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中)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中)
9789865803865
金雄白
風雲時代
2014年2月21日
113.00  元
HK$ 96.05
省下 $16.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803865
  • 叢書系列:風雲歷史人物叢書
  • 規格:平裝 / 448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風雲歷史人物叢書


  • 社會科學 > 政治 > 中國研究


















    本書由民國聞人金雄白以第一人稱之親身歷敘,

    完整還原當時紛亂不堪時局下的汪政權內幕,

    書中提供了第一手的珍貴史料!



      在民國近代史上一向被視為是大漢奸的汪精衛,原是國民黨內的中堅分子;他為何會中途變節?其中是否又有不可告人的政治鬥爭內幕?或者,他的變節根本是一場安排好的戲碼?



      書中並有多篇精彩附錄,如:豔電原文、民國二十八年一月四日汪精衛覆孔祥熙親筆函、汪精衛在刑部獄中兩次親筆供辭全文、汪精衛晚年詩詞、汪政權重要人事表、汪精衛逝世前對國事遺書「最後之心情」、汪政權大事編年表!



      第一手最珍貴的史料

      貼近最真實的汪精衛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汪精衛



      曾經是國父身旁的第一文膽,

      為何卻成了賣國求榮的漢奸?

      他是真的受日人蠱毒而中途變節,

      還是其中有另有不為人知的隱情?

      民國史上最爭議性的人物!

      他的歷史地位究竟為何?

      本書由民國聞人金雄白執筆,親身揭露第一手珍貴史料,告訴你你知道的汪精衛,也告訴你你不了解的汪精衛!

    ?? ?

      汪兆銘(1883∼1944),字季新,號精衛,生於廣東三水,中國近代重要政治人物之一。

      青年時代加入革命黨,一九一○年因謀刺清攝政王載澧失敗而下獄問死。後在肅親王善耆斡旋下,改判終身監禁。

      翌年辛亥革命成功後獲釋,與妻陳璧君赴法留學。後應孫文之召,返國討袁並參與護法。亦是國父遺囑起草人。

      汪曾任國民政府常務委員會主席、軍事委員會主席、行政院長、中國國民黨副總裁等。

      抗日戰爭期間,因汪主張「和平救國」,與日本合作在南京組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



      日軍發動太平洋戰爭以後,決定了以戰養戰的政策。中國地大物博,戰後幾年,日軍已佔領了中國最富庶的地區,米糧、五金、鋼鐵、皮革,任何與戰爭有關的物資,予取予求,一律在搜括之列。然而,人們只知道這是汪政權幫助日人搜括的機構,誰也不會體察到汪政權暗中所發揮的作用。



      *陳璧君在粵被誘捕詳情

      *戴笠撞機事件詳細始末

      *提籃橋監獄的五光十色

      *周佛海的私產究有多少

      *上海第一個被接收的人



      精彩附錄:

      ◎汪精衛晚年詩詞

      ◎周佛海獄中遺詩四十四首

      ◎汪精衛為什麼要建立政權?

