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有一天,我把他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中英對照本)

有一天,我把他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中英對照本)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0532647
雪萊,愛倫坡
陳黎,張芬齡
台灣商務
2020年4月07日
150.00  元
HK$ 127.5
省下 $22.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0532647
  • 叢書系列:Muses
  • 規格:平裝 / 376頁 / 14.8 x 21 x 1.9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Muses


  • 文學小說 > > 外國詩











    我的詩將使你稀罕的美德長留,

    並將你燦爛的名字書寫於天國,

    死亡將征服這個世界,但在那裡,

    我們的愛將存活,並在來生永續。



      讓你一窺文壇大家馬維爾、愛倫坡、雪萊、濟慈、勃朗寧夫人、葉慈等,他們眼中「愛情」的千百種面貌──

      或深情浪漫、甜美歌讚,或青春洋溢、青澀懵懂,或哀婉淒美、痛苦掙扎。

      它知性、大膽、情慾、感性,可惡又可愛。



      情詩的題材本不該只限於男女之間的愛情,凡指涉人間情

      愛、情慾、情色、情感、情誼的詩作皆可稱作情詩。或有人說:

      情詩,不就跟愛情一樣,就是「愛來愛去」而已?沒錯,「愛來愛去」的確是人間情愛或情詩的本質,但其中卻大有學問。



      「愛來愛去」有時是哀聲嘆氣,不言不語;有時是「high來high 去」,舉止若狂;有時是矮來矮去,偷偷摸摸;有時是疑神疑鬼,輾轉難眠;有時是愛恨並濟,黑白不分;有時是活來死去, 沒完沒了……。與愛有關之事,之詩,豈可等閒視之?



      在這本書裡,我們選了許多文學史上的知名詩作,也選了英語詩選中鮮少收錄的傑作。前者如莎士比亞的多首十四行詩,馬維爾(Marvell)的〈致羞怯的情人〉, 愛倫坡(Allan Poe)的〈安娜貝爾.李〉,阿諾德(Arnold)的



      〈多佛海濱〉……等。後者包括十六、七世紀無名氏的〈她一絲不掛躺臥床上〉,勾吉士(Gorges)的〈她的臉〉,杜雷頓



      (Drayton)的〈一切只有不和我,以及哦和不?〉,司馬特(Smart)的〈為身材短小向某女士辯白〉,以及十七世紀女詩人菲莉普 絲(Philips)的作品等——相信都是第一次被譯成中文的特異之作。這些詩作,一方面呈現了我們平日閱讀的傾向,一方面也反映了從 21 世紀初回看過往詩歌的現、當代趣味。這裡面,有像菲莉普絲或米蕾(Millay)這樣的女性主義先驅者的詩作,也有歌詠同性之愛的作品(如男性的惠特曼,女性的菲莉普絲); 更有許多讓人讀之眼睛立刻為之一亮的小詩人的精采大作,或者大詩人的動人小品——譬如頗普(Pope)的〈兩三:戴綠帽秘訣〉,勃朗寧(Browning)的〈當下〉,荷立克(Herrick) 情趣盪漾、色香味俱在的短詩……這些都是似乎被忽略了的佳作。


     





    譯者序



    無名氏(Anonymous)

    西風(Western Wind)

    四月在我情人臉上(April is in my mistress’ face)

    晨歌(Aubade)

    情歌(Madrigal)

    她一絲不掛躺臥床上(She lay all naked in her bed)

    如果愛是甜蜜的熱情(If love’s a sweet passion)

    病源(Breeder)



    斯賓塞(Edmund Spenser,1552-1599)

    我的愛人像冰,而我像火(My love is like to ice, and I to fire)

    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One day I wrote her name upon the strand)



    勾吉士(Arthur Gorges,1557-1625)

    她的臉(Her Face)

    疲憊的夜(Weary Nights)



    杜雷頓(Michael Drayton(1563-1631)

    一切只有不和我,以及哦和不?(Nothing but No and I, and I and No?)

