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送給孩子的字

送給孩子的字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8703650
張大春
新經典文化
2011年8月03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文學森林
規格:平裝 / 14.8*21.0 cm / 普級 / 部分彩頁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文學森林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我用這種方式保留我和孩子們在認字過程中的記憶,這也是我最重要的家庭記憶。」

—張大春

  繼兩岸熱銷好書《認得幾個字》後,張大春想再送孩子幾個字。
  雖然只有幾個字,都是父親對兒女的深情。

  華文作家張大春繼《認得幾個字》之後,送給即將步入青春期孩子的39個字。

  在這本《送給孩子的字》中,張大春試著透過家常生活與孩子們的交流,解說漢字,讓看似工具的文字變成懷帶情感的故友。書裡的中文漢字,並非冷僻生字,張大春透過孩子的眼光,期待與讀者一起像個小學生一樣重新理解那些我們以為熟悉的字,由淺入深,追根溯源,不離開生活情境,彰顯了文字的親切與樂趣。

  關於認字,張大春想的比別人複雜,他說:「之所以誤讀、誤寫、誤以為是,其深刻的心理因素是我們對於認字這件事想得太簡單。」許多張冠李戴的錯字,來自於我們對這些字的習焉不察。無論字的筆畫多少,都像是一個個值得認識的朋友,有著無窮無盡的生命質料,一旦求取,一定會出現說也說不完的故事。所以,不但念小學的孩子要認字,大人更要重新認字。

  本書收錄39篇關於文字故事的散文和2篇張大春談教養與作文寫作,作者從日常與兒女間的趣味互動,

  透過深入淺出的解說,將中文字的精髓與奧秘傳承給兩位小孩。《送給孩子的字》正是張大春為所有對文字還保有赤子之心的人所寫,並獻給那些不知該如何與孩子生活對談的父親之書。

作者簡介

張大春

  1957年出生,山東濟南人。臺灣輔仁大學中文碩士。

  作品以小說為主,已陸續在臺灣、中國大陸、英國、美國、日本等地出版。

  張大春的作品著力跳脫日常語言的陷阱,從而產生對各種意識形態的解構作用。在張大春的小說裡,充斥著虛構與現實交織的流動變化,具有魔幻寫實主義的光澤。八零年代以來,評家、讀者們跟著張大春走過早期驚艷、融入時事、以文字顛覆政治的新聞寫作時期、經歷過風靡一時的「大頭春生活周記」暢銷現象、一路來到張大春為現帶武俠小說開創新局的長篇代表作《城邦暴力團》,張大春堅持為自己寫作、獨樹風骨的創作姿態,對臺灣文壇起著現今仍難以估量的影響力。

  《聆聽父親》入選中國「2008年度十大好書」,《認得幾個字》再次入選「2009年度十大好書」,成為唯一連續兩年獲此殊榮的作家。《認得幾個字》更入選中國新聞出版總署評選的「2010年度大眾最喜愛的50種圖書」。



代序: 教養的滋味 張大春
推薦序:小學的體溫 阿城

PART1有情感的字
喜 / 笨 / ㄈ / 怪 / 國 / 鬧 / 緒 / 諱

PART2失而復得的字
玉 / 卡 / 買 / 該 / 臨 / 妥 / 掉 / 牙 / 更 / 剩 / 哏

PART3很難學的字
藝 / 遺 / 矩 / 節 / 震 / 亂 / 疵 / 反 / 冓 / 遵

PART4送給孩子的字
寵 / 吝 / 練 / 刺 / 悔 / 懶詩 / 收 / 戛 / 稚 / 背

附錄
一、希臘.中國.古典教養
二、作文十問



推薦序

小學的體溫

  1992年我在臺北結識張大春,他總是突然問帶他來的朋友,例如:民國某某年國軍政戰部某某主任之前的主任是誰?快說!或王安石北宋熙寧某年有某詩,末一句是什麼?他的這個朋友善飲,赤臉遊目了一下,吟出末句,大春訕訕地笑,說嗯你可以!大春也會被這個朋友反問,答對了,就哈哈大笑;答不出,就說這個不算,再問再問。我這個做客人的,早已驚得魂飛魄散。

