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古典短篇小說故事類型選析

古典短篇小說故事類型選析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7633613
陳葆文
五南
2019年4月25日
207.00  元
HK$ 196.65
省下 $10.3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7633613
  • 規格:平裝 / 464頁 / 17 x 23 x 2.3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專業/教科書/政府出版品 > 文史哲類 > 中文 > 古典文學











      古典小說所以吸引跨代讀者閱讀,往往在於其主題具有穿越時空、觸動心弦的魅力;而後代作者在悸動之餘,亦回叩自身情境,透過對情節結構、人物形象複製、擴寫、翻轉等手段進行再詮釋,不僅活潑了小說的生命,亦使其涵攝意蘊更為豐富。小說主題所承載議題的超越性與開放性,是古典短篇小說最耐人尋味之處;而小說主題與敘事手法模式化的承載關係,更形成古典短篇小說跨代傳閱時敘事表現上獨有的承衍現象。



      本書由一個更宏觀的視角檢視古典短篇小說主題的呈現與思辨,選出「猿妖搶婦」、「蛇妖惑男」、「韓憑夫妻」、「俠女復仇」、「魂奔」、「夢遇」等六組故事類型做為討論對象,藉由對各故事群組跨代文本承衍現象的分析、比較與闡釋,探究古典短篇小說主題所展現豐富的生命意蘊,以帶領讀者感受古人如何透過小說叩問生命課題,進而更深刻認識古典短篇小說的藝術價值。

    ?


     





    前 言



    第一章 蠻荒與性力的想像──「猿妖搶婦」型故事


    一、前言

    二、由蠻荒性力的焦慮到市井探險的奇談──「猿妖搶婦」型故事在歷代的敘事承衍變化

    (一)素材流傳期:先秦以至魏晉南北朝諸篇

    (二)情節定型期:〈補江總白猿傳〉

    1.情節之吸收與融合

    2.人物形象之立體化

    3.小說主旨的企圖

    (三) 意涵轉變期:宋元以下〈老猿竊婦人〉、〈陳巡檢梅嶺失妻記〉(〈陳從善梅嶺失渾家〉)、〈申陽洞記〉

    1.通俗化:地域與性別焦點之轉移

    2.個人化

    三、結論:「猿妖搶婦」型故事的敘事承衍意義



    第二章 妖性與人性的消長──「蛇妖惑男」型故事

    一、前言

    二、「蛇妖惑男」型故事在歷代的敘事承衍變化

    (一)雛形期:〈李黃〉

    (二)發展期:〈西湖三塔記〉

    1.敘事動機

    2.情節結構

    3.人物結構

    4.小結

    (三)完成期:〈白娘子永鎮雷峰塔〉

    1.男主角

    2.女主角

    3.其他人物

    4.小結

    三、結論:「蛇妖惑男」型故事的敘事承衍意義



    第三章 威權與愛情的悲歌──「韓憑夫妻」型故事

    一、前言

    二、「韓憑夫妻」型故事在歷代的敘事承衍變化

    (一) 雛形期及定型期:《列異傳》「韓憑夫妻」、《搜神記》〈韓憑夫妻〉

    1.《搜神記》情節結構之敘事表現

    2.《搜神記》〈韓憑夫妻〉的人物形象與結構關係

    3.《搜神記》對《列異傳》擴寫之意義

    4.小結

    (二)豐富期:敦煌俗賦〈韓朋賦〉

    1.開始段

    2.發展段

    3.結束段

    三、結論:「韓憑夫妻」型故事的敘事承衍意義

    (一) 普世課題的不同詮釋──史實與虛構人物的設定與意涵投射

    (二) 符號的延異──多元文學形式對人物的強化效果



    第四章 模擬與自覺的實踐──「俠女復仇」型故事

    一、前言

    二、「俠女復仇」型故事在歷代的敘事承衍變化

    (一)追尋「俠」蹤

    1.原「俠」

    2.唐代之「俠」、「刺」合流與小說表現

    (二)「俠女復仇」型故事模式之成立

    1.唐:雛形期與完成期

    2.宋:模擬與僵化(停滯期:〈文叔遇俠〉)

    3.清:性別自覺與文本再創作(轉變期:〈俠女〉)

