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恆河邊:《金剛經》裡尋找大雄

恆河邊:《金剛經》裡尋找大雄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328920
陳念萱
有鹿文化
2016年8月05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328920
  • 叢書系列:看世界的方法
  • 規格:平裝 / 208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看世界的方法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華文世界第一本以《金剛經》為書寫核心的小說!





    推薦文

    《金剛經》講了什麼?◎李蕾

    推薦序

    唯有一部《金剛經》,千古再也無知音◎駱蘭

    推薦序

    自殺之後◎李永年

    ?

    自序

    走在《金剛經》裡的恆河邊

    ?

    楔子

    序曲白衣人Coming to Ganges

    ?

    第一章

    新德里機場:如夢似幻再相遇Arriving New Delhi

    ?

    第二章

    舊德里賈瑪寺:各自堅守信仰的壁壘Old Delhi

    ?

    第三章

    瓦拉納西大學城:印度教、錫克教、耆那教與佛教的聖地Varanasi campus

    ?

    第四章

    無畏王子:耆那教亦佛教的追隨者? Prince Abhaya

    ?

    第五章

    Naga 的身世:婆羅門與雅利安族的糾葛Somewhere out there

    ?

    第六章

    Naga 家族分裂:耆那與佛教的分歧Differ with inner motivation

    ?

    第七章

    夢幻黃金城:耆那鑽石經濟命脈Illusional Golden Mine

    ?

    第八章

    再見Naga:大小Naga又重逢? See you once more

    ?

    第九章

    誰來定義究竟?:大雄與大雄之間的對話Ultimate dialogue

    ?



    恆河獻祭——好色的女神無忌憚





    推薦序



    《金剛經》講了什麼?

    ◎李蕾(作家、資深媒體人,曾任西安與上海電視台主持人,現任「美的專業主義」公眾號主持人)

    ?

      《金剛經》講了什麼?



      終極科學的宇宙真相。



      ——這答案未免太枯燥了,給我這個答案的人是陳念萱。



      她新寫的書,是一本小說,並且是用《金剛經》寫的。



      還沒看書,我就開始翻白眼了,心想這是寫小說誒,你能不能有趣一點?



      如果這麼去問,她一定會說:修行不是為了有趣。



      我不死心,想問你能不能性感一點?



      結果必定是她半個字也不答,立即翻臉,把我拉黑。或者她還算給我情面,罵一聲性感有屁用!她最恨別人贊她漂亮,是真的恨,一點兒也不欲擒故縱。



      這就是陳念萱,她是個怪女人。這句話她聽起來反而會很舒服,當做最高讚美。



      我們認識有十多年了吧,那時候我在電視台做一檔談話節目,有一年請來很多台灣嘉賓,先是胡因夢、曹又方,之後又見到了陳念萱和吳璧人。不管世界多大,總有些人是一夥兒的,隔山隔海來相認,何況台灣很小。後來我才發現,她們竟然彼此熟識。那是我對台灣女子印象最為美好的時期,她們的確有共同之處:名字都很好聽,都美貌,都很勤奮。



      有一種偏見認為,貌美且有名的女人會得到很多寵愛,生活得毫不費力。我從來不相信這是真的,事實上我見過的那些人,她們美若星辰,也有得不到的東西,她們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陳念萱也是個奇女子,交遊廣闊,悟性極高,學了各種古怪的玩意兒。第一次見面,我剛剛失戀,和她一起站在路邊等紅燈,風很大,她忽然鐵口直斷:以後你和他還會見面,會是很好的朋友。我嚇得臉上一紅,氣急敗壞,心說跟陳念萱做朋友太倒楣了。好在她住台北,我住上海,很少見面,彼此的性格都不喜黏連,平時也不怎麼聊天,但無論技術怎麼更新,我們也沒有失散,每次相見都是舊人舊鞋舊蹦躂,連舒服都是舊式的,不用掙巴。



