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大話山海經(全七冊)

大話山海經(全七冊)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285915
郭箏
遠流
2019年7月26日
600.00  元
HK$ 510
省下 $90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3285915
  • 叢書系列:綠蠹魚
  • 規格:平裝 / 1960頁 / 14.8 x 20.9 x 10.8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綠蠹魚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 其他武俠小說











      ★傳奇小說家郭箏睽違多年最新力作。★

      ★翻轉傳統俠道�盜世界;廢柴、魯蛇、怪咖異攻隊崛起。★

      ★幽默與啟示兼具的奇幻故事;近年難得一見的混種小說。★



      ◎綿延萬年的玄妙魔境,橫越萬里的征妖長途◎


      以經典古籍《山海經》為底本,糅合奇幻、武俠、歷史的現代華文系列長篇小說。全套共七冊,包括《靈魂收集者》、《顫抖神箭》、《追日神探》、《傷心百惡谷》、《火之音》、《菌人鬥閻王》與《伏魔者聯盟》。各冊自有主題情節,可獨立觀之,接續閱讀更見氣勢格局。



      故事從萬年前的崑崙之丘敘起,以刑天與天帝相爭、諸神與妖魔互鬥揭開序幕。繼而時空轉換至宋代中原的開封、洛陽,乃至於大遼、高麗、大瞿越、大理、于闐等邊塞之地,小道士莫奈何、美女鑄劍師梅如是、櫻桃妖、「劍王之王」項宗羽、江南才子文載道、「第一神捕」姜無際等,面對接踵而來的災禍,生死存亡的瀕危時刻,一路斬妖除魔,更經歷一連串既離奇又驚險的遭遇……

    ?

      ◎最神的奇幻武俠,最痞的經典新編◎

      小說援引《山海經》若干天地神靈、異域奇人與珍禽怪獸,加以延伸發展,演繹出神、妖、人共存的奇幻想像世界,鋪排出刀光劍影的武俠江湖。



      語言對白葷素不忌,角色人物鮮活靈動。顛覆上古神話的正經八百,打破傳統武俠的道貌岸然。藉由跨越時空的驚天對決,牽引出真實人性的嗔癡貪怨、俚俗市井的善惡悲喜。更縱情想像,加添新時代語彙與思維概念,寫來煞有介事,實則句句突梯;看似滑稽無厘頭,卻又常常有源有本。

    ?

      ◆《大話山海經》官方粉絲頁:facebook.com/beautyandlegend/



    名家推薦



      九把刀(導演、作家)、小? 野(作家、編劇)、王盛弘(作家)、石芳瑜(作家)、宇文正(作家、《聯合報》副刊主編)、李豐楙(政治大學名譽講座教授)、沈 默(武俠小說作家、評論家)、林靖傑(作家、導演)、果子離(作家、書評家)、祁立峰(作家、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邱祖胤(作家、媒體人)、唐 捐(詩人、台大中文系副教授)、夏 珍(《風傳媒》總主筆)、陳雨航(作家)、陳夏民(作家、逗點文創結社社長)、喬靖夫(香港武俠小說作家)、馮光遠(作家)、葉羽桐(漫畫家)、膝關節(影評人)、駱以軍(作家)、謝金魚(作家、故事網站共同創辦人)、藍祖蔚(《自由時報》副總編輯)、黃麗群(作家)、楊佳嫻(作家、清大中文系助理教授)、鄭 丰(武俠作家)──霸氣推薦(按姓氏筆畫)



    好評推薦



      .郭箏寓質疑於笑聲,提醒我們:歷史與信仰隨時可能變成鬧劇,除非人人都能醒悟,「權力才是最大的妖怪」。而把異己的存在物化,正是為了施行權力;捉妖打怪,但是妖怪不見得在人類之外,人人都可能成妖成怪。──楊佳嫻(作家、清華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

      .在後現代主義的氛圍中,重讀�重寫《山海經》這部語怪之祖。一讀小說,才發現「大話」之下別有用心。……郭大俠對這部古典的條列式記事,用心苦思,竟貫串為七部大作。──李豐楙(政治大學名譽講座教授)

    ?

      .郭箏一邊將《山海經》原典小說化、戲劇化,一邊填充他嬉笑怒罵百無忌憚的喜劇本事,將神話世界寫成鬼話連篇,透過各種魔瘋亂狂的描寫,具體展演他心目中的神鬼(人性)劇場。……人生何其悲涼哀慟,設若沒有種種教人發噱的事物,又該如何度過漫長的痛苦一世呢?此所以《大話山海經》系列每一本都是充滿笑聲的小說,但它又必然是有哭聲藏匿其中。──沈默(武俠小說作家、評論家)

    ?

