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爸爸,我們去哪裡?

爸爸,我們去哪裡?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745812
黃琪雯
寶瓶文化
2009年8月27日
73.00  元
HK$ 62.05  







* 叢書系列:Island
* 規格:平裝 / 176頁 / 20.8*14.8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Island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法國文學















他們說,擁有這樣的孩子,是上天給的特別禮物。
我只想說,老天,您太多禮了!

這是一個父親用生命寫給孩子的長信,雖然他的孩子讀不懂,也永遠無法讀到!

  ★榮獲2008年法國費米娜文學大獎!
  ★法國讀者推薦最佳禮物書、年度最感人的文學作品!
  ★法國文學暢銷榜第一名!
  ★在法國出版未滿一年,已感動超過500,000名讀者!
  ★出版不到兩個月,便在法國創下單日銷售2000本的佳績!
  ★翻譯版權售出美、日、韓、德等24個國家,仍在熱烈增加中!

  「爸爸,我們去哪裡?」
  托馬總是重複問著我這一句話。
 「爸爸,我們去哪裡?」
  只是,他從來都不懂這話的意義,也不懂我的回答。
 「爸爸,我們去哪裡?」
  我想對他說:孩子,對不起,把你生壞了......

  有人說,生出一個殘障兒,就是遇到一次世界末日,而他,遇到了兩次!

  他是尚路易.傅尼葉,在法國文壇及電視圈擁有極高的地位,然而在一身的光環背後,隱藏的卻是他多年來避而不談的兩個殘障兒。遲至四十年後的今日,
他決定送給他的孩子這本書,用來表達他的歉意,及永遠未說出口的愛。

  然而,傅尼葉卻以異於其他殘障兒父母的幽默口吻,訴說自己的經歷,甚至輕鬆地開起兒子的玩笑。他說不想讓讀者哭泣,只想帶來歡笑,但如此輕盈的敘
述,卻字字精準地刻劃出了他身為一個父親的痛苦掙扎。

  相較於眾多描寫生命傷悲的題材,《爸爸,我們去哪裡?》打破了我們對悲傷的看法。傅尼葉選擇直率地嘲弄自己的遭遇,正如他所說的:「幽默,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我們可以不流淚,以另一種方式越過生命的傷痛與困境!

  「對我而言,馬修和托馬只是兩個『與眾不同』的孩子,從來都不是殘障或不正常的!儘管他們有著殘缺,卻不停地讓我們看到人性可愛與動人的地方。這本書不只是我送給馬修和托馬的禮物,也是給我自己的一份禮物!」──尚路易.傅尼葉

作者簡介

尚路易.傅尼葉(Jean-Louis Fournier)

  1938年生。大學時修習古典文學,原應成為嚴肅學者的他,後來卻成了法國知名作家及電視劇編導。他曾獲得多項國際藝術電影大獎,也曾投入卡通影片的創作,並參與多部電視影集及紀錄片的製作。從1992年起,傅尼葉開始文字創作,作品逾二十部,包含散文、小說、劇本,他幽默詼諧的筆法,令眾多法國讀者為之著迷。

  雖然經常受邀上媒體談論作品,但關於自己的兩個孩子,一直是傅尼葉避言談起的話題。直到他70歲,也就是2008年,他才出版《爸爸,我們去哪裡?》,首度寫出身為兩個殘障兒父親的心聲。他說:「過去不提,不是因為怕丟臉、怕被人用異樣眼光看待,而是無法面對說了之後難以承受的痛楚。」

  《爸爸,我們去哪裡?》一出版,立即在法國引起相當熱烈的迴響,在銷售量和排行榜上都創下耀眼的佳績。傅尼葉的句句文字撫慰了許多讀者,不僅僅只是同為殘障兒的父母,更告訴大家即使有再痛苦的遭遇,還是能夠有勇氣地笑著活下去。有評論家說:「或許上帝不曾善待傅尼葉的孩子,但這部作品之於傅尼葉,甚至所有的讀者,都是我們面對生命困境時最好的禮物。」

譯者簡介

黃琪雯

  兼職譯者,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法文筆譯組畢業。譯有《二個英國女孩與歐陸》、《亞瑟與禁忌之城》、《杏仁》等書,以及法語電視影片數部。



推薦序
有一天,我會跟女兒說,關於這本書裡爸爸的故事
蔡詩萍 作家、資深媒體人

  任何自詡文明的人,最基本做人道理,不就是:絕不把他人的苦難,當成自己茶餘飯後,用來發笑、諧謔的話題嗎?

