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白玉苦瓜(重排九歌新版)

白玉苦瓜(重排九歌新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4444939
余光中
九歌
2008年5月01日
73.00  元
HK$ 58.4
省下 $14.6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余光中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08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余光中作品集


[ 尚未分類 ]









  《白玉苦瓜》是余光中眾多作品中最暢銷的代表作。書中最膾炙人口的作品有:〈江湖上〉、〈小時候〉、〈民歌手〉、〈車過枋寮〉、〈鄉愁四韻〉、〈白玉苦瓜〉。其中〈鄉愁四韻〉更曾改編成風行一時的校園民歌。除了前三首為在美國的作品,其餘五十多首均是民國六十年回國之後在台北廈門街二樓的大書房──高齋裡,那扇綠陰陰的長窗下寫成的。書題以白玉苦瓜,乃是因為作者認為這首白玉苦瓜比較接近「三度空間」的期望。

本書特色

★ 余光中詩集的代表作。「余光中說,如果讀友要讀他的詩就讀《白玉苦瓜》」
★大字、大開本、新封面,重排精印。

  ★引起民歌與校園歌曲運動的著名詩作:〈鄉愁〉、〈鄉愁四韻〉、〈民歌〉、〈江湖上〉、〈民歌手〉、〈搖搖民謠〉等系列作品,都在本書中。

  ★特別收錄《白玉苦瓜》自1974年大地版初版本到2008年九歌版最新版,歷時三十多年來各版次的序言,呈現出《白玉苦瓜》成為恆久經典的過程。

作者簡介

余光中

  福建永春人,一九二八年生,一生從事詩、散文、評論、翻譯,自稱為寫作的四度空間。曾在美國教書四年,並在台、港各大學擔任外文系或中文系教授,退休後受聘為國立中山大學講座教授。一生寫作以詩、散文、評論、翻譯為四度空間,在台、港及中國大陸已出版專集逾七十多種,影響深遠。著有詩集《五行無阻》;文集《日不落家》、評論集《藍墨水的下游》、《掌上雨》、《分水嶺上》、《龔自珍與雪萊》。曾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散文獎、吳魯芹散文獎、霍英東成就獎、第二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之散文家獎等。



成果而甘 009
││九歌最新版


掍伬W瓜︾各版序言及後記

詩的勝利 017
││一九七四年大地版初版序
詩之感性的兩個要素 021
││一九七四年大地版後記
破除現代詩沒有讀者的謠言 029
││一九七四年大地版三版序
杜甫有折舊率嗎? 031
││一九八三年大地版十版序
白玉苦瓜
江湖上 035
白霏霏 038
小時候 041
蓮花落 044
蒙特瑞半島 046
落磯大山 049
歌贈湯姆 052
調葉珊 054
當我年老 056
收藏家 058
鶴嘴鋤 061
八 卦 064
民歌手 071
民 歌 075
海棠紋身 078
車過枋寮 080
山 雨 084
雨 季 086
積 木 089
鄉 愁 091
電話亭 093
慈雲寺俯眺臺北 095
鏡 097
老戰士 100
俳句十二行 103
羅二娃子 105
盲 丐 109
上 山 113
長城謠 116
呼 喚 118
大江東去 120
看手相的老人 124
小 招 129
戲為六絕句 131
樓 頭 137
守夜人 140
阿善公 143
投 胎 146
搖搖民謠 148
雨後寄夏菁 151
水仙操 153
起 飛 155
降 落 157
預 言 160
飛將軍 162
西出陽關 165
斷 奶 167
處女航 170
詩 人 173
貝多芬 175
小小天問 178
自 嘲 180
虎 年 182
白玉苦瓜 185
逆 泳 189
大寒流 191
鄉愁四韻 196
霧 社 199
碧 湖 201

附錄
本書相關評論索引 209

top

  成果而甘

  ││九歌最新版序

  《白玉苦瓜》是我的第十本詩集,初版於一九七四年,也就是三十四年前,正當我的盛年,可稱我的代表作。生命走到這一站,詩藝探到這一層,我自覺已達成熟的穩境,以後無論怎麼發展,自信已有相當的把握。這些作品都寫於我赴港定居之前,對於我以前的詩集可以算一個結論:

