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紫色逗號:蕓朵詩集

紫色逗號:蕓朵詩集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0010860151
小雅文創
2020年6月03日
107.00  元
HK$ 101.65
省下 $5.3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規格:普通級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枝頭能不能點上幾點紫色的雨,淡墨就好

像春天偷藏的小小逗點

秘密傾斜著,透明沉澱出透明

彷彿——只有沉靜可以盛上一盤——。



  寫詩的時候,我帶著一種與讀者進入文學時空的心情,每一個字都把讀者放在眼前,書寫的意象裡有讀者。? ── 蕓朵



  《紫色逗號》收錄中、短型詩作52首,搭配作者精選攝影作品,共分四輯:第一輯「短音──聽誰的心跳」,第二輯「灩光──虛構的光陰」,第三輯「白水──水樣的透明證明你存在」,第四輯「流連──是否以你的步伐計算生命的長度」。



  本詩集中,有喜有樂,有靜有動,有對生命的思考,對自我的否定,也有激勵,生活的感觸,以及對小日子的渴望。



  作者說:我想寫短短的詩,就在很短很簡單的文字中,表達一種情感或是情境。甚至在這個情境中提煉出人生的哲學思考。我想把詩變成生命的轉化,而不僅僅是文字的美好遊戲。因此,我常覺得詩是輕鬆的文字,是生命的再現,也是心靈的讀本。讀詩的時候,可以一杯咖啡,一個下午茶。隨心而致,隨意而行。



本書特色



  ◎今夏最優美最療癒的詩集。陪伴讀者成為心靈的避風港,午後暫歇的輕風,文青慢活的駐足點。一個宇宙的遊子,書寫生活片羽,留與讀者共享。願本書伴著生命緩緩的清流,停頓急匆匆的人生,並舒緩工作壓力與辛苦的生命頓挫。



  ◎這是一本充滿禪意、生活隙縫被詩意撐開,處處見機鋒的純樸之書。-(詩人•顏艾琳)



  ◎《紫色逗號》以短章居多,但〈十二星座組曲〉的連章,則是全書中篇幅最長也最具有深度與創意的詩作。初讀此詩,難免與楊牧〈十二星象練習曲〉並論,但蕓朵逐章聚焦於星座特色的性格展現,諸篇同中有異,但異中卻又暗藏規律。如此的安排,不但展現有別於前賢的巧思,也是作者軒昂才氣的趣味經營,值得細細品賞。-(詩人•方群)

?


 





序一??? 無止盡的嘗試與開拓 / 方群 ?

序二??? 逗點跟句點的距離 / 顏艾琳 ?

自序??? 風來時,紫色在飄揚 / 蕓朵 ?



第一輯? 短音──聽誰的心跳



溫柔的三種藥帖 ?

我在虛空中否定自己 ?

寧靜 ?

紫色逗號 ?

斷梅 ?

灰塵之外 ?

又見中秋 ?

聲音 ?

屬於誰的茶香 ?

羊齒葉的心情

九月 ?

綠竹的湖影 ?

枯葉悟禪詩? ?

花&蝶與你的系列

魚網? ?



第二輯? 灩光──虛構的光陰



虛構小說? ?

丟在牆角的一枚髮夾

語魚 ?

斷 ?

絲瓜 ?

中秋 ?

晨雨? ?

旋轉門 ?

隔 ?

一杯咖啡的時間有多長 ?

回望 ?

窮極無聊的時間讀他的臉 ?

有獸? ?



第三輯? 白水——水樣的透明證明你存在



有解No.01 ?

有解No.02 ?

在水之湄 ?

冰漸冷 ?

雪履冰 ?

霰如雨 ?

有時候的人生 ?

不識 ?

豔 ?

變 ?

啊,空酒瓶 ?

那叫愛情 ?

乍現????????????????????????????????????????? ?

淡日子 ?

愣? ?



第四輯? 流連——是否以你的步伐計算生命的長度



風逝 ?

此刻 ?

剖 ?

魚眼睛著看你的時候 ?

烏龜 ?

停電隨想──記2017815全台大停電 ?

行事曆 ?

我的小日子 ?

十二星座組曲

寫詩 ?

窗內 ?

窗外 ?

角落裡的月亮? ?



跋一??? 南窗下 ╲蕓朵 ?

跋二??? 如果小詩像逗號一樣停頓在時空 ╲蕓朵



?





推薦序



無止盡的嘗試與開拓──《紫色逗號》序




  所謂:「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對於「坐五望六」的五年級(1960世代)詩人來說,他們的人生應該不只是單純地跨越「不惑」的關卡,而是邁向「知天命」的另一個轉折。寫作的風花雪月或功名利祿,未必是過眼雲煙但也日趨遙遠,曾經滄海過後,他們的堅持也許是源自另一些不得不的理由。



  1969年出生的蕓朵(李翠瑛)和許多其他同世代的學院詩人一樣,也兼長評論與創作。迄今出版詩集《玫瑰的國度》(2012)、《蕓朵絕句》(2017)、《雲間冥想:蕓朵詩集》(2018),詩論《細讀新詩的掌紋》(2006)、《雪的聲音──臺灣新詩理論》(2007)、《石室與漂木──洛夫詩歌論》(2015)、《濛濛詩意:蕓朵論新詩》(2017)。近來仍筆耕不輟,轉眼又交出《紫色逗號》這張值得討論的成績單。



  《紫色逗號》共分四輯:第一輯「短音──聽誰的心跳」收錄詩作14首,第二輯「灩光──虛構的光陰」收錄詩作12首,第三輯「白水──水樣的透明證明你存在」收錄詩作14首,第四輯「流連──是否以你的步伐計算生命的長度」收錄詩作12首,全書共有中、短型的詩作52首,恰好也暗合一年52週的密碼。



