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長崎亂樂(土反)

長崎亂樂(土反)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732787
劉名揚
麥田
2007年8月11日
80.00  元
HK$ 68
省下 $12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吉田修一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16頁 / 14.8*20.9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吉田修一作品集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男人酒酣耳熱紅通通的身體、女人揮汗散發的奇異體味,
年幼的阿駿寄居在日日飲酒作樂的極道之家,
性、暴力、歧視、錯亂、出逃,
困居在亂樂坡旁陰暗小屋的男孩,
聽到的說話聲是幽魂?還是警兆??

人,究竟要勇於對抗原罪?抑或難逃自身所背負的宿命?

山本周五郎獎、芥川獎得主
最貼近現代人深層體溫的作家,吉田修一
繼東京三部曲《同棲生活》、《公園生活》、《東京灣景》後,
首部以長崎為舞台,描繪黑道兩代家族興衰的異色長篇。

?,石階、坡道之意。
昭和年間,長崎?上住著既亂又樂的一群人……

  父親去世後,阿駿與悠太輾轉遷居到母親千鶴的娘家(三村家)生活。

  剛洗完澡的男人們,因喝酒而全身通紅的肉體;半夜被帶進家中的女子嬌憨聲;住在小屋中的母親發生的不倫情事;被滿身刺青的男人牽著手去買糖果時走過的石階;在地上被拖著走、毫無抵抗力的女人與男人的罵聲……這就是日日酒醉到天明的三村家。

  阿駿在耳濡目染下,嚮往著這些刺青大人的世界,但也感覺到在自己心靈深處有著一種與他們不同、說不上來的東西。就在這樣粗暴豪邁的大人們與溫柔內向的舅舅哲也之間,阿駿也苦惱於自身的身分認同。

隨著時代變遷,三村家也失去了過往的榮景。
相繼離開三村家的男人們、跟隨愛人私奔捨棄家庭的母親、
以及年老痴呆的祖父的死,往日繁華不再的極道之家……
阿駿見證了這一切。

他想逃。

  閱讀吉田修一的《長崎亂樂?》,不但讓我聯想起台灣的五年級作家,我也隨興聯想起宮本輝的《夢見街》以及暢銷的韓國電影《朋友》(張東健等人主演)。……這三部作品,連同台灣五年級生的近期小說,都展現了「同一個時代」小人物(包括這些小人物的父母世代)的掙扎。……相比之下,《長崎亂樂?》不像《夢見街》一樣超脫,也不像《朋友》一樣自溺,而是盡可能以冷靜調性呈現創傷與暴力。
-----作家 紀大偉

作者簡介

吉田修一 YOSHIDA SHUICHI

  生於一九六八年,高中以前生活在長崎,後遷到東京。法政大學經營學系畢業。以<最後之子>獲得第八十四屆文學界新人賞。該作品也成為第117屆芥川賞入圍作品。

  此後,又陸續發表了<碎片>、<WATER>等作品。二○○二年以《同棲生活》獲得山本周五郎獎,同時期再以《公園生活》奪下第 127屆芥川獎。其他作品包括《熱帶魚》、《星期天們》、《地標》、《長崎亂樂?》、《7月24日大道》、《惡人》等。

  一九七○年代後期,村上龍、村上春樹等人的創作吸收大量美國文化的養分,開創了有別於日本傳統文學路線的「普普文學」,蔚為風潮。八○年代,高橋源一郎承襲此一路線,其處女作《再見了,強盜們》曾被喻為普普文學的最高傑作。時至今日,「普普文學」風潮仍在延續,保?和志、阿部和重,直到近年的吉田修一皆是今後「普普文學」再創高峰的新星。

  吉田修一擅長描寫年輕人在都會生活的當下心情,尤其他貼近真實的文字描述,更是受到讀者的共鳴。他自己十八歲才到東京,覺得自己「既不屬於東京,也不屬於故鄉」因而在兩者之間游移的孤獨和鄉愁,就成了他書寫的動力。

譯者簡介

劉名揚

  一九六八年生於台北市。美國紐約大學美術系研究所畢業。

  曾長年旅居美、日,現在從事設計與翻譯工作。

  譯有《布宜諾斯艾利斯午夜零點》、《爺爺》、《不夜城》、《完全北野武》、《宿命的AV女優》、《性交與戀愛的幾則故事》等書。



推薦序
創傷與救贖—吉田修一的《長崎亂樂?》
紀大偉

  聽說,曾有日本讀者擔心,以偶像劇小說《東京灣景》出名的作家吉田修一會投向通俗文學而揚棄嚴肅文學。結果,吉田修一的《長崎亂樂?》似乎讓這些讀者鬆了一口氣,因為《長崎亂樂?》證實了吉田修一仍然是嚴肅文學的作家。當然,這種「通俗文學/嚴肅文學」的劃分方式,過於天真武斷,我們不妨一笑置之。我倒認為,吉田修一寫了《長崎亂樂?》,與其是要回歸嚴肅文學,不如說是另有所圖:他要進行救贖。