  一首詩,曾經是瓜而苦
  被永恆引渡,成果而甘

  當年決定去香港,多少有一點冒險:環境變了很多,挑戰當然不少,好在生命正旺,詩興不竭,不久也就進入了情況,找到了新的座標,在大陸與島嶼之間定了位。

  《白玉苦瓜》?的五十多首詩,主題與詩體相當多元,其中有好多首格律工整,語言單純,有意無意之間近乎歌詞,頗受我在丹佛那兩年愛聽美國民謠與搖滾樂的啟發。當時我發現:現代詩主知多年,太冷了,怎麼能比搖滾樂的熱力。所以就半自覺地寫下了從〈鄉愁〉、〈鄉愁四韻〉、〈民歌〉到〈江湖上〉、〈民歌手〉、〈搖搖民謠〉的系列作品;結果竟引起了戴洪軒、楊弦、李泰祥等音樂家的共鳴,並轉而激發了所謂現代民歌與校園歌曲的運動。

  詩與音樂結婚,乃生歌,與繪畫相戀,乃有意象與比喻。紀弦當年大聲疾呼,強調詩是詩,歌是歌,兩者必須分家。他強調現代詩該用散文來寫,當時的用意原在挽救新月派單調而淺顯的「韻文化」,有其文學史發展的背景,無可厚非。但是當年「自由詩」對「格律詩」的反動,不免矯枉過正,所以一面雖然跳出了「韻文化」,另一面卻又陷入了「散文化」。其結果是迷途至今,大半的所謂「自由詩」不幸都擺脫不了「散文化」,不但讀來無味,在朗誦會上也欠缺效果。今日的現代詩喪失讀者,尤其是聽眾,這也是一大原因。現代詩要成功,在詩藝上必須兼顧情與意。意,見於主題的呈現,而情,則有賴感性的訴求,也就是音調與意象的經營加交配。目前的現代詩仍耽於鋪張意象而疏於安排音調,結果是意象龐雜,節奏散漫,主題不清。

  當年楊弦、李泰祥發軔於先,羅大佑、侯德健發揚於後,其他的作曲家與歌手風起雲湧,頗能擴充現代詩的領域,其餘韻嫋嫋迄今。近年我在台灣各地演講,仍然有中年聽眾告訴我,他們沒有忘記李泰祥與楊弦的歌曲。上月我應黃敏惠市長之請去嘉義訪問,她的晚宴別出心裁,設在一家叫「玩美煮藝」的餐館,席上的八道菜都以我的詩命名,內容也巧妙地配合詩意。例如〈鄉愁四韻〉就用分成四格的別緻淺盤來盛,而〈白玉苦瓜〉更廣求苦搜,用有機農場的清純苦瓜,剖成兩半,填以米飯烤成。黃市長為了證明她當年不但讀過我的詩,而且至今還記得如何吟唱,席間真的就唱了起來,令我十分感動。〈

  鄉愁〉、〈鄉愁四韻〉、〈民歌〉幾首,多年來引起廣泛的共鳴,並一再收入各種選集與台灣、大陸、香港、新加坡的語文課本。〈鄉愁〉一首在各地轉載之頻,不下千次。我到各地講學,常有學生、歌手或演員登台朗誦或演唱。為此詩作曲者,包括楊弦、王洛賓、沈亞威、鄭文德等,不止十人。上海的呂詠鳴將它譜成蘇州評彈,並獲頒二○○四年的「中國曲藝牡丹獎」。南京的晁岱健為之譜曲,今年一月更在北京保利戲院盛大發表,由男高音戴玉強,女高音湯燦,二胡王行科,薩克斯風范聖琦,鋼琴神童龔天鵬,分別領著中國歌劇舞劇交響樂團演出。我常笑說:〈鄉愁〉流傳之廣,簡直成了我的名片,但是名片太大了,幾乎把我遮住了。

  大陸的媒體常稱我為「鄉愁詩人」,這名號原是褒詞,卻「小看」了我。迄今我已成詩千首,其中以鄉情與懷古為主題者不下百首,但是詠歎其他主題,如親情、友情、愛情、人物、詠物、自述、世局、造化等等的,還有更多。就算我一首鄉愁之作都沒有寫過,我仍然算得上多產、多元的詩人吧。

  譬如本書的主題詩〈白玉苦瓜〉,說它寫的是鄉愁固然不錯,但它同時也是一首詠物詩。又如〈飛將軍〉,寫的是李廣,可稱懷古,也可稱詠史,但它挑動的一根心弦卻是整個民族的大記憶,隱隱仍是時間的鄉愁。又如〈老戰士〉,正面寫的雖是晚近的歷史,但〈八卦〉?面所寫的就複雜得多,似乎包含了遠古與晚近,又像在回憶,又像在預言,又像用玄學的自然現象來影射人事。

