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教你讀唐代傳奇:博異志

教你讀唐代傳奇:博異志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716554
劉瑛
新銳文創
2015年5月26日
80.00  元
HK$ 68
省下 $12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716554
  • 叢書系列:新銳文學
  • 規格:平裝 / 200頁 / 25k正
    新銳文學


  • 文學小說 > 中國古典文學 > 古典小說












    最早的文言短篇虛構小說

    文體簡潔洗練,文風優雅自然




    愛好奇異志怪小說這者必讀經典

    中國古代最為重要的志怪小說





    目 次

    導 論

    博異志序�谷神子纂

    一、敬元穎

    二、許漢陽

    三、王昌齡

    四、張竭忠

    五、崔玄微

    六、陰隱客家工人

    七、岑文本

    八、沈亞之

    九、劉方玄

    十、馬侍中

    十一、白幽求

    十二、楊真伯

    十三、馬奉忠 113

    十四、趙昌時

    十五、呂鄉筠

    十六、李序

    十七、李晝

    十八、沈恭禮

    十九、薛淙

    二十、張不疑

    二十一、劉希昂

    二十二、楊知春

    二十三、蘇遏

    二十四、韋思恭

    二十五、李黃

    二十六、木師古






    序??



       一、前言

      

      唐代的文學,當以詩和小說為代表。

      

      宋代的洪邁即曾說過:

      

      唐人小說,不可不熟。小小情事,悽惋欲絕。洵有神遇而不自知者。與詩律可稱一代之奇(《容齋隨筆》)。

      

      周著《中國小說史略》中也說:

      

      小說亦如詩,至唐代而一變。雖尚不離於搜奇記逸,然敘述宛轉,文辭華艷,與六朝之粗陳梗概者較,演進之跡甚明。而尤顯者,乃在是時則始有意為小說(《第八章唐之傳奇文》)

      

      我們研究發現,唐自貞元、元和之後,傳奇作家輩出,爭奇鬥豔。正如宋代劉貢文《中山詩話》中所說:「小說至唐,鳥花猿子,紛紛蕩漾。」

      

      即以提倡古文的韓愈和柳宗元兩大家為例,文公所著《圬者王承福傳》、《毛穎傳》,和柳柳州的《種樹郭橐駝傳》、《李赤傳》,雖以寓言為本,以艱深為文,其本質實去小說不遠。

      

      其後,又有聚篇為集的形態面世。如《傳奇》、《三水小牘》、《玄怪錄》等。然自唐迄今,一千餘年。無論單篇或小說集,歷經戰亂與水患、火災,仍能流傳下來的,實在不多。宋朝初年所編成的《太平廣記》五百卷,對唐以前小說的保存,厥功甚大。而歷代學者專家的蒐集、校補、甚或考證,而予以印行,保存小說的功勞也不小。

      

      唐小說集流傳下來的本就不多。雖歷經整理,有些小說集,如《博異志》,不但篇章散佚,甚至連著者是誰都未獲定論。筆者雖自知淺薄,而求知之心,老而彌篤。本文擬就《博異志》之書目、卷數、與著者為誰等,作一簡略之研究,解說,並就所能蒐集到的各篇,予以校補董理,加上標點符號,就較難解的詞句,加以註釋。

      

      二、博異志其書

      

      根據《新唐書》卷五十九藝文三小說類,列有「谷神子《博異志》三卷」。宋朝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卷三下小說類也列有《博異志》一條。其下解說云:右題曰古神子纂。不知撰人。志?之書也。

      

      未列卷數,更未列篇目。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十一小說類載:

      

      《博異志》一卷,稱古神子,不知何人。所記唐初及中世事。

      

      原列三卷的《博異志》,陳振孫讀到的,卻是一卷本。至於一卷中有多少篇,陳氏也未說明。

      

      到了明朝,胡應麟所著《少室山房筆叢》卷三十六己部《二酉綴遺》中也有《博異志》一條。他說:

      

      今刻本才十事,起敬元穎,止馬侍中。

      

      我們今日所讀到的《博異志》是從陽山顧氏、十友齋宋本翻刻而來的世界書局世界文庫四部刊要本,只一卷,共十事,起「敬元穎,止馬侍中」,和胡氏所說相同。所載十事篇目為:

      

      敬元穎許漢陽王昌齡張謁忠崔玄微

      

      陰隱客岑文本沈亞之劉方玄馬侍中

      