  一九六八年在長崎出生的吉田修一,和台灣的「五年級生」差不多年紀。台灣「五年級」作家不約而同轉向懷舊的題材(紀念父親,回想童年等等),彷彿以書寫懷舊作為救贖手段(救贖邁向中年的自己?為自己的荒唐少年時代贖罪?)。這些作家,已然接續了「四年級」的腳步,成為「老靈魂」(朱天心的著名用詞)。或許有些讀者認為這些四,五年級作家過於多愁傷感甚至自戀,但我基本上支持他們的懷舊/救贖。試想,魯迅的小說及散文《吶喊》、《朝花夕拾》也幾乎是懷舊/救贖的產物!懷舊/救贖的寫作,幾乎等於是以小說寫史,增加了歷史的厚度和複雜度。許多本來藏在陰影中的小故事都被掏出來了,於是我們的歷史不再平板而單薄。

  閱讀吉田修一的《長崎亂樂?》,不但讓我聯想起台灣的五年級作家,我也隨興聯想起宮本輝的《夢見街》以及暢銷的韓國電影《朋友》(張東健等人主演)。當然,還有無數的其他作品可以拿來比較;這三者只是比較方便的範例。這三部作品,連同台灣五年級生的近期小說,都展現了「同一個時代」小人物(包括這些小人物的父母世代)的掙扎。宮本輝薑是老的辣,所以《夢見街》哀而不怨,甚至還可以大而化之,調侃小說角色的悲情;《朋友》則極盡揮灑悲情,以自憐為美;相比之下,《長崎亂樂?》不像《夢見街》一樣超脫,也不像《朋友》一樣自溺,而是盡可能以冷靜調性呈現創傷與暴力。

  談論創傷與暴力之前,我該解釋剛才提及的「同一個時代」是什麼。這個時代就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時代,也是冷戰的時代(美國為首的第一世界,和共產世界冷戰),也是美國霸權籠罩東亞的時代。日本,南韓,台灣,才經歷了二次大戰,馬上又要面對國內新上台的政客或獨裁者,以及美國對東亞地區進行的「閹割」。政權轉移讓新興的官員和商人(我是指在金字塔頂端的政商,而不是一般的公務員和小商人)吃了甜頭,卻苦了小老百姓。戰後的日本、南韓、台灣又一再被宣揚是美國建立的經濟奇葩──但值得注意的是,官方樂於炫耀的經濟故事是一種版本,而小老百姓經歷的經濟故事又是另一種版本。在我提及的這些文本中,人物並不參與光鮮亮麗的「新興經濟」,而是「地下經濟」。在官方不樂見的地下經濟中,男人加入黑道,女人投身色情行業,沒有本錢進入黑道或色情的小百姓只好成為拾荒者。官方津津樂道的新興經濟,有沒有嘉惠這些小人物?恐怕不多。因此,這些作品一方面抵抗了官方說法,另一方面也挖掘出不夠冠冕堂皇卻血淋淋存在的小人物。此類文本,史也。

  吉田修一顯然想要多談戰後的創傷,但他欲言又止,卻又不時露出說史的慾望。這本小說的書名點出長崎,吉田自己的家鄉,世界大戰的第二顆原子彈就落在這裡。原爆的創傷在書中並沒有大量渲染,但細心的讀者不會錯過這幾句:「腰上有一片宛如被割掉一塊肉般的燙傷疤……聽說是……被炸彈炸傷的。……學校的教務主任也因同樣的理由被燒掉了兩隻耳朵」。不過全書著墨的重點,與其是這種看得見摸得到的,肉體的創傷,還不如說是看不見摸不到的,心靈的創傷。原子彈的火焰未必直接燙傷所有的人民,可是心靈的創傷卻是所有人民都無法逃脫的──而且,創傷還會延續蔓延至下一代。

  《長崎亂樂?》──或,「原爆亂樂?」?──呈現了一個癱瘓的戰後社會。這個社會離吉田修一很近,距離我們也不遠(和吉田同時期的五年級,正是台灣社會的中堅)。在戰後廢墟中,受傷的人民為了要逞強顯示自己仍有力氣,於是就訴諸於性、暴力,或是性和暴力的結合體。而「性暴力」要施加在誰身上呢?日本民眾無法向上一代的日本軍閥討回公道,無法向投下原子彈的美國抗議,結果只好轉移注意力,改而將性暴力施加在身邊的日本女人身上。這種政治,階級,性別環環相扣的食物鏈,就烙印在吉田的救贖之作裡。

  面對──或背對── 創傷,難道只能用性暴力來回應嗎?性暴力當然不是終究的救贖。原爆世代的下一代,以及下下一代,豈不會回過來反抗父叔輩?被打的女人,難道不會反咬男人一口?性暴力可能將歷史的傷口撕開,但傷口在去膿之後還是需要縫合。《長崎亂樂?》揭示了救贖的可能性,不過救贖的接續步驟還有待完成。

(本文作者為作家、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

中文版作者序

本書是以我的故鄉長崎為舞台,描寫一對兄弟在失勢的黑道世家成長的故事。
書名中的「亂樂?」是一條實際上並不存在的坡道。
有些事物因為亂才顯美麗。
這是我取其意象所創造的名詞。
書中的大家族雖然走上沒落的命運,但就我而言,我描寫的是一個非常美的家族。
台灣讀者的你會如何讀解這部小說呢?真是令人期待。

吉田修一




其 他 著 作
1. 後巷說百物語(上)
2. 萬用英語生活便利辭典
3. 超強人脈術!以最小的勞力獲取最大的成果
4. 給我搖擺,其餘免談
5. 續巷說百物語(下)
6. 秋葉原@DEEP
7. 電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園 4
8. 三毛貓追蹤
9. 布宜諾斯艾利斯午夜零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