  另一方面,因台灣而觸發的主題也包括了〈車過枋寮〉、〈慈雲寺俯眺台北〉、〈起飛〉、〈降落〉、〈西出陽關〉、〈斷奶〉、〈虎年〉、〈霧社〉、〈碧湖〉等幾首。至於〈江湖上〉、〈小時候〉、〈蓮花落〉、〈收藏家〉、〈海棠紋身〉、〈積木〉、〈盲丐〉、〈呼喚〉、〈樓頭〉、〈守夜人〉、〈投胎〉、〈詩人〉等作,則是向一具多面體的水晶尋找自我定位與心靈歸宿的諸般投影了。

  最後,對於三十四年前出版此書的姚宜瑛女士,仍應深深致謝。《白玉苦瓜》在大地出版社已印了十九版。隔了這麼多年,詩人與出版人都老了,但那隻白玉苦瓜仍靜靜地夢著,醒著,在故宮博物院?。世界在外面變了太多,但那隻苦瓜應仍不改其甘吧。

   九十七年三月

  ︽白玉苦瓜︾各版序言及後記
  詩的勝利

  ││一九七四年大地版初版序

  從前有一個小小孩,出生在一塊大大陸,頭上戴的是高高的天,祖先祈禱時仰望的天,腳下踩的是厚厚的土,祖先血汗灌溉的土。但是小小孩並不滿足,每天他怔怔看外國地圖,津津有味地,咀嚼那些奇異的名字,心想哪一天才能走出生我的天地,異鄉異國任我去遨遊?

  一晃就是三十年。小小孩變成了中年人,時間,是最好的化妝師,心猶熱,霜髮已冷冷。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走出那一塊大大陸,走破幾雙浪子的鞋子,異鄉異國,走來走去,繞多少空空洞洞的圈子?再回頭,那一塊大大陸可記得從前那小小孩,春,夏,秋,冬,他曾經俯仰於其中?家,真的是一座圍城,裡面的人想出來,外面的人想進去?還是少年想出來,中年想回去?

  究竟是什麼在召喚中年人呢?小小孩的記憶,三十年前,后土之寬厚與博大,長江之滾滾千里而長,巨者如是,固長在胸臆,細者即如井邊的一聲蟋蟀,階下的一葉紅楓,於今憶及,亦莫不歷歷皆在心頭。不過中年人的鄉思與孺慕,不僅是空間的,也是時間的,不僅是那一塊大大陸的母體,也是,甚且更是,那上面發生過的一切。土地的意義,因歷史而更形豐富。湖北,只是一省,而楚,便是一部歷史,一個夢,一首歌了。整塊大大陸,是一座露天的巨博物館,一座人去台空的戲台,角色雖已散盡,餘音嫋嫋,氣氛仍然令今人低徊。

  人是這樣,筆也是這樣。少年時代,筆尖所沾,不是希頗克靈的餘波,便是泰晤士的河水,所釀也無非一八四二的葡萄酒。到了中年,憂患傷心,感慨始深,那枝筆才懂得伸回去,伸回那塊大大陸,去沾汨羅的悲濤,易水的寒波,去歌楚臣,哀漢將,隔著千年,跟古代最敏感的心靈,陳子昂在幽州臺上,抬一抬槓。懷古詠史,原是中國古典詩的一大主題。在這類詩中,整個民族的記憶,等於在對鏡自鑑。這樣子的歷史感,是現代詩重認傳統的途徑之一。現代詩的三度空間,或許便是縱的歷史感,橫的地域感,加上縱橫相交而成十字路口的現實感吧。不肯進入民族特有的時空,便泛泛然要「超越時空」,只是一種逃避。以往的現代詩,太像抽象畫了。

  《白玉苦瓜》容納我四年來的作品五十多篇,是我的第十本詩集。除了前面的六篇是在美國寫成,其餘的都是三年前回國後的作品。書以「白玉苦瓜」為名,也許是因為這一首詩比較接近前面所懸「三度空間」的期望吧。故宮博物院珍藏的白玉苦瓜,滑不留指的瑩白玉肌下,隱隱然透現一片淺綠的光澤,是我最喜歡的玉品之一。我當然也歎賞鬼刀神工的翠玉白菜和青玉蓮藕之類,但是以言象徵的含意,仍以白玉苦瓜最富。瓜而曰苦,正象徵生命的現實。神匠當日臨摹的那隻苦瓜,像所有的苦瓜,所有的生命一樣,終必枯朽,但是經過了白玉也就是藝術的轉化,假的苦瓜不僅延續了,也更提昇了真苦瓜的生命。生命的苦瓜成了藝術的正果,這便是詩的意義。短暫而容易受傷的,在一首歌裡,變成恆久而不可侵犯的,這便是詩的勝利。

