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我這樣的嫖書客

我這樣的嫖書客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30427
張讓
聯合文學
2013年4月24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聯合文叢
規格:平裝 / 280頁 / 14.8*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聯合文叢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無神的我們擁抱此生,擁抱最終的死亡和絕滅。而在始終之間,當這具斥拒靈魂和天堂的肉身在沙灘上曬得夠黑了,走在薄暮水邊,若非啞然無語,這顆熱愛思考的腦袋探索什麼?那個最值得這億萬腦細胞追究的,那讓我們沉思反覆不得其解的問題,是什麼?真與假?善與惡?美與醜?死與活?——張讓

  我們不知悲傷的真正容顏,也不知怎麼衡量傷痛的深淺,
  但在張讓淚水的邏輯裡,我們找到安身立命的哲學。

  本書選收張讓二十三篇從二○○五到二○一二年間的文字,寫日常生活裡的趣事,譬如時空、 哲學、讀書、旅行、沙漠等,語調輕快,對宇宙人生充滿好奇和驚訝,也不乏探索和批判。

  駕著張讓知性而抒情的文字,我們不時在生與死、書與景間來回,譬如〈十一年〉、〈等候不再悲傷〉追憶過世的親人,使我們思索時間和生命消逝的意義,〈薛西弗斯的微笑〉令人凌空跌落卡謬、梭羅等人的哲學思辯去反省存在的問題,〈從無聲到有聲〉、〈走,到沙漠去〉、〈我這樣的嫖書客〉引領我們遁逃到大自然及書的世界發現人生之美。

  當生活沉重如巨石,生命短暫似春花,藉由本書我們得以思考如何活出自我、活得燦爛,進而掙脫現實樊籠,了解薛西弗斯是快樂的,而我們是自由的。

作者簡介

張讓

  曾獲首屆《聯合文學》中篇小說新人獎、聯合報長篇小說推薦獎、中國時報散文獎,並多次入選各家年度散文或小說選集。著作包括短篇小說集《並不很久以前》、《我的兩個太太》、《不要送我玫瑰花》、《當愛情依然魔幻》,長篇小說《迴旋》,及散文集《當風吹過想像的平原》、《斷水的人》、《時光幾何》、《剎那之眼》、《空間流》、《急凍的瞬間》、《飛馬的翅膀》、《和閱讀跳探戈》、《當世界越老越年輕》、《高速風景》、《兩個孩子兩片天》(與韓秀合著)、《旅人的眼睛》、《一天零一天》、《裝一瓶鼠尾草香》,以及兒童傳記《邱吉爾》等,並譯有童書《爸爸真棒》,與小說集《初戀異想》、《感情遊戲》、《出走》和非小說《人在廢墟》。現定居美國紐澤西州。



自序:擱淺在想像灘上

I
十一年
好一個女子
等候不再悲傷

II
有一種自由叫想像的自由
母親的眉毛
有時到達只是一種印象
想像的拋物線

III
落地窗前的日子
從無聲到有聲
也許有一天在威爾斯
跌進法律系

IV
天地是一場遊戲
偷懶的季節
茅夷奇異鳥和天堂島上的蛇
走,到沙漠去

V
我這樣的嫖書客
詩的時刻
淚水的邏輯
薛西弗斯的微笑

VI
心情不好的時候
你必須這樣假設
在說與不說之間
我相信



自序

擱淺在想像灘上

  這篇序寫了又寫,總覺多此一舉。與其我做或許不必要的說明,不如就閃開讓讀者自己去發現。不過又覺得還是多少說兩句好,只因我剛好愛看作者自序,少了便覺得若有所失。所以折衷,簡短幾句就好。

  算算,這是我第十五本(心驚!)散文集,選收了二十三篇從二○○五到二○一二七年間的文字。沒照時序排列,也沒分明邏輯,大略分成六輯。

  像我一向的散文集,題材散漫,寫的無非是日常生活裡的趣事——我覺得有趣,至於他人是不是也有同感就難說了。主題不脫我常寫的那些,譬如時空、 哲學、讀書、旅行、沙漠等。除了一兩篇例外,大體上語調輕快,對宇宙人生充滿好奇和驚訝,當然不乏探索和批判。

