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這裡就是羅陀斯:鍾喬詩抄

這裡就是羅陀斯:鍾喬詩抄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66600
鍾喬
秀威資訊
2019年2月11日
117.00  元
HK$ 105.3
省下 $11.7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266600
  • 叢書系列:秀詩人
  • 規格:平裝 / 28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秀詩人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他的浪漫,湧動著左派的熱血澎湃,

      他的文字,飽含了革命的衝撞能量。




      ○ 不作蒼白謳歌,只為奮起吶喊的「接地氣」之作 ○



      馬克思在其名作〈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中,以《伊索寓言》的詩行:「這裡就是羅陀斯,在這裡跳吧!」形容屢經敗仗,卻深有自我批判的無產階級革命,唯有就地站起作戰,才能走出革命敗北的陰霾。



      這裡是廣場,這裡是巷弄

      這裡埋有共同的魂

      在這新世紀的宣言

      始終未宣告誕生的日子裡

      你說:在革命的旌旗下

      曾經倒下的敵人,好似在土裡

      吸取更多擊垮我們的力量

      所以,這裡就是羅陀斯,在這裡跳吧

      所以,這裡就有玫瑰花,在這裡舞吧



      集結的臉孔,穿越水晶屏幕

      從這個街角朝向那個街角

      迅雷不及掩耳,佔領及抗爭

      築起左翼聯盟的街壘

      來吧!你必須從這裡出發

      因為,這裡就是羅陀斯

      因為,這裡就有玫瑰花

      ──節錄自〈這裡就是羅陀斯──寫給馬克思誕辰二○○週年〉



    本書特色?? ?



      ○ 作者鍾喬身兼詩人、小說家、劇場工作者、社會運動者等多重身分,文學創作與社會同步脈動。

      ○ 本書結集詩人近年來創作,有族群、歷史、環境、傳統文化等多元關懷,視角犀利、視野宏大。


     





    【作者序】一本詩集的誕生:「這裡就是羅陀斯」 



    這裡就是羅陀斯──寫給馬克思誕辰二○○週年 

    說故事的人──致 黃春明 

    寶藏巖 詩抄 

    藝術──二○一二寫給藝術工會的一首詩

    戰事未遠 

    撕裂我吧──差事劇團帳篷劇《潮喑》主題曲 

    遠行──獻給陳映真先生的一首詩

    詩三首

    詩乃伊──致 胡德夫 

    霧霾下 

    溪口的一朵花 

    黑夜──北京的那個夜晚 

    揹上愛人冰冷的屍體──輓歌,為川北五•一二大震而作 

    尋 里山 

    那一夜,高雄,在南方的港都

    梵谷般的陽光──記 亞維儂藝術節 

    送行 

    祝福 

    海洋說書人 詩抄──記 二○一三瀨戶內海藝術祭 

    故事 

    扁擔 

    南風起──寫給一個被遺忘的村莊? 

    沿著無限的……擺盪──寫給Ryu  

    呼吸,就是一種抵抗 

    行走過你們家鄉被洪水肆虐的土地 

    血液的旅程 

    此岸,彼岸 

    有一條河流 

    早星 

    在舞台下──記小豆島的一個日午 

    在河岸──懷 空難的靈魂 

    冬日,在德里──記一趟未曾結束的旅程

    心房 

    小白花 

    人間男女──幌馬車變奏曲 

    PM 2.5?  

    二○一六,年夜前,震央美濃 

    WTO夜訪楊儒門 

    世界的街角──致 布萊希特五十週年祭 

    全球化的每一個夜晚──致 馬訶士,一個革命者 

    國界三首 

    越過邊境 

    噤默之窗──於偽滿皇殿之一角 

    錫箔紙背的詩行──致 Eman  

    光州,難以墜落的記憶 

    來到邊境 

    發問 

    遊盪浮士德 

    濁流的源頭,是母親

    刻魂──致 死難的木刻家黃榮燦 

    致詩人朋友 

    海洋意象書 

    蘭嶼之子──夏天,給Maganun的一首詩 

    一個村落如何在你的文字裡誕生──致 赫恪 

    如此,你做出了選擇──致 陳明才 

    命名──獻給婚禮上的深靖與秀梅 

    時間之歌──致 Putu,在雅加達的天空下 

    問號──焚寄蘇慶黎 

    廢墟中的提琴聲──致 出沒聲音禁區的?本弘道 

    山靈默默 

    文體 

    回信 

    雨夜,阿Q變身來訪 

    迴旋梯 

    與栗太郎同遊故宮 

    墳坡

    燃燒的記憶──「二•二八」六十年祭 

    午後潛行 

    因為,廣場上 

    身體裡的風箏 

    穿越慾望之網的另一個自己 

    腹語術 

    墳 

    寫詩 

    人民的戰士 

    致菲律賓藝術家的公開信 

    殺戮 

    尋找范天寒 

    一粒米──寫給果然紅的自然田作 

    當時間屬於我們的時候──和里美的通訊 



    ◎戲劇,在詩的想像中





    作者序



    一本詩集的誕生:「這裡就是羅陀斯」



    鍾喬




      「這裡就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這兩句詩,出自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文論中,卻源於希臘時代《伊索寓言》的一席比喻。經常被拿來將革命思想與詩連結的經典。我每次重讀,都深深感受已並非「經典」兩個字得以形容,而是對未來行動的一種想像。同時,這行動的想像,有深刻的物質驅動力。



      現在,它被置換成我的詩集的名稱。除了是紀念馬克思誕生兩百週年的一分獻禮之外,也多少有對於詩歌和文化行動如何被賦予連結意涵的想像。所以,我說:



