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願我們的歡樂長留:小兒子2

願我們的歡樂長留:小兒子2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870821
駱以軍
印刻
2016年1月07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870821
  • 叢書系列:印刻文學
  • 規格:平裝 / 380頁 / 25k正
    印刻文學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繼溫馨笑鬧,眼淚鼻涕和口水(家裡的小狗們)直流的《小兒子》後,駱以軍一家歡樂再出擊,在《願我們的歡樂長留──小兒子2》中,大小兒子明顯地開始脫離稚嫩的孩童,如跨過換日線,照出少年的身影。而成長常常是一件結果明確,但過程不易察覺的事情。



      小說家父親希望兩個兒子盡可能去作各種嘗試,感受不同的體會,張開每一個毛細孔去感受世界。幾乎是每天不斷更新的臉書文,讓閱讀者都一同參與了兒子的成長與父親的適應,在這樣一路上的陪伴下,小孩逐日脫離幼嫩的雛形,卻也還保有童稚的真性情。除了持續詼諧逗趣的日常相處,駱以軍更多了份對孩子未來的焦迫與擔心,一方面對於孩子像小獸一樣開始會獨力走出巢穴探索,並且每一趟回來都因發現世界更多而兩眼放光;另一方面以來人的經驗,心裡也明白前方必然有什麼在等著他們。



      而生活沒完沒了,已然跑了好一大段時光的父親,看著那快速抽長身高的孩子,越來越逼近自己的身高,甚至到了某一天,齊眼平額,那原本懷中還瘦瘦小小的小獸中也長成了他們自己的樣子,而情感成了綿延的聯繫,積蓄了多少,都會在日後成為一股踏實的能量,包容並且滋養活化那日後許許多多的變化與耗損。所以有了《願我們的歡樂長留》的繼續陪伴,一樣的搞怪大笑溫暖用心,更多了有子長成的惆悵與落寞,是同在一起觀看、面對的,把那一段段倏忽即逝的時光存留下來,珍藏在心底,在回憶的收藏格中,成為一種標誌、一道定錨,替未來留下一個有跡可循,隨時可以回去的那個家。或者也就是更單純地,想多記得點那麼快樂滿足的自己吧。



      全書一樣分為六輯:「你是吉丁米嗎?」繼續耍寶嘻鬧,小兒子搞笑大進擊;「無聊男子的血脈相承」父子聯手,耍痞原來是傳承;「願我的歡樂長留」歡樂有時,悲傷有時,那些小說家父親與孩子們共度美好快樂的時刻;「書香世家」駱以軍與逐漸成熟的孩子們的相處,那些困於日常而造成的時間斷層中,逸散時光的顯影;「收信者」在輕鬆耍寶之中,聯結著駱以軍的母親兄姊,以及祖孫間的溫厚情誼;「每一隻小狗都渴望自己被愛」整日追趕跑跳的愛犬端端、雷雷、牡牡,與家人相處間的信任和療癒。





    第一輯 你是吉丁米嗎?

    好孩子�成功的推理�口味�一代不如一代�父親節�義賣�去吧!皮卡丘!�皮帶�你是吉丁米嗎?�怪異的習慣�電玩展�買大送大�複姓還是夫姓�食品業�羅漢�名字�調味料�大腸�創造力�小矮丁�剁蒜頭�難得一見�冒險日誌�胖矮丁�終於等到這一天



    第二輯 無聊男子的血脈相承

    人生勝利組�文豪�父慈子孝�快慢�冒失鬼�逃生門�頂嘴�朋子�正面能量�爽爽們�孝悌楷模�河肉丸�偷吃�河肉丸�一個蕩氣迴腸的旅程�晚景�電扶梯�認錯人�無聊男子的血脈相承�癡呆症者標準型�長頸鹿�嗅覺疲勞�音樂課�粵語



    第三輯 願我的歡樂長留

    跑過來跑過去�畫�女神的小樹�異次元�潮水箴言�無歌單�願我的歡樂長留�天才美少女�沮喪的事�明日邊界�她是王菲啊�老宅男和小宅男�岐路迷宮花園�鳥人�禮貌�可愛小動物們�大腦�我是豬�捏麵人�願我們的歡樂長留�隊長�真相�親事�少女