      我知道她接觸藏傳佛教二十多年,緣分極深,多次去不丹,去恆河,曾經在金剛大法會上一個人做了一百多個人的齋飯,只憑藉一把勺一雙筷子一個盆。她母親過世時,友人饋贈金剛沙,撒在遺體上,火化後端出一盤雪白如珍珠又沾染彩虹色的遺骨。有一年我在台北,去誠品書店閒逛,在宗教暢銷書那一排,赫然看見陳念萱的書:《金剛經尋寶》。她寫:許多人都說看不懂《金剛經》,老實說,我也看不懂。但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莫名其妙就喜歡了,喜歡到涕泗橫流。



      為這一句話,我喜歡得心裡都空了。



      好多年前,我和朋友去寺廟裡看櫻花,去得晚了,櫻花落了一地,小和尚把花瓣收集起來,在地上擺了一個大大的「佛」字。那天見到了英俊的大和尚,他送我一冊《金剛經》,看不懂,只覺得那些古老的字好剛猛,回來放在床頭,想著能睡個好覺。



      後來我去過一些地方,見過一些人。在海拔四千米之上看見圓月升起,照得室內金器生輝,我問一個大堪布:《金剛經》講了什麼?他說:金剛有兩種意義,一是能穿透一切的迅猛閃電,二是最堅固的鑽石。《金剛經》講的,就是當各種煩惱來了,你能夠像迅猛的閃電擊穿煩惱,你的心能像堅固的鑽石,不為任何煩惱動搖。同樣,當各種快樂來了,你也能看透快樂,不被快樂動搖。



      我搖搖頭,說我捨不得快樂,我只是不想要煩惱。



      堪布笑起來,他牙齒雪白,耳朵非常莊嚴。他說你為什麼煩惱呢?



      我說堪布,但願你像我一樣戀愛、工作,然後你愛的那個人拒絕你,你很努力依然是個廢物,這樣你就能理解我了。



      的確是這樣,對於每個人而言,無論是堪布還是小販,無論有沒有讀過《金剛經》,想要不被外界干擾都很難做到。關於命運,我們討論得並不充分。如果我失業了,我是一個單身媽媽,我生活艱難,又窮又沒才華,這時候有人對我說:你過得不好,因為你不夠努力,只要你下決心改變,一定會有好的事情發生。說句老實話,這些話根本沒什麼用,我一聽就想報警。



      怎樣做才能好起來呢?



      不要告訴我人生不會好了。我還是相信有些人更為智慧,她們發現了一些關於命運的終極祕密,儘管只是蛛絲馬跡,也可以讓我當下安心。



      陳念萱是不是那個人?



      我不知道。



      我習慣通過聊天和閱讀來瞭解一個人,陳念萱寫了三十幾本書,占據了我的一排書架,可我總覺得跟她聊天風險很大。這是一種什麼體驗?很難描述,說說我傾慕的一個男人吧。



      這男人特徵鮮明,他長著一張大嘴。嘴大到什麼程度?握手成拳,可以毫無障礙地吞下去。我特意去查過,中國相書上說,這樣的人既富且貴。我傾慕的男人果然很厲害,名字也很厲害,叫蘇格拉底。蘇格拉底說:人長著一張嘴,只用來吃飯和接吻是很好的,可是偏偏要說話。因為說話,蘇格拉底丟了性命。



      因為聰明和敏感,陳念萱善於辯論。假如辦得到,把她剖開看看,血管裡流動的也許並不是鮮血,而是一噸問號。和她說話當然不至於丟掉性命,但常常會咯?一下,被她卡住。一輩子不被卡住,生命就像流水一樣,生老病死,愛恨情仇,日子一天一天過,嘩啦啦流走了。被卡住的那個感覺就非常刺激,像丟了塊石頭,咯?一下,你被陳念萱卡住了,有意思的是,那個「卡」裡會有不同的旋律出來。



      小說很短,我是磕磕絆絆看完的,有些部分看了好幾遍。不是認真,不是讚歎,是沒看懂。相比其他佛經,《金剛經》並不算長,一萬字左右,但它很像一部舞台劇,某年末月的某一天,沒什麼很特別的,釋迦牟尼和弟子挨家挨戶乞食完畢,回到祇樹給孤獨園盤腿坐下,大弟子須菩提站起來提了一個問題,整部經書就在一問一答中完成了。



