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命運之人【上】

命運之人【上】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573327653
山崎豐子
王蘊潔
皇冠
2011年1月24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大賞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21.0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大賞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T豐子耗費10年歲月採訪和執筆,
集畢生心血完成的最新話題巨著!

  是新聞還是醜聞?是勇氣還是固執?
  一則可能動搖國本的獨家報導,
  讓一個記者賭上了自己的一生!

  ◎全系列銷售突破100萬冊!
  ◎榮獲第六十三屆「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

  不過是一念之間,人生卻從此天差地別,
  原本誓言揭弊的神之筆,轉瞬間竟成了八卦抹黑的對象!
  這是命運對他的惡意撥弄?還是讓他重新活過一次的機會?

  日美《沖繩回歸協議》驚傳「密約」!
  在野黨新科議員於國會出示極機密官方電文
  美方對沖繩四百萬美元補償費其實由日方代墊?

  直到被逮捕的這一刻,明星記者弓成亮太才發現自己將那份關鍵電文交出去,實在是大錯特錯!這份文件與糾葛多年的日美沖繩歸還談判有關,當弓成在外務省女事務官三木昭子固定拿來的資料中,看到僅限外務省高層傳閱的「極機密」電文時,敏銳的新聞直覺立刻告訴他,其中一定有不為人知的大內幕!經他明查暗訪之下,發現政府竟然與美國偷偷簽訂了密約,這種欺騙人民的行逕令他無比憤慨!

  但是為了避免消息來源曝光,弓成的報導始終不敢寫得太露骨,眼看引起的輿論回響有限,他乾脆心一橫,將文件影本交給了新進議員,怎料議員在質詢時居然一字不漏地唸出內容,還高舉著那份寫有弓成筆跡的機密資料,完全暴露了弓成和三木的身分!

  一時失算連累了消息來源,滿腔熱血卻被當成政爭工具,對一向自傲的弓成來說,這是他身為記者最大的失誤!然而這時的他並不知道,未來他將失去的,除了珍視的家庭、名譽,還有他視為天職、無可取代的記者生命……

  人們往往透過媒體來看世界,然而身為記者,在維護大眾知的權利與私我情感之際,宛如冒險行走於理想與現實的懸崖邊緣。記者出身的山崎豐子在跨入文壇五十餘年後,終於以代表「第四權」的記者為題材,寫出了背負一生的志業,更讓我們看見面對撲天蓋地襲來的巨浪,渺小的個人如何挺身而出,力搏命運!

作者簡介

山崎豐子

  當代日本文壇三大才女之首,日本戰後十大女作家之一,與大師松本清張、水上勉齊名。

  本名杉本豐子,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三日生於大阪。自京都女專(現京都女子大學)國文科畢業後,任職於每日新聞社學藝部,在名作家井上靖的麾下擔任記者。工作之餘從事寫作,一九五七年以《暖簾》一書初試啼聲,隔年便以《花暖簾》榮獲第三十九屆直木賞,此後即辭去報社工作,專心寫作。

  六○年代以後,她的創作風格逐漸轉向現實批判,一九六三年出版《女系家族》;同年《白色巨塔》開始在《Sunday每日》週刊連載,因探討醫病關係的尖銳內容而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一九七三年出版的《華麗一族》,以日本金融改革為背景,赤裸裸地寫出銀行界人性慾望和金錢權力的糾結。其後她又以「戰爭三部曲」── 《不毛地帶》、《兩個祖國》(皇冠即將出版)、《大地之子》再次震撼日本文壇,其中僅《不毛地帶》一書的銷量即超過六百五十萬冊!一九九九年她發表《不沉的太陽》,揭露航空業界的秘辛,再度創下將近六百五十萬冊的驚人銷售成績!

  儘管早已超過八十高齡,但她的批判之筆卻始終不輟,二○○九年再度推出暌違已久的最新小說《命運之人》,以沖繩歸還和日美密約為背景,展現新聞人對真相的追求與對社會正義的堅持,果然引發各界的熱烈討論,不但已熱賣突破百萬冊,更連續高踞日本最權威的《達文西》雜誌與日販暢銷排行榜前十名,並榮獲第六十三屆「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而她也再次展現其過人的觀察力和「預知」能力,二○○九年底,前日本官員在法庭作證,終於承認沖繩密約確實存在。