  首先,從分輯命名來看,各輯命名並非從個別詩作中擇取,而是重新訂題。總觀四輯,都是採用「??──」加上副標註解。第一輯「短音──聽誰的心跳」是從「聽覺」出發,探詢生命的存有。第二輯「灩光──虛構的光陰」則以「視覺」展現,省思時間的虛實。第三輯「白水──水樣的透明證明你存在」同樣以色相歧異,反思存在的意義。第四輯「流連──是否以你的步伐計算生命的長度」則從空間移動,搜尋生命及時間的互動。總的來看,單從分輯命名的方式,也可以看出作者在詩集中所欲探索的思想核心。



  其次,以詩作選材來看,有關季節的部份,「秋」似乎是作者的最愛。題目中〈又見中秋〉、〈中秋〉與〈九月〉三首皆隸屬秋日,另〈剖〉、〈魚眼睛看著你的時候〉和〈我的小日子〉的內容也都有「秋」字出現,至於其他隱性涉及更是不可勝數,可見作者在選材時對「秋」頗有偏好。



  然後,在「晨」「夜」的使用對比,「晨」在全書只出現3次(題目1次,內文2次),「夜」在全書共出現15次(全為內文)。一般人多認為詩人是晝伏夜出的夜行性動物,這種既定的制式連結,似乎也可以套用在蕓朵身上。



  接著,有關自然現象的書寫運用,「雨」共使用15次(題目2次,內文13次),算是數量較多的;「風」使用10次(題目1次,內文9次)數量也不少;「雲」也有8次(全為內文)。相對的,「晴」則完全沒有使用,「太陽」使用1次,「黃昏」2次,「陽光」也只使用3次。從這些自然現象的選擇,也某種程度地左右了作者在這本詩集的內容意識與風格取向。



  至於在題目用字的部份,植物共包含:梅、茶、羊齒葉、竹、絲瓜這五種,動物則有:蝶、魚(2次)、烏龜等三類,使用數量相對不多,但對動植物的選擇與描寫,也同步映襯作者的性格。因此這些動植物的屬性,當然也反映了詩人的現實行為與深層個性。



  最後,在詩作涉及飲料的抉擇,全書出現咖啡、茶和酒都剛好也是4次,而且也都是題目1次,內文3次。這種分布的巧合,倒也顯現作者不過度偏執的隨遇而安和自適。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書中刻意選用數幀攝影搭配詩作,這也突顯了蕓朵在創作與書法之外的藝術才華。



  總的來看,《紫色逗號》以短章居多,但〈十二星座組曲〉的連章,則是全書中篇幅最長也最具有深度與創意的詩作。初讀此詩,難免與楊牧〈十二星象練習曲〉並論,但蕓朵逐章聚焦於星座特色的性格展現,諸篇同中有異,但異中卻又暗藏規律。如此的安排,不但展現有別於前賢的巧思,也是作者軒昂才氣的趣味經營,值得細細品賞。至於與書名同題的〈紫色逗號〉,應是詩人此書思想與創作意圖的宣示:



  使人信仰的是敲擊過後幾顆文字

  與花瓣之間。空隙突出

  填著美,便長出幾縷線條

  竄出綠芽,彎腰。



  擰著水,滴出的訊息

  畫上一幅水墨

  彼時你也藏在裡面了



  枝頭能不能點上幾點紫色的雨,淡墨就好

  像春天偷藏的小小逗點

  秘密傾斜著,透明沉澱出透明

  彷彿——只有沉靜可以盛上一盤——。



  風之外,雨之外,詩之外的一串溫暖

  也算得上日子沉澱後

  恣意的暈染



  紫色是由暖色系的紅色和寒色系的藍色相加而成,因此也兼有兩者的特質。至於逗號,則是在句子中用以表示停頓的標點符號,它的存在也寓含未完、待續的用意。詩人在詩作中,透過文字和植物的互比描寫,表現兩者的共通思維,而以逗號的形象與根苗的樣式相仿,以及因水滋潤成長與書寫特性,顯現兩者對孕育茁壯的期待。至於倒數第三行「風之外,雨之外,詩之外」,則為「洛夫崇拜」的典型,這也某種程度地傳達出作者在創作與研究的興趣。



  詩作是詩人思想的具體實踐,在書中蕓朵也以〈寫詩〉巧喻,藉女性穿衣的抉擇艱難,類比其對創作新穎的不妥協。



  總是挑三撿四

  尋找衣櫃裏最美的那一件



  我卻老是拿了又丟,丟了卻撿

  丟丟撿撿來來回回

  最後找一件從來沒穿過的

  套入身上



  現代女性不一定需要為「悅己者容」,但愛美是天性,出門在外若遇上「撞衫」,怎不令人尷尬?所以要「最後找一件從來沒穿過的/套入身上」,而這也是詩人創作時不想落入俗套的堅持。穿衣雖是在「拿了又丟,丟了卻撿」的過程中天人交戰,但創作時的遣詞用字又何嘗不是「丟丟撿撿來來回回」的艱難歷程?正所謂:「語不驚人死不休」、「一詩千改始心安」,生活中的衣食住行如此,蕓朵在創作時的態度,也應該沒有差別。



  詩是藝術的創作,詩也是生活的態度,創作足以透現詩人對當前境遇的思索與超脫。以詩救贖的,是現實生活的貪嗔悲苦;以生活實踐的,是對藝術成就的仰慕與追求。《紫色逗號》之後,我們仍將期待蕓朵的未來──那些無止盡的嘗試與開拓。

?
方群,知名詩人,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教授




其 他 著 作
1. 紫色逗號:蕓朵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