      而陳念萱這部以《金剛經》寫就的小說,相比別的小說,也很不像小說。基本是在聊天中完成的,某些雄辯的段落,我都能看見她把自己的樣子寫了進去,氣勢宛轉,頓足大笑。最大的收穫是:我忽然發現,那些經書中的句子,其實就是我們生活中瑣碎的細節。



      王子坐在恆河邊吃早餐,他說:香蒂的烙餅真是絕活,餅皮這麼薄,咖喱卻沒有流出來,面燙得剛好有嚼頭,沒有一家館子做得比她好,連我媽也做不到。看得我大笑起來,心想真妙,這個香蒂就是陳念萱啊,她做得一手好菜,家裡除了巨大的書架,就是巨大的廚房。



      我曾經以為人生會比書架和廚房更多,其實並不會。



      陳念萱也是這麼想的吧。



      我經歷過一段非常艱難的時光,那時候每天開著音樂,單曲迴圈,只聽《金剛經》,是王菲的版本。聽的時候木知木覺,它就像一粒止痛片,把我和疼痛隔開,讓所有的感受都消失了。去年,陳念萱來上海看我,送我禮物,一個大寶法王給的小白象,還有一小袋金剛沙。那天晚上,我又聽《金剛經》,忽然覺得每一句話都和我相認了,用一條圍巾捂著臉,哭得不能自制。



      我們早已是小說中的句子,只是自己並不知道。

    ?

    唯有一部《金剛經》,千古再也無知音

    ◎駱蘭(分眾傳媒副總裁)

      

      佛經中,唯獨最愛《金剛經》。只要聽聞讀誦書寫,字字印心,脈絡暢通清涼,煩惱頓失。也不是懂也不是不懂,只覺整個宇宙就是這樣,再沒有別的了。幾次在靜坐中,悟起經中字句,嚎啕大哭,涕淚交零,哭得驚天動地,山河粉碎。那種體驗,已然超越了大腦思維,超越了所有文字語言邏輯概念……。



      念萱琢磨了三年之作,圍繞著《金剛經》寫的這本小說,我是一口氣看完,看完一下子醍醐灌頂,竟然腦中無念,胸中無字,過了好一會,才冒出二字:痛快!她邀請我寫序,我卻覺無話可說,《金剛經》本來就無法可說。但為這本小說,我倒有太多理由去讚歎。



      第一:我喜歡印度。那裡是全世界最有靈性最不可思議地方。每次去印度都是因為我的師父。以前曾偷偷發願,希望自己的未來的婚禮能由師父幫我主持。沒想到願力不可思議,我的婚禮真的飛到印度的BIR,在師父的院子裡,由幾十個喇嘛,幾十個師父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學生,還有我唯一請的嘉賓陳念萱,舉行了一場印度加不丹加藏式的殊勝婚禮。在婚禮中,師父對我和先生說:婚禮真正的意義是支持對方獲得真正的自由。你們要視對方為佛。如夢如幻般的親密關係的旅途就這樣在印度開始了。在印度,一切你以為的常識,在那裡是最不可能實現的。一切你認為不可能的,在那裡倒是正常的。你不需要每天提醒自己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只要在印度,就不得不隨時打破自己的思維習慣,推倒重來。你樂意不樂意,習慣不習慣,只要在印度待過,你就自然明白,那裡為什麼是佛陀悟道的地方。



      第二:我喜歡這本小說的所有。整本小說的構思巧妙而大膽,由一個千古以來沒有答案的最有爭議的疑問和夢境展開,而所有的疑問,其實都是在問同一個問題:我的本來面目是什麼?幾個有著古老靈魂和特殊身分的主角之間的對話和辯論最是小說中的精髓。裡面涵蓋了大量的機鋒,矛盾,挑戰同時又充滿著空性智慧的見地。其中我覺得最過癮的辯論是:到底不執著和不住的區別的是什麼?什麼是真正的慈悲?到底怎麼樣才算是度眾生?若不是對佛教和歷史文化有深刻的了解,理解,看見,了悟的話,是寫不出來這樣的對話的。



      第三:我喜歡陳念萱。很多人喜歡她的瀟灑自在有趣銳利,也有很多人喜歡她做的菜和寫過的書和帶我們去過的好地方。我喜歡她,也許只因為她是她,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金剛經》同是我們的知音。唯有一部《金剛經》,千古再也無知音。



    自殺之後

    ◎李永年(上海台僑)

    ?