  她的作品結構緊密,情節高潮迭起,在愛恨情仇之間糾葛不斷的複雜人性更是引人入勝,因而成為影視改編的最佳題材,其中《華麗一族》一出版便被改編拍成電視劇,一九七四年並由社會寫實派名導演山本薩夫拍成電影,二○○七年日本東京放送電視台(TBS)更二度改編成電視劇,由偶像巨星木村拓哉領銜主演。《不沉的太陽》也於二○○九年被改編搬上銀幕,斥資超過二十億日幣,由影帝渡邊謙擔綱演出,並勇奪「日本奧斯卡賞」、「報知映畫賞」的最佳影片與最佳男主角等大獎。而《不毛地帶》亦已被改編拍成電視劇,作為日本富士電視台開台五十週年的紀念大戲,由唐澤壽明等多位實力派演員主演,蔚為話題。

  一九九一年,山崎豐子因對日本文學的卓越貢獻而獲頒「菊池寬賞」,可謂實至名歸。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在翻譯領域打滾十幾年,曾經譯介山崎豐子、白石一文、小川洋子等多位文壇重量級作家的著作,用心對待經手的每一部作品。

  譯有《不毛地帶》、《博士熱愛的算式》、《洗錢》等書,翻譯的文學作品數量已超越體重。

  綿羊的譯心譯意:translation.pixnet.net/blog


?記者的宿命
【資深新聞評論員】范立達◎文

  記者跟消息來源間的關係,一直是新聞學中恆久的討論話題。普遍形成的共識認為,記者為消息來源保密,是無可推卸的責任與義務,甚至,為了履踐這項義務,記者寧可拚著自己去吃牢飯、蹲苦窯,也不能出賣消息來源。

  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美國《紐約時報》記者茱蒂斯.米勒(Judith Miller)事件。她在二○○四年被美國華府特區聯邦地方法院傳喚出庭,並被要求供出秘密消息來源。米勒拒絕,結果被法院以藐視法庭罪關進牢裡。法官判決,米勒必須一直被關到直到她願意合作,或大陪審團解散為止。結果,被關了八十五天之後,消息來源自願同意曝光,米勒才交出採訪筆記,因此獲釋。

  米勒被關之際,她的律師向法院主張,記者應該有拒絕證言的特權,因為,記者與消息來源之間的關係,就好比律師與當事人、醫師與病人間的關係一樣。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信任關係存在,消息來源怎麼可能毫無顧忌地將重大且秘密的訊息交付給記者?如果記者答應為消息來源保密,事後卻因為某些威迫利誘而出賣消息來源,爾後,還有誰會再信賴記者?

  不過,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向來的見解都認為,記者在訴訟程序中擔任證人時,並沒有高人一等的特權,所以不能拒絕證言。也就是說,記者如果不願作證,就得吃牢飯。至於記者要為堅持理念,拒不透露消息來源而歡喜入獄,或是因為貪生怕死,而自毀承諾出賣消息來源,那就是記者自己的選擇了。

  只不過,有時,記者縱然心想堅持理念,但在國家機器強大的威力之下,常常事與願違。因為,記者就算閉口不招,但國家仍可採用搜索、監聽等等蒐證方式去挖出記者的消息來源。而這些消息來源的身分一旦曝光,其下場可想而知。

  這類的案例,在國內也所在多有。例如,民國八十九年五月十九日,《勁報》記者洪哲政在頭版頭條位置獨家報導中國三艘軍艦出現在蘇澳外海的消息,由時當時正值總統就職前夕,時機敏感,為了避免民眾驚恐,國防部於是立刻澄清,表示這是一篇不實報導。同年七月二十九日,他又報導「漢光十六號軍事演習課目計劃表」等獨家新聞內容,再次引發國防部的嚴重關切。兩個月後,一名現役軍官劉持中被逮捕入獄,十月間,洪哲政被依妨害軍機治罪條例罪嫌移送台灣高檢署。全案經過軍法、司法機關分頭審理,洪哲政雖然始終不願承認劉持中就是他的消息來源,但因為司法機關透過監聽手段,把他們之間的互動查得一清二楚,最後兩人都被定罪,其中,劉持中被判刑一年兩個月,洪哲政被判刑一年,緩刑三年。

  其實,國家利用偵查手段,去挖掘記者的消息來源,或藉此威迫、恫嚇媒體不得報導對政府不利的新聞,這種手法是非常可議的。因為,正因政府施政不透明,才會有秘密存在。而這些秘密,有些根本只是為了遮掩政府的違法、無能或醜態,如果不透過媒體公諸於世,誰會知道政府曾經膽大妄為若此?舉例而言,民國九十一年三月,《壹周刊》與《中國時報》同步報導「國安密帳」醜聞,結果,國安局馬上控告這兩家媒體涉及洩密,同時由司法單位發動大軍搜索,一舉從印刷廠中查扣十六萬本即將出刊的雜誌。但醜聞既已曝光,政府無從遮掩,最後只能坦承確有其事。而國安局控告媒體洩密的這件官司,一查八年,直至九十九年間才以「罪嫌不足」為由結案。檢察官在不起訴書還點出,被媒體披露的這批專案文件,是否真是機密?或僅是為掩護少數人不法的障眼手法?狠狠地修理了國安局一頓。

