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尋找自由(第一部):自由的追求與毀滅(下)

尋找自由(第一部):自由的追求與毀滅(下)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789922
阮銘
玉山社
2010年12月08日
107.00  元
HK$ 90.95  

 $16.05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5*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人文史地 > 台灣史地 > 人物史/傳記














@我的這些歷史記錄,能讓謊言退卻嗎?
  國共兩黨當前的百年慶,究竟是什麼樣的造史運動?
  歷史真相又是如何?

  少年時在蔣介石國民黨專政下,
  我追求過自由,
  後來得到的,
  是毛澤東共產奴役制度的統治;
  那是第一次「自由的追求與毀滅」。
  毛澤東去世時,
  我雖已四十五歲,
  卻重做起少年時的自由之夢,
  再次毀滅於鄧小平的「反自由化」大戰略。—阮銘

  中國、美國,到台灣,
  他畢生追求自由;
  在中國的大半生,經歷國民黨與共產黨的統治,
  年幼時遭遇父母親被國民黨殺害,
  壯年時身陷文化大革命瘋狂般的鬥爭與下放勞改,
  與胡耀邦共事時又目睹共產黨高層的權力惡鬥,
  終於自由夢碎,
  認清極權統治者只把人民當棋子的相同本質。
  後半生他在美國與台灣呼吸自由的空氣,
  驗證民主自由的價值,
  但仍不免憂心奴役制度的無法根絕。
  他的一生是個時代的縮影,
  國民黨軍人子弟出身,
  又曾經是國共內戰中「勝利者」的一方,
  親歷中國近代巨大的轉變,
  這部回憶錄將是他最真實的人生記錄,
  告誡世人自由、人權的可貴。

本書特色

  1. 一個身歷中國對日抗戰、國共內戰、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共產黨權力鬥爭的自由主義者,最真實、最深切的回憶錄。

  2. 有別於國共兩黨觀點的國共鬥爭史。在國共兩黨即將合力迎接所謂百年慶的同時,這本回憶錄將帶給你不同的想法與感受,看見真相。

作者簡介

阮銘

  一位跨越國民黨和共產黨兩個黨國統治時代,以及跨越大洋兩岸和海峽兩岸兩種社會的自由主義者,人生的重要歲月都投身在爭取自由民主,這個現代
文明的普世價值。

  1931年出生於中國上海。父親是保定軍官學校第六期砲兵科畢業,與何應欽同學,早年隨孫中山投身革命,於孫中山任非常大總統時期擔任總統府侍衛官,1922年「陳炯明兵變」時,曾護衛孫中山避居永豐艦,之後投身北伐與抗日游擊武裝,1940年底遭隸屬國民黨軍統特務系統的「忠義救國軍」秘密殺害。母親於1943年為尋找父親失蹤原因,遭誘至安徽廣德旅店,至今下落不明。

  1945年與震旦附中一群關心時局的同學成立「耕耘社」,於該社刊物《耕耘》上發表批評時政的文章,也參加校外學生運動。隔年與「耕耘社」同學一起加入中國共產黨,從事上海市學生民主運動。

  1948年,考入燕京大學,對於燕京大學校訓「Freedom through Truth for Service(以真理得自由而服務)」相當認同,浸淫在燕京大學的自由學風之中。

  1952年,因燕京大學在反美浪潮中遭撤銷,隨著就讀的工科被併入清華大學,擔任機械、水利兩系的學生黨總支書記,兼任團委副書記(後任書記)。前往清華大學之前,初次見到當時剛轉任青年團中央書記的胡耀邦。

  1958年,反右鬥爭後,因應北京市委調學校知識份子幹部充實新聞戰線的需求,調任《北京日報》社政法文教部副主任,1959年調任理論部主任,曾經下放到北京郊區朝陽公社的南磨坊第八生產隊與農民一起生活,一起體會饑餓的滋味。

  1961年,調至中共意識形態戰線的前哨陣地中央宣傳部,於陶鑄任中宣部長時期任調查研究室主任,之後在中央文革小組對陶鑄的鬥爭中受波及,遭抄家六次,被安上「砲打無產階級司令部」的罪名,接受軍事管制小組隔離審查。