      詩作為一種思想武器,進而引發文化行動的事情,正在加速的消失,並且蒸發無形。當我這樣說時,必然引發很多對詩情有獨鍾者的爭議。「詩,真的有必要披上思想的外衣,並形成行動嗎?」有人帶著質疑地問。



      而我暫時並不熱衷於回應這個問題。因為,這個問題將我帶到不久以前,一個酷熱夏日的午後,在濁水溪出海口的一個小村庄──台西村。就像多數濱海的農村一般,當炙烈的日頭臨照的每一個午後,孤寂陪伴的,通常只是一隻落單在荒廢豬寮旁的黑狗。曾經,便是在這樣的孤寂中,幾位村子裡的農民和我排起一齣稱作《證言劇場》的戲碼來。在戲中,其實他們沒演甚麼戲;就只是專心報告村子受石化工廠空汙荼毒的見證。三百九十八支煙囪排出的PM 2.5,吹南風的夏日,苛刻地折磨風頭水尾上,勤耕以換口飯吃的農民。每回,他們站在自己家鄉土地上的形象,都不禁令我想起,馬克思在文章中引述「羅陀斯」──無產階級工人家鄉──的情景,是一種歷經不斷落敗後的重新站起。



      關於這個場景,馬克思形容得貼切、動人且像一首革命詩篇。他說:「把敵人打倒在地上,好像只是為了要讓敵人從土地裡吸取新的力量……一直到形成無路可退的情況時為止,那時生活本身會大聲喊道:『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躍吧!這裡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舞吧!』」



      為了這樣一齣戲碼,在演出後,仍能在社會引發環境問題就是階級問題的關切。我回到村庄來,在熟悉的古厝所重建起的攝影記憶中,和已經熟識多年的小女孩──里美重逢,並留下一張日常中交織著多重視線的合照。這麼說,因為里美和她媽媽、阿公、阿嬤都參加了那場戲劇演出,就在這合照現場的古厝所搭起的簡易舞台上。另有,我和她有了相約,一起來為這備受魔煙所害的村子──「家鄉羅陀斯」,寫相互回應的詩篇。因此,我寫了「當時間屬於我們的時候」這首詩。詩的幾行,我這樣寫:



      用稻穗般的歌聲

      召喚離鄉未歸的男男女女

      用沉入田土的身體

      引領回返祖厝的老病殘魂

      讓生者與死者

      一起在共生的餐桌上

      因為 當時間屬於我們的時候

      傾圮的將是一支支 僅剩著

      廢墟般殘破的煙囪

      向世界詛咒著自身的罪行



      很久以後,我一直尚未收到里美寫來回應家鄉情境的詩篇。到底是詩篇不易書寫呢?又或家鄉的情境沒改變前,她並無心動筆呢?我沒刻意去尋求解答。但,我只是猜測:應該在空汙沒有徹底從家鄉的天空撤離前,我是不會收到她任何詩作的。我這樣想,時間就這樣過去。詩,仍然留在詩頁中,作為我們彼此對於她的家鄉的一種允諾。這樣的很多日子裡,我時不時,便會想起智利詩人帕布羅•聶魯達(Pablo Neruda)的名言:「我是寫詩很久以後,才知道我寫的是詩。」這兩句話,表面平白易懂,卻語意甚深,多所潛藏。讓我對於一心將詩歌視作文字美感操作的事情,有了更深的批判,進一步理解埋藏於詩歌底下,如礦岩般黑而晶亮的賦、比、興。我想,詩和歌都因渴望解放而找到文字與韻律,恰與被壓迫的人們一般。



      二○一六年,我所尊敬的長者陳映真老師過世,在為他舉辦的紀念晚會上,我又有機會聆聽好友朗讀他唯一翻譯過的一首聶魯達的詩:〈獻給黨〉。其中,這幾行詩,令人難忘。



      您教我認識

      人的共性和差異。

      您讓我明白:

      個人的痛苦

      如何在全民的勝利中消失。

      您教我

      在咱窮苦兄弟的硬板床酣睡。

      您把我打造於現實的根基,

      在堅實的磐石之上。

      ──〈獻給黨〉聶魯達詩,陳映真譯



      這便是如礦岩般黑而晶亮的詩篇,在我們的生活中,形成一種朝向底層、弱勢……更擴大說,朝向第三世界場域的動能。



      聶魯達詩風蔚為當今全球左翼的文化象徵,其來有自。因它不僅僅是天上的旋律,更是地上的氣息。永遠在受苦人的門板上,扣下結實的問句後,不忘留住對這不平等世界的吶喊。如果,我們有機會閱讀到馬克思的詩篇,並不難發現類似的痕跡。「我們被綑綁、支離破碎、空虛、害怕�永遠被鏈鎖在大理石般冷冽的存在上」年輕的馬克思寫道:「……我們是冷酷上帝豢養的人猿。」他還說:「我將吶喊出對人類巨大的咒詛。」這就是馬克思的詩篇。



      「毀滅」與「愛」成了馬克思詩篇的兩項重點;這同時,革命與愛,更成為馬克思與聶魯達詩風的永恆。是在這樣的情境下,我借用了前人的吶喊:「這裡就是羅陀斯」,寫成了這本詩集。



      是的。「這裡就是羅陀斯」。




    其 他 著 作
    1. 變身:民眾、戲劇與亞洲連帶
    2. 靠左走:人間差事
    3. 鍾橋詩抄 來到邊境
    4. 簡國賢
    5. 述說一種孤寂 劇場 社會與文化
    6. 魔幻帳篷
    7. 靈魂的口袋
    8. 觀眾請站起來
    9. 滾動原鄉
    10. 戲中壁
    11. 亞洲的吶喊-民眾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