  ││六十三年詩人節前夕

  詩之感性的兩個要素

  ││一九七四年大地版後記

  一位詩人過了四十五歲居然還出詩集,該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華滋華斯的傑作,多在三十七歲以前完成,四十五歲以後,便真箇江郎才盡了。柯立基和安諾德的情形,也大致如此。繆思,好像是不喜歡中年的,更無論老年了。當然,認真追她的詩人,到了四十、五十以後,倒是真能微聞薌澤的。至於七十歲的詩翁竟贏得繆思青睞屢顧的,也不乏前例。相形之下,西方的詩觀似乎強調青春,中國人就似乎看得淡些。希臘的詩神阿波羅,同時也是青春之神,中國人則強調「庾信文章老更成」,強調老樹著花,大器晚成。華滋華斯和史雲朋,到了晚年,還在詩中津津樂道童年,中國詩人則絕少這種現象。相反地,中國的古典詩歌詠中年的哀樂和老年的感慨,最多傑作。西方的觀念,認為詩應狂放不羈,至於散文,則是一種「文雅的藝術」(a civil art)。中國的詩觀比較講究溫柔敦厚,中年的沉潛和少年的激越同樣受到重視。一般說來,中國的詩人進入成熟期,都比較曠達而自然,不像葉慈那樣既驚且怒,也不像白朗寧那樣虛張聲勢。

  中國雖有江郎才盡之說,實際的例子反而不像西方多。創作力持續之謎,說得玄祕一點,簡直上通天機,不可思議,說得掃興一點呢,也許下通生理,跟什麼「腺」之類的不無關係,當非靈感派的詩人所願接受。除了人力不能控制的因素而外,主觀的堅持和努力仍是決定性的條件。三年前,我在一篇文章?曾經揚言,說什麼「在踏入地獄之前,假使容我選擇帶一個伴侶,則我要選擇的不一定是詩,而且一定不是西洋現代詩」,當時頗令一些學朋詩友懷抱杞憂,擔心從此我將棄繆思而去。事實上,「現代詩與搖滾樂」?的那一番話,是激於現代詩之冷與搖滾樂之熱,炎涼對比之下,有感而發。現代詩為什麼冷?搖滾樂為什麼熱?簡單說來,是因為前者的形式不容易讓人親近,內容又不太切合時代與環境,而後者恰恰相反。當時我身在美國,浪蕩已有兩年,心情幽遠而寥落,創作也十分歉收,面對搖滾樂的誘惑,不免怨起現代詩來。前引那一番話,不過是要氣氣繆思,表示天下之美,不盡在卿。那只是情人吵架,當不得真的。

  我是在六十年六月底回國的。學府和文壇的朋友,熱切的學生和讀者,忙碌的市民和渾厚的鄉人,電話鈴,限時信,門鈴門鈴,一回到這一切的中間,無論是國難之大或私情之小,都覺得十指連心,怎麼也瀟灑不起來。記得回國的第一夜,百感蝟集,時空的輪轉,鄉情的震撼,令我失眠。聽著鄰居後院幽沉的蛙譟和廈門街巷底深邃的犬吠,真真感覺自己是回來了。第二天一大清早的雞啼和賣豆腐女人的呼喊,使回來的感覺更形真切。因為這一切就是中國,從詩經的第一句起就是如此,每次聽到,都令人打心的巷底響起迴聲,嫋嫋難絕。就這樣,人回來了,心回來了,詩,也回來了。

  我和音樂之間的關係,還需要交代一下。意象與節奏,原來是詩之感性的兩個要素。節奏感與音調感可能因人而有小異,但是詩人而缺乏一隻敏感的耳朵,是不可思議的。音調之高低,節奏之舒疾,句法之長短,語氣之正反順逆,這些,都是詩人必須常加試驗並且善為把握的。自從現代詩反傳統以來,不少作者連中文的基本聲調都忽略了,結果一首詩不是音不副義,甚或音義相左,在聲調上「表錯了情」,便是完全喪失了節奏的張力,成為一首「啞詩」。國語只有四聲,少了一個峭急險驟的入聲,新詩的音域先天上已經比古典詩狹窄。剩下來的四聲,如果還不能充分發揮功用,新詩的音樂性,也就難怪要日趨貧乏。有一次和芳明談詩,曾自稱是新詩人中最愛在情緒的高潮和行末用去聲字的作者。技巧上的這種苦心,論我的文章?幾乎從未加以分析。我認為,凡是成功的現代詩人,沒有一位不是在音樂性上別有建樹的。這一點,除了溫任平等極少的評論家外,也幾乎無人論及。