      .小說故事裡的幾個人物,如查案如神的洛陽神探姜無際,形意門的當家大小姐霍鳴玉,加上那些從《山海經》裡空際轉身,直接拉拔出來的人物——夸父、刑天、西王母……加上各大門派磨刀霍霍的比武大會,在在都足具張力,堪稱典型的武俠奇幻小說題材。……小說家的故事峰巒層疊,如武俠小說裡常說的,內功已臻化境高到了一個境界,泥牛入海再不可測。──祁立峰(作家、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

      .《大話山海經》是近年難得一見的混種小說。既有你我熟悉的傳統神話元素,也有幾個角色是從歷史人物後代添加想像力而生;以武俠當骨幹,能見郭箏的筆鋒文采,遣詞用字雕琢講究,赫見角色精、氣、神;動作感飽滿,似如一幅幅緩慢的山水潑墨畫,動靜之間,就能立刻換頻,切換成速度感十足的飆速影像。──膝關節(影評人)

    ?

      .郭箏先生的〈彈子王〉,這麼多年回頭看,仍充滿著原創、搏跳、奇異的從那個時代之小說地貌突然冒出的猛勁。他這樣音域雄渾蒼莽、自由穿梭大歷史、充滿奇想詭趣、痞氣又靈性的說故事人,應已絕了。能在人生此際,竟又有幸讀到郭箏先生侃故事,而且是有「想像力世界的珠峰」之險、奇、奧的《山海經》,我覺得何其幸運。──駱以軍(作家)

    ?

      .果然是郭箏,那瞎扯靠北的功夫酣暢淋漓。我從《鬼啊!師父》在報紙上連載時就開始追,一則一則剪下來貼成一本,看到他重出江湖,除了「喜大普奔」四字,真沒什麼好說的了。──謝金魚(作家、故事網站共同創辦人)

    ?

      .郭箏不愧是編劇長才,總有好點子,寫出戲劇化的作品。他善讀,讀出《山海經》被忽略的訊息密碼;他能寫,把《山海經》零碎條狀的神話記載整合成移山填海、穿天透地的有情世界。……亦莊亦諧,葷素不忌,狂野奔放不檢束,因此把《山海經》這麼神的書,寫得更加神氣。──果子離(作家、書評家)


     





    各冊目次

    《大話山海經:靈魂收集者》

    《大話山海經:顫抖神箭》

    《大話山海經:追日神探》

    《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

    《大話山海經:火之音》

    《大話山海經:菌人鬥閻王》

    《大話山海經:伏魔者聯盟》



    ?





    自序



    神與妖的人間喜劇


    ?

      《山海經》,知道的人多,讀過的人少。

      如今只要是有點神話色彩的故事,都會被冠上「出自《山海經》」。



      嫦娥、盤古、青龍、白虎等等等等,一大堆並不出自於《山海經》的野孩子在臺上搔首弄姿;至於那三、四百個親生兒女,武羅、帝江、長乘、勃皇等等等等,反而被人遺忘了。



      那些被遺忘的嫡子落難於何方?

      一向喜歡收留各路神明的道教,只收留了女媧、祝融、后羿,以及經過整容變造的西王母。

      其他的呢?為何沒進收容所?

      他們在商、周時代應該是被人廣泛崇拜過的,否則不會留下歷史紀錄。

      他們的消失是個謎,好像還沒有人能夠找到答案。

      我寫《大話山海經》,非關學術,也無意替崑崙眾神翻案,只是小說。

      這一系列小說用的是比較少見的方式,不屬於《哈利波特》、《三劍客》的大河連續式,也不屬於「福爾摩斯」、「楚留香」的單元連續式。

      我用的是類似巴爾札克的「人間喜劇」式。



      整套小說分成七冊,每一冊都是獨立的故事,主角、配角都不一樣,但他們都會在各冊之中穿梭來去,沒有「領銜主演」、「客串演出」之分。A是第一冊的主角,在第二、三、四冊裡可能變成了配角;一、二、三、四冊中無足輕重的小配角,讀者卻赫然發現他是第五冊的主角,如此或更像真實人生,小配角終有一天會成為大主角。



      我希望讀者不要被出版的先後次序所迷惑,因為各個故事互不干犯,順著看是一種感受,跳著看或倒著看可能會是另外一種感受。

      能讓大家獲得一些新的閱讀經驗,就算完成了我小小的心願。

    ?

    補遺



    宋朝街坊市井上的空拍機



    郭箏


    ?