  張大春的《送給孩子的字》(編案:簡體中文版全部收錄在08年出版的《認得幾個字》一書中),目錄上看起來無一字不識,翻開來是父親教兒女認字,但其實是小學,即漢代的許(慎)鄭(玄)之學,再加上清朝的段玉裁。章太炎先生當年在日本東京教授小學,魯迅、周作人兄弟趨前受教。對於中文寫作者來說,漢字小學是很深的知識學問。如果瞭解一些其中的知識,千萬不要像前面張大春那樣考別人,如果別人反考你,即使是最熟悉的字,也有你完全想不到的意義在其中。

  所以這是一本成人之書,而且是一本頗深的成人之書。但很有意思的是只要你翻看這本書,就會一直看下去,因為這裡有兩個小孩子,一個叫張容,一個叫張宜。是的,你會認為兩個小孩子的名合起來是「容易」的意思。大春當然也很謙虛地稱自己「認得幾個字」。把那麼不容易的內容講給大春自己的一兒一女,他們的反應是讀者最關心的,也是這本書最吸引人的地方。說實在,我認為這兩個小孩子相當慓悍,原因在於初生牛犢不怕虎。

  讀這本書時會疑惑,究竟我們是在關心漢字文字學,還是在關心父、子、女的關係?讀完了,我告訴自己,這是一本有體溫的書。文字學的體溫。當年章太炎先生教小學,也是有體溫的,推翻帝制的革命熱血體溫。

  不過令我困惑的是這樣一本繁體字的書,如何翻印成簡體字而得讓不識繁體字的人讀得清楚?

  絕大多數擁護簡體字的人說出的簡化中文字的理由是方便書寫,這意味著這部分人將中文字僅視為工具。我認為這是一大盲點,既是盲點,早晚是要吃虧的。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公開提倡使用簡體字的人是陸費逵,1909年(到今年正好一百年),他在《教育雜誌》創刊號上發表〈普通教育應當採用俗體字〉。一直到1956年1月28日,《漢字簡化方案》經漢字簡化方案審訂委員會審訂,由國務院全體會議第23次會議通過,31日在《人民日報》正式公佈,在全國推行。這一年,我上小學一年級。

  如果說上述旨在文字簡化,就錯了,文字簡化只是階段,最終目的在文字拼音化。1950年,毛澤東說過:「拼音文字是較便利的一種文字形式。漢字太繁難,目前只作簡化改革,將來總有一天要作根本改革的。」但早在上世紀初,對於中文羅馬字母化,趙元任就曾做一篇《石氏弒獅》諷刺過。

  對於中文作家來說,中國新文化運動的前輩們,積極推動白話文,推動簡體字,推動中文拉丁字母化,還有一項現在不提了,就是大眾語,也就是「我手寫我口」。魯迅先生是積極的支持者。當時還有世界語運動,我小時候甚至也接觸過世界語,因為自己笨而失望,中斷了。

  拉雜寫這些,是由張大春新書簡體版而發。我認為文字,中文字,只將它視為工具,是大錯誤。中文字一路發展到現在,本身早已經是一種積澱了,隨著文化人類學的發展與發現,這種積澱是一筆財富,一個世界性的大資源。這一點,在大春的這本書裡,體現得生動活潑,讓我們和書中的兩個小孩子一起窺視到中文字的豐富資源。一個煤礦,一個油田,一畝稻子,我們知道是資源,同樣,中文字也是資源,不可廢棄。