      在數年前第一次讀陳念萱的《自殺功法》時,硬硬是一上手就放不下來,結結實實熬了個通宵,也要把書看完。除了故事情節和書裡的各種美食佳饌外,最吸引我的就是甯霏霏。至此就巴望著念萱能再寫下集,把這個人物發展下去。引領而望這麼多年,如今終於等到《恆河邊──〈金剛經〉裡尋找大雄》的出版。



      甯霏霏這個靈氣四射的陰陽人讓我想起歐蘭朵(Orlando)──英國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於一九二八年的長篇小說裡的主人翁。看過這部小說的都知道,這是一部很具誇張特色及浪漫色彩的小說,記錄了歐蘭朵從十六世紀的男性到二十世紀的女性的轉變過程。歐蘭朵從受女王寵倖的貴族英俊少年,成為政績卓著的土耳其特使,再一覺醒來變成女性之身、嫁人並生子,歷時了四百年的完整雙重人格,促成了其人生價值的實現。



      有人說《歐蘭朵》從某個層面而言是吳爾芙一篇充滿臆想的半自傳。我不認識吳爾芙,無法判別自傳的成分有多少;可是甯霏霏的個性裡有著太多念萱的影子。他的敏感、慧黠、隨意、俠氣……。這也或許是為何念萱自己在《恆河邊》的楔子裡寫到甯霏(霏)是她兒子。念萱的精靈古怪(我給她亂戴帽子,少不得要吃排頭)我想一定是不下於吳爾芙。歐蘭朵從英國、土耳其再回到英國。行跡絕對比吳爾芙更廣泛的念萱,會怎麼安排甯霏(霏)呢?這讓我怎麼不去巴巴地期望在《自殺功法》之後,念萱接著要透過甯霏(霏)帶領我們神遊到哪裡去?《歐蘭朵》的本質討論的其實是性別與社會地位,甯霏(霏)生命的歷程追求的又是什麼呢?



      《自殺功法》無處不藏的是《金剛經》、《道德經》、量子力學的影子。《恆河邊》裡《金剛經》依舊,但這次甯霏(霏)的奇幻之旅已從外相走進內象。這也是必然的!在《自殺功法》裡,甯霏霏為了修煉自殺功法之前,「得先引爆自身的細胞核子。想通行氣脈能夠又快又穩,還需要掌握三角函數、基礎物理學和量子力學的知識……」,終而超越無名師父到達的境界。在自殺之後的甯霏霏,又如何能在以一般的凡相出現。



      「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自殺功法》內有上百道中外料理和自創菜餚。如一些光看菜名也不明究竟卻令人無限嚮往的「翠湖飄玉丸」、「紫碧芝豆香拌飯」……。《恆河邊》裡雖然還是有扁豆湯、芒果辣椒醬、菠菜泥乳酪豆腐……等,但吃飯的場面少了很多,規格也小了很多,甚至在一場夢裡,食物和容器都變成透明的,心裡想想食物就會出現。《恆河邊》多加入的是茶。除了各種香鬱的印度奶茶,有一段百年正山小種老紅茶的描述,讓人光讀著就齒頰留香。品茶比吃菜更挑剔味蕾的敏感與心情的沉靜。讓我先賣個關子,但喝這口正山小種的地點和場景也是巧妙的安排。若不是這個茶怕也壓不住那個景。



      《恆河邊》在延續佛教哲學討論的前提下,更納入耆那教進故事情節。耆那教這種極度神祕、強調守戒的宗教和佛教的興起幾乎同期。又因同是來自印度的思想體系,兩者之間有很多細微的異同之處。 甯霏(霏)於書中在兩位都叫Naga(龍)同父異母的陰陽人兄弟的陪伴下,在瓦拉納西的恆河邊,在種種匪夷所思的情節中,在虛和實的場景下,在種姓、宗族、性別、空性、實相的議題間遊走。這樣的書是不是會太沉悶?!其實大相徑庭。就像恆河包容一切之後的平和安逸,《恆河邊》行文流暢、雋永,情節緊湊,趣味十足。炎炎夏日,何不就著蟬鳴,和甯霏(霏)在恆河邊來段臆想之旅?而我已經開始在巴望甯霏(霏)下一段的旅程了。



    自序



    走在《金剛經》裡的恆河邊

    ?