      我們閱讀《太平廣記》,找出其中有注「出《博異志》者,共二十二篇。」另有《張謁忠》、《邢鳳》即《沈亞之》、《劉方玄》及《馬燧》即《馬侍中》等四篇,所注出處不同,卻都見收在《顧氏十友齋本•博異志》中。又商務舊小說中《博異志》部份,編列二十篇。其中如第十一篇《張遵言》,《廣記》注「出《博異記》」。第十九篇《鄭潔》,《廣記》注「出《博異記》」(明抄本作「出《廣異記》」)。第二十篇《李全質》,《廣記》注「出《博異記》」。我們不予列入《博異志》中討論。另第十三篇《閻敬立》,《顧氏十友齋本》和《廣記》俱未載。其餘十六篇則《廣記》中都有收入。

      

      從上表三書的篇章對照來計算,實有二十六篇之多。其中《陰隱客》一篇,《舊小說》題名《陰隱客家人》,實更切題。《廣記•馬燧》,其他二書均題名《馬侍中》。當係《博異志》著者為唐人,以馬的官名名篇,表示尊敬之意。《廣記》中的《邢鳳》,在《沈下賢文集》中題名《異夢錄》。實係亞之所撰。《廣記》中卷二八二第三篇題名《沈亞之》,卻是沈下賢文集中的《秦夢記》。也是亞之所撰。《博異志》中的《沈亞之》實是《異夢錄》。文字略有不同而已。《博異志》的著者將《異夢錄》收入其集中,而題名《沈亞之》,或是表示其文為亞之所撰。或是《沈亞之》下尚有《異夢錄》三字給遺漏了。

      

      若以現有《博異志》一卷十篇文字標準來衡量,我們能找出二十六篇來,距離原書三卷的篇數,大概已相去不遠。

      

      三、博異志的著者

      

      《新唐書藝文志》所列「谷神子《博異志》」三卷,未說明「谷神子」究係何人。原書十事之前,還有一篇序文。序文中說:「只同求己,何必標明?是稱谷神子。」顯然谷神子是著者的筆名。而原書在「谷神子纂」之下,又有「名還古」三個小字。是否「谷神子」即是「還古」?而「還古」又是誰?這是我們要研討的另一個問題。

      

      胡應麟說:

      

      《博異志》稱谷神子撰,而無名姓。或曰「名還古」。此通考晁氏說。今刻此書,於「谷神子」下,注此三字。蓋本晁氏說,非本書舊文也。序稱有所指託,故匿其姓名。今刻本才十事,起《敬元穎》,止《馬侍中》。余讀之,詞頗雅馴,蓋亦晚唐稍能文者。視牛氏《玄怪錄》覺勝之。然語意亡所刺譏,於序文殊不合。後讀《廣記》、《御覽》諸書,乃知刻本抄集,所遺甚眾。僅得此書之半耳。第其所謂指託者,尚未得之。當續考。陳氏(按:當係晁氏之誤。誤晁公武為陳振孫也。)但言名還古,竟亡其姓。唐有詩人鄭還谷,嘗為殷七七作傳。其人正晚唐,而殷傳之文與事皆類。是書蓋其作也。(《筆叢》卷三十己部《二酉綴遺》中)

      

      按:胡氏理直氣壯的一口認定《博異志》的著者谷神子便係晚唐詩人「鄭還古」。此外,《太平廣記》、《說郛》和《唐宋叢書》皆把《博異志》題名「鄭還古」著。余嘉錫《四庫提要辨證》卷十八也考定《博異志》的著者係鄭還古。

      

      但清代的周中孚又認為胡應麟的說法太牽強。他說:

      

      其書本不標名。而胡元瑞(即胡應麟)《二酉綴遺》因晁氏「或曰名還古」一語而證成為晚唐詩人鄭還古,真所謂「必求其人以實之」,則鑿矣!

      

      究意誰是誰非,孰對孰錯?我們先不作結論。且就所能找到的資料,就鄭還古的生平、出身、經歷、心性等,先作一番檢討。

      

      四、鄭還古其人

      


      我們現在且來看,鄭還古究竟是甚等樣人。

      

      清徐松《豋科記考》卷二十七載:

      

      鄭還古,元和進士第。見《唐詩紀事》。

      

      徐松所根據的,是計有功所撰《唐詩紀事》第四十八卷《鄭還古》一條:

      

      還古閑居東都,將入京赴選,柳當將軍者餞之。酒酣,以一詩贈柳氏之妓曰:「冶艷出神仙,歌聲勝管弦。詞輕白紵曲,歌遏碧雲天。未擬生裴秀,如何乞鄭玄?不堪金谷水,橫過墜樓前。」柳喜甚。曰:「專伺榮命,以此為賀。」未幾,還古除國子博士。柳見除目,即遣(妓)入京。及嘉祥驛而還古物故。乃放妓他適。

      

      還古豋元和進士第。

      