      ◎陳公博獄中遺作——「八年來的回憶」








    自白

    一○七、冒險家樂園裏的冒險家

    一○八、為物望所歸的上海三老

    一○九、無意中揭露了倫常鉅變

    一一○、政治上的磨擦逼送一命

    一一一、特殊政權下的畸形地區

    一一二、陳璧君出任粵政指導員

    一一三、日本中共相表裏的組織

    一一四、興亞建國運動一篇舊賬

    一一五、李思浩不願做和平工作

    一一六、張一鵬出山一語竟成讖

    一一七、周佛海拒不聽書生之見

    一一八、以臨終的心情趕辦後事

    一一九、飛下來鑽出來放出來的

    一二○、上海第一個被接收的人

    一二一、周佛海被任行動總指揮

    一二二、新任命下籠罩著的陰影

    一二三、興奮與惶惑中過了一月

    一二四、戴笠出現在周佛海家裏

    一二五、人人自危的上海市民們

    一二六、蔣伯誠向周佛海進忠告

    一二七、曲終人未散的南京情況

    一二八、陳公博避往日本的真因

    一二九、專機中一笑飛回作楚囚

    一三○、起訴書羅列了十大罪狀

    一三一、褚民誼甘為汪精衛犧牲

    一三二、陳璧君在粵被誘捕詳情

    一三三、冠蓋滿滬濱的接收大員

    一三四、天真造成了絕大的錯誤

    一三五、毛森拍著我肩頭說可惜

    一三六、戴笠提出政治解決保證

    一三七、軍法官不斷來審問我了

    一三八、繆斌為何被殺得那樣快

    一三九、量身裁衣式的懲治條例

    一四○、戴笠撞機身死情勢大變

    一四一、楚園以外的另一看守所

    一四二、二百餘囚人半年多時間

    一四三、首批七十一人移解法院

    一四四、提籃橋監獄的五光十色

    一四五、陳公博被押上法庭就鞫

    一四六、對十大罪狀的逐款答辯

    一四七、國家勝利就恐難免驕盈

    一四八、一段結論為汪代明心跡

    一四九、陳公博束身為服法範則

    一五○、有面目見汪氏於地下了

    一五一、梁鴻志匿居蘇州鑄大錯

    一五二、上海首被判處死刑的人

    一五三、梁鴻志生前的兩大遺恨

    一五四、提籃橋獄中四人遭槍決

    一五五、江陰之虎常熟之狼的死

    一五六、有條有理無法無天數例

    一五七、對一個放肆囚徙的懲罰

    一五八、最後勝利屬於放肆囚徒

    一五九、有啼有笑的獄中人百態

    一六○、褚民誼在蘇獄臨刑情形

    一六一、陳璧君到底是怎樣的人

    一六二、有鬚眉氣概有兒女情懷

    一六三、陳璧君償精衛填海之願

    一六四、周佛海的私產究有多少

    一六五、渝郊特客變成虎牢獄囚

    一六六、蔣氏官邸中低沉的哭聲

    一六七、全國一人政府下令特赦

    一六八、周佛海身歷興亡感慨多

    一六九、廿八天慘叫口鼻中血痕

    一七○、兩輛客貨車數十名家丁

    一七一、南京寧海路軍統看守所

    一七二、丁默?殷汝耕虎橋畢命

    一七三、又一個未曾揭開之謎底

    一七四、梅思平從廬山得來凶訊

    一七五、周作人吟詩哀悼林柏生

    一七六、一個閒角也終被起訴了

    一七七、一紙起訴書忙壞了家屬

    一七八、屈辱的生不如乾脆的死

    一七九、協助抗戰有利人民者罰

    一八○、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餘言



    【附錄】

    ◎汪精衛晚年詩詞

    ◎周佛海獄中遺詩四十四首

    ◎汪精衛為什麼要建立政權?

    ◎陳公博獄中遺作——「八年來的回憶」








    自白



      在每一本書正文的前面,照例應該有幾句廢話。這次我破例用了這自白兩字。「自白」就是被指為一個犯罪者的供辭,是的,我確曾為了參加汪政權而被作為罪犯;而且,又確曾於十五年前在法庭上寫過自白。以自白體來為序文,因為有過這一段太寶貴的經驗,我自信或許可以寫得更為勝任愉快。



      我曾經執業為律師,代人寫過無數的自白書,而不料最後竟為自己寫自白書了。我又曾經為無數的罪犯辯護,但當我為自己辯護時,卻並不曾發生一絲效力。我當年寫的自白書,原期獲得法律公平的裁判,而結果反而被拿來作為「犯罪」證據。現在我再寫自白,是呈獻給我所有的讀者,而且願意接受讀者們不論怎樣的裁判。



      我家聖嘆曾經說過這樣的話:「殺頭,至痛也!無意得之,不亦快哉!」我卻犯了殺頭的罪名而結果並不曾殺頭,不亦尤其快哉?聖嘆又說:「抄家,至慘也!無意得之,不亦快哉!」而我家竟得與紅樓夢之賈府媲美,亦無意得之也,又豈不快哉?為此沾沾之喜,因樂於以自白名我序。



      自白書中,應該沉痛地表示出若干懺悔之意,我現在衷心懺悔:懺悔於一生中搞政治,為報人,做律師這三項無可補救的錯誤。



      我完全不懂政治手段的人,為什麼要搞政治?像我不具有政治家心腸的人,又為什麼要站到政治圈的邊沿?「國家事,管他娘!」他人的娘,我又為什麼想管?「天坍下來,自有長人去頂。」中國既有那麼多的「民族英雄」,我是什麼東西?又為什麼也想去幫著頂?而顧亭林害苦了我,我中了他的「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書毒,不問那時是什麼時代,什麼世界,又是怎樣的一個現狀?盲人瞎馬,胡闖亂撞,最後的為罪犯,寫自白書,還不千該萬該!



      過去我以為報人是一項清貴的職業,清得號稱為指導輿論,貴得自命為無冕帝王。因此,我選擇了這個職業。不意四十年浮沉其間,使我知道報紙只是政治的工具,有時且是一個政權的幫兇。同一個人,同一枝筆,於局勢多變的時代,可於炎涼易勢之中,顯出臧否無常之妙。「替天行道」的法庭判你為「罪犯」——報紙更添油加醬地指責你的罪狀了。我罵完了別人之後,不意竟讓別人罵我。我懺悔!我得到了報應!我選擇錯了一個專事吠聲的職業。



      我一向天真地視法律為莊嚴神聖,甚至我費了多年的時間去加以研習。當時我做律師的時候,也儼然以保障人權自負。但我忘記了中國「法律不外乎人情」的一句話,有錢好使鬼推磨,我曾為了保障人權而向「替天行道」的法官們關說賄賂,而得邀網開一面。但至自己被指為罪犯時,一樣也行賄求情,雖荷末減,卻又並不能網開一面。我經過了一次體驗,使我明白法律也者,以之為欺世惑眾的工具則可;以之為立國之大本,社會之準繩,將無異如癡人之說夢。一場官司,卻給了我十分寶貴的啟迪。



      際此書發行之際,我應先感謝讀者對我的包容。為了償付每天的文債,每一章都是倉卒成篇。為了顧慮周遭的環境,若干地方不得不隱約其辭。而讀者厚我,本書於出版之後,更紛紛對我加以督責與鼓勵;更承日本時事通信社長谷川才次先生經多方審查,尚不以我筆下所寫的為臆造,要求將日文版的版權讓渡,且已與我簽署契約,現正延請名家,從事日譯,預定趕於本年九月份在全日本發行。使汪政權的一段往事,能夠讓日本方面的朋友讀了,於事過境遷的今日,或許為之啞然失笑。這更是我一項意外的收穫。



      最後,我更得對政府道達我的無限愧謝之意。當年讓我置身牢獄,我是律師,恰如做醫生的更多了一次臨床實習的經驗;我是報人,更使我有實地採訪的機會。政府慷慨地讓我獲得那麼多見聞,吸收了那麼多資料,真是萬分成全了我,使我於現在飄泊潦倒之中,得以摭拾舊聞,療饑易粟。更使本書得以詳敘收場之經過,而無負於讀者之殷望,其亦有塞翁失馬之意乎?是為白。



    西元一九六○年七月? 金雄白 寫於香港旅次






    其 他 著 作
    1.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上)
    2.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