    三、結論:「俠女復仇」型故事的敘事承衍意義



    第五章 意志與身體的衝突──「魂奔」型故事

    一、前言

    二、「魂奔」型故事在歷代的敘事承衍變化

    (一)雛形期:〈龐阿〉

    1.「魂奔」母題的成立:女性的愛情困境

    2.「魂奔」型故事敘事初模的成立

    (二)定型期:〈離魂記〉

    1.倩娘的愛情困境及人物形象

    2.倩娘愛情困境的解除及其意義

    (三)轉變期:〈金鳳釵記〉、〈大姐魂游完宿願,小妹(姨)病起續前緣〉、〈阿寶〉

    1.對「魂奔」指涉的反思與矯飾

    2.皇后貞操的維護──《剪燈新話》〈金鳳釵記〉

    3.性別翻轉、愛情議題與敘事意涵的深化──《聊齋誌異》〈阿寶〉

    三、結論:「魂奔」型故事的敘事承衍意義



    第六章 現實與夢境的互涉──「夢遇」型故事

    一、前言

    二、「夢遇」型故事在歷代的敘事承衍變化

    (一)雛形期:「劉幽求故事」

    (二)完成期:〈獨孤遐叔〉、〈張生〉

    1.男主角

    2.女主角及其他

    3.小結

    (三)變化期:〈獨孤生歸途鬧夢〉、〈鳳陽士人〉

    1.兩性對話與世情寫實:〈獨孤生歸途鬧夢〉

    2.女性意識的轉向:〈鳳陽士人〉

    三、結論:「夢遇」型故事的敘事承衍意義



    附錄一 「猿妖搶婦」型故事文本 ──〈猴玃〉、〈補江總白猿傳〉、〈老猿竊婦人〉、〈陳巡檢梅嶺失妻記〉、〈申陽洞記〉、〈陳從善梅嶺失渾家〉



    附錄二 「蛇妖惑男」型故事文本──〈李黃〉、〈西湖三塔記〉、〈白娘子永鎮雷峰塔〉



    附錄三 「韓憑夫妻」型故事文本──〈韓憑〉(《列異傳》)、〈韓憑〉(《搜神記》)、〈韓朋賦〉



    附錄四 「 俠女復仇」型故事文本──〈妾報父冤事〉、〈義激〉、〈崔慎思〉、〈賈人妻〉、〈文叔遇俠〉、〈俠女〉



    附錄五 「魂奔」型故事文本──〈龐阿〉、〈離魂記〉、〈金鳳釵記〉、〈大姐魂游完宿願,小妹(姨)病起續前緣〉、〈阿寶〉



    附錄六 「夢遇」型故事文本──「劉幽求故事」(〈三夢記〉)、〈獨孤遐叔〉、〈張生〉、〈獨孤生歸途鬧夢〉、〈鳳陽士人〉



    ?





    前言

      

      古典短篇小說有一個獨特的現象,即後來作品往往不憚複製或重寫前人作品,跨代承衍的結果,便是形成某種「故事類型」。



      本文所指的「故事類型」,乃是指當代或跨代的數個文本在人物、情節結構上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儘管因為細節的增刪調整、或作者個人特質等影響,導致不同時期出現的作品細部敘事表現及意涵不盡相同,但整體而言,此系列小說仍呈現系出同源及敘事模式化的傾向,而形成所謂「故事類型」。因此,成為「類型」的前提,必須兼具「敘事模式化」與「文本數量化」的條件。相對地,一篇小說即使具有經典性,如其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則不符合本書所謂「類型」的定義。



      「故事類型」是一個以研究者視角出發的後設概念。任何「故事類型」的第一篇作品,作者在寫作時絕無意識開創一個「故事類型」,只是單純地進行「講(寫)故事」這件事。但作品在傳衍接受的歷程中,受到後來作者的矚目,進而模仿、改寫、甚至對原著進行再創作,透過敘事筆法的調整或改變, 賦予原著故事更豐富的敘事表現、甚至呈現嶄新的敘事風貌與意涵。即使如此,後來作者在承寫之際,仍無意、也無法預知其將建立一個「故事類型」。不論各時期作者對前人之作進行任何程度的承衍加工,對作者當下而言,都只是個人寫作行為而已。惟積漸久之,無形中形成一系列在文本上具有高度相似的作品,而研究古典小說的學者們透過廣泛閱讀與比對,乃由後設角度歸納總括為某種具有高度辨識性敘事特質的「故事類型」。



      「故事類型」現象的形成,與傳統對於「小說」的觀念與態度有極大的關係。「小說」作為一種文學體裁,乃名詞先行於創作觀念。「小說」一詞於先秦即已出現,如:



      飾小說以干縣令,其於大達亦遠矣!(《莊子•外物》)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弗為也。(《論語•子張》)



      但上述「小說」一詞,乃是與「大達」「大道」相對的概念,不但是一個普通名詞,並被定位為「微不足道的言論」。因此,最早的「小說」不過被視為一種言談的形式,並非某一種文體的專門術語。此觀念影響至大,後世雖對於「小說」的形式有更進一步的討論與說明,但其實反而更侷限了「小說」的定位與價值認定,如:



      小說家者流,蓋出於稗官。街談巷語,道聽塗說者之所造也。(《漢書•藝文志》)



      諸子十家,其可觀者九家而已。(《漢書•藝文志》)



      若其小說家,合叢殘小語,近取譬論,以作短書,治身理家,有可觀之辭。(《文選》卷三十一李善注「小說九百,本自虞初」引桓譚《新論》)



      這些思想家、史學家將「小說」定位為一種不嚴謹的、瑣碎的、短篇的言談形式,雖未必全無價值,但絕對無法與哲學義理史學、乃至雅文學如詩賦散文等相提並論。

    ?




    其 他 著 作
    1. 酒色財氣金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