      「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寫小說是最磨人的,有回看電影,發現英美著名詩人Sylvia Plath創作焦慮時,在廚房做出堆積如山的蛋糕,我笑得涕泗縱橫,心有戚戚焉!想起有段時間寫小說,在街上散步,一看到便利商店,就想進去買麵粉,然後回家東捏捏西揉揉,再到處打電話讓朋友帶走。我自己並不喜歡吃甜食,捏麵粉,可以解除焦慮。



      那天,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有鹿出版總編輯許悔之吃飯吃到一半,忽然說:「念萱!妳給我寫一本小說吧!就用《金剛經》寫,我不管妳怎麼寫,以《金剛經》為主軸就對了。」然後三口兩口吃完飯,自己很嗨地跑了,丟下一句:「我很期待喔!」



      你的期待是我的焦慮。很不湊巧,有鹿出版社的辦公室就在我家斜對面。三年來,許悔之見到我就問:「小說寫得怎麼樣了?」接著就是劈頭蓋臉的碎碎唸。被唸得煩了,只好說:「每天在腦子裡打轉啊!」話說出口,就真的時時都在腦子裡折磨人,走路想,睡覺想,上飛機想,等車時想,跟朋友聚餐也在想。這中間,我又去了兩回恆河,踩屎看祭典,走在爛泥地裡,還在想。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第一次去恆河,是帶著母親的骨灰,日出時,邊唸邊撒一些些,不忍心一次撒完,日落時,又看著紅紅的天邊,一點點地撒,然後到對岸沙灘上,就著原來的小瓷罐裝滿金剛沙,據說,這些沙能幫助臨終的靈魂快速解脫軀殼,而不至於在中陰身受困。母親過世時,我剛好有朋友餽贈的金剛沙,一股腦兒都灑在母親的屍體上,火化後,端出了一盤雪白如珍珠又沾染彩虹色的遺骨,當下,我安心了。



      很多人告訴我,看不懂《金剛經》,我既不能說我看懂了,更不能說我看不懂。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莫名奇妙就喜歡了,喜歡得涕泗縱橫。當然,那是因為我日日讀經的這段期間,不說話不見人不出門,非常地安靜,安靜得聽見自己,也看得見佛陀的話語。所以,我相信,他說我還有我們,都跟他一樣,無二無別。因此,我能接受他說的話,甚至,覺得他就在眼前說,就在腦海裡說。我也常跟想讀《金剛經》的朋友說,許多話,只有熟悉了,才開始慢慢懂。跟人一樣啊!你不熟悉,怎麼有機會懂呢?



      我在恆河邊上住了幾天,走來走去,想著佛陀的話語,幻想那年代的情景。兩千五百年前的恆河邊,該有多麼地熱鬧啊?各方豪傑聚集在此辯論,激盪出各式各樣的火花來。我無法還原當時的場景,只能製造幾個小人物,針對一場耆那教主與佛陀的隔空辯論,猜測其中可能發展的未來面貌。你不需要相信其中的真真假假,只要跟著一起辯論,就行了。我相信無畏無懼的兩位大雄,會欣然歡迎你加入辯論。

    ?





    恆河獻祭

    ——好色的女神無忌憚

    ?