    既然沒有辦法了,就讓我們吻別(Since there’s no help, come let us kiss and part)



    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

    十四行詩第18首(Sonnet 18)

    十四行詩第71首(Sonnet 71)

    十四行詩第73首(Sonnet 73)

    十四行詩第129首(Sonnet 129)

    十四行詩第130首(Sonnet 130)

    噢我的愛人(O mistress mine)

    那是一個情人和他的姑娘(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



    姜森(Ben Jonson,1572-1637)

    給西莉亞(To Celia)



    鄧恩(John Donne,1572-1631)

    破曉(Break of Day)

    葬禮(The Funeral)

    愛的煉金術(Love’s Alchemy)

    影子的一課(A Lecture upon the Shadow)



    荷立克(Robert Herrick,1591-1674)

    凌亂自得(Delight in Disorder)

    茱麗亞的乳頭(Upon the Nipples of Julia’s Breast)

    新鮮的乳酪和鮮奶油(Fresh Cheese And Cream)

    她的雙足(Upon Her Feet)

    她的腿(Her Legs)

    茱麗亞的汗(Upon Julia’s Sweat)



    馬維爾(Andrew Marvell,1621-1678)

    致羞怯的情人(To His Coy Mistress)

    菲莉普絲(Katherine Philips,1631-1664)

    致我卓越的露卡西亞,談我們的友誼(To My Excellent

    Lucasia, on Our Friendship)

    別離期間致M. A.夫人(To Mrs. M. A. upon Absence)



    葛蘭威爾(George Granville,1667-1735)

    愛(Love)



    史威夫特(Jonathan Swift,1667-1745)

    牡蠣(Oysters)



    頗普(Alexander Pope,1688-1744)

    兩三:戴綠帽秘訣(Two Or Three: A Recipe to Make a Cuckold)



    司馬特(Christopher Smart,1722-1771)

    為身材短小向某女士辯白(The Author Apologizes to a Lady for His Being a Little Man)



    布萊克(William Blake,1757-1827)

    病玫瑰(The Sick Rose)

    不要企圖訴說你的愛(Never seek to tell thy love)



    彭斯(Robert Burns,1759-1796)

    紅紅的玫瑰(A Red, Red Rose)

    噢,口哨一吹我就來會你(O, whistle and I’ll come to ye)

    小麥田(Corn Rigs)

    誰在我的房門外呀?(Wha is that at my bower door?)

    安娜金色的髮束(The Gowden Locks of Anna)



    拜倫(George Gordon, Lord Byron,1788-1824)

    那麼,我們不要再遊蕩了(So,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杭特(Leigh Hunt,1784-1859)

    珍妮吻了我(Jenny Kiss’d Me)



    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1792-1822)

    致──(To—)

    當溫柔的聲音消逝,樂音(Music, when soft voices die)

    愛的哲學(Love’s Philosophy)



    濟慈(John Keats,1795-1821)

    明亮的星(Bright Star)

    這隻活生生的手(This Living Hand)



    勃朗寧夫人(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1806-1861)

    如果你一定要愛我(If thou must love me)

    我如何地愛你?(How do I love thee?)



    愛倫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

    安娜貝爾.李(Annabel Lee)



    丁尼生(Alfred, Lord Tennyson,1809-1892)

    然後深紅的花瓣睡著了(Now sleeps the crimson petal)

    在寇特瑞茲山谷(In the Valley of Cauteretz)



    勃朗寧(Robert Browning,1812-1889)

    當下(Now)

    在平底輕舟上(In a Gondola)



    惠特曼(Walt Whitman,1819-1892)

    噢,褐臉的草原男孩(O Tan-faced Prairie Boy)

    美麗的泳者(The Beautiful Swimmer)

    一瞥(A Glimpse)



    阿諾德(Matthew Arnold,1822-1888)

    渴望(Longing)

    多佛海濱(Dover Beach)



    羅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1828-1882)

    頓悟(Sudden Light)



    狄瑾蓀(Emily Dickinson,1830-1886)

    心啊,我們要忘了他(Heart! We will forget him!)

    暴風雨夜(Wild Nights)

    靈魂選擇自己的伴侶(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愛情——你很高(Love—thou art high)

    我的生命在結束前關閉過兩次(My life closed twice before its close)

    愛情受到打擊了(Love’s stricken)

    失去你——(To lose thee—)



    克莉絲汀娜.羅塞蒂(Christina Rossetti,1830-1894)

    第一天(The First Day)

    歌(Song)

    記得(Remember)



    哈代(Thomas Hardy,1840-1928)

    小城暴雨(A Thunderstorm in Town)

    在有拱形圓屋頂的走廊(In the Vaulted Way)

    聲音(The Voice)



    浩斯曼(A. E. Housman,1859-1936)

    當我一又二十歲(When I was one-and-twenty)

    噢,當我和你熱戀(Oh, when I was in love with you)



    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1865-1939)

    在楊柳園畔(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當你年老(When You Are Old)

    他想要天國的綢緞(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酒歌(A Drinking Song)

    活生生的美(The Living Beauty)

    長久沉默之後(After Long Silence)



    賽門斯(Arthur Symons,1865-1945)