  只有將中文字視為一種資源,我們才能從繁簡字的工具論的爭辯中擺脫出來,準備成為現代人。

  感謝大春寫了這樣一本書。

阿城

  ※補充說明:本文為2008年《認得幾個字》簡體版出版時,收錄書中的專序。簡體版《認得幾個字》收錄了本書及印刻出版社所出版的《認得幾個字》所有字。特說明之。

作者序

教養的滋味

  身為一個父親,那些曾經被孩子問起:「這是甚麼字?」或者「這個字怎麼寫?」的歲月,像青春小鳥一樣一去不回來。我滿心以為能夠提供給孩子的許多配備還來不及分發,就退藏於而深鎖於庫房了。老實說:我懷念那轉瞬即逝的許多片刻,當孩子們基於對世界的好奇、基於對我的試探,或是基於對親子關係的倚賴和耽溺,而願意接受教養的時候,我還真是幸福得不知如何掌握。

  那一段時間,我寫了《認得幾個字》的專欄,其中的50個字及其演釋還結集成書,於2007年秋出版。美好的時日總特別顯得不肯暫留,張容小學畢業了,張宜野生上了五年級。有一次我問張宜:「你為甚麼不再問我字怎麼寫了?」她說:「我有字典,字典知道的字比你多。」那一刻我明白了:作為一個父親,能夠將教養像禮物一樣送給孩子的機會的確非常珍貴而稀少。

  孩子學習漢字就像交朋友,不會嫌多。但是大人不見得還能體會這個道理。所以一般的教學程序總是從簡單的字識起,有些字看起來構造複雜、意義豐富、解釋起來曲折繁複,師長們總把這樣的字留待孩子年事較長之後才編入教材,為的是怕孩子不能吸收、消化。

  但是大人忘記了自己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對於識字這件事,未必有那麼畏難。因為無論字的筆畫多少,都像一個個值得認識的朋友一樣,內在有著無窮無盡的生命質料,一旦求取,就會出現怎麼說也說不完的故事。

  我還記得第一次教四個都在學習器樂的小朋友拿毛筆寫字的經驗。其中兩個剛進小學一年級,另外兩個還在幼稚園上中班,我們面前放置著五張「水寫紙」──就是那種蘸水塗寫之後,字跡會保留一小段時間,接著就消失了的紙張──這種紙上打好了紅線九宮格,一般用來幫助初學寫字的人多多練習,而不必糜費紙張。我們所練寫的第一個字是「聲」。

  拆開來看,這字有五個零件,大小不一,疏密有別,孩子並不是都能認得的。不認得沒關係,因為才寫上沒多久,有些零件就因為紙質的緣故而消失了,樂子來了。一個比較成熟的小朋友說:「這是蒸發!」

  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們:「聲」字在甲骨文裡面是把一個「磐」字的初文(也就是聲字上半截的四個零件)加上一個耳朵組成;也沒來得及告訴他們:這個「磐」,就是絲、竹、金、石、匏、土、革、木「八音」裡面最清脆、最精緻,入耳最深沉的「石音」;更沒來得及告訴他們:這個字在石文時代寫成「左耳右言」,就是「聽到了話語」的意思。

  這些都沒來得及說,他們紛紛興奮地大叫:「土消失了!」「都消失了!」「耳朵還在!」

  既然耳朵還在,你總有機會送他們很多字!

張大春




其 他 著 作
1. 見字如來
2. 文章自在
3. 大唐李白:將進酒
4. 大唐李白:鳳凰臺
5. 大唐李白:少年遊
6. 狂語莫言
7. 一葉秋
8. 效忠與任俠《七俠五義》
9. 台北隨手--張大春自選集
10. 認得幾個字
11. 戰夏陽
12. 春燈公子
13. 二千三百萬種死法:卜洛克與台北相遇的故事
14. 小說稗類
15. 城邦暴力團(4)
16. 城邦暴力團(3)
17. 城邦暴力團(2)
18. 城邦暴力團(1)
19. 尋人啟事
20. 本事
21. 大說謊家
22. 雍正的第一滴血
23. 張大春的文學意見
24. 時間軸
25. 沒人寫信給上校
26. 異言不合
27. 化身博士
28. 聆聽父親
29. 病變
30. 雞翎圖
31. 四喜憂國
32. 歡喜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