  1977年,應胡耀邦之邀,至中央黨校為《理論動態》雜誌效力;接著擔任新成立的理論研究室副主任,多次受胡耀邦之邀,參與中共中央主要會議提出改革意見。但終於因改革的言論不見容於胡喬木、鄧力群等,在王震擔任中央黨校校長時被開除黨籍,撤銷工作。

  1988年,經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黎安友教授向羅斯基金會推薦,前往哥倫比亞大學任羅斯訪問學者。之後又在密西根大學、哈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等做訪問研究。

  1997年應聘來台,於淡江大學任教,與台灣人多所接觸之後,極為欣賞台灣人開放、勇敢、豪邁的海洋性格,也對台灣的民主制度頗為傾心,於2002年取得台灣國籍,2004-2006年,在陳水扁擔任總統時,被聘為總統府國策顧問。目前為台灣綜合研究院顧問。

  著有《歷史轉折點上的胡耀邦》、《鄧小平帝國》、《中共人物論》、《兩岸統一百年大計》、《透視總書記》、《民主在台灣》。在玉山社有:《民主台灣 vs.共產中國》、《去恐懼,開創台灣歷史新時代!》、《兩個台灣的命運——認同TAIWAN vs.認同CHINA》、《從寧靜革命到寧靜建國》、《歷史的錯誤——台美中關係探源》、《我看台灣與台灣人》、《鄧小平帝國30年》,編著《台灣青年.看未來》等書。其中《歷史的錯誤——台美中關係探源》一書被譯為日文,在日本由草思社出版。


T 3 毛帝國的終結(1966-1976)
文革之初(上)
文革之初(下)
三國演義(上)
三國演義(中)
三國演義(下)
新星殞落(上)
新星殞落(下)
全面奪權
砲打司令
軍事管制
賀蘭山下
旅途驛站
陶瓷菩薩
十月政變

PART 4 開放的新地獄(1976-1988)
富強胡同
理論漩渦
歷史轉折
分道揚鑣
訪美歸來
包圍戰略(上)
包圍戰略(下)
特區調查
黨校易幟
異化事件
自由之死
別了中國


?
  多年前,有人約我寫回憶錄。我說不,因為我這一生,只是俗話說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撞過了,再不去想它,我沒有過去的回憶。對未來,那不是我所能左右,也不去想,我沒有未來的夢。我好像希臘神話中的西西弗斯,把石塊推上去,滾下來,再推上去,日復一日,做著同樣「荒謬」的事,有什麼可寫的呢?

  今年(二○○九年)十月,有人重提寫回憶錄的事了。這回的理由是:台灣和中國,開始了一場稱作「迎接百年慶(一九一一 ~ 二○一一),詮釋大時代」的「造史」運動。陸續登場的「兩岸一甲子」、「古寧頭一甲子」、「大江大海1949」,「新加坡連(戰)胡(錦濤)會」,可以看出他們不但在偽造兩岸百年史,還在顛覆從反法西斯勝利到共產奴役制度瓦解的二十世紀世界史。 朋友問:你一生跨越國民黨和共產黨兩個黨國統治時代,跨越大洋兩岸和海峽兩岸兩種社會,又經歷反法西斯戰爭和共產奴役制度瓦解的進程,難道不想留下一點真實的記錄,來揭穿歷史的偽造者嗎?

  我想,國共兩黨偽造歷史,作為鞏固權力的手段,並不是新鮮事。但過去雙方,各造各的偽史,各騙各的大眾。這回的不同,是雙方合作「造史」,共同欺騙兩邊的大眾。 這一波聯合「造史」,從中共「建國一甲子」(一九四九 ~ 二○○九)開始。一部影片「建國大業」,明知是騙,多少名牌演員搶著去演,多少大牌政客爭著去看。蔣介石的孫子,國民黨副主席蔣(章)孝嚴,趕去看了兩遍,稱讚中共「客觀、進步」。可不是?過去扮演他爺爺的演員總是兇神惡煞,今天換上個面團團、慈眉笑眼的張國立,不就為騙你這句話嗎?