  但,例外的是,如果,一個受苦難的人,自己超乎尋常的,對自身的處境,還以調侃、戲謔的語調,不時自嘲時,我們是該認真的回應他,報以熱烈的笑聲,還是,反以更嚴肅的態度,面對他,給他一副「這並不好笑」的冷肅神情呢?

  「情到深處無怨尤」,很感人,不過,多少人真無怨無尤呢?或是,在那無怨尤的背後,我們早已推定置身於這種無可推卸之悲哀情境的人,早該習慣、淡漠於應該有的悲憤情緒呢?

  細細的讀著,法國作家尚路易?傅尼葉的作品《爸爸,我們去哪裡?》,我從內心深處感謝這位父親的「勇於幽默」。

  人們總以為,幽默是比悲情、比憤怒,更具智慧的。應該沒錯,幽默,尤其是「幽」自己悲涼處境之「默」,的確需要高超的EQ指數。可是有沒有想過,如果,幽的,是自己的一對兒女,打出生起便注定是殘障兒的命運時,那又需要何等的胸懷,何等的勇氣呢?

  猶太人的諺語,「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道盡人類自以為是的愚蠢,然而,若倒過來,人類面對悲涼之處境,遂不思、不考了,而只是在那發笑,打從心底,發出對自己無奈際遇的苦笑、大笑、狂笑,乃至於長嘯〈長笑〉時,上帝有知,又豈會不動容呢?

  我是個老爸爸,四十七歲得女,女兒出生時,我帶著口罩,拿著剛買來還不太熟悉如何操作的攝影機,興奮無比、忐忑不安的等待著女兒啼哭落地的那一刻。興奮可以想見,活了近半世紀,終於「當老爸」了;而忐忑呢,單從看書就知道,要生一個活潑健康的寶寶,並非理所當然,即便是一對「好男好女夫妻」〈我太太是不錯的,我對自己則不見得有把握〉,亦未必天從人願,生出個「健康北鼻」。所以當醫生與護士,宣布小孩一切OK時,我拿著攝影機,竟然獃獃杵在那,不知幹什麼好,而也就在那一瞬間,護士把「一團漆黑」、「骨瘦如柴」的女兒,包裹著白毛巾送到我手上時,我覺得眼眶一陣濕熱,除了感謝,喃喃自語的,還是感謝。

  感謝老天,疼惜一位中年得女的老男人,給他一個健康寶寶。漂不漂亮?聰不聰明?誰還管她呢!是個活脫脫,道道地地、健健康康的女娃兒,我就很滿足了!〈至於後遺症,還是有的,我買的攝影機,在女兒出生的那一瞬,我僅僅拍到護士包裹好送來的那一幕,其他的,全被我自己的感動與感謝,給忘記了!後遺症就是,女兒的老媽一直念到現在!〉

  我初為人父那一瞬間的奇妙感受,相信,於很多父母,是共有的感受。世間很難有那樣的複雜情懷,驚喜交集、憂慮相隨,那一瞬間,多希望老天忘掉自己曾經犯過的錯,多希望老天藉著給自己一個健康的寶寶而讓自己重生、並且洗滌掉一切的罪惡。

  這樣的初為人父的祈禱,多半情況下,老天爺是給予機會的。但,倘若老天爺不給呢?對那些無法得到健康兒女的父母親,他們又該以怎樣的心情,去回應老天爺呢?說句絕不矯情的話,我真的不知道。

  讀《爸爸,我們去哪裡?》,我不時隨著作者爸爸的敘述在想,「如果換成我,我會怎樣呢?」我真的,不知道。

  兩個先天殘疾的男孩,他們的媽媽受不了「有一就有二」殘酷事實,離開了。他們的爸爸,沒有選擇離開,只好接受現實,扛起照顧他們的責任,父兼母職。兩個孩子,終其一生,是不會像健康孩子那樣,在老爸生日、在父親節,在隨便哪一天裡,突然心有感悟的抱起老爸說聲「我愛你」。他們只能用宛如嬰孩一般的方式,跟他們的爸爸撒嬌、示好、負氣、並隨時大小便。

  如果,每個孩子都是老天爺的恩賜,那傅尼葉這位老爸,顯然「太得天獨厚」了,他竟然被老天爺一連「恩賜」了兩回一樣的禮物。難道,卑微的父親,不能高聲向老天爺喊出,「你是不是搞錯了?」、「如果連『賓果一次』的機會都沒有,為何連續兩次都恩賜個殘疾兒呢?」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因為人太卑微,再怎麼思維,都逃不出造物主的手掌心。然則,人類,處境堪憐的人類,下決心不思考,只是對自己的命運發笑時,上帝該怎麼辦?