  本書的情節其實跟上述案例極為接近。故事的梗概,是以日本新聞史上非常有名的「西山事件」為藍本發展而成。

  一九七一年六月,日本與美國簽署返還沖繩協定時,日本《每日新聞社》政治組記者西山太吉透過與他有婚外情的外務省(相當於我國外交部)女事務官協助,取得極機密資料,間接證實日本和美國訂有密約。資料顯示,為了順利收回沖繩,日本竟然同意將本來應該由美國付出的四百萬美元土地復原費,改由日本負擔。由於資料過於敏感,西山不敢在報章上公布詳情,只能隱晦地在報導中點到為止。但在幾次提筆為文後,都沒有達到他預期可能發生的究責政潮。最後,西山選擇把資料交給在野黨議員爆料。沒想到,不守信用的政客竟然在國會殿堂中公開這些敏感的文件,而引起軒然大波。不旋踵,檢警單位馬上展開大動作偵辦行動,並且迅速查明資料外洩流程,而且把西山和外務省女事務官都以違反「國家公務員法」罪嫌逮捕收押。

  最後,女事務官在一審判決有罪並宣告緩刑後,放棄上訴。而西山一審獲判無罪後,檢方上訴二審時,案情出現逆轉而改判有罪。全案上訴到最高法院後,法官提出了「採訪國家機密並不等於違法,但如果採訪手段和方法觸犯法令,或雖未觸犯法令但卻嚴重蹂躪受訪者的人格尊嚴,有普世價值無法認同的行為時,即脫離了正當採訪活動的範疇,具違法性」的檢驗標準,因此認定西山利用與女事務官之間的私情獲取國家機密,屬於違法行為,而以有罪但宣告緩刑的判決定讞全案。

  本書作者山崎豐子會選擇「西山事作」作為故事素材,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山崎年輕時也曾當過記者,有關記者與消息來源之間的互動關係,相信一定也是她常常思索的問題。而且,她當年服務的媒體,正巧就是這家《每日新聞社》。在菜鳥記者時代,山崎曾親眼目睹西山事件的主角如何在國家機器的追殺下掙扎求生,以及他最後如何不敵壓力,而被迫離開新聞界的無奈結局。若說十年前,高齡七十五歲的山崎,打算以這本探討媒體第四權的角色的小說,作為她筆耕一輩子的封筆之作,倒也是非常完美的結局。

  山崎豐子是我非常喜歡的作家之一。一如她之前的寫作方式,總是先找到一個扣人心弦的真實素材,再透過大量的資料閱讀與親身訪問,並運用想像力加添情節後,把一段段的故事串在一起,而成為令人動容的精采好書。所以,她的作品有很濃的報導文學的味道,但又有小說的趣味性,不致流於資料的堆砌,可讀性非常高。

  在本書中,山崎提出許多尖銳的爭議點,例如:人民「知的權利」是不是高於一切?記者為了滿足民眾知的權利,能不能不擇手段地挖掘新聞?記者與消息來源之間的私情,是不是必然成為影響或脅迫對方洩密的原因?而在司法審理過程中,控辯雙方的主張,如:「髒手握著髒筆,有資格主張知的權利嗎?」或:「如果在稱讚報導自由的同時,對於採訪中所存在的不擇手段皺眉頭,就等於只欣賞玫瑰的美,卻不願面對玫瑰根很髒的事這個事實。」都很值得讀者深思。

  附帶一提。「西山事件」發生的當年,日本政府外務省對外一致否認日本與美國間訂有密約。誰知道,事隔三十年後,日本學者從美國解密的檔案文件中證實,日、美當年簽訂的沖繩協定,的確有密約存在。而西山也為此在二○○五年向法院起訴,要求國家賠償他的名譽損失。到二○一○年四月,東京地方法院終於判決,日本政府必須公開美國歸還沖繩時兩國訂立的秘密協議文件,同時應賠償包括西山在內的二十五名原告每人十萬元日幣(相當新台幣三萬五千元左右)。但此時的他已垂垂老矣。七十九歲的西山雖然在人生晚年獲得平反,但區區的十萬日幣,又怎能彌補他當年在國家機器的壓迫下,黯然離開報社時身心所受到的重創呢?

  但我絕對相信,為了挖掘真相,西山縱然以一生的青春作為代價,但也無怨無悔。因為,這就是記者的宿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