  有些篇特別提一下。

  〈十一年〉和〈好一個女子〉寫我母親。若有人嫌老調重彈我絕不否認,因為罪證確鑿。對我這是個寫不完的題目,以前寫,將來還是要寫。就像莫內一次又一次畫稻草垛,對象同一而時辰光線不同。我寫母親也是,一點一點回溯過去,試圖將她復生還原。

  我不常回頭寫學生時代的事。〈跌進法律系〉是二○○八年台大慶祝八十年校慶時應校刊編輯邀約而寫,回憶當年因一時意氣而「誤入」法律系和一些師長的舊事。另外二○○三年寫過〈我也曾在綠衣學營〉,應北一女百年校慶出版特刊而寫,速寫我在母校時的印象(收在《北一女百年特刊》裡),寫時雖然用心,畢竟帶了應景文字的倉促,這裡沒收進來。

  〈詩的時刻〉顧名思義和詩有關。我愛詩,但讀得不夠多,懂得也少。每當自覺面目可憎周身內外發出霉味時,便去讀詩。詩是文學對人生最高度的沉澱和濃縮,有其他文類沒有的飽滿神祕。讀詩便進入奇境,有時彷如觸電。生活裡也偶有神奇如詩的時候,這篇裡便記了兩番這樣遭遇。

  〈母親的眉毛〉和我母親無關,談的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和他母親,為她打抱不平。本來怕這篇因為沾了點政治會過時,幸好這時看倒不覺得,和後來的〈好一個女子〉對照讀正好。

  〈心情不好的時候〉正面談我時而會有的情緒低潮,其實在〈薛西弗斯的微笑〉 裡已經觸及,〈你必須這樣假設〉轉而追逐快樂的證據。〈薛〉文是二○○八年因一位檢察官學弟為《檢察新論》邀稿而寫,大聲私語我由來已久的「哲學症」,反芻喜愛的哲人哲思,恐怕膚淺賺行家取笑,不然是枯燥乏味讓人厭煩。寫時明知是徒勞,一不能解惑,二不能解憂,卻一屏呆氣往前衝,沒別的理由,只是為了需要,也為了喜歡。或許這樣發作過後,將來就不會再犯了。

  〈我這樣的嫖書客〉寫看書。愛書而「嫖」,簡直褻瀆。抱歉,實在是太貪了。不過嫖書只此一回,未來談書是深情款款細品精讀。

  筆法不同我也比較偏愛的是〈在說與不說之間〉,用的是小說寫法。這裡我將簡潔推到極限,試圖做到像數學證明或是詩句那樣的精簡澄澈。記得寫時很興奮,覺得到了一片新天地。然後一刪再刪,直到一筆一劃都不能少才收手。大刀闊斧刪改總是件痛快的事。

  寫了許多年散文,卻越來越覺得難。散文不是閒雜拉扯信手拈來,最好寫的嗎?說得是,卻也不盡然。問題是怕停在原點,給框框綁住。怎麼越出去?難在這裡,有時一堆死句子因此就擱淺在想像灘上腐敗發臭。總之是越寫越慢,越心虛膽怯。想要長,也想到短;想要快,也想要慢;想要輕,也想要重;想要濃,也想要淡;想要簡,也想要繁;想要面壁私語,也想要對全天下呼喊。在兩端之間拉鋸,尋找一個奔逃不停的平衡點,久久才折騰出一篇來,還不知道是要扔還是留。

  不管寫了多久,寫作總逃不了這一字:磨。




其 他 著 作
1. 如果有人問我世界是什麼形狀
2. 攔截時間的方法:手記書
3. 有一種謠傳
4. 時光幾何(新版)
5. 迴旋(二版)
6. 裝一瓶鼠尾草香
7. 一天零一天
8. 旅人的眼睛
9. 英國傳奇首相:邱吉爾
10. 出走
11. 當愛情依然魔幻
12. 兩個孩子兩片天
13. 人在廢墟
14. 急凍的瞬間
15. 迴旋
16. 時光幾何
17. 並不很久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