  正因為,作者老爸擺出的,不是一般的思索,他反而在插科打諢的戲謔與自嘲中,傳達了更多我們面對「家有殘疾兒」之家庭時,該有的坦然態度。

  我最喜歡作者老爸常說的,他的兩個孩子最無社會階級與貴賤意識。因為,無論是教宗也罷,總統也好,亦或是流浪漢,這些人聚集一室,對他的兩個孩子,完全沒有意義,他的孩子只會以他極低的智商,純真而自然的走向那位對他微笑的人,而非像一般孩子會在父母的暗示、社會的指引下,迎向位高權貴之人。要說歸真返璞是自然,難道殘疾、智障者,不是最接近自然境界者嗎?

  書中盡多這類「異於常人」的反思。有趣的是,換成是一般人做這類評論,恐怕早被罵成「狂人語錄」瘋狂版,然而正因為這些反思,是出自家有兩個殘疾兒的老爸之口,社會輿論倒多了幾分寬容與認真對待。說來既反諷,也滿悲哀的,因為,這畢竟是一般人絕不願意「身歷其境」換得的智慧。

  我是個父親,當了老爸爸,自以為能體會所有父親的愛。但我必須說,讀了這本書,我被迫承認,我其實不能體會這位家有兩個殘疾兒的父親之愛。他的幽默,是基於無從逃避的責任,是必須挺下去,讓自己堅強扛起照顧兒子責任的壓力下,一種生命的出口。他的幽默,是生命無可如何之下,一種最高智慧的「移影換形」,一種對一雙兒子摯愛無礙的超脫。

  我不可能體會,不可能真正了解的。

  我只能以一位老爸爸的讀者心情,在讀後的夜裡,坐在我女兒身邊,看她靜靜的呼吸,聽她輕輕的鼾聲,然後趴向她的耳際,跟她說:「爸爸很愛妳喔,有一天妳再長大一點,再多懂一點人事後,我會告訴妳書架上這一本薄薄的書《爸爸,我們去哪裡?》,裡頭有一個了不起的爸爸,他終其一生,愛他的兩個孩子,跟妳不一樣的兩個孩子,但宛如天使......」





* 讀者評鑑等級:

4顆星
* 推薦人數:7,共有7位網友寫書評。
*

我要寫書評

1.
李亭誼
/ 台灣台北
2010.01.30看李亭誼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4顆星
作者寫的這本書
感動了我
完全表現出了當爸爸生出了殘障而是怎樣的心情
還有殘障兒的天真無邪
----
真的是一本好書啊!
2.
萌十字
/ 台灣台北
2009.11.05看萌十字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3顆星
看完這本書 花了一兩個鐘頭時間

第一個念頭是 作者的真心剖白 是真實又自然

讓人看到一本真正的書 告訴我們 擁有殘障兒 是怎麼回事?

整本訴說的 作者反覆說明的 是身為殘障兒家長的日常之日常

沒有驚喜 沒有成長的育兒生活 看著兩個兒子 他們一輩子就只能這樣了

還有什麼話要出口的話, 大概就是"如作者那般開自己兒子玩笑"的說話方式

既然 大家除了同情眼光 可真的一點也不了解這位爸爸的處境

他使用最驚人之語 剖白其人的真心話 希望那些癲狂的玩笑, 具有讓讀者明白

如果你遇到這兩次世界末日 你可能也會這樣做.