      創作者難為。



      大部分的創作者都像一株蔓藤植物,慢慢的沿著石壁往上爬,好不容易碰到了一個著力點,就緊緊攀住不放,生出根來纏住它,也不管這著力點是好是壞。把這個纏完了之後,再繼續往上尋找另外一個完全不相干的著力點,所有的努力重新再來一遍。



      創作者當然永遠都要保持實驗性與獨特性,不能成為工廠的生產線。但蔓藤式的生產方式,確實能把年輕飛揚的生命熬耗成一堆灰渣,爬得再高也不會變成一棵大樹。



      於是聰明的創作者發展出縱向與橫向的思考,縱向的就成為大河系列式──《哈利波特》、大仲馬的《三劍客》等等;橫向的就成為單元連續式──「福爾摩斯」、「衛斯理」、「楚留香」等等。



      這兩者相同的地方在於,主要、次要人物都是一樣的,最不相同的地方在於,大河式的人物關係會轉變,哈利波特最終沒有和妙麗配成對;單元連續式的人物關係則不能改變,福爾摩斯和華生總不能突然變成了仇人或同志,就算某一個單元發生了這種情形,也要在這個單元的結尾讓人物關係回復原狀,否則讀者若漏掉了一個單元沒看,後面就莫名其妙了。



      除了這兩種常見的系列之外,另有一個奇才創造出第三種系列,而他竟被臺灣的出版界長期忽略了──巴爾札克。



      此人是十九世紀法國的小說大師,他創造出一種「人物再現」的技法,就像一部空拍機在當時的巴黎上空盤旋掃描,某一部的主角是A,早上出了門,跟雜貨店老闆B聊了一會兒天,再往下走,跟擦鞋匠C起了衝突,打了一架……直到本篇故事結束;空拍機繞了一圈回來,對準雜貨店,另一部的主角則變成了B,他站在店前跟擦鞋匠C閒聊了幾句,然後走向市中心,他的故事又如何如何;空拍機再次迴旋,照著擦鞋匠C,他又如何如何。



      我的理解不曉得對不對,因為當我大量耽讀翻譯小說的六○年代,在臺灣只找得到兩本巴爾札克的小說──《高老頭》與《邦斯舅舅》,而他的《人間喜劇》系列則有九十一部之多!



      這種空拍機式的技法一直迷惑著我,彷彿有著一種造物主的權威與快感。

      幾年前,偶然得到了一個可以發展這種系列技法的機會,植基於一部奇怪的古書《山海經》。



      這本書乍看之下有點無聊,多半都是哪裡有座山,哪裡有條河,山上、河裡出產些什麼東西。然而細看之下,才會發現其中蘊藏著不少寶藏,許多寫得很簡單的故事都極具戲劇張力。幾千年來竟無人好好的延伸一下,空置這座寶山於虛無荒漠。



      但如果只寫神仙與妖魔戰鬥的故事,肯定乏味,又像極了電腦遊戲,所以當然得加入人的質素,讓它變成人、神、妖共同組成的故事。

      我所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把這些碎片連綴起來?大河式與單元連續式都不管用,巴爾札克的《人間喜劇》於焉從記憶底層浮現。

      用十九世紀法國小說大師的技法來演義中國最古老的神話,僅只這念頭就讓我興奮不已。

      我當起了空拍機,把時空座標設定在西元一○○九年的宋朝,《山海經》裡的崑崙山眾神重出世界,與凡人交織演出一幕幕的悲喜劇。

      之所以把背景放在宋朝,是因為我覺得宋朝是最具現代感也最引起我興趣的朝代。



      唐朝的城市仍處於中古時期,首都長安雖然雄偉,但市民階級尚未形成,居民都是皇族、政府官員、禁衛軍與他們的家眷。一座大城包著一百零八個小城(就是所謂的坊),走在一百五十公尺寬的「朱雀門大街」上,只能看見一堵堵的坊牆,根本瞧不見坊內的市況與住家,如果拍起電影,還真不知要怎麼拍;入了夜,便禁止任何活動,商店關門、居民禁足,換句話說,夜戲只能在家裡上演,外頭啥也沒有。



      宋朝的城市則一派現代作風,自有〈清明上河圖〉為證,商店開在了大街邊,夜市林立,商業繁榮,科技高度發展,市民階級開始崛起,訟師滿街跑,市民得閒便去「勾欄」看戲聽歌,或「捶丸」為樂,也就是打高爾夫球,或「蹴鞠」競賽,也就是踢足球,連女子都可以組隊參加,表演各種花招。他們還喜歡談論「十二星宮」,閒極無聊的蘇東坡替兩百多年前的韓愈算命,算出他與自己同是魔羯宮,所以同樣顛簸終生。



      宋朝皇帝的寬容親和更是超邁古今中外。隨便舉個例子,宋史〈儀衛志〉記載,皇帝出巡,百姓不須跪拜迎接或迴避,閒雜人等甚至會跟著皇帝的鑾駕亂走,大呼小叫、大驚小怪,來到繁華的市街上,也不禁止士庶站在樓上憑欄俯瞰,難道不怕他們扔磚頭或破鞋子下來?