    曲調(A Tune)

    白色向日花(White Heliotrope)



    道森(Ernest Dowson,1867-1900)

    我已不復是賢良的賽娜拉統治下的我了(Non Sum Quails Eram Bonae Sub Regno Cynarae)

    短暫的生命禁絕我們持久的希望(Vitae Summa Brevis Spem Nos Vetat Incohare Longam)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1879-1955)

    內心情人的最後獨白(Final Soliloquy of the Interior Paramour)



    悌絲黛爾(Sara Teasdale,1884-1933)

    目光(The Look)

    我不屬於你(I Am Not Yours)

    愛之後(After Love)



    勞倫斯(D. H. Lawrence,1885-1930)

    綠(Green)

    第戎市的榮耀(Gloire de Dijon)

    密友(Intimates)



    米蕾(Edna St. Vincent Millay,1892-1950)

    我的唇吻過誰的唇(What Lips My Lips Have Kissed)

    我,生為女人(I, Being Born a Woman)



    湯瑪斯(Dylan Thomas,1914-1953)

    我的行業或陰鬱的藝術(In My Craft or Sullen Art)

    不要溫柔地走進那良夜(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普拉絲(Sylvia Plath,1932-1963)

    對手(The Rival)

    小孩(Child)



    施家彰(Arthur Sze,1950-)

    一隻蜂鳥棲息於紫丁香枝頭(A hummingbird alights on a lilac branch)

    希爾曼(Brenda Hillman,1951-)

    毛髮(The Hair)

    見到你之前那個小時(The Hour Until We See You)



    詩人索引





    ?









      幾年前,我們譯著了一本《世界情詩名作100首》,頗獲一些愛詩朋友的肯定和鼓勵。書中選譯了莎士比亞、拜倫、葉慈等多位英語詩人之作,有幾首被譜成曲傳唱的,還特別附上英語原詩,以利讀者閱讀或聆樂。只是該書所選詩人包羅東西方,要一一附上原文可能有些不切實際,但讀詩,特別是閱讀名詩,如能在翻譯外對照自己能通的原文,將有助於閱讀者更細膩地領略詩人創作之妙。於是我們乃思索編選、翻譯一本中英對照的英語情詩名作選,且為詩作加上適當譯註、譯者說,讓讀者能立體地從英文�中文,感受到這些情詩名作的情韻、聲韻之美。日以繼夜選擇、推敲、琢磨的結果,即是這本收錄四十多位詩人、106首詩作的《有一天,我把他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



      情詩的題材本不該只限於男女之間的愛情,凡指涉人間情愛、情慾、情色、情感、情誼的詩作皆可稱作情詩。或有人說:情詩,不就跟愛情一樣,就是「愛來愛去」而已?沒錯,「愛來愛去」的確是人間情愛或情詩的本質,但其中卻大有學問。「愛來愛去」有時是哀聲嘆氣,不言不語;有時是「high來high去」,舉止若狂;有時是矮來矮去,偷偷摸摸;有時是疑神疑鬼,輾轉難眠;有時是愛恨並濟,黑白不分;有時是活來死去,沒完沒了……。與愛有關之事,之詩,豈可等閒視之?



      我們始終相信:好的情詩也是寫詩高手在寫作競技場上「高來高去」的出色演出,好的情詩也絕對是一首呈現人生體驗,值得細細咀嚼的好詩。在這本書裡,我們選了許多文學史上的知名詩作,也選了英語詩選中鮮少收錄的傑作。前者如莎士比亞的多首十四行詩,馬維爾(Marvell)的〈致羞怯的情人〉,愛倫坡(Allan Poe)的〈安娜貝爾.李〉,阿諾德(Arnold)的〈多佛海濱〉……等。後者包括十六、七世紀無名氏的〈她一絲不掛躺臥床上〉,勾吉士(Gorges)的〈她的臉〉,杜雷頓(Drayton)的〈一切只有不和我,以及哦和不?〉,司馬特(Smart)的〈為身材短小向某女士辯白〉,以及十七世紀女詩人菲莉普絲(Philips)的作品等——相信都是第一次被譯成中文的特異之作。這些詩作,一方面呈現了我們平日閱讀的傾向,一方面也反映了從21世紀初回看過往詩歌的現、當代趣味。這裡面,有像菲莉普絲或米蕾(Millay)這樣的女性主義先驅者的詩作,也有歌詠同性之愛的作品(如男性的惠特曼,女性的菲莉普絲);更有許多讓人讀之眼睛立刻為之一亮的小詩人的精采大作,或者大詩人的動人小品——譬如頗普(Pope)的〈兩三:戴綠帽秘訣〉,勃朗寧(Browning)的〈當下〉,荷立克(Herrick)情趣盪漾、色香味俱在的短詩……這些都是似乎被忽略了的佳作。