一般會把這種經過寫成勵志文學之書 像是只呈現幕前之光明面 看不見幕後心酸

"爸爸 我們去哪裡?" 卻把日常之日常 猶如稚子這無盡重覆也是唯一的一句話語

銘刻障礙兒家庭之真實樣貌 進入我們的心中.
3.
顏玲
/ 台灣台北
2009.10.31看顏玲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5顆星
作家哈洛德.庫希納(Harold S. Kushner) 的兒子亞倫,罹患了一種罕見疾病──早老症,因此他在自己的著作《當好人遇上壞事》中,開宗明意說:『為何是我?當好人遇上壞事,我們應該問的不是:「為什麼這種不幸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做了什麼事得受這種報應?」這實在是一個讓人無法回答且沒有意義的問題。更好的提問應該是:「既然不幸已經發生在我身上了,我該什麼辦?」』他在書中強烈質疑上帝對約伯信心的考驗,如果為了證明約伯對上帝的忠貞,必須面對一連串的打擊,那麼充其量是否只是上帝與撒旦之間的賭注,人類又何其無辜,得接受所有突如其來的不公平試煉。

《爸爸,我們去哪裡?》作者尚路易.傅尼葉(Jean-Louis Fournier)是法國知名作家及電視劇編導,他本身也遇到類似的經歷。當第一個兒子馬修被證明是殘障兒時,對他來說宛如世界末日;第二兒子托馬也同樣不正常時,他只能對老天說:「您太多禮了。」尚路易習慣幽默筆風,所以在他無法真正釋懷前,隱藏了二個兒子的事長達四十年,直到他寫下這本書,當成是他們三人共有的禮物。

「爸爸,我們去哪裡?」
托馬總是重複問著我這一句話。
「爸爸,我們去哪裡?」
只是,他從來都不懂這話的意義,也不懂我的回答。
「爸爸,我們去哪裡?」我想對他說:孩子,對不起,把你生壞了......

每個等待喜獲麟兒的父母,總希望有個與眾不同的孩子,卻從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接受老天恩澤,想不到尚路易一連二個孩子,都是上天的大禮,是祂對尚路易開了個大玩笑嗎?然而在尚路易眼中,受苦的不是自己,而是馬修和托馬,兩個身體與智能不正常的寶貝。

我也身為人母,知道每個孩子在自己眼中都是獨一無二的,他是我們生命的延續、愛的傳遞,我們圖的不是他是否孝順或出人頭地,只盼他們能在世上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實現自我生命的喜悅,但這些期待對尚路易來說,是永遠也盼不到的家長祈禱。

在安潔莉娜裘莉尚未成名之前,我一直以自己的豐唇為恥,小時候更害怕別人盯著看,漸漸長大後學會以玩笑帶過,自我解嘲說:「妳們一條口紅用一年,我大約只能用半年。」

雖然尚路易竭盡所能用黑色幽默,寫下兒子的低智商、一舉一動的低作為,但從字裡行間令讀者不難覺察到他的無奈,畢竟這是關於生命,關於困境的掙扎:
『我還記得有一次在路上,我想模仿開車去大學接孩子的父親,並用他們的口吻對孩子說話,於是我想出了幾個和他們課業相關的問題。我問:「馬修,你那份關於蒙田的作業成績如何?你的論文得幾分?還有托馬,你的拉丁作業錯了多少?三角法學得如何?」
我一邊談著他們的課業,一邊從後照鏡看著他們。他們蓬亂的頭髮下,眼神迷惘。也許我心中希望他們能夠很嚴肅地回答我的問題,告訴我說,他們不要再演殘障兒童了,這個遊戲一點都不好玩,他們要變回跟大家一樣,像個正常人……
有那麼一刻,我等著他們的回答。
結果,托馬問了好幾次的「爸爸,我們去哪裡」,馬修則是「噗噗」個不停……
這果然不是個遊戲。』~~摘自本書內文

老天對人性的試驗有許多種,每一種或許都有其目的,但相對於蘇格拉底銘言:『如果把世上每一個人的痛苦放在一起,再讓你去選擇,你可能還是願意選擇自己原來的那一份。』不知作家尚路易.傅尼葉是否仍然願意選擇自己原來那一份。

也許答案就像榮格說過的一句話:『人生的意義在於,人生對我提出了一個問題。』
4.
BLUE
/ 台灣高雄
2009.10.10看BLUE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5顆星
如果我也得到了大禮...一次還2個...
沒有這樣的孩子 你不知道跟他們相處生活有多麼的困難...
多麼乏味...在長途的旅行中他們沒有能力陪你說話
你的喜怒哀樂...他們沒有能力與你分享
需要多少耐性一次又一次的回答相同的問題...
可怕的是他們只聽的懂妖精語...我們不懂的妖精語...怎麼溝通?
面無表情的面對他們都很困難了...更何況會對他微笑...
身為讀者 是的 我覺得很好笑 很幽默
但是幽默的背後卻是那一句...對不起...我把你生壞了
然而對他們而言 卻是一輩子都無法了解這句話的意義
一輩子都無法了解爸爸的痛
也無法說出那句...老爸.我原諒你!