      宋仁宗時,有一個大臣宋庠覺得實在太沒規矩了,便參酌漢唐古禮,制定了一大套嚴格的規範,豈料宋仁宗一看,認為過於嚴苛擾民,完全不予採用。如今號稱民主社會的各國領導者的車隊,能不汗顏?



      至於一○○九年,中原並無大事,但周邊的國家卻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北方的「大遼」,掌政二十多年且頗為傑出的蕭太后薨逝;東北的「高麗」發生政變,國君王誦險被奸臣金致陽篡位,他急召大將康肇平亂,之後仍被康肇所弒;南方的「大瞿越」(現在的越南北部)也發生政變,泉州人李公蘊推翻了「黎朝」,建立「李朝」;西南的「大理」則是先皇駕崩,新皇繼位。



      以往的歷史、神怪或武俠小說,背景泰半以中原為主,我有意拓寬視野,把我的空拍機架在由小道士莫奈何駕駛的「奇肱國」飛車上,飛在天上看世界,因為《山海經》裡提到許多民族的起源,若能描繪出遼闊的空間感才符合《山海經》的風格。



      只希望古老的經典能夠煥發出新的光彩,被人遺忘的神明能夠找到回家的路。



    人造時光:閱讀郭箏《大話山海經》系列



    沈默(武俠小說作家、評論家)

    ?

      ●人類生存體制的長期思索




      「沒有比思考更複雜的感受了。」阿根廷小說家、詩人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如是說。讀畢郭箏十足流線、暢快且華麗的《大話山海經》系列(共7卷),不由得想起那位時間魔術師的所思所想。



      尤其第6卷《大話山海經:菌人鬥閻王》,透過造人的女媧大神,追探人類體制建造的適切與否,我以為是這套書的真心話。



      從《少林英雄傳》(1987)、《龍虎山水寨》(1990)兩部武俠經典開始,郭箏一路都在探祕同樣的事,例如魔佛岳翎以平等制度建立飛鐮堡,神鷹堡則奠基自由概念,暗涉社會主義與民主體制。而飛鐮堡奪權劇烈內鬥,壓根就如中共文革,神鷹堡則是集體在唱戲,愈會唱戲就愈能掌權,對照現階段台灣敢嘴能說、就有人信、還能零政績治城的政客,完全是精準諷刺。



      郭箏念茲在茲的是,究竟人類是否已經找到最好的生存體制?抑或更根本的疑問:人類的活是好的嗎,有價值的嗎?



      此外,郭箏拆解宗教信仰來源,更是教人目擊他百無禁忌、自由奔放的顱內異世界。最好玩的莫過於地獄的描述與顛反(韓國電影《與神同行》相比之下,未免濫情了),郭箏將地獄的種種暴虐懲罰寫成外來機制,閻羅王還眼巴巴地上崑崙山向天帝推銷地獄制的種種好處:



      「人類對於死亡有著無比的恐懼,所以販賣永生的希望,已經成為人間最大的事業體……還要再加強人類對於地獄的恐懼,才能創造更大的利潤。我們已與佛教、道教、景教等合作多年,生意頗佳……這是玉皇大帝與如來佛的同意書,他們都同意崑崙山加入這龐大的結盟事業。」



      郭箏輕盈如滑翔的思維辯證,一擊到位,讓人吃笑之餘,也不免要由衷生起悲涼。



      我想起隱匿的詩〈人妓關係〉開頭是:「人類是這麼進化的�跨過了一道名為羞恥心的界線之後�所有人際關係、官商關係�甚至是人與自然的關係�全部都變成了人妓關係��一切都是可以買賣的……」結尾則是:「就在同一個地方�我們的地獄�曾經是我們的天堂」。



      郭箏則寫著:

      「天帝想了半天,終於有了決定,沉聲道:『崑崙山不設天堂、不設地獄,現世就是天堂,亦是地獄!』」



      而更早之前,波赫士便認為天堂、地獄不過是一種說法,都是人的編造。郭箏這怪客倒更不客氣,直接藉由武羅的口中鏗鏘有勁地講述:「什麼天堂、地獄,根本是你們聯手製造的騙局!」