    第四輯 書香世家

    書香世家�航廈奇緣�貼圖�震撼演說�超弱團隊�新發明�夢幻地�讚許�怪北杯�逆境�面子�張飛�張飛肖像�宵夜�舊照�併桌�無聊�心得�唬爛王�活字典�築巢�時間都到哪去了�往事�恐懼的事�運動�同類



    第五輯 收信者

    小花�我最愛她啦�貓警官�收信者�你兒子,可憐哪∼�胖糜鹿�食物鏈�八點檔連續劇�時光�將來�夢裡尋夢�窮開心�字條遊戲�給這世界留下什麼�世界的裡面�訊息�不要太輕易,把全部的自己交出去�家書�翻譯年糕�祝福�無敵翻譯年糕�但願人長久



    第六輯 每一隻小狗都渴望自己被愛

    宙斯�壁咚�點歌�怪話�大滅絕�魔法公主�每一隻小狗都渴望自己被愛�假牙�雷寶呆的癖好�老祖宗�像個女孩兒�飛毛腿�宙斯的大腳�這是誰家的狗ㄍㄡˊ�一直都在









      願我們的歡樂長留




      我們這一輩的為人父母者,恰在一個經驗的真實完足,與虛構海洋的過渡換日線。



      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世界。



      譬如我小時候,和父親一起坐客廳看著電視節目(當然那是只有三台的年代),若有連續劇劇中人物的悲苦、激動、或演出本身,誇張荒唐到連我這小孩都嗤之以鼻的地步,我會說:「哼,好爛!」。而我父親會痛斥我:「你有什麼資格說人家爛?你自己去拍拍看?說不定比他爛多了。」



      我想我父親可能比我更早,那防線已被越過,深感那是個爛節目、爛戲、爛演員,但他為何要那樣嗆我?因為他的生命經驗,像一隻池塘裡的老烏龜,他已摸透了這個池子大約哪裡水深,哪裡水淺,大約游多遠就會撞到邊界。你會遇見怎樣的危險,災難,攻擊;以及如何避開這些危險,這些經驗基本上是可以規約成一種謙遜,或踏實掌握技能,一種人際交往較不會犯錯的方法論。



      譬如說,我小時候,父親教我刷皮鞋。先用一把乾的鞋刷非常使勁的刷去鞋面的灰,才再用另一柄專門蘸鞋油的鞋刷,抹油上去。第一道工沒做仔細,第二道工你拚命抹很厚的鞋油上去,怎麼刷,鞋就是不會有那種刨光的亮。



      譬如說,雨天鞋整個濕透了。我父親會教我怎樣把報紙撕成一小塊一小塊,揉成小紙團,一坨坨塞在鞋腔內,塞得飽滿。第二天早上,要出門前,那鞋就是乾爽的不得了。水全被吸到那報紙球了。



      我父親會在永和老家的院子種樹,養蘭,他深知那些樹的特性,知道怎麼照顧那些蘭花。颱風來之前,他會拿長木梯爬上我們那日式老屋的屋頂,修修補補,將天線保護好。家中電表保險絲燒斷,水龍頭的橡皮鬆弛了,馬桶漏水了,他會自己換。我蹺課和友伴到小巷弄裡的彈子房敲撞球,我父親知道了,會拿木刀,要我跪在祖先牌位前抽我。因為我如果跑進那些「歧路」裡,就可能回不來這個穩定,需要一步一腳印走出道路的人生。



      但我父親過世之前,還沒搭過捷運(我母親後來就會了);可能也沒用過ATM提款(我母親後來也會了);當然他根本沒碰過電腦,或手機這些玩意。他的年代,是滿街可以找到電話亭,打投幣式公用電話的年代。所有人的腦袋裡,至少記得三四十組不同朋友家裡電話,或至少有一本小電話號碼簿,密密麻麻記著各種人名和他們的電話。