      按:唐國子學立博士五人,官位為正五品上。通常進士及第,又通過吏部的釋褐試之後,要從九品官做起。還古在任國子博士之前,應該還作了好幾任低於五品官位的官。只是,我們找不到有關的資料。

      

      但由《唐詩紀事》的敘述,我們最少可確認兩點:一是他進士及第。一是他詩才頗佳。

      

      其次,趙潾的《因話錄》卷三中也有一段述說鄭還古的文字:

      

      滎陽鄭還古,少有俊才,嗜學,而天性孝友。初家青齊間。遇李師道漸阻王命,扶侍老親歸洛。與其弟自舁肩輿,晨暮奔追,兩肩皆瘡。妻柳氏,僕射元公之女也。婦道克備。弟齊古,好博戲賭錢。還古帑藏中物,雖妻之貲玩,恣其所用。齊古得之輒盡。還古每出行,必封管鑰付家人。曰:「留待二十九郎償債。勿使別為債息,為惡人所陷誤也。」弟感其意,為之稍節。有堂弟浪跡好吹觱篥,投許昌軍為健兒。還古使召之,自與沐浴,同榻而寢。因致書所知之為方鎮者,求補他職。姻族以此重之。而竟以剛躁,喜持論,不容於時。惜也。

      

      按:趙璘於文宗太和八年(公元八三四年)進士及第。又於開成三年(八三八)豋博學宏詞科。俱見《登科記考》及《唐尚書省郎官石柱題名考》。而鄭還古則早於元和(獻宗年號,共十五年,當公元八○五至八二○年)年間進士及第,較趙璘早二十年左右。我們估計:二人生年可能重疊了好大一段。趙璘《因話錄》中所述還古各節,可能是親眼所見,可信度甚為高。《博異志》序文中說:「或冀逆耳之辭,稍獲周身之誡。」確有一點趙璘所說「喜持論」的態度。

      

      此外,我們又從《廣記》中找到四則有關鄭還古的故事。其一為出自薛用弱所撰《集異記》中之《蔡少霞》一篇。文中大意說:蔡少霞明經及第之後,不久於任袞州泗水丞時,在縣東買山築室而居。以備終老其地。有一天,他緣溪而行,在一處有濃密樹蔭之處休息。神思昏然,不覺睡著了。夢見一個褐衣鹿幘人領到一處,被令抄錄紫陽真人山玄卿所撰的《蒼龍溪新宮銘》。寫完之後,他又再誦讀了一遍,而後已牢記在心中。褐衣鹿幘人催他離去。他也就從夢中醒來。立即命筆疾書,把銘文默背出來。銘文甚佳,一時傳遍遠近。袞、豫好奇之人,都到蔡少霞處來問個究竟。有名鄭還古的人,特別「為立傳焉」。(見《廣記》卷五十五第三篇。)

      

      這一點正足以說明:鄭還古嗜奇,而且好弄筆墨。

      

      其二,《廣記》卷七十九第七篇《許建宗》,述說太和初(約公元八二七或八二八年),鄭還古和許建宗同住在濟陰郡東北六里的左山龍興古寺。寺前有水井一口,其水雖深,但有腥穢的氣味,顏色又鮮紅如血,不能飲用。大約三十幾天之後,許建宗提議和鄭還古到井邊一探究竟。戡察完畢,許建宗向寺僧要來朱甌紙筆,畫了一道符放進井中,並將水井加封。三天之後啟封,井水居然便變得清澈可飲,而且異常甘美。

      

      唐時讀書人有到寺廟中專心研讀的習俗。鄭還古元和間(八二○以前)已進士及第,不致於七八年之後再到寺廟中讀書。而且一住便是一個多月。本條所說太和初或許是元和初之誤。

      

      其三,《廣記》卷一百五十九第七篇題名《鄭還古》,大意說:太學博士鄭還古婚刑部尚書劉公之女。納吉禮後,和道士寇璋宿昭應縣。當夜夢到自己乘車過小三橋,至一寺後人家成婚。屋主人姓房。醒後,他把經過寫出來,劉氏不久去世。後數年,還古至東洛,再娶李氏。於昭城寺後借屋設喜筵。屋主姓韓。正三橋。時房直溫為東洛少尹,乃李氏的姻親。筵饌之事,都由房直溫主持。還古記起從前的夢境遭遇,向賓客解說。大家都大為驚異。

      

      文後注:出《逸史》。

      

      按:唐太學博士的官位為正六品上,鄭還古當然是先作太學博士、再任國子博士(正五品上)的。只是此處說他討了刑部尚書劉家的小姐,和趙璘《因話錄》中說他娶的是柳元公(公綽)的女兒有出入。公綽曾歷刑部侍郎、禮部尚書、戶部尚書、左僕射等官職,或係《逸史》著者把「柳」記成了「劉」,把「侍郎」記成了「尚書」,一時也查證不出來。當續考。