      有人問我:「印度髒得這麼恐怖,為何有那麼多人年年都要去朝聖?」對於印度,你只有兩種概念,一如印度神祗那樣個性鮮明,不是愛就是恨,沒有模糊地帶。



      屎尿、屍體與虔誠沐浴都在這條河流裡交替行進著,五千年來,自從銀河系傾瀉而下拯救罪惡的人類,神話,有了淨化作用,便也承載著萬年屎尿齊飛的使命。她是印度創造、破壞與孕育三大神祗之一濕婆神的女兒。濕婆神,才貌雙全,十八般武藝具足,又俊美至極,卻也破壞力十足,愛欲激烈而專注。也許正因為這濃濃的千萬倍人味,濕婆神成為印度教裡最受歡迎的神祗。



      很奇妙,恆河屬於銀河女神,而恆河邊上的廟宇與佛龕,卻九成九都是濕婆神的,即便是岸上樹根窪裡隨便一個小佛龕,都在祭拜濕婆神。如果出現任何一個石頭或爛木根,長得形似陽具,就更代表著性欲旺盛的濕婆神顯靈了。



      你問我:「不怕髒嗎?」對我從小潔癖最刻骨銘心的,是母親。進出印度多回後,不知覺間,強迫症不藥而愈。有天,母親拿鑰匙打開我家,看見躺在沙發上看報的我,驚呼:「這是我女兒的家嗎?」渾然不覺於滿屋混亂,被母親的大呼小叫給驚醒,曾幾何時,我也能安於「失序」了,忍不住看著母親惶恐的臉色大笑。



      交媾一夜已千年的濕婆神,雖好色卻專情。他可以為了不幸早逝的愛妻,閉關絕食苦修三千年,等待她再轉世。即便是守候了這樣長久,仍不放心地用骨灰塗滿赤裸全身,模樣邋遢汙穢地迂迴試探:「你依然愛我如故嗎?」小心眼得非常人性化,哪裡像個掌管毀滅、五大生命元素、日月與祭祀的再創造之神?他控管了生殖繁衍的泉源,卻又具備雙子座的雙重人格,游走於生死之間。他本極俊美,卻總以恐怖的裝扮示人,遇上無知無畏者,死路一條,絕不寬待。



      這看似暴躁粗獷冷酷的濕婆神,卻在銀河女神拯救人類時,扮演了致命關鍵的角色,用自己的頭髮,承接銀河之水而分流宣洩暴洪,避免殃及無辜,順利地讓恆河最終扮演了淨化靈魂的使命。



      一直以為,恆河邊是佛陀證悟後初轉法輪之地,同時也是眾多教派辯論之處,所有印度精深博大的哲學思想,都曾聚集在這裡孕育繁衍,無數小國君主抱著黃金珠寶求取聆聽法教,即便是三言兩語的開示,也能讓人欣喜若狂,無論貴賤,思想流經之地,一再突破著極限與人性桎梏。



      而今,人們拿一炷香、幾朵花與蠟燭,便在髒兮兮的佛龕上膜拜,或任由少許祭品在河道上漂流,心裡只有一己之私,再無更多念頭,誰又真正在乎銀河女神的故事蘊含了什麼樣的意義?號稱全亞洲最大的瓦拉納西校園裡,哲學系幾百個各種宗教思想研究所,仍在探索二三千年前的思想盛況,而沒有更新穎的進展?我忍不住詢問滔滔不絕的導遊,他聲稱自己是哲學碩士,卻對佛陀一無所知。



      每年冬末春初的宜人季節裡,天氣晴朗,無雨無酷曬,梵文大學調派全國智商最高具備才智與美貌的畢業生,到恆河邊給女神獻祭,地、水、火、風、空等五大元素的祭品樣樣具足,迎向四面八方的祭祀儀典,以曼妙姿態,感謝著兩手淨瓶與兩手蓮花女神的無邊恩澤,持續淨化邪惡的人類靈魂。



      我踩踏著人畜屎糞泥濘,幾度造訪恆河邊上的日出沐浴人群,遙望焚燒屍體的祭壇煙火,想像逡巡其間的濕婆神,如何嘲笑戲弄愚昧的人類之餘,卻又讓自己美麗的女兒,擔當著吸納汙濁與邪惡的垃圾桶。



      攜帶母親與大伯的遺骨,是我兩度獨自遊船於恆河之上的任務。沒有祈禱與祭祀,就只是默默地撒下,心裡想著:「遨遊吧!來自天上之水,必能讓你的靈魂任意隨性遨遊,遠離所有的思想桎梏,在輪迴裡給自己最大的自由。」無論是《心經》還是《金剛經》,擺脫思想桎梏,獲取真正究竟的自由,是佛陀留給人類的鑽石至寶,雖僅止一念,卻能相距億萬年。