      我這一代的人,從孩子,穿過一個世界,從那樣一個早晨報僮丟一落橡皮圈紮起的報紙進院子,各戶狗吠聲交錯;或是搭火車、搭公車,到某地,都有種悠悠晃晃,行道天涯,認命之感。而後穿越進另一個,現在這個,訊息量不斷暴脹,世界的每一天比從前的每一天,大千百倍,卻又如此分崩離析,透明碎片環繞著我們一起,繼續擴散、更稀薄、更朝生而夕死的無數蕈菇叢般的世界。



      從兩孩子很小的時候,我就帶著他們去信義威秀看《怪獸電力公司》、《玩具總動員》、《史瑞克》,後來我跟著他們去看《哈利波特》、《魔戒》,各自還有二、三、四、五集或前傳,我根本搞不懂裡面的人物因果關係,兒子們卻像和電影中的人超熟,談起來像他們的小學同學一樣。他們更大一些,我又跟他們去看《全面啟動》、《明日邊界》、《復仇者聯盟》、《X戰警》、《變形金剛》的我也搞不清四、五、六哪一集。那些情節比佛經裡的奧義還展示著,我們所活的這個世界,不過是幻影;我們隨時可以自由進出那些光怪陸離的界面。兒子們小學的時候,就分別給他們一支最便宜的手機,以防放學沒接到他們時,可以掌握到行蹤。我對電腦不會使用的功能,全是他們跑來幫我(用他們在學校電腦課學到的技術)解決。有時在家裡不知要吃什麼,他們會打電話叫麥當勞外賣或網路點熊貓餐點快遞,我完全不知怎麼用這些系統。他們已經可以用博客來訂書,到7-11取書,我還是習慣到實體書店逛。當我想跟他們討論像那些美式速食店的炸雞塊,可以是基因改造雞,那些養雞場的總總不人道;卻發現我的資訊也是從網路上看來,我講不出個所以然,而他們可能比我對這話題看過更多網路資訊……。我想像我父親在我小時候,跟孩子說自己逃難的故事,如何在九死一生活下來的故事,卻發覺我沒啥故事好說。



      我們要如何,以父親的身分,將這個其實我們也只是挨在孩子身邊,跟他們一樣新奇陌生,每日都在變形著的世界,描述給他們聽呢?



      我的兒子們,現在一個十六歲,一個十四歲了。



      有一次我問他們:你們記不記得小時候,我開車載你們在蘇花公路繞啊繞啊,阿甯咕還吐得後座全是。後來我帶你們去一個磯崎海水浴場,你們一直衝向海浪,說好好玩?



      他們說:「其實我們記得幼稚園的事,都是你後來回憶說給我們聽的。我們記得的是那個你說的回憶。」



      所以你們記不記得,有一個海灘,到處都是乾死的河豚屍體?



      所以你們記不記得,我們那時住鄉下,有一隻狗叫妞妞(牠後來死了)?另一隻狗叫阿默(我們後來搬進城裡,把牠送給我一個好朋友養了)?



      你們記不記得,墾丁有一間飯店,有一隻叫BOSS的金剛琉璃鸚鵡?



      你們記不記得爺爺的葬禮?



      「都說是記得你描述的那個回憶。」



      事實上,在那些時光,那個比現在年輕一些的父親,帶著兩隻小海豹般的孩子,穿過那些場景,心中的O.S是:「將來你們會記得眼前的這一切嗎?」



      像導演布置著光影翻動,栩栩如生,影像流動的一切。我總是跟那麼小的他們說:「睜大你的眼睛,好好觀察發生的一切。」我帶他們在夜市,丟著螢光橘的乒乓球,它們在不同高度彈跳著,有某顆掉進計分的玻璃杯,大部分是無效的失去彈力滾進最後頭的槽溝;或是廉價塑膠飛鏢甩向灌飽水的七彩氣球,有的會射中迸撒出水花,大部分是寂寥的墜地,或釘在木板。那就像有一天會從你們手中流失的回憶,大部分被遺留在那麼小的你們的「此刻」,無法帶到長大以後的未來。那些光影畫面會像碎玻璃飛離你們。我也是如此,我如今記得六歲以前的某幾個畫面,都是八歲,十歲,十一、二歲,某次偶然回想,或當時聽父母兄姊說起,似乎有那麼回事,然後像駱駝攜帶水壺,一段一段載運給下個階段的自己。而記得的,其實少得可憐。