5.
阿觀
/ 台灣台東市
2009.09.17看阿觀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5顆星
都說他的作品最迷人之處在幽默詼諧的筆法;都說他無意搞笑但書中處處是笑點;
都說他想藉這本書讓大家笑。可為什麼他讓我噙著淚,一路讀來卻沒能笑得出來。

他是尚路易.傅尼葉,法國知名作家及電視劇編導,曾獲多項國際藝術電影大獎。
在受邀各媒體的訪談中,兩個兒子是他的禁忌話題。直到70歲,也就是2008年出版
《爸爸,我們去哪裡?》。首度公開寫出自己的兩個重度智障兒。他為兒子寫這本書,
雖然他們讀不懂,也永遠無法讀到。但至少可以讓他們不被遺忘。

家中有殘障兒的人會說,生出一個殘障兒,就是遇到一次世界末日,而他卻遇到兩次!
家中沒有殘障兒的人會說,擁有這樣的孩子,是上天給的特別禮物,他卻只想說,老天,
您太多禮了!
馬修的誕生是初為父母衷心的期盼,但第一位有勇氣告訴他們孩子是殘障兒的醫師,卻叫
他們不要對馬修心存幻想,因為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濟於事。馬修看不見也聽不到,全身
骨頭脆弱,雙腳扭曲變形,背駝得嚴重,一歲到十歲身高都沒變。

馬修兩歲時托馬出生,金髮黑眼,眼神清亮靈活,總是笑容滿面的他,完美得猶如珍貴
易碎的天使,傅尼葉向朋友坦誠,終於知道擁有正常的孩子是什麼感覺了。這永遠無法
忘記的喜悅,很快地在醫生宣布托馬與哥哥一樣的剎那間軋然終止。

比起只能發出「噗噗」聲的哥哥,托馬坐在車上總會不斷重複說著:「爸爸,我們去哪裡?」
曾有一次,傅尼葉模仿去大學接孩子的父親,他問:「馬修,你那份關於蒙田的作業成績如何?你的論文得幾分?還有托馬,你的拉丁作業錯了多少?三角法學得如何?」一邊談著他們的課業,一邊從後照鏡看著他們蓬亂的頭髮下茫然的眼神。他多希望他們能嚴肅的回答:「我們不要再演殘障兒童了,這遊戲一點都不好玩,我們要變回跟大家一樣,像個正常人……。」結果,托馬問了好幾次:「爸爸,我們去哪裡?」馬修則是噗噗個不停 ……。這果然不是個遊戲。

但有時面對托馬的問話,他直想回答:
我們要開上高速公路,逆向開上去。
我們要去摸熊,然後讓熊一口咬死。
我們要去採一種毒蘑菇,然後做成一盤好吃的蘑菇蛋捲。
我們要去游泳,從一個大跳板上,直接跳進沒有水的泳池裡。
我們要去海邊,在鬆軟濡溼的沙子上散步,然後陷進流沙裡一起下地獄。

馬修十五歲過世,托馬現在已四十多歲,不再問:「爸爸,我們去哪裡?」
也許他哪兒也不想去了。
就傅尼葉而言,這本書是送給馬修和托馬的禮物,同時也是給他自己的一份禮物。
但我怎麼覺得這是送給每個人的禮物,打開它,竟然發現自己的幸運就藏在裡面。
當傅尼葉只想對他的孩子說:「對不起,把你們生壞了。」
我只想對他說:「謝謝你的禮物。」

* 看更多讀者書評





其 他 著 作
1. 我十歲,離婚 Moi Nojoud, 10 ans, divorcee
2. 蕾拉 La traverse des sens
3. 杏仁(L’amande)
4. 亞瑟與禁忌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