  同時,龍應台出了本《大江大海1949》,封面題簽赫然是「一本書改變一個時代」。我不禁好奇,她要怎樣改變一個已經過去的時代呢?買來一看,原來她要「改變」的,是反法西斯勝利和共產主義瓦解那個「大時代」人們腦中的歷史觀與價值觀。書中描繪的,不只一九四九年的兩岸圖景,而是涵蓋二十世紀反法西斯戰爭到柏林圍牆倒塌的歷史畫卷。她的畫卷是巧妙地用一個個精選的個案剪接起來,為了傳達出一個訊號,就是那句誇張的質問:

  ——請凝視我的眼睛,誠實地告訴我:戰爭,有「勝利者」嗎? 她剪接的戰爭,從亞洲到歐洲,從上海到南太平洋,從列寧格勒到長春;時間跨度涵蓋日本侵華、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國共內戰。她選擇一系列的故事:圍困列寧格勒的德軍的家書,圍困長春的共軍的回憶,南太平洋戰俘營中被俘的反法西斯戰士的漫畫,接受日本軍官命令刺殺反法西斯戰俘的台灣兵的訪談,國共內戰時逃到澎湖的流亡師生被槍殺……等等,都是為了表明她那似乎是坐在雲端裡的說教:

  ——戰爭沒有「勝利者」,沒有「原因」,也沒有「罪犯」,對「戰爭罪犯」的審判是荒謬的。(「勝利者就沒有戰犯嗎?」)生在這個「大時代」裡,你只能忍受被「大時代鐵輪輾碎」的命運。

  而槍殺流亡師生的「失敗者」卻是有「原因」的。書中寫了五千個山東流亡學生,逃避國共內戰渡海來台就學,由七位老師帶領到了澎湖,被「失敗者」(國民黨)強迫當兵。一個學生站出來,只講了半句話:「報告司令官我們有話要說……」,司令官李振清一個眼色,衛兵舉起刺刀刺去,學生的鮮血噴湧而出,倒斃地上。承諾這五千個孩子的父母帶他們來上學的七個老師,到處奔波、陳情,結果全被當作「匪諜」槍殺。對這樣的恐怖殺戮,龍應台寫道:

  ——關鍵的「原因」之一就是,共產黨的間諜系統深深滲透國軍最高、最機密的作戰決策,蔣介石痛定思痛之後,決定最後一個堡壘台灣的治理,防諜是第一優先。

  有意思的是,這本「向失敗者致敬」、「以身為失敗者為榮」的書,卻獲得了「勝利者」的青睞。「兩岸一甲子」大會上,中國來的共產黨代表、「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做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擁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的原創者鄭必堅,在演說中特意引用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鄭必堅說:

  ——一九四九年台海分隔,給兩岸留下大江大海般深深歷史遺憾,如今在歷史新起點上,共同迎來大交流、大合作、大發展的新階段。

  台灣的媚共媒體自然不會放過機會,立刻發表社論〈柏林(圍)牆倒塌與台灣海峽開通〉:

  ——不須讚嘆柏林(圍)牆倒塌,台灣海峽開通是更重大歷史事件。共產主義瓦解,不是始自戈巴契夫新思維,而是始自鄧小平改革開放;不是始自柏林(圍)牆倒塌,而是始自蔣經國開通台灣海峽。中共改革開放是共產專政修正轉型的指標樣版,海峽兩岸互動為人類文明和平發展寫下新頁。共產專政轉型與戰爭陰影消除,柏林(圍)牆未給世人答案,是由台海兩岸作答,經二十年來互動激盪,如今在和平發展主旋律下,愈來愈理智,愈來愈昇華,世人應可期待一個典範式答案,將在不日繳券時呈現。 (編按:台灣的慣用語法是「柏林圍牆」。)