      所以我,那個告訴兒子「這一切都是個大遊戲」的父親,像一個紀錄片導演,不,像一個畫面外吸菸守著不讓他們真的被危險吞噬的遊樂園管理員嗎?以為這一切,一切的一切,是孩子們他們眼睛拍攝下來,將來在他們自己腦海播放的影片。沒想到最後他們其實大部分忘記了。那個只是在一旁陪著耗著的你,卻記下來了。



      有一天傍晚,我們過馬路,如常打打鬧鬧,我突然從迎面一對母女詫異的眼神,意識到,啊,這兩個孩子,個頭都比我高啦。無論我再怎麼捨不得,假裝是那個和他們嘻哈胡鬧的玩伴,好像我是守護著兩小屁孩的父親,他們終已像從河流中走出,甩著滿身水珠的年輕斑馬,要進入他們的成人時光啦。那時腦海中突然冒出這句:「願我們的歡樂長留」。



      聖經傳道書說:「生有時,死有時;裁種有時,拔除有時;殺害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悲傷有時,歡樂有時;哀慟有時,舞蹈有時……」,這多麼美。陪伴有時,但每個人終要孤自去面對自己的旅程。總是會有不順利,被傷害,疲憊,超過自己想像的痛苦或憤怒的時刻。願我們的歡樂長留。很多年後,我或已不在世上,他們若能在某些惶然,哀傷的黑夜,突然心底莫名的像有一音樂盒的簧片輕轉,好像被偷偷存放了一張小紙條,提醒他們讓自己快樂,給別人溫暖,擁有關於愛的修補和創造力。這或是我有幸在生命這段時光──嘻耍胡鬧,說不清是我讓他們依靠,或是他們療癒著我──那祕密的許願。




    其 他 著 作
    1. 小兒子13:小狗端端
    2. 明朝
    3. 明朝【首批獨家限量作者親簽版】
    4. 也許你不是特別的孩子
    5. 小兒子12:扯鈴
    6. 小兒子10:我愛你
    7. 小兒子11:拾荒
    8. 小兒子9:我的弟弟
    9. 小兒子8:宇宙飛行計劃
    10. 小兒子7:鑰匙
    11. 小兒子6:臭臉
    12. 純真的擔憂
    13. 計程車司機
    14. 小兒子5:吵架
    15. 小兒子4:爛傘
    16. 小兒子3:游泳
    17. 字母會N游牧
    18. 字母會O作品
    19. 字母會P摺曲
    20. 字母會Q任意一個
    21. 字母會R重複
    22. 字母會S精神分裂
    23. 字母會N-S(套書)
    24. 字母會K:卡夫卡
    25. 匡超人
    26. 匡超人(限量親簽珍藏版)
    27. 字母會F虛構
    28. 小兒子1 :夜晚暴食暴龍
    29. 小兒子2:命大的蟑螂
    30. 胡人說書
    31. 關於當老爸這件事:駱以軍成長時光套書
    32. 肥瘦對寫
    33. 女兒
    34. 遣悲懷(增訂新版)
    35. 遣悲懷(作者親簽版)
    36. 棄的故事
    37. 臉之書(平裝版)
    38. 限量臉之書【精裝版】
    39. 咖啡館裡的交換故事
    40. 九十八年小說選
    41. 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
    42. 降生�二星座
    43. 二千三百萬種死法:卜洛克與台北相遇的故事
    44. 我們
    45. 遠方
    46. 遣悲懷(精裝)
    47. 遣悲懷
    48. 遣悲懷
    49. 月球姓氏
    50. 第三個舞者
    51. 和小星說童話
    52. 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