      我們希望讀者能讀到不同的情詩題材(或是兩情相悅的男歡女愛,或是含蓄隱晦的同性情愛,或是曠男怨女的情愛糾葛,或歌讚肉體之美,或頌揚精神之愛);看到不同的敘述策略(或情感澎湃,深情告白,或假借隱喻,以景寄情,或尖酸嘲諷,嘻笑怒罵,或冷眼旁觀,淡然以對);深入不同的情感層次(或深情浪漫,甜美歌讚,或青春洋溢,青澀懵懂,或哀婉淒美,痛苦掙扎,或怨懟不滿,苦澀嘲諷,或追尋摸索,深沉體悟);領受不同的語調(或感性,或知性,或激昂,或冷靜),不同的觀看角度(或從男性觀點,或從女性觀點,或從同性觀點)。總之,我們希望這本書的詩作能夠在年代、題材、風格、形式、情調、技巧上呈現多樣性。這樣,即便是一本情詩選,也等於是一本具體而微的四百年英語名詩選集。



      在每一位詩人詩作的後面,我們幾乎都寫了長達兩頁的譯註、譯者說,言簡意賅地介紹詩人的生平背景與寫作風格,深入淺出地詮釋作品,提供閱讀觀點,希望讓這本書不只是情詩的選譯,同時是一本袖珍的英語詩歌簡史,以及瞭解詩歌藝術的工具書。翻譯這些詩時,我們自然也碰到一些周旋於信、達、雅之間的基本問題。我們兩人雖有多年寫作或翻譯所謂現代詩的經驗,但在翻譯這本書中的某些詩時卻也不避格律——或者說,試著融合自由詩與格律詩的某些特點,為我們的譯作翻轉出一些「陌生化」的美感效果。



      陳黎曾提過,在翻譯《世界情詩名作100首》時「我們試著在一些譯詩中適當呼應原詩的格律,以增加趣味。但如果因為形式而錯失內容的精準,我們寧以自由詩的形式再現原意,再現我們的感動。」這樣的看法在譯此本《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時並無多大改變。相對於美國詩人龐德(Ezra Pound)式的「活譯」或「曲譯」,我們傾向直譯;我們認為:只要做到信、達,原詩張力在焉,雅自然在其中。翻譯者不該是企圖美化或改變原作面貌的美容師兼造型師,他該盡量保留原作精神,不加油添醋,不妄加粉飾,不稀釋,不濃縮,讓作品本身去為自己發言,譯者不宜多嘴干預。



      翻譯像猜謎或拼圖遊戲。但,是有謎面而無確定謎底的猜謎——你必須自己發明答案,並且讓你的讀者信服;是割裂以後,無法也不許拼回原貌的拼圖遊戲——你必須拼出一幅既是又不是原圖的新圖。這是曖昧的遊戲,傷腦筋的樂趣,辛苦的甜蜜。



      譯著這本《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的我們,期待我們不足為道的辛苦,能帶給讀者具體有徵的喜悅或收穫。每一首情詩的背後都有一個愛情故事,每一個愛情故事都代表著不同的人生體驗或不同的愛情觀點,蘊含著對愛情或生命本質或多或少的認知——融合這些體認,我們或可衍生出讓身心安頓的愛的哲學。翻開這本《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或者用它多讀一點英文,或者用它多讀一些詩歌,多接觸一些音樂,或者用它——如果你覺得愛和人生都還可愛——多愛一點人生,多愛一點愛。



      這本情詩選的閱讀版圖是多向度的。讀者可以輕易地從日新月異的網路資源(譬如YouTube)上,找到相關詩作的朗讀或不同版本的歌曲演唱,成為聽者、歌者或真正的「(朗)讀者」——看見情詩也聽見情詩,愛上詩歌也愛上與之合而為一的音樂。啊,每一台電腦、每一隻手機的液晶螢幕,多像一條靈光閃動、盈盈皎皎的銀河,斜斜地把古往今來情愛的詩意與濕意,流盪進我們心的視窗。莎士比亞在他的第18首十四行詩裡對他的愛人說:「只要人們能呼吸或眼睛看得清,�此詩將永存,並且給予你生命。」我們也要說:「只要人們能呼吸或者網路上得去,�此書將永存,並且不斷給你樂趣。」

    ?
    2018年5月.台灣花蓮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