  詩和音樂結婚,歌乃生。十年前,誰要是為了歌去寫一首詩,就會有追求「流行」的嫌疑。這種為晦澀殉道的高等幻覺,在今日,已經是落伍了。不說搖滾樂正是詩與歌的結合,即使「正宗」的現代詩人如奧登等,也寫過不少歌謠體的詩。如果詩人和作曲家視「流行」為失節,面對唱片,電臺、電視,只曉得退守一隅,自艾自怨,那就只有註定「冷藏」的份了。歌,正如發行刊物和舉辦朗誦會一樣,也是現代詩大眾化的一個途徑。當社會需要歌,好聽又有深度的歌,詩人就應該滿足這需要。

  當然,並不是每一位詩人都必須寫歌,也不必每一首詩都為歌而寫。可以想見,有許多必須熟讀深思的現代詩,那意境只容慢慢咀嚼,那形式也只有眼耳並賞,原不必與歌強為配合。中國詩的古風和律詩,西洋詩的十四行和無韻體等等,都是與歌無涉的。我們不能想像杜甫的「北征」怎麼唱法。我只是覺得,一位詩人的創作,不妨在幾個不同的層次上進行,既可以寫深刻的詩,也可以寫平易的歌。

  至於我自己,對於詩與音樂的結合,是頗有興趣與信心的。《白玉苦瓜》之中,和歌有關係的作品,竟然將近十首,便是最好的說明。譬如〈鄉愁四韻〉一首,便是音樂家戴洪軒要我寫的,據戴先生說,已經有四五位作曲家譜成了歌。另有青年歌手楊弦將它譜成了民謠,在今年六月一日的「胡德夫民謠演唱會」上,和胡德夫、李敏合唱,並且伴以鄧豫德的鋼琴,陳雪霞的古箏,和周嘉倫的提琴,聽眾千餘人的反應很是熱烈。此外,音樂家李泰祥曾將〈民歌〉與〈海棠紋身〉譜曲,還有一位劉文六先生也將一首〈雲〉(未收集中)編成了歌;可惜我自己都還沒聽到。歌的生命不應該僅止於五線譜上或演奏會中,它應該傳誦於街頭巷尾,活在廣大青年的唇間。看來詩人和音樂家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我向來不記日記,一來因為已經太忙,二來因為作品便是最真實的記錄了。在付印的前夕,把這些記錄再翻閱一遍,感覺之中,四年的經驗,個人的,希望也是民族的,似乎在這?留下了一泓倒影。其中〈小時候〉和〈蒙特瑞半島〉四年前發表在紐約一份留學生的刊物上,沒有再在國內的刊物登載。〈落磯大山〉和〈大江東去〉兩首,發表以後,自己頗不滿意,在付印前夕乃大加修改,現在的形式和當日發表時,已有甚大差別。以前我沒有這樣的習慣,現在才發現,如果改得好,是可以把一首壞詩救活過來的。

  這本集子?的不少作品,發表以後,曾引起或大或小或正或反的反應。四年來,對我的詩鼓勵有加而且形於文字披諸報刊的,包括陳芳明、碧竹、梅新、楊子、管管、關雲、石公、孫同勛、陳鼎環、姚一葦、陳克環、羅青、劉紹銘、李元貞、溫任平、林亨泰、林鍾隆、馮雲濤,和香港的楊晉、凝凝、也斯、蕭艾、凡妮、連心、雅倫等多位先生,當時不及一一致意,現在請容我利用《白玉苦瓜》出版的機會,向他們說一聲謝謝。對於寫信給我而竟然不獲回信的部份讀者,也請在這?接受我的歉意:我所以如此無禮,不是因為當時太忙,太累,便是因為來信的要求已超出我的能力之外,使我答覆為難。