      心生恐懼卻又無比好奇的朋友問我:「你去了幾次?」已經開始忘記數,那就表示,我會一去再去,而每一次,都彷彿是初次相見,總有新奇的面貌再呈現,莫名地又感傷又喜悅,手足無措。



      奔走賣花燭的幼童,哀愁閒散搖櫓的船夫,河岸精靈狡詐的掮客,排排列坐乞討的老弱婦孺,五彩斑斕的濕婆侍從沙度,以及隨時闖入視線的貓、狗、牛、馬與大象,與恆河上群群翻飛嚎啼的海鷗。如果說,一進入這場域,便想起《金剛經》結語:「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像是永恆戳記般嵌入腦海的浮水印,你若觸碰過這部經典,必能如我一樣震撼又如墜雲霧。



      想像著,受到人類虔誠感召的銀河女神,如何心甘情願墮入人間生兒育女,又化為一道吞咽萬種汙濁的寂靜洪流,無怨無悔漂游於地球上數一數二髒亂的土地上,我便頓然嚎啕,卻又無法遏止地顢頇嬉笑,自我解嘲地默認愚癡。



      一次次地,有幾年初春,總無巧不巧地趕上祭祀季節,除街頭巷尾繁花似錦迎來送往的婚喪喜慶,恆河邊上,婉轉柔媚男子們,如侍妾般妖嬈的身姿,一道道拿起各種祭品,向四面八方揮灑魅影,每一個轉身,豔麗柔軟如蛇蠍,魂魄飛舞,勾得人蕩漾起伏,暗自心驚。



      再三端詳過同樣的祭祀,同樣的曼妙身影後,若有所悟。人神共舞,似乎是祭祀躋升的聯繫。你若虔敬,我便前來,你若浸淫,我便無怨無悔吞噬你的汙穢,直至你如我一般源自雪山的無礙無瑕,乃至銀河母親般浩瀚無邊的無所顧忌。



      擠進人群裡,或站或坐或行走,拿著相機一直拍,忘記屎尿齊飛,忘記惡臭與死屍,忘記深幽哀怨眼神的乞討,終於,放下鏡頭,在搖曳生姿的晃動裡,似乎看見了亦男亦女的祭司們,其實,是恆河女神的子子孫孫,她始終如一地在這裡,沒有如神話般返回銀河。



      然後,我又笑自己,來來去去,本自如,何須掛懷其來去?



      從台北飛曼谷,再直飛瓦拉納西大學城,航程遠比以往便利許多,訝異於今日此時的便利,想起二十年來辛苦的進出,我竟比往常更少去了。



      人說,佛也說,閱讀《金剛經》有千般萬種好,即使是讀幾句。今日有各種漂亮的版本,還有許多曼妙美好的天籟吟唱,很顯然,無論是否若有所悟,你鮮少一讀再讀,除非心裡空乏警覺。於是,想起師父們說的:「你擁有愈少,愈能珍惜佛陀傳遞的真理。超過需要的擁有,是毒品,是禍不是福。」



      我想起女神的肆無忌憚,無所取無垢淨地付出,只因感動。又想起她霸氣直率又才氣縱橫的爹爹,砍人不皺眉。於是,我琢磨著,究竟是誰,膽敢述說這樣的神話故事?然後,終至狂笑不已。




    其 他 著 作
    1. 旅途中遇見金剛經
    2. 巫女
    3. 小紅
    4. 黔滋味:外來移民的鄉愁
    5. 香料罐兒
    6. 吃品味:尋常好滋味
    7. 金剛經尋寶
    8. 神妙貴州 Magic County
    9. 淚繽紛:漫舞中的精靈
    10. 窮逛巴黎 La Vie de Cafe & Bun
    11. 尋幽大理:探訪千年妙香佛國
    12. 狩獵男人:12星座男人實戰全都錄
    13. 幸福郵戳在台北
    14. 不丹閉關人
    15. 自殺功法
    16. 我愛說電影
    17. 不丹詩情 after Bhutan
    18. 不丹,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