      郭箏這般結論:「如果你自己有能力建構天堂,何必住在別人的天堂裡?」《大話山海經》就是他的天堂之門(如荒木飛呂彥最具代表性角色岸邊露伴的替身能力)。而寫作就是天堂了,他就住在他的天堂,在苦難的世界,自得其樂。



      ●所有時間的幻術都是如夢不捨



      共7卷的《大話山海經》,應當視為6加1──前6卷都是獨立的故事,有各自的主人翁,但在這卷乍看十足路人的配角或反派,在另一卷卻會出其不意長成主角,讓人倍感新鮮。



      換言之,郭箏係採列傳形式進行山海經故事,直到第7卷《大話山海經:伏魔者聯盟》方使前面主要角色們聯合,對抗女媧寶盒放出的十二星宮魔王。這自是一場搶救中原(地球)大作戰,而幾乎所有要角都死光,那是血填血命換命的殘虐關頭。郭箏調度一連串的亡者,各自的死法,悲憤、哀傷、絕望,人類最後的生機是不可能了。



      郭箏雖輕描淡寫,畫面並不刻意暴力,但那些可親角色的終結,讓人難忍。所幸如同《X戰警:未來昔日》、《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經由時間跳躍、攔截,讓人物有面對憤怒、仇恨與再選擇,抑或多種層次的深情道別等等的機會。《大話山海經》卷七也實行時間逆旅,讓人來得及扭乾轉坤,足以化傷解逝,甚至是透過死亡的已發生,重新凝視自身情感,而萬般憐惜所愛之人與世界種種,角色們也就有更深的連結與跨越。



      時間是終極武器──荒木飛呂彥《JoJo的奇妙冒險》第三、四、五部,Dio的世界可以暫停時間5秒,期間只有他可以自由行動。吉良吉影的殺手皇后第三能力則是能夠倒轉時間,想要追蹤他的人,一旦接觸他安放炸彈的少年,就會被炸死,黑幫老闆迪亞波羅的克里姆王能預知10秒內的未來,並刪除時間,將危害自身的狀況剔除。



      這些死神一般的人物,全都擁有掌控時間的能力。時間,時間,時間。時間的傷害力,時間的盡頭,與死亡的關係性,更無可排除。



      米榭.韋勒貝克(Michel Houellebecq)《一座島嶼的可能性》是這麼寫的:



      「人們總得遇見自己的死神,至少要有一次面對面地正視他,我們每一個人,在我們的心底,對此全都一清二楚,於是,對我來說,最好還是讓這位死神,出於某種奇蹟,擁有一副快感的面孔,而不是像慣常的那樣,擁有一張煩惱與衰敗的面孔。」



      《大話山海經》最後也顯露了一次奇蹟,讓死神的臉孔是快感的,甚而是溫柔多情,集體亡滅的局面被逆轉。



      波赫士在《阿萊夫》寫:



      「死亡(或它的隱喻)使人們變得聰明而憂傷。他們為自己朝露般的狀況感到震驚;他們的每一舉動都可能是最後一次;每一張臉龐都會像夢中所見那樣模糊消失。在凡夫俗子中間,一切都有無法挽回、覆水難收的意味。與此相反,在永生者之間,每一個舉動(以及每一個思想)都是預兆。經過無數面鏡子的反照,事物的映象不會消失。任何事情不可能只發生一次,不可能令人惋惜地轉瞬即逝。」



      肉胎人與永生者之間,確實存在巨大差異。但這些差異,無不是關於時間的諸多設想,也許是異體而同一。死亡與時間究竟是什麼?我們始終無從得知。而穿梭在時間之中,恰恰消弭,或說折疊生命的單程性,可以再來一次,讓死亡有多次性展演,回到大毀滅之前。我總以為時間倒轉這樣的幻術,並不為了別的,而是關於告別的告別,關於依依不捨的回望──



      在這個想像力日益貧乏的年代,的確有太多穿越、太多時間把戲,但小說擁有可以反覆照看、如夢似幻的人造時光技藝,像電影《啟動原始碼》不斷回到爆炸前重複的8分鐘要抽絲剝繭,而這無非是面對與練習告別的柔軟念想啊。



      (本文原載於OPENBOOK閱讀誌) 




    其 他 著 作
    1. 大話山海經(限量珍藏套書:全七冊+作者親筆簽名+【大話山海經 萬里征妖典藏繪卷】)
    2. 大話山海經:伏魔者聯盟
    3. 大話山海經:菌人鬥閻王
    4. 大話山海經:火之音
    5. 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
    6. 大話山海經:追日神探
    7. 大話山海經:顫抖神箭
    8. 大話山海經:靈魂收集者
    9. 0041. 最後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