有可能再次引發敗血性休克。正確的劑量絕對是關鍵,但是對於有生命的藥物,我們要怎麼判斷它的劑量呢?

    ※ 湯姆:插曲六



    ●第四部 達爾文之舞

    20 血橙樹? ?


    「靜脈注射目前只有在動物身上進行過,文獻上沒有在人體使用的紀錄。」奇普說道,「噬菌體的殺菌能力、湯姆的免疫系統,以及存活下來的細菌什麼時候會再次占上風並開始複製,這當中的關係錯綜複雜,我們所知的實在有限,無法推測事情會怎麼進展。老實說,我們現在也只能邊做邊摸索了。」



    21 揭曉時刻? ?

    研究性藥物部負責人孫博士和他的住院醫師終於到了,手上拿的保麗龍箱上貼著生物危險性的貼紙。房裡的人安靜的對他們歡呼,孫博士的臉都紅了,大家以觀看皇室婚禮上的持戒指者進場的態度歡迎他的到來。他走向奇普交出箱子,奇普仔細檢查了內含物,確認標示是否正確,是不是妥善保存在攝氏四度下……



    22 大膽猜測?? ?

    不管這一次實驗性治療的結果如何,我只希望湯姆能活著講述這個故事。萬一噬菌體療法沒成功,或是速度不夠快,它就得由別人來說了。醫療團隊能做的,就是將認為有機會的噬菌體做成雞尾酒,但是沒有人知道它們在人體會有什麼樣的表現,或是它們有沒有辦法存活到與敵人相遇的那一刻。



    23 弒菌溶液? ?

    湯姆注入德州噬菌體雞尾酒就要四天了,二十四小時前,剛又靜脈注射了海軍噬菌體。我們只能持續觀察,然後等實驗室送來第一份報告。奇普以達爾文之舞來稱呼這場微生物世界裡的生死決鬥。湯姆的身體是噬菌體和不動桿菌的戰場,它們正打得你死我活,採用著不為人知的策略,以及先進的基因武器。

    ※ 湯姆:插曲七



    24 質疑之音? ?

    湯姆的臉就像一張死亡面具。「我好擔心。湯姆的腸道裡現在應該在打第三次世界大戰吧?」我問。「我也非常擔心,」奇普難過的承認。「加護病房的醫療團隊認為噬菌體是罪魁禍首,但我覺得這樣判斷是出於經驗不足。我懷疑兇手另有其人,你同意我們暫緩噬菌體療法一、兩天,先找出問題再說嗎?」



    25 沒有淤泥,何來蓮花? ?

    神啊,拜託,讓他醒過來吧!感覺過了好漫長的一段時間,湯姆的眼皮終於動了,只是被乾掉的分泌物黏住了。克里斯拿溫毛巾擦拭他的眼睛,我用戴著藍色手套的手指撫摸他的臉,期待他張開眼睛。然後,就在那麼一瞬間,它們睜開了。一開始似乎不太能聚焦,但是當他看著我,微微笑了時,我的心都要化了。

    ※ 湯姆:插曲八 ?



    26 達爾文之舞與紅皇后的追逐 ?

    湯姆的細菌已經對德州來的噬菌體雞尾酒具有完全抵抗力,海軍雞尾酒的噬菌體中也只剩一個還有效果。「怎麼這麼快就產生抵抗力?」人類以千萬年為單位看演化,但在微生物界,演化不過是一宿的事。「達爾文之舞從沒停過,」奇普說,「噬菌體的選擇壓力,讓發生基因突變而逃過噬菌體攻擊的細菌具有優勢。」



    27 最後一支舞 ?

    國家衛生研究院生物學家卡爾.梅里爾曾表示,對那些得知細菌會對噬菌體產生抵抗力,就直接放棄噬菌體療法的人感到失望,他們忽略了噬菌體也會透過突變,來回應細菌的抵抗力——這就是達爾文之舞,是藥物辦不到的。「FDA現在也開心得手舞足蹈了,」奇普說道。「他們需要這樣的數據來制定新的管理模式……」



    28 佛祖的禮物? ?

    「每一個醫療事件都會被經歷兩次:一次發生在病房裡,一次在記憶中,」醫生作家辛達塔.穆克吉引用越裔美籍作家阮越清的話說。對一對夫妻或一個家庭來說,經歷的醫療事件次數就更多了:單獨的經歷和整體的經歷。我們每個人對湯姆生病的經歷都有自己的版本,因為它給我們帶來的影響各有不同。



    29 病例研討會? ?

    國際間傾力合作來挽救人命,是將全球衛生外交化為實際行動的最佳表現。一份聯合國大會報告呼籲所有相關單位,包括人體醫學、動物醫學、農業、財經、環境、產業與消費者,進行跨部門的合作,共同面對全球性的超級細菌危機。抗生素抗藥性威脅著數百萬人命,隨著它的危險層級不斷提升,這種合作更顯重要。



    後記

    給讀者

    致謝

    原註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