      

      其四,《廣記》卷一六八第三篇,也題名《鄭還古》,和前述《唐詩紀事》中的《鄭還古》條文字相近,故事相同。惟文後註云:「出《盧氏雜說》」。開頭說:

      

      鄭還古東都閑居,與柳當將軍者甚熟。柳宅在履信東街,有樓臺水木之盛。(柳)家甚富,妓樂極多。鄭往來宴飲,與諸妓笑語既熟,因調謔之。妓以告柳。(柳)憐鄭文學,又貧,亦不之怪。

      

      由這一段話看來,似乎鄭還古家境清貧。他何以能娶得柳元公的小姐?(或刑部劉尚書之女?)頗為不解。

      

      此外,《廣記》卷三百四十八第四篇《李全質》,卻和谷神子有關。文中述說隴西李全質,夢見一紫衣圓笠之人,向他索取犀皮佩帶一條。全質睡醒之後,即令人畫了一條犀皮佩帶,外具酒脯錢紙,當晚到橫閣外焚化拜祝。其夜果然夢見紫衣圓笠人來道謝。並對李全質說:「足下平生有水厄。但危難之時,我一定會到場為你解救。」後來李全質果然數遇水患,最後都是一紫衣圓笠人助他脫困。

      

      武宗會昌壬戌年,濟陰大水。谷神子和李全質同坐一船。谷神子看到李全質對水十分恐懼的樣子,因問他:「為何如此怕水?」李全質遂將全盤經過告訴谷神子。

      

      文後注云:「出《傳異記》」。

      

      廣記卷七十九「許建宗」篇述及鄭還古和許建宗同住在濟陰郡東北六里左山的龍興古寺,時為太和初(約當公元八二七、八二八年)。《李全質》篇說會昌壬戌年約當公元八四四年,相隔十數年之後,谷神子在濟陰出現。雖不敢說鄭還古便是谷神子,但也不無可能。

      

      五、結語

      

      由前節所引鄭還古的生平事蹟,我們大概可以確定幾點:

      

      第一,鄭還古進士及第,而且「少有俊才,嗜學。」從《唐詩紀事》中,也可看出他的詩才。唐代傳奇、志怪都是進士輩所作。他若是要寫一部《博異志》能力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第二、鄭還古聽說蔡少霞夢中書寫《新宮銘》,便也找到蔡少霞,詢訪原委,「為立傳焉」。胡元瑞說他還曾為殷七七作傳。由此可見,他很有寫故事的意願。也有寫故事的能力。

      

      第三,鄭還古是元和年間進士及第的。他曾任太學博士,國子博士,《博異志》中所記都是唐初和中世的故事,若說《博異志》是他寫的,在時間上也絕無矛盾之處。

      

      第四,鄭還古一生活動的地方,不離河南道。包括洛陽、濟陰、青、齊諸地。而谷神子也在濟陰出現。假如說谷神子便是鄭還古,以地緣關係和時間前後來說,也沒有矛盾不合之處。

      

      基於上述四個理由,我們不敢肯定說《博異志》的撰人谷神子便是鄭還古。但胡元瑞肯定谷神子便是鄭還古,鄭還古便是《博異志》的作者,我們也提不出能反駁他的理由。

      

      




    其 他 著 作
    1. 教你讀唐代傳奇:甘澤謠、河東記
    2. 教你讀唐代傳奇:續玄怪錄
    3. 教你讀唐代傳奇:三水小牘
    4. 好食曆(桌遊)
    5. 低碳里程(桌遊)
    6. 教你讀唐代傳奇:裴鉶傳奇
    7. 教你讀唐代傳奇:玄怪錄
    8. 孟子的故事
    9. 教你讀唐代傳奇:集異記
    10. 雙胞胎兄弟(二版)
    11. 教你讀唐代傳奇:聶隱娘
    12. 外交生涯四十年:外交幹將劉瑛回憶錄
    13. 教你讀唐代傳奇1
    14. 公主來我家(二版)
    15. 蜘蛛與糖果店(二版)
    16. 中庸的故事
    17. 中華民國外交官列傳
    18. 大學的故事
    19. 雙胞胎兄弟
    20. 公主來我家
    21. 蜘蛛與糖果店
    22. 論語的故事
    23. 俺是外交官
    24. 漫輕短篇小說集
    25. 幽默外交趣事多
    26. 旅非散記
    27. 論語新探
    28. 唐代傳奇研究
    29. 唐代傳奇研究(續集)