  為什麼毛澤東的「兩個凡是」理論家鄭必堅,欣賞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呢?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只有顛覆反法西斯勝利和共產奴役制度瓦解的歷史,才能開闢中國新奴役制度「崛起」的「歷史新起點」;只有顛覆天安門屠殺和柏林圍牆倒塌的歷史,共產中國新奴役制度才能跨越台灣海峽,消滅台灣人民在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創建的自由民主制度。

  這場「造史」運動,今天才開始。依胡錦濤、馬英九的規劃,至少要連續兩年,「造」到二○一一「百年慶」。在中國,叫「辛亥革命」百年慶;在台灣,卻叫「中華民國」百年慶!你不覺得滑稽嗎?百年前,台灣在日本統治下,「辛亥革命」既未革到台灣,「中華民國」也不在台灣,哪來的「百年慶」?可見「百年慶」是假,藉此偽造台灣百年史,為共產中國企圖跨海吞併民主台灣「繳」出「一個典範式答案」是真。

  朋友說:難道台灣無法阻止歷史的偽造者嗎?

  我說很難。揭穿歷史的偽造不難,難在人們不願接受真相而願意受騙。巴特勒主教(Bishop Butler)說過:「事物和行為原來是什麼就是什麼,其後果將是什麼也就是什麼,我們為何竟想要受騙呢?」你知道想要受騙的人,是不願接受真相的。你若告訴他真相,他會視你為敵。在中國文革那個時候,說出真相,相信真相,都要死;要活的人,只有騙人或甘願受騙。

  ——但現在不是這樣的時候了,朋友說。

  ——所以更難。被迫騙人或受騙,形勢變了,還會說出真相或相信真相。自願騙人或受騙,視說出真相為敵的,你對他有什麼辦法?

  ——然而總還有不願騙人和受騙,願意了解歷史真相的人吧?即使現在沒有,下一代或者更遠的未來,會有人想探究這段已被重重謊言湮沒的歷史;他若能找到一點被謊言湮沒時代的真實記錄,該會帶給他如獲至寶的喜悅吧?

  ——對未來我不能確定,我不做未來的夢。

  然而朋友很熱心,說要給我錄音,做口述歷史。我想大概是看我老了,不願讓我荒謬的一生,不留一點痕跡地化為煙塵吧?

  回顧此生,一大半在中國(一九三一 ~ 一九八八),我曾在一篇短文裡概括為兩度「自由的追求與毀滅」:少年時在蔣介石法西斯奴役制度下,我追求過自由,後來得到的,是毛澤東共產奴役制度的統治;那是第一次「自由的追求與毀滅」。毛澤東去世時,我雖已四十五歲,卻重做起少年時的自由之夢,再次毀滅於鄧小平的「反自由化」大戰略。然後是一九八八年走出中國,見證了柏林圍牆倒塌和全球第三波自由民主化的高潮與退潮。在美國和台灣的這最後二十多年,又看到無論古老的自由國家,或是新生的自由國家,今天都還未能避免奴役制度國家的挑戰。我的經歷不過如此:

  一九三七 ~ 一九八八 自由的追求與毀滅(中國)
  一九八八 ~ 二○一○ 自由的見證與挑戰(美國、台灣)

  但留下這點歷史的記錄,能讓謊言退卻嗎?我想起哈維爾(V. Havel)的話:「假如社會的支柱是在謊言中生活,那在真話中生活必然是對它最根本的威脅。」他相信真話終將戰勝謊言,且在捷克得到歷史的驗證。然而需要等到更多的人支持說出真話,相信真話,不想受騙的那一天。

二○○九年十二月於台北紅樹林




其 他 著 作
1. 飄泊:尋找自由-美國篇
2. 尋找自由(第一部):自由的追求與毀滅(上)
3. 尋找自由第一部上、下(共2本)
4. 鄧小平帝國30年
5. 我看台灣與台灣人
6. 台灣青年.看未來:阮銘老師的5個營養學分
7. 歷史的錯誤——台美中關係探源
8. 去恐懼,開創台灣歷史新時代!
9. 民主在台灣
10. 大陸當局對我國第十屆總統選舉策略之態度與影響分析
11. 大陸當局對我國第十屆總統選舉策略之態度與影響分析(P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