  另有某些讀者來信,說要閱讀或者評析我全部的詩作,問我一共有多少作品。我只能簡單地說,到《白玉苦瓜》為止,我一共出版了十卷詩集,俱見書末所附單行本一覽。其中的前四種已經絕版。至於早應問世而迄未出版的,尚有兩種:其一為創作年代介於《天國的夜市》和《鐘乳石》之間的一卷《跳高者》;另一則為包括〈天狼星〉,〈大度山〉和〈憂鬱狂想曲〉的長篇詩集,寫作時期約當《蓮的聯想》前後。《跳高者》的剪稿散失殆盡,事隔十多年,風格亦已嫌舊,除了滿足某些讀者的「收集癖」之外,恐怕已無多大出版的價值了。至於那部長篇詩集,價值應當略高,但是短期內也出不來了。

  ││六十三年端午之夜
  破除現代詩沒有讀者的謠言

  ││一九七四年大地版三版序

  《白玉苦瓜》初版於去年七月,迄今十三個月,即將三版面世,作者頗感欣慰。「現代詩沒有讀者」這謠言,想來甚是可笑。

  一本書出版後,立刻面對兩項考驗。第一項是市場,以量取勝。第二項是批評,以質為準。到了這時,名義上這本書仍屬於作者,但是自身的命運,已不是作者所能控制的了。《白玉苦瓜》出版之後,不但臺港兩地有評多篇,香港出現了海盜版,而且直接間接還催生了一場民謠演唱會,現在又正準備三版,上述兩項考驗似乎勉可通過。這本書,先天的稟賦來自作者,後天的養育則有賴出版人姚宜瑛女士。再版三版,出版人當然「與有功焉」。

  第三版的《白玉苦瓜》,是名副其實的新版。本書初版是在去年七月,我去香港中文大學教書則在去年八月底,其間我曾去霧社山上主持「復興文藝營」。該地原為四十六年前山胞抗日壯烈事件的遺址,於今烈士碑前,英雄坊下,忠魂義魄,猶令人低迴不能自己。三版增列的這兩首〈霧社〉與〈碧湖〉,正是當日感奮之作,算是有詩為證吧。

  ││六十四年八月於臺北

  杜甫有折舊率嗎?

  ││一九八三年大地版十版序

  《白玉苦瓜》出版迄今不到九年,即將十版,出版人姚宜瑛女士要我發表一點感想。

  安迪?瓦荷說:在大眾傳播的現代社會,每人輪流出名五分鐘。流行的東西有一個共同的致命傷,就是既快又高的折舊率。詩,從來不是什麼流行的東西,所以也沒有什麼折舊率的問題。對於屈原或杜甫,折舊率似乎毫無作用。

  《白玉苦瓜》快要十歲了,這孩子身體好像不錯。平均一年一版,表示讀者對他相當照顧。銷路當然不是健康的唯一標準,幸喜詩選家、詩評家、作曲家等等對他也不算冷淡。即以「入樂」一項而言,先後把這些作品譜曲甚至出唱片的,就有戴洪軒、楊弦、李泰祥、羅大佑、張炫文、鄭華娟等幾位先生。這也可說相當「小眾化」了。對這些小眾,我很感謝。

  十版以後,甚至二十世紀以後,又如何呢?身為母親,我早已盡了心血。在未來的風霜雨露?,我相信《白玉苦瓜》能夠照顧自己。

  ││七十二年一月於沙田




其 他 著 作
1.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2. 梵谷傳【精裝版】 Lust for Life
3. 青青邊愁
4. 日不落家
5. 分水嶺上
6. 台灣詩人選集14:余光中集
7. 余光中幽默詩選
8. 天狼星
9. 與永恆拔河
10. 隔水觀音
11. 紫荊賦
12. 藕神(平裝)
13. 舉杯向天笑
14. 不要緊的女人
15. 余光中跨世紀散文
16. 余光中六十年詩選(精裝)
17. 余光中六十年詩選(平裝)
18. 望鄉的牧神(重排九歌新版)
19. 蓮的聯想
20. 鐵肩擔道義
21. 余光中詩選第二卷(精裝)
22. 高樓對海(新版)
23. 余光中詩選(精裝)
24. 起向高樓撞曉鐘:二十堂名家的國文課
25. 不玩水的鴨子:自我挑戰的學習
26. 寸心造化--余光中自選集(精裝)
27. 寸心造化--余光中自選集(平裝)
28. 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貳【11】 評論卷( 一)(精裝版)
29. 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貳【12】 評論卷( 二)(精裝版)
30. 如果遠方有戰爭
31. 天國的夜巿(平)(初版)-三民文庫049
32. 文藝散文精選 (第一集)
33. 尋找香港人
34. 記憶像鐵軌一樣長
35